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2章 遗憾-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402章 遗憾

淳汐澜2018-3-31 20:17:37Ctrl+D 收藏本站

????赵九凌交出手上兵权后,又继续在户部当差。近半年来边关一片太平,国库里的银子总算聚积了不少,赵九凌也没再为银子的事儿发愁,闲暇的日子便多了起来。

????人一旦闲下来,便会生出事端。

????尽管不是赵九凌的错,但也是因他而起的事故。

????赵九凌对太后容王党的血腥杀伐,使得文武百官,人人自危,纷纷找门路,有关系的,赶紧找人帮着说情,没关系的,就送美人儿。他们也不敢直接送上门来,便让人弄一顶小轿,直接送到王府,锦绣白日里又不在王府里,王府管家也没权利拒收,就自作主张把美人儿给安顿下来。等锦绣晚上下班回去后,美人儿已经在某一个院子里落地生根。

????刚开始,锦绣也没当回事,这些人前脚把美人送来,她后脚就把人卖了出去。然后,她善妒的名声就传了出去。

????因为锦绣在消灭太后一党有着至关重要的表现,帝后对锦绣非常满意,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没过问过赵九凌内院的事儿,就连有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皇戚国亲看不过去,在皇后跟前没少倒锦绣的坏话,也被皇后给打发了出去。

????而这回有人亲自给赵九凌送美人儿,被锦绣毫不手软地打发走,更是给了这些人把柄。

????其中,闹得最欢的便要数皇后的娘家嫂子,奉国公府二房里的三太太,皇后的堂舅母。这妇人不止一次进宫向皇后进馋言,要皇后作主给楚王纳侧妃,替楚王开枝散叶,让皇后公开谴责锦绣善妒不容人,不配为族妇,请皇后下旨申饬,并另赐侧妃,牌面上有份位的美人数名。

????亲王可以有一妃十二妾,这都是有品秩的,食朝廷奉禄。其中,侧妃、次妃为正经规格品秩,享从一品和正二品份位。也有夫人、淑人等品秩,这些都是有封号的,还有朝廷礼部文书,有品秩有封号的王府妃妾,走出去,也能与那些公侯伯夫人平起平坐。

????锦绣听说此事后,大怒,进宫向皇后哭诉。

????“我朝王府妃妾制度,除了正妃外,从未有另封侧妃夫人的例,也只有生下儿子才能另行封号,也只能封夫人或淑人。别人家的王府就一个王妃,其余皆是未有封号未有品秩的妾室,到了我这儿,就得侧妃夫人淑人满地皆是。朱三夫人怎不去管管别人家的妃妾,偏要来盯着我?后宅祥和,关系到家族昌荣,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但凡家中有个英明的长辈,都会让小辈们克制房事,就怕女色伤人,妻妾争宠,弄得家宅大乱,祸起肃墙。但凡真心对王爷好的,绝不会跑来盯着王爷的后宅,与我过不去。哪有像朱三夫人这般,故意找茬来的?还要让王爷纳什么侧妃夫人,这哪是关心王爷的,分明就是想把王爷弄成一个只知贪恋女色不务正业的二世祖,还盼着王府内宅纷乱,家宅不宁。我每日早出晚归,为大周贡献自己的医术,使老百姓看得起病,替朝廷分忧解劳,我自认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王妃这个身份,我也不需要旁人称赞我什么,却也容不得外人的说三道四。朱三夫人如此居心叵测,真是忍无可忍,恳请母后替媳妇作主。”

????皇后刚开始也渐渐被朱三夫人说动了,觉得儿子内宅实在简单得不像样,正想着一个不让锦绣反感的法子赐几个美人下去,但锦绣动作忒快,话又说得头头是道,皇后反而不好说什么了,又觉得锦绣说得也有道理,真要赐人下去,儿子少不得要花精力去应付,肯定要耽误公事。再则,儿媳妇不肯受委屈,偏又占据着道理,并且手上又握着大周一半的医疗资源,这可是一笔不可想象的税收。皇后也不愿把锦绣得罪得太狠,更不愿做这个恶人,于是安慰了锦绣一番,果真下旨申饬朱三夫人,锦绣这才满意而归。

????消息很快就传扬开来,说什么的都有,有说锦绣强势,连皇后婆母都敢顶撞,这样的媳妇也太胆了。也有的说锦绣干得好,对于朱三夫人这样总爱招三惹四的人物,就要狠狠给记重击才好,让她长长记性,免得别人是好欺负的。也有说锦绣厉害,一个无身份无背景的平民女子,却能抬头挺胸做人,也着实难得。

????与锦绣交好的几位勋贵妇人也在医馆里与她碰面,顺便说起了此事,纷纷笑夸锦绣立得起来,做人媳妇做到她这个份上,也属难得了。

????锦绣笑了笑,人前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一句“那是因为母后疼我,不忍让我受委屈,有这样宽厚的婆母,也是我的福气。”

????皇后对锦绣的态度,也充分说明了女子需得自立自强,无娘家依靠不可怕,只要自己有本事,立得起来,哪个婆母吃撑了给自己上眼药水?

????不可否认,皇帝让她开设医馆,就是为了充盈国库的。对于帝王来讲,锦绣就是他们赵家的赚钱机器,到目前为止,她是一个有用的并且不可代替的棋子,就可以在规则范围内小小放肆一下。这是当权者给予有用棋子的权利,不拿来利用实在对不住自己。

????在赵九凌纳妾的事情上,皇后宽松的态度,语气的柔软,充分说明了做一个有用棋子的重要性。

????……

????皇后的速度果然快,当天下午就下旨申饬朱三夫人。

????身为皇后的堂舅母,朱三夫人被皇后派来的女官当场教训,自己还得跪着受训,又当着一大家子的人,朱三夫人羞得面红耳赤,几乎羞忿欲死。自此足足有半年没有踏出个家门。

????朱三夫人的下场很是震慑了一些倚老卖老的人,锦绣的耳根子清静了不少,这还没得意够呢,

????她的大丫头侍书,在给她送饭的路上,居然被人当街调戏了。

????天下脚下帝都,治安那是没得说。繁华的背后,也总会生些牛黄狗宝,但那也只限东城,帝都医馆开在皇城里,皇城里居住的都是帝都里有头有脸的尊贵人物,有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在皇城里头闹事?身为楚王府的侍女,坐着楚王府标志的马车,走在皇城大街上,那些公侯伯府的马车也得策马相让。所以侍书对于自身的安全,是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她也从来不会料到,凭借楚王府的名头,在皇城里头活动,居然还会有人找麻烦。

????这一日,侍书按着往常的惯例,坐着楚王府特有的青帷小车,给锦绣送饭。到了医馆后,侍书下了把饭给锦绣送了过去,等锦绣吃了饭后又拿和着食盒出来。在离开医馆之际,不小心与一个中年夫妇相撞了下,那妇人厉喝一声,“怎么走路的?”

????侍书吨了一跳,这中年人穿着锦衣华服,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但她并不惧怕,只是依着奴婢身份,赶紧道歉,“不小心撞到爷和夫人,请二位恕罪。”

????这妇人瞧侍书不卑不亢,穿得也精致,也摸不清是哪家千金,但见侍书身边也没半个丫头服侍,又自行提着个食盒,就误以为是小官小吏的千金,人就傲了起来,鼻孔朝天道:“你撞到了本夫人,一句恕罪就可以揭过么?”

????侍己很是无耐,她被内务府选去楚王府当差,这么些年了,几乎很少见到还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她说:“那夫人觉得,我又该如何?”

????妇人冷哼一声:“跪下来,给本夫人道歉。否则,今日休想走了。”妇人也是吃定了侍书,一个小官吏的千金,又是未婚少女,面皮肯定薄,没见过什么世面,自己稍稍吓唬她一下,肯定会惊慌失措的。

????与妇人一起的中年人瞧着侍书生得貌美,便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说:“算了,只是不小心撞到而已,你就别斤斤计较了。”然后色眯眯地上下打量侍书,在心头暗忖,也不知是哪户人家的闺女,长得还真水灵。如果能弄来给自己做姨娘,应该很不错的。

????中年男人也瞧出侍书只是普通小官小吏的千金,想着凭借自家的本事,娶个官家千金做妾,也是不错的。

????妇人哪会不知道自己丈夫打什么主意,嫉火横生,更是看侍书不顺眼,厉声喝道:“还不给我跪下。”

????侍书气惨了,气性儿也涌了上来,扬眉道:“我若是跪了,就是不知这位夫人能否受得起?”

????妇人再也忍不住,一个巴掌煽了过去,骂道:“小贱人,胆子不小,敢与本夫人这般说话。你可知本夫人是什么身份?”

????侍书躲过这妇人的巴掌,冷冷地抓着她的手,又目喷火,冷声道:“我虽然只是奴婢身份,但想要奴婢下跪的也只有自己的主子。这位夫人想要在我面前呈威风,也得经过我家主子同意才是。”

????围观的人忍不住惊呼,这么个水灵灵穿着丝毫不输官家千金的姑娘,居然只是婢女?想来其主子身份也是不简单的,纷纷来了兴致,兴味的盯着中年妇人,看她要如何收场。

????中年妇人也愣了下,她也没有料到,这么个精致的姑娘,居然只是奴婢身份,她也是有身份手人,自然知道奴才穿着都如此精致,想必主子身份也不会差多少,心里也有些怯怕了。

????但中年男人却更是来了兴致。他想着自己的身份,在京城没有人敢不给面子的,这丫头不是官家千金,那就更好办了。于是很是威严地道:“去,把你家主子叫出来。”

????侍书道:“当今世上,有资格对我家主子呼来唤去的,一个巴掌都数得开。不知这位爷是何方神圣。可否报出名讳,奴婢再好通知我家主子。”侍书也在脑海里努力回想着,京城还有哪些身份高贵的宗室人物,但左思右想,仍是没能想明白。当今世上,除了帝后,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外,还真没有人敢不买楚王的账的。就连宗室第一人福国大长公主都是客客气气的,实在想不出还有比福国大长公主牛气的人物。在未知的前提下,侍书也收起了三分傲气,小心地试探起来。

????中年人傲然道:“本人乃正阳侯的幼弟,张栋然,当今太子妃的亲叔叔。有没有资格见你家主子?”

????围观的人先是一惊,然后窃窃思语着,但语气都是带着不屑的。

????侍书先是一惊,然后讥讽一笑,太子妃有个极品祖母以及极品叔叔的事儿,全京城无人不知。想不到她倒是运气,居然让她给碰上了。

????“原来是张三老爷,奴婢失敬了。您身份高贵,奴婢冒犯了您,给您磕个头也是当得的,但奴婢仍是觉得,您还没资格见让我家主子出来见您。”

????侍书也不想给自己的主子惹事,锦绣早就三令五申,身为王府的丫头,可以内心骄傲,但不可骄傲到面上。人前,还是得把谦逊的嘴脸摆一摆,坚决不能让人传出楚王府的下人有仗势之嫌。

????于是侍书越发挺起了胸膛,对张栋然傲然道:“刚才奴婢不小心撞到夫人,是奴婢的不是,奴婢在此给夫人道歉。夫人大人有大量,还请海涵。时候也不早了,奴婢还有差事在身,先走一步。”

????张栋然一心想把侍书收为自己的姨娘,哪里肯放她走,上前捉住她,“哼,冒犯本大爷,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叫你主子出来见我。要他给我个交代。否则,我不建意请太子妃作主。”

????张栋然如意算盘打得倒是精,凭他太子妃亲叔父的身份,在京城地界上,还没有人敢不给自己面子的。他一口咬定这个丫头冒犯了自己,要她背后的主子给自己一个交代,太子妃是除了皇后以外最为尊贵的女人,没有哪家勋贵敢正面得罪太子妃的,肆必要给自己陪不是,然后他就可以把这丫头要来收来做屋里人了。

????这外头的动静闹得如此大,围观的人越来真多,也有眼尖的人发现了侍书的身份,更是兴奋得双眼冒着绿光,最后还是从此地经过的唐成看不下去,拨开人群,对张栋然一声厉喝:“张三老爷,你真的确定要让这位姑娘的主子出来见你?”

????张栋然也是认得唐成的,知道他是楚王妃的徒弟,多少也要给几分薄面,于是声音小了不少,“唐大人,这不关你的事。是这丫头冒犯我,我让这丫头的主子出来向我陪罪,有错吗?”

????唐成冷笑道:“侍书是我师公府上的丫头,虽然只是个奴婢,却也代表着我师公的颜面。张三老爷,唐某再问你一遍。你真要我家师公亲自向你陪礼道歉?”

????张栋然傻了眼,唐成的师公,他的师公是谁呀?他只知道这人的师父是楚王妃,什么时候冒出个师公?

????咦,难不成,他说的是楚王?

????张栋然双腿一阵哆嗦,脸色发白,双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楚王凶名,京里谁人不知?前阵子消灭太后同党,那可是杀了足足有上万人的煞星,连他的亲叔父容王亲姑母庄顺公主全家,也是毫不手软地杀了个干净,没留半丝活口,他这个太子妃的叔父在人家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尽管还没到夏天,可冷汗依然大颗大颗地从张栋然额上淌下,他哆嗦着双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原来是……楚,楚王……殿下的人,刚才多有得罪……还,还请恕罪……”最后越起越恐惧,话也说不完整,赶紧给溜了。

????人群里响来一阵唏嘘的嘲笑声,侍书却大声道:“张三老爷,您别走呀,我家主子也该过来了。等他亲自过来给您道歉,可好?”

????众人看到张栋然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纷纷哈哈一笑,骂了句“怂包”。侍书也觉得解气,当天晚上又把这事儿添油加醋地告诉给锦绣,锦绣又告诉给赵九凌。赵九凌哈哈一笑,“本王大度,还不屑与这种人见识。”他又叮嘱侍书,“今日之事,你也不算吃亏,所以就算了。不过下回见着此人,你转告姓张的,就说本王有空一定亲自登门给他道个歉。就不知他有没有那个胆子接见本王。”

????锦绣捂着唇笑了起来,“你也真够缺德的,明知张栋然已经吓破了胆,估计这时候已去他老娘那寻求保护呢,张家那老太婆的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让皇嫂难做人?”

????赵九凌淡淡地道:“张家那老东西,与以前的郑氏有得一拼。唉,皇嫂有这种祖母,也真够倒霉了。等得了机会,咱们可得帮她一把才好。”

????锦绣白他一眼,“清官难断家务事,人家的家务事,与咱们何相干?”

????赵九凌正色道:“你错了。张栋然,仗着皇嫂的名头,可没少干天怒人怨的事,可因为有张家老太婆的袒护,没有人敢动他。就连皇嫂,也要顾惜名声,不好对自己的亲叔父下手。实际上,皇嫂对张栋然,可是恨毒了的。若是咱们出面收拾那姓张的,皇嫂只会感激咱们,你明白吗?”

????锦绣很快就明白了,将来太子登基,太子妃做了皇后,以后她就得在太子妃手下讨饭吃了,与太子妃可不能把关系弄僵了,必要时,还得替太子妃分忧解劳,太子妃这道保护伞越厚,她在宗室的地位才不会被动摇。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今日之事,想来无法成为找他们麻烦的借口。只能等以后见机行事了。”

????夫妇俩又说了会子话,看看时候也不早了,也就上床准备歇下。后来锦绣又想起了件事,又说:“顾东临的老婆也已快要生了,我准备明日去探望一下。”

????身边的赵九凌半晌没有动静,锦绣也不着急,只淡淡地解释道:“王爷也不要误会。我也没别的意思。宋氏是开惠表妹的小姑子,与开惠表妹感情也挺不错的。开惠表妹昨日特地来拜托我,要我给宋氏做最后的把关。我已经答应了开惠表妹,不好食言。再则……”

????她顿了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启口。

????“再则如何?”熄了灯后的寝室内,冷寂如斯,漆黑的房间里,看不到男人的神色,耳边响来的语气,是那么的低沉,如轻锤敲在响鼓上,发生沉闷的嗡响。

????锦绣咬唇,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轻声道:“我与顾东临之间的恩怨,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直至如今,我对他居然有一份歉疚。王爷先别急着生气,听我把话说完。”

????耳边没有动静,只有赵九凌轻微的呼吸。但锦绣知道,他的呼吸比刚才更是重了两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