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3章 轻快-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403章 轻快

淳汐澜2018-3-31 20:17:39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苦笑一声,趴在他胸膛上,“不可否认,我对顾东临有一种复杂的情感。这种感觉,连我自己也说不出来,有遗憾,也有愧疚。”

????“愧疚?遗憾?”赵九凌声音轻喃,听不出喜怒。

????尽管在黑夜,赵九凌看不到自己,但锦绣仍是点了点下巴,说:“是的,这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以前的事,我也不想再多说,只说以后吧,就因为我与顾东临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直到如今,还有好事之人在背地里说三道四的。我还是觉得,又非深仇大恨,何苦避来避去的?多麻烦?所以我决定,明日大大方方登门看望宋氏。外人反而无话可说。顾家好歹与宋家有那份姻亲情份。而宋融与王爷又交好,总不能每回在宋家见到就顾东临避来避去的,弄得大家都不自在。想必顾东临也是,每次碰到他,双方都不在自在,我也觉得造化挺弄人的。抛却他是我前未婚夫的身份不谈,好歹我们还是同乡,虽说他也做过许多不好的事,可后来我开设医馆,也多亏了他暗地里相帮,这份情意,我是不能忘掉的。太子不愿放王爷去就番,王爷为了避嫌,也不愿离开京城,那以后京城就是咱们的根,抬头不见也是低头见的,所以更要把这事儿早早得理了。王爷觉得呢?”

????赵九凌淡淡地道:“嗯,你说得有理。那明日你就去吧。”

????锦绣原以为还会费一大堆唇舌才能说服他的,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反而有些吃惊,“王爷,你真的……”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但赵九凌语气平静,吸呼平稳,“虽然本王对姓顾的没什么好感,不过就瞧在他眼光不错的份上,就勉为其难接受吧。你明日去吧,酉时左右我去接你。”

????尽管不明白他前半句话的涵义,但后半句却让锦绣放下了心思,承诺要去接自己,想来已经放下了她的过往,而她与顾东临曾经订过婚约的事儿,将不会再成为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污点了。

????锦绣放软了身子,温柔地靠在他的肩膀处,说:“那王爷明日要早些来接我哦。王府离顾家还有一大段距离,侍书在皇城里,我的地盘上都让人欺负了,我也怕出去被不长眼的人欺到头上呢,到时候可就丢脸丢大了。”

????顾家是京城后起的新贵,虽然有御赐的国公爷府,但皇城里的勋贵挤得满满当当,所以顾家的府邸还是以往某个被抄家的将军府改建而成。离楚王府还有三条大街的距离,坐车也要半个时辰左右。

????赵九凌说:“张栋然已被吓破了胆子,他不敢再找你麻烦的。”

????锦绣哼了哼,“还有那个朱三夫人,你那个堂舅妈,也忒管得宽。去年被母后申饬一番,这才半年不到,又开始不安份了。”

????“怎么个不安份法?”

????锦绣皱了皱鼻子,“听妙云表妹讲,成日里在屋子里叽叽咕咕的,逢人就说我跋扈,善妒,仗着生了个儿子就耀武扬威,不把长辈放眼里。真是气死我了,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如何就耀武扬威了?”

????“三堂舅母?我都忘了她找什么样了,这种人,理她还嫌掉价呢。甭理会去,就让她再骂个痛快吧。”

????锦绣双眼一亮,“王爷想做什么?”她太了解这男人了,只要他用这种不屑的语气说某个人时,通常是准备动手整治了。

????赵九凌哼了哼,“她不是说你耀武扬威么?好,你就如她的意。在她闺女出嫁那天,带上王府的女官,你摆上王妃全副仪仗去朱家,让她好生见识一下,王妃是如何的耀武扬威。”

????锦绣捂唇,吃惊而痛快,“这个法子好虽好,可要是传到母后耳朵里,母后面上不会太好看的。”毕竟,这位朱三夫人是皇后的娘家嫂子,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以往太子妃驾临朱家,也没有摆上太子妃仪仗。主要是顾忌皇后。

????赵九凌说:“不必顾忌,母后那我去说。”

????有赵九凌出马,锦绣倒是期待起朱三夫人嫁女的事来。

????后来赵九凌又无意中提到唐成,“最近你那个徒弟,医术倒是越发精进了。”

????锦绣点头,“嗯,唐成有些医术底子,人又聪明,又肯下功夫专研,在宣府的时候,又有大量的**试验供他练习,技术倒是突飞猛进。与玄英相差无二了。最近医馆的手术,他都是参与了的,还有几例是他主治。病人反响都不错。”

????“虽说在内腑方面欠缺了些,但术业有专攻,放到战场上,便是所向披靡。正八品的御医身份未免也太低了,他是你的徒弟,你该给他弄个五品的院判才是。”

????锦绣无耐,“太医院的御医,医术都是很精进的。唐成主要精通肠外科,其他九科可就不及了。而肠外科在太医院连号都排不上,给他御医身份也是看在我的面上。再给他升职,恐怕其他御医会不服气的。”

????赵九凌沉吟片刻,“太医院九科并没有肠外科,但肠外科医治的确是其他太医所不能医的疑难杂症。开膛剖腹治病,还不会死人,这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又是你的弟子,其他御医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如何还会不服气?没事,你给他提名,升为五品院判,有谁不服的告诉我。”

????锦绣想了想,觉得这样可行,唐成的医术确实很不错的,在肠外科方面,无人能及。升他为院判,想来不会有人反对。只是她还是很好奇,赵九凌明明从来不关注这些的,“好端端的,王爷怎会忽然提起唐成?是不是又有人找上王爷,想要从我这儿走后门?”

????中国式国情就是这样,不管看病还是办事,都喜欢走后门,觉得这样又有面子,又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锦绣在医馆的规矩是,先来先看,重症患者或急性病优先。实际上,施行起来却很困难。原因无他,走后门的实在太多了。京里的那些世家勋贵,大都是沾亲带故的,随便丢个破碗出去,都会砸出一两个与楚王府有渊源的来。锦绣想不给面子都不成。

????赵九凌哈哈一笑,拍了她的脸,“你就是这么的聪明,什么也不瞒不过你。妙云一心想要嫁唐成,我三舅母死活不同意,我外公倒是觉得唐成不错,就是觉得唐成身份太低了。”

????锦绣很快就明白过来,笑了起来,唐成这小子,倒是走了狗屎运,若是娶了朱妙云,便是朱家的女婿,以朱家的权势,手指逢里漏出一星半点儿,都够他享用不尽一辈子了。

????想起这阵子朱妙云有事没事往唐成身边凑,唐成由刚开始的不耐,到后来的无可耐何,以及现在的听之任之,锦绣倒是觉得这二人有戏。朱妙云这丫头虽然任性了些,但不失真性情,她又一心喜欢唐成,想来在唐成面前,应该会收敛几分小姐脾性的。

????……

????正阳侯张顺然怒火冲天地瞪着被张老夫人护着的弟弟张柜栋然,跺脚“……母亲,到了现在,您还护着老三。老三年纪也小了,都快做爷爷的人了,还这么的不知轻重,到处惹事生非。虽然咱家因为太子妃才得了侯爵之位,可也要替太子妃着想才是。太子妃上头还有帝后,下头又有言官御吏盯着,太子妃的日子也并没有咱们想像中的容易。身为娘家人,更要替太子妃着想才是。老三还这么行事,你让太子妃如何做人?”

????张栋然刚开始确实是吓得腿都软了的,但有母亲给他撑腰,他担子又肥了起来,梗着脖了道:“这又有什么,太子妃将来可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楚王再是尊贵,少不得也要给太子妃几分颜面的。”

????张顺然气得怒发冲冠,真恨不得捏死他,“到了现在你还要嘴硬。你是不是要把我张家人全害死才肯甘心?”

????张老夫人见大儿子一脸的杀气,赶紧搂着张栋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这个孽子,你要气死我不成?多大点的事,不过是个丫环罢了,值得如此大动干戈?有太子妃在,楚王少不得也要给咱们面子,他若敢真的登门,哼哼,我们有太子妃还怕在他不成?”

????张顺然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嘶吼:“母亲,到了现在你还袒护他,是不是他做出掉脑袋的事,连累我整个张家,你才满意?今日之事,就是老三不对。老三,明日你随我去楚王府,亲自向楚王陪礼道歉。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母亲你也别再惯着她,你护得了他一时,却护不了他一辈子?”张顺然也知道自己的母亲糊涂,偏心偏到没边,也懒向与她讲道理,直接走人。

????张栋然还是很怕这个大哥的,见兄长生了气,赶紧抓着自己的娘求救,“娘,我不要去楚王府,楚王那个煞星,他会吃了儿子的。”

????张老夫人拍了手他的手,“别怕,有我在,楚王不会对你怎样的。明日,我和你一道去帝都医馆找楚王妃。相信楚王妃会好说话些。”张老夫人表面上不把楚王放眼里,实际上还是不敢真的让儿子去面对楚王,万一楚王凶性大发,把儿子给杀了,她就算把天捅破了也报不了仇。思来想去,还是找楚王妃赔礼要安全些。

????……

????第二日,张老夫人就带着不甘不愿的张栋然去了帝都医馆,却是连锦绣的面都没见着,上午锦绣可忙了,又要开会,又要查房,重症病人,以及手术后的病人在用药方面,要做到精益求精。一些靠关系进来的病人也要招呼好,才没功夫去见张老夫人。

????张老夫人在屋子里,那绝对是牛气冲天的人物,她说一没有人敢说二。但在外头可就没那个本事横了。尽管心里不忿,却只能敢怒不敢言地在外头侯着。只是一直等到中午,仍是没有见着锦绣,后来实在待不及,拦了个人寻问,才得知锦绣早就离天帝都医馆,走了。这就激发了张老夫人满身的怒火,她捂着胸怒火冲天地道:“楚王妃好大的架子。好,你不见我没关系,那我就住在这儿。看你不来见我,好歹我也是太子妃的亲祖母,我就不信,你敢真的怠慢我?”后来张老夫人又听说只要住进天字一号病房的人,都是由楚王妃亲自接待的,于是又让人去办了住院手续,住进了天字一号病房,挂太子妃的账。

????医馆的太医也知道张老夫人的身份,也不敢怠慢,赶紧把她安置在天字一号病房,并让人通知锦绣的瘦子唐成,给张老夫人检查身子。

????看到唐成来给自己看病,张老夫人很是满,“楚王妃呢?不是说天字一号病房的病人都由楚王妃亲自接待么?”

????唐成回答:“师父有事外出,今天不会再过来了。老夫人哪儿不舒服,我也可以给您看的。”

????张老夫人没得法子,只好佯称自己头痛,胸口闷,然后带着别样心思住了下来。

????张老夫人打的如意算盘是,她生病了,大张旗鼓地住进帝都医馆,想必太子妃得到消息后,也会派人过来看望她的,到时候楚王妃再忙也得过来,那时候她就可以当着太子妃的人的面,让儿子给楚王妃道歉。相信楚王妃看在太子妃的面上,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的。

????……

????锦绣这时候正在威国公府顾家,给顾夫人宋氏把脉,检查胎儿情况,宋氏屋子里还有一些交好的闺中好友以及顾家在京城的旁支亲戚,她们多少也听说顾东临与锦绣的事儿,今日见到锦绣大大方方地给宋氏把脉看诊,还真是吃了一惊的。不过她们可不敢把这份疑惑挂在脸上,反而热情友好地说着体已话,一派其乐融融的画面。

????宋氏多少也听说过顾东临与锦绣以前的事儿,不过也很聪明地存在心头,只是有些疑惑锦绣的来意。

????锦绣笑着说:“我也是受你嫂子的托。你嫂子担心你大着个肚子,屋子里又没个长辈,怕你有个好歹,所以特地拜托我来给你瞧瞧。妹妹身子健康,胎儿也正常,顺利生产没什么问题。”

????宋氏也知道锦绣与她娘家嫂子关系铁,也就松了口气,诚恳地道:“嫂子也真是的,王妃每日忙着医馆的事,已经够辛苦了,还要劳烦王妃大驾,宋氏真是过意不去。”

????锦绣笑着说:“无妨的,冲着与你嫂子的交情,再忙也得过来的。更何况,我与顾东临,好歹也是同乡。这人不亲,故乡亲。如今大家都在京城,更要多加亲近才是。再则,妹妹又嫁给了顾东临,算起来,大家也成了亲戚,更要走动才是。”

????宋氏心头惊异,女子订了婚又退婚,本来就不光彩,大多数人能遮就遮,生怕让人提及而丢了颜面。这楚王妃倒是好,居然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还大大方方地登门,也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尽管心头疑惑,但宋氏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物,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的,恭敬而诚挚地招呼锦绣。

????期间,顾东临也露过一回面,他拱手对锦绣施礼,“王妃大驾寒舍,东临欢迎之至。拙拙身子笨重,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海涵。”然后又一揖到地,犹豫了片刻,说:“拙荆已入月份,东临心里头也是没底的,王妃医术高明,若得王妃照顾指点,东临就放一百二个心了。恳请王妃照指拙刑,东临感激不尽。”

????锦绣含笑地望着顾东临,语气从容而轻快,“国公爷言重了。冲着我与国公爷同乡的亲谊,尊夫人包在我身上。”

????顾东临心头一震,“同乡”二字使得他鼻头发酸,忍不住看了锦绣,当接触到她清亮而端庄的面容,心头一悸,又赶紧低下头来,强忍着怦怦心跳,诚恳道:“王妃不计前嫌照顾拙荆,东临无以为报。请王妃受东临一拜。”说着又一揖到地。

????锦绣安然受了他一拜,双手虚扶,“国公爷不必多礼。咱们好歹也是同乡,六妹妹这个肚子,你不提,这个忙肯定我也是要帮的。再则,我与尊夫人的嫂子那是什么交情,客气话就不要再说了,没得见外。”

????顾东临心头一堵,但又安慰着自己,他与锦绣,能以同乡的身份说话,总比相见无语好。于是点头,“王妃说得极是。你我即是同乡,如今又成了亲戚,自然要多加走动才是。拙荆的身子,就拜托王妃了。”

????他又看了锦绣一眼,发现锦绣也正望着自己,目光清亮,坦城而从容,温暖又城挚,顾东临鼻子一酸,一方面落了口气,另一方面,胸口又觉落空空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到酉时,赵九凌就来锦绣了。当听下人来报,顾东临立马站了起来,下意识地看着锦绣。

????锦绣起身,对他们夫妇说:“王爷来接我了,我也该回去了。六妹妹你已经进了月份,可马虎不得,我那医馆也有妇产科,为了安全起见,我仍是建意你还是去医馆待产比较好,那样就算有突发意外,我也能保证就近照顾你。”

????宋氏说:“嗯,我也正有此意。明日我就收拾东西过去。到时候少不得要劳烦王妃了。”

????“好,那我明日就不过来了,就在医馆等你。”然后又对顾东临道,“女人生孩子可是大事,国公爷最好也一道过去。这样一来,六妹妹也可以安心生产了。”

????顾东临头,而这时候,赵九凌也在下人的带领下大步踏了进来。

????顾东临僵硬地与赵九凌见礼,赵九凌摆摆手,也不看他,只是对宋氏轻轻颔首,然后对锦绣说:“走吧,该回去了。”

????锦绣对宋氏说:“六妹妹留步,我们自己会走。”

????顾东临犹豫片刻,对宋氏说:“你休息去,我去送送王爷和王妃。”

????看着赵九凌与锦绣相携而去的背影,顾东临握紧了拳头,然后又缓缓松开,最后深吸口气,移步向外边走去。

????宋氏轻咬着唇,望着自己丈夫的背影,不知怎的,她只觉这道背影变得萧瑟,忽然间心窝处一阵刺痛。

????宋氏也没有多呆,很快又移步到门边,目光尽头,夕阳的余光下,橙红色的天地间,锦绣停在一颗柳树下,抬头看着高大的树枝,笑着对赵九凌说:“忽然想起当初,我第一次见到王爷,明明受了伤,还那么不安份,拽得跟什么似的。我心里气忿,真想把你赶出去,可又怕你那些手下人对我不利。所以在吃饭准备筷子的时候,折了柳树枝作筷子。你一双,顾东临一双,我还偷偷吐了口水在上头。”

????顾东临身子一震,脸上浮现一丝追忆的神采。

????锦绣今日一身玉白色窄袖素褙子,下身青蓝色马面裙子,罩着件豆青色的比甲,比甲却没有扭扣,只是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但却有种奇异的美感和飘逸之美。此刻站在碧绿的柳枝下,笑容又是那样的俏皮,身后是一大片金子般的夕阳余光,顾东临只觉胸口一阵闷闷地痛,他忽然想起,一身粗布衣裳的俏丽女子,站在简陋的茅屋里,背对着灯光,对自己温暖浅笑的情景。那笑容,和此刻一模一样,差别就在于,她再也不会对自己那样笑了。

????赵九凌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锦绣一眼,“那时候我对你也很是不满,同样是病人,你对这小子就百般周到,对我就恶声恶气。你可真够厚此彼薄的。”

????锦绣俏皮地笑了起来,故作无辜,嗔道:“谁叫你态度那么恶劣,一点病人的自觉都没有。”她笑望着顾东临,笑着说:“还是你有做病人的自觉。”

????顾东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想着当时的情形,又苦笑一声,“你也别把我当好人,当时我怕你认出我来,能不安份么?”

????想着顾东临故意把自己弄得狼狈的模样,锦绣捂唇笑了起来,“是呀,也亏得当时你掩饰得好,否则你肯定会没命的。”

????顾东临想着天天拿烟灰抹脸的情形,也跟着笑了起来,“那时年轻不懂事,做了好些天怒人怨的事来。锦绣,令尊的事,一直没有亲自向你道过歉。”想着在那间破草屋里与锦绣相处的种种,顾东临唇边浮现一丝朦胧的追忆,虽然锦玉从来没有给过好脸色,但在那个破烂不堪的小茅屋里,却是顾东临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想着曾经对锦绣做过的事,心情又沉重起来,这句锦绣自然而然就叫了出来。

????锦绣淡淡一笑:“过去的事就让过去吧。父亲的死,我固然恨你,但后来你也帮了我不少忙。就抵消了吧。”

????顾东临急急地道:“我可没帮过你什么忙。”

????“我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累积开店资金,也有你的功劳。半斤,八两,还有顾安,是你安排的人吧?还有,我能轻松又便宜的盘下张氏夫妇的房子,也是多亏了你。”

????顾东临嘴巴张了张,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有许多话想说,可顾忌着赵九凌,最终只能握紧了拳头,淡淡地道:“我害死了你父亲,害得你家破人亡,你却不计前嫌救了我,我做的那些事,实在是微不足道。”

????“我说过,当时是因为没有认出你来。否则,我才不会救你的。”

????赵九凌哈哈一笑,“怪不得,当初我就瞧这家伙安份得活像个娘们似的,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在里头。”然后又不满地道:“可怜我当初还白白与你置了一番气,现在想来,还真够冤的。”

????顾东临愕然,“王爷还与我置气?这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吧?

????赵九凌冷哼一声,没再说话,揽着锦绣的肩,粗声粗气地道:“走了,天都快黑了。”

????顾东临顿了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有一条碧绿柳枝拂在身上,痒痒的,他伸出手来拂开,并摸了摸发痒的脸,似要拂出心头的沉重感,忽然又有了什么决定,然后加快脚步眼了上去。那道藏青色的身影,脚步也变得稳重起来,而宋氏倚在门边,伸手拭了眼角,心头也轻快起来。

????------题外话------

????[2014—06—07]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2014—06—06]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其实我也挺喜欢顾东临的,却把他写了悲剧人物,有时候也挺难过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