精彩小说

103.终曲

酒暖春深 Ctrl+D 收藏本站

????四年的时间不短不长,一段大学时光,一次短发重新留长,一段爱情生根发芽,小高和云锦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而秦歌也通过相亲找到了对象,正在准备谈婚论嫁,萧祺也已经远涉重洋留学。

????h市的变化巨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越来越多的外企落户在这里,经济以光速发展,从一个不入流的二三线小城市一跃成为了后起之秀。

????今天是秦歌的大喜之日,萧叙白特意放了全公司的假去给他捧场,新娘比他要小几岁,甜美可人的女孩子,两个人站一起就是萝莉和大叔的搭配,因为这个还被众人起哄说是诱拐小姑娘,秦歌也不否认,端起酒杯来就是伸脖子咣咣两口一饮而尽,止住了他们的话头,一群人开始拼酒,把新娘急的干瞪眼,又是给他递水又是拍背,把一群单身狗羡慕的嗷嗷直叫,灌的更狠了。

????这些年耽于工作她已经不怎么喝酒,三两杯下去就有了醉意,撑着额头揉了揉眉心的功夫,秦歌已经带着新娘子敬到了这桌。

????“萧总,这杯我敬您,知遇之恩没齿难忘”

????这些年来秦歌一直很沉稳,今天才有了稍许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西装革履,精神抖擞,虽然脚步虚浮,但眼神依旧坚定清朗。

????萧叙白站起身与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轮到新娘子招待宾客的时候,小姑娘明显有些害羞,尤其是在听说这是他的顶头上司后,更是有些紧张,对上萧叙白清澈的眼神后支支吾吾了半天只吐出了一句话。

????“希望萧总早日脱单”

????桌上众人绝倒,连云锦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被小高一个眼风扫了回去,这几年她们都在有意识地避开顾南风这个话题,生怕触动了她。

????萧叙白平静地举起酒杯,与她轻轻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浊酒滚烫过肺腑的时候,眼角被呛出了泪花,她抬手状若无意地拭去,又坐了下来,面色如常。

????“老萧,给小高放个长假吧,我们要出去旅行结婚”酒过三巡的时候,云锦忽然驻了筷子,看了看小高道。

????萧叙白唇角浮起由衷的笑意,又不想太轻易放过她们,“怎么都要结婚了,对我这个媒人一点表示都没有?”

????“不问你要份子钱就不错了”云锦轻嗤了一声,又举起酒杯与她碰了一下。

????“这个世界就这么大,如果有缘,山水终可相逢”

????萧叙白不置可否,仰头一饮而尽,芸芸众生,真正有缘的又有几个?

????大多数不过是情深缘浅。

????各个城市都有它的代表物,香港的代表是紫荆花,上海是白玉兰,杭州是大片的香樟林,而h市是洒落阴凉的梧桐树。

????盛夏的夜晚,微风吹散了燥意,带来了一缕清凉,漫天星河倒悬,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萧叙白摇摇晃晃走在路上,眼睛里面也落了漫天星辰,在夜幕里随时都有溢出来的危险。

????一对情侣与她擦肩而过,男生背着女生走的很稳,女生的高跟鞋提在手上,一甩一甩的,几句恋人间的低语随着夜风飘入耳膜。

????“老公,还有多远啊?”

????“不远,马上就到了”

????“那我下来走吧”

????“没事,我背的动”

????尘封已久的记忆突然汹涌而来,有如电影慢镜头般地回放,每一帧转换之间都让她痛到不能呼吸。

????“叙白,还有多远啊?”那是她第一次陪她出席酒会,踩着七厘米的细高跟,穿着她送的小礼服,在宴会上光彩照人,出来的时候却崴了脚,揉着脚踝一脸委屈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惜。

????“行了,上来吧,我背你”她缓缓在她面前俯下身,拍了拍自己的背。

????顾南风唇角微勾起了一丝甜蜜的弧度,又不想让她看的太明显,很快又绷了回去,却还是乖乖爬上了她的背。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晃荡着回家,对影成双,如今只有路灯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

????“萧总,九点五十的飞机,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吃早餐”

????萧叙白低头看了看表,拿起文件夹起身,“到机场再吃吧”

????现在的h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堵车,她今天要赶去洛杉矶参加一个颁奖典礼,还是提前一点保险。

????普利兹克建筑奖,建筑界的诺贝尔奖,首次授予了一位华人女设计师,在主持人一长串冗长的赞词之后,终于正式揭开了序幕,“nowlet'swelcomems.shawawardedprizes!”

????在萧叙白人生中最辉煌的这一刻,远在南方沿海城市旅游的小高与云锦也迎来了意外之喜,这个惊喜错过了四年光阴,来的太晚,险些让人等不及。

????八月的鼓浪屿海风吹来了潮湿的气息,日光明媚的仿佛从来没有雨季,这里的海是倒过来的天,碧空如洗,在岛上林立的各种文艺小店铺里,这家叫南风过境的书屋格外不起眼。

????吸引小高的只是它的名字,一瞬间勾起了很多往事,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的心里都有一丝钝痛。

????不大的门面,隐在小巷里,墙壁上爬满了常青藤,高大的榕树洒落了几许阴凉,门帘上挂着一串贝壳做的小风铃,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发出悦耳的脆响。

????脚步如同生了根,她舍不得挪开视线,迅速按下了快门,云锦从身后走上来揽住了她的肩头,“在拍什么?”

????话音刚落,风铃又是一阵脆响,这次她没有再错过,女人穿着浅色碎花连衣裙,手里提着水壶,出来给门口的几盆花浇水,神情专注又认真,偶尔发丝滑落下来她又拿小指勾到耳后,女人不算很漂亮,但却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气质,那是岁月沉淀出来的温润如玉。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侧脸,小高就已经泪湿了眼眶,迫不及待想要走上去的时候,云锦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相机给我”

????小高从胸前取下相机递给她,神情有一丝疑惑,“你……”

????片刻后又恍然大悟,冒冒失失出去说不定会唐突了佳人啊,更何况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让南风回心转意,还得萧总出马才行。

????“坐标厦门鼓浪屿,来不来随便你”

????叮咚一声信息发送成功,云锦将手机放进衣兜里,拉着她漫步离开,连脚步都轻松起来。

????看样子这下有人不仅要给她份子钱,还得好好感谢感谢她了。

????女人仿佛对周遭发生的一切闻所未闻,依旧专注于手里的活儿,对待那几盆花草有如朝圣般的虔诚。

????在结束了演讲后萧叙白回到后台休息,咖啡还没来得及抿上一口桌上的手机就震了起来,她点开一看嗖地一下站起了身,滚烫的咖啡溅在了手上仿佛也没有了知觉。

????跌跌撞撞往出去走,又四处在找寻着什么东西,在翻遍了外套衬衣兜里什么都没有后,她又将目光定格在了桌上镀金的奖杯和证书。

????在决定了之后萧叙白迅速通知了秘书订最近一班飞厦门的飞机,来不及和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告别就匆匆赶去了机场,在候机室里掏出手机翻来覆去地看,一遍又一遍抚摸冰冷屏幕上她的样貌,指尖都有些颤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既激动又忐忑不安。

????书屋的生意很冷清,不过她也乐的不被人打扰,安静的午后打开老旧彩电,手边放了一杯热茶,坐在藤椅上看书消磨一大半时光,虽然有时候声音开小了就会听不见,但她还是喜欢开着电视,看着他们嘴唇一张一合地翕动,仿佛也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今天的电视好像格外精彩一些,不断有人鼓掌,长时间的重复终于唤醒了她的一丝听力,女人将视线从书本上挪开,就猝不及防跌入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镜头拉的很近,能清晰地看见她眼角的细纹,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只是眼神里少了锐气,多了一丝疲倦沧桑。

????全英文的演讲,她的听力有些跟不上,皱紧了眉头想要努力听清她在说什么,却依然是徒劳,只是看着台上镁光灯闪耀,她在台中央高举奖杯万众瞩目,唇角也有了欣慰的弧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泪水一滴滴掉落打湿了书页,字迹开始模糊不清。

????“叮铃——叮铃铃——”风铃是高频率的声响,大概是有客人来了,她依旧没有回过神来,沉浸在过去和她的一举一动里不可自拔。

????“请问,是顾小姐么?”女人的声音低沉动听,连续重复了三遍她才回过头来,手中的书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整个人都有些不可置信,微微发起抖来,眼眶里含了晶莹的液体不肯让它落下来。

????萧叙白接着电视里的演讲往下说,只不过换了中文,“这套别墅我给它命名为南风过境,用来纪念我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她占据了我的大半生,从青年时代到中年,我们相遇十年,分开七年,分开的时间比在一起的时间都长,但这并不妨碍我爱她”

????“今天是我三十五岁的生日,我曾对她许过一个承诺,会等她到三十五岁,现在这个承诺我想我会无限延期,一直到生命尽头”

????流利的英文伴随着她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顾南风抿紧了唇角还是有泪水簌簌而落。

????随着听力被唤醒的还有记忆排山倒海纷至沓来,从前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幸福的不幸福的,经过岁月的沉淀,在十年后依旧光洁如新。

????萧叙白唇角溢出了一声叹息,看她哭的可怜想要将人拥进怀里又觉得突兀,“怎么还是这么爱哭?”

????这几年她四处漂泊一定过的不是很好,还是那么清瘦,锁骨下面有深深的阴影,眉眼添了风霜,眼角有和她一样的细纹,明明比她小那么多岁。

????短短一生倏忽而过,能有多少个十年,她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在等待和错过中,萧叙白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将自己和盘托出的机会。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跟着演讲走,从身后掏出奖杯单膝跪地,“别人求婚都有鲜花戒指,今天准备的太过仓促,我只有这个,我想用我一生最大的荣誉来迎娶一生最爱的女人,南风,嫁给我”

????顾南风不停摇头后退,直到撞翻了窗台上的花瓶发出一声脆响,萧叙白这才觉察到自从她进门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电视机的声音开的很大,她似乎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南风……”她迫切地前进了一步,顾南风又后退了一步,拼命摇着头。

????仿佛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她的听力一定出了很严重的问题,萧叙白眼底瞬间涌起泪花,四处翻找着纸和笔,最终在桌上发现了便利贴。

????她一笔一划地写下:南风,我爱你,我们结婚,再也不分开。

????如果最后真的能在一起,晚一点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