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0章 贤惠的定义-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90章 贤惠的定义

淳汐澜2018-3-31 20:17:15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时代,大富之家的夫人奶奶都是没那个自己奶孩子的习俗的,都是事先找好乳娘,锦绣这个王妃也不例外。尽管她一再坚持母浮喂养孩子,孩子更有抵抗力,对母体也好,可也架不住习俗的形成。皇后亲自派了两位乳母,王府也找了两位,最终赵九凌留了两位乳母下来。

????月子里的锦绣可没把骨头躺出锈来。不过她是大夫,也知道月子没坐好,将来也会有一身的毛病,也只能强行忍着。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这阵子她连镜子都不敢照,就怕看到一张惨不忍睹的脸。

????锦绣产子的消息传了开去,前来道贺的宾客几乎要踏破楚王府的大门,也亏得锦绣还在月子中,赵九凌对外宣称锦绣因为沈夫人算计钟敏的原因,动了胎气,生产的时候伤了身子,需要静养为由,这才阻截了一部份投机人士。否则这些身份尊贵的客人一来,锦绣少不得也要起身陪着说话聊天的,想得到休息可就难了。

????孩子的洗三礼办得很是隆重,这就在这时候,锦绣才知道古代大富之家的礼节到底繁锁到什么程度。

????单单的洗三礼,也让王府的奴才们忙不点地,不但要在产房外厅正面设上香案,供奉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卧室的炕头上供着“炕公、炕母”的神像,均用三碗至五碗桂花缸炉或油糕作为供品。宗室里的王妃们将盛有以槐条、艾叶熬成汤的铜盆以及一切礼仪用品均摆在炕上。稳婆把婴儿一抱,“洗三”的序幕就拉开了。也亏得她是产妇,不必亲自操持,否则她这样一个半毛礼仪都不懂的人去操持这洗三礼,头都要大了。

????不过也因屋子里没个长辈主持,是以皇后特地派了位女官过来帮衬。

????皇后倒也体恤锦绣,派来的女官育儿经验也非常丰富,比起纸上谈兵的锦绣好上太多了。

????洗三礼这日,宗室里的王爷王妃世子妃郡主郡王公主等齐齐聚了一堂,光宗室里的人就把留仙居给挤得水泄不通。

????才刚生下来三天的小婴儿,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在锦绣眼里,这小子生得丑眉丑眼的,实在看不出哪里就英俊可爱调皮,可客人却无不猛夸着这孩子像他老子,生得虎头虎脑,极其机灵。孩子无意识地蹬个腿,也被夸成“小王爷腿儿可真有劲,将来肯定子承父业,为我大周栋梁之材。”

????孩子打个哈欠,也会被夸成“可爱得不了得”,尽管明知这些只是恭维话,可锦绣仍是止不住的高兴。抱着自己的小宝贝,只觉身心柔软。

????虽然这小子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可看着他乖乖巧巧地躺在自己怀中,那小手小脚的可爱模样,真真是可爱到爆,真恨不得把他揉进骨子里疼。

????今日来参加洗三的都是宗室里的近亲,顶级勋贵们,个个都是人精似的人物,尽管古代消息闭塞,但楚王为了楚王妃冲冠一怒,差点灭了沈中文全家的事儿,早已传遍京城。众人看向锦绣的眼光,也都带着嫉妒羡慕,以及惊恐。

????是谁说楚王不重视楚王妃来着?以后再听到这些谣言,一定要给她几个嘴巴。

????等客人们都走得差不多后,钟夫人这才有空与锦绣说私密话。

????“……那天的事儿虽说惊险了些,可好歹没酿成大祸,可你妹子却是不个不中用的,回去后就病倒了。唉,这丫头,也太不争气了些。倒连累了你,也亏得你和外孙都没事,否则可真是百死不能赎罪了。”按钟夫人的想法,当时已经控制了局面,钟敏应该借题发挥,闹他个天翻地覆,这样一来,不说沈夫人完蛋,沈家也会没脸个彻底。可惜钟敏太不中用了,当时就给吓傻了,当时她与沈夫人理论的时候,这丫头一声不坑,只知道哭,让她又是无耐又是心疼。

????而锦绣为了这事还气到动了胎气,也着实吓了她一大跳,早晓得会这样,她就不应该带钟敏去沈家的。

????锦绣笑着安慰:“敏妹妹才多大年纪,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遂惯了的,陡然遭此巨变,一时没了主意也是情有可原。母亲也不要过于苛责。相信以敏妹妹的聪明,吃一堑就会长一智的。”

????钟夫人点头,又一脸担忧地上下观察锦绣,“那你呢,没事吧?”

????锦绣笑了笑说:“义母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

????上下打量锦绣一圈,脸色红润,精神饱满,确实不像伤了身子的人,但钟夫人仍是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可真是吓死我了。那日闻得你动了胎气又伤了身子,可没把我给吓晕过去。也幸亏只是误传,否则真要如此,那我就是千罪罪人呢。”

????锦绣抿唇一笑,其实她很想说,生孩子的人,哪有不伤身子的。只是大家理解能力有些出入罢了。

????钟夫人又唠叨了一会儿,对王府下人的超高办事效率给予了肯定,又对皇后派来的女官也给予了最高评价,又说起锦玉与钟敏的婚事来。

????“……如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锦玉和敏儿的事。那日在沈家,我和你义父也骗了沈家人,说两个孩子已经互换了庚贴,接下来是不是该假戏真做?”锦绣点头,“这也是我刚好要说的。不过换庚贴什么的就免了吧,我可是不从来不信这些的。”

????钟夫人板着脸说:“那可不成的,礼不可废,一定要把六礼走全才成的,不然会被人说闲话的。”

????古代讲究明媒正娶,并非说着好玩的,就算双方已经相看对眼,也必须请官媒说合,父母同意,然后经过六礼形式,并以传统仪式迎娶的正式婚姻,才是对女性的最高尊重。尽管锦玉已是钟家内定的女婿,依然要严格走这个形式。

????锦绣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古代的礼法尽管有诸多苛刻,但明媒正娶确实是对嫡妻唯一尊重且有利的,还是严格遵守了好。于是她接过钟敏的庚贴,亲自交给林嬷嬷,让她抽过空,拿去寺庙里,请高僧合看八字。

????其实,合八字也就是所形式罢了,就算真的八字不合,这个亲也是要结的,纯碎就是给寺庙里的和尚添一笔香油钱罢了。

????洗三过后没两天,宫中也传来好消息,太子妃也生了,是位小郡王,与锦绣的皇四孙只相差五天时间,倒也乐坏了帝后。一时间,东宫也热闹了起来,赵九凌也去参加了洗三礼,下午才得以脱身,回来后就直奔留仙居,把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左右端看,说了句让锦绣啼笑皆非的笑:“皇嫂也真不会生,皇兄横竖长得也不差的,怎的就给我生出那么丑的侄儿?还是咱们的儿子长得英俊,瞧,这眉眼多俊,这嘴儿多可爱,这脸蛋儿多喜气……”

????锦绣快要吐了,哭笑不得,敢情全天下的孩子只有自己的长得最好看,别人的都是丑八怪?

????赵九凌一脸的振振有辞,“你没去瞧到我那侄儿,长得可真够难看的。连咱们儿子一半都及不上,那些人也真会拍马屁了,一个个还睁眼说瞎话,说与咱们的儿子一样喜气俊俏,哼,马屁精。”

????锦绣又好气又好笑,从他手上抱过儿子抱在怀中,嗔道:“咱们的儿子好歹出生也有七八天了,眉眼自然都是长开了不少。当初生下来的时候,不也一样丑丑的?”

????赵九凌不悦道:“谁说咱们的儿子丑的?你这样当娘的吗?”

????“……”

????赵九凌是真心疼孩子的,白天不必说了,一有空就把孩子抱在怀中,用他那粗糙的脸对着孩子粉嫩的脸蛋儿亲来亲去,若非孩子还没满月,吹不得风,说不定还会抱出去向他的狗朋狗友们炫耀了。

????坐褥期间,锦绣凡事都不必管的,王府的大小锁事儿,全都由皇后派来的女官打理。这位女官是皇后宫中新任的尚宫,人称孙尚宫。这位孙尚宫对锦绣倒也恭敬,就是太过严肃刻板。这也不准,那也不准,锦绣一向随和的性子,倒也忍了。

????只是,赵九凌进来看孩子,呆得久了,这孙尚宫也要出声赶人,当然,语气很是委婉的,比如说,“王爷,时候也不早了,小王爷也该歇下了。还有王妃才刚生完孩子,可经不得劳累的。”

????刚开始锦绣还觉这孙尚局虽然严肃刻板,但心地还比较不错的,知道她身子虚弱,经不得久站。

????但没过两天,锦绣便发觉不对劲了。

????赵九凌因喜得爱子,初为人父的心情不必言表,连带的对锦绣那个好,白天他要上朝,晚上就那么些时间,哪里瞧得够,索性抱着儿子,一家三口睡到一块儿。孙尚宫可就有意见了,她倒不敢指责赵九凌半句,也只能在锦绣面前嘀咕两句,而锦绣的装袭作哑使得她不得不委婉地提醒道,“……王爷好歹是个爷们,女人做月子哪有让爷们陪着的道理,不合规矩的。”

????锦绣说:“我知道了,晚上会与王爷说的。”

????见锦绣如此上道,孙尚宫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趁机给锦绣上了一门“夫为妻纲”的课。

????锦绣忍着赶人的冲动,似笑非笑地说:“嗯,男人是女人的一天,这倒是有些道理。那女人又是男人的什么呢?附属品?”

????孙尚宫正色地道:“不错。男人是女人的天,女人却只是男人的附属品,没了男人,女人什么也不是。这就叫妇凭夫贵,妻凭夫荣。所以男人三妻四妾再是正常不过的,妄想独占男人的女人都是不贤惠的,善妒的女人也并非家族之福。”

????锦绣点点头,“孙尚宫此话也挺有道理的,也难道男人都被宠得不像样。就拿容王婶来说吧,容王婶也是宗室里少见的贤惠。容王叔屋子里至少也有百十来个女人,就容王叔那个身板,也难怪走路虚浮,年纪轻轻就弄了一身的毛病。”

????孙尚宫脸色铁青,“王妃,容王好歹是宗室里的长辈,哪有小辈混说长辈不是的?”

????锦绣赶紧说:“是是是,哪有混说长辈不是的,该打,该打。那就说说怀王吧,我前些日子听怀王妃讲,怀王府每年也有一万石的奉禄,却依然不够花用。原本怀王屋子里也养了好些鲜嫩年轻的姨娘,光这些姨娘们的花用,就让怀王妃弄得左支右拙。有时候还得填补自己的嫁妆。孙尚宫,您来说说,怀王妃够贤惠了吧?”

????“贤惠是贤惠,只是……”

????锦绣断然打继她的话,说:“怀王堂堂男子汉,他又贵为王爷,想养多少个女人就养多少,只要他养得起。可为了自己的一已私欲,居然动用妻子的嫁妆,这样的男人,也配作男人?”

????“……怀王此举确实不妥……”孙尚局有些着急,赶紧解释道:“可是……”

????锦绣又淡淡地道:“我知道孙尚宫的意思,不外乎是王爷屋子里也就几个姨娘,还只是些空架子,孙尚宫可是在指责本王妃善妒,是吧?”

????孙尚宫连连摆手,“不不不,奴婢不是那个意思……”虽然她确实对锦绣不满,皇后也是,她被皇后派过来代管楚王府,也有监督她的意思,不许再让这王氏独占楚王。只是,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一来锦绣是王妃,是主子,她虽是皇后的人,可到底只是奴才。大面上是不能被抓着把柄的。二来锦绣很得楚王宠爱,投鼠忌器,也只能委婉周旋。

????------题外话------

????[2014—05—23]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