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2章 吴丽嫔流产-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82章 吴丽嫔流产

淳汐澜2018-3-31 20:17:3Ctrl+D 收藏本站

????睡了一觉后的锦绣,被告知,皇后在她午睡期间,又赏了十五盏血燕下来,说是给她补身子的。

????锦绣一脸错愕,“上回母后赏的血燕都还没吃完呢,怎的母后又赏下来了?”

????主子能得到皇后的重视,林嬷嬷等人也是非常高兴的,闻言笑眯眯地说:“皇后娘娘关心王妃还不成么?这回娘娘不但赏了血燕,还赏了几大匣子的头面珠饰,以及御贡的衣料,那料子可美了,有做褙子的妆花段、焦麻,还有做中衣的蚕丝,绢衣,还有做披肩的烟纱,凌罗,应有尽有。甚至连御贡的胭脂膏都赏了好几盒下来。”

????林嬷嬷确实是高兴的,王妃能得皇后喜爱,那是再好不过了。据说当年太子妃怀昭瑞郡王的时候,皇后娘娘虽也时赏东西,但绝对没有王妃的多。

????锦绣欣赏了皇后赏下来的衣料,确实是市面上也难见到的御贡料子,华丽,轻薄,贴身,又非常透气,穿在身上,只觉舒爽,却不见闷热,非常适合初秋穿。

????想着今日在皇后宫中,皇后尽管和颜悦色嘱咐自己好生安胎,并夸了她有本事,把一向令人头痛的赵九凌降伏了,但锦绣仍是听出了皇后语气里的言不由衷。皇后演戏本领高杆,尽管对自己颇有微辞,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的。但面子话归面子话,后脚又赏这么多东西下来,这又为哪般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锦绣便问赵九凌,“今日王爷去了母后那,想必吃了不少排头吧?”她左思右想,觉得皇后对她有意见的同时,应该不会大度到还要赏这么多东西下来,思来想去,应该与赵九凌有关的。

????虽然有些不喜皇后干涉自己的屋里事,但到底是自己的母亲,赵九凌还不至于在妻子面前编排母亲的不是,也只淡淡地道;“母后一向疼我,怎会给我排头?反倒告诫我要对你好一些。”

????“真的?”锦绣压根不愿相信,皇后会那么好说话。

????“本王骗你做什么?母后虽严厉了些,但人确实不错的。”赵九凌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很能唬人的。

????锦绣尽管不信,但也知道,这事儿较不得真,于是高高兴兴地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还真的怕她老人家对我有意见呢。”

????“怎会呢,母后再是心慈不过,知道我娶了个贤惠的媳妇,高兴都来不及呢,又怎会怪你?”到底是说了慌话的人,赵九凌不好在这事上过多纠缠,于是又转移话题,“今儿个与皇嫂聊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的,就是皇嫂怀孕也着实辛苦。太子殿下也不容易。”其实锦绣很想说的是,太子妃估计也与我一个样,都是故作柔弱,但是呢,我怀孕也确实辛苦的,太子殿下都晓得关怀妻子,你更不能落后了。

????赵九凌深以为然,“是呀,以前倒不觉得。如今瞧你起个身都如此艰难,我看着就心疼。”

????这下子轮到锦绣脸红了,其实怀孕八个月,哪会娇弱到连起身都起不来的。她不过是变相地给他一种错觉,我怀孕真的很辛苦,所以更要对我好一些。

????今日虽然在吴丽嫔面前占了上风,但人家与她差不多的月份,却依然身娇体艳,貌美如花。在镜中看了自己的模样,确实胖了不少,胳膊粗了,下巴也突出来了,虽然看起来有珠圆玉润感,可总归没了往日的清丽。

????其实怀孕确实会长胖,只要生了孩子后,勤加保养锻练,不出半年就能恢复如初了。锦绣很想的开,不过就算如此,她内心也不是不好奇的,尤其是进入九月份,肚子也比较大了,可赵九凌依然天天歇在她这里。

????躺下来的锦绣一时半刻还睡不着觉,望着斜靠在金丝大蟒枕上着书的赵九凌,望着他英俊的侧面,灯光在他的轮廓下撒下一丝光影,越发的剑眉星目,格外耐看。目光一路往下,来到他只着白色中衣的身躯,以及修长有力的手脂捧着一卷书,下半身被姜黄色细缎绣富贵牡丹薄被盖住,她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腿间,那个玩意被她的手一碰触,似乎惊了一把,飞快地胀大起来。

????赵九凌身子一震,手伸进薄被里,拿开她的手,头也不抬地道:“别玩火。”

????锦绣果然不敢再玩火,但就是忍不住问他:“我是不是长得太胖了?”

????赵九凌依然看着手头的书,似乎上头有着大好的锦绣文章,嘴里随意敷衍着:“嗯。”

????锦绣摸摸自己的脸,怀了孕后,皮肤饱满的如同水蜜桃,因勤于保养,王府膳食又精致,脸蛋儿倒比以往好了不少,嫩滑如婴儿肌肤,似乎也不丑,然后又侧头,看赵九凌在灯光照射下,越发英俊的面容。

????也不知是不是看习惯了,她发现这男人真是越长越帅,越来越耐看了。若非挺着个大肚子,她真想把他扑倒的。

????锦绣对赵九凌的感觉还是比较复杂的,一开始讨厌他入骨,觉得这男人自大张狂又蛮不讲理,还特爱过河拆桥。可后来过多接触之后,又稍稍改观,但对他的性格与行事风格依然敬谢不敏。直到后来他以公谋私把她弄到宣府后,他那令人捧腹又啼笑皆非的白痴作为,使得她再也讨厌不起来。尽管那时候她对他已经有了某种萌芽的心动,但她仍是理智地克制着自己。直到他对她表明,要娶她,并且不容她拒绝的霸气,她是有甜蜜的。但那时候她大部份都只是单纯的把他当作搭伙过日子的合伙人,情呀爱呀之类的奢侈想法只能藏于心底。但经过这一年多来的表现,她对赵九凌的感觉已经复杂的连自己都理不清了,她不喜他有别的女人,而他除了刚开始的偶尔偷吃外,直到如今,的确很安份了。

????她喜欢和他在一起,与他说话,与他一道讨论朝堂上的事,以及怎样算计别人,这货虽然有诸多毛病,自大,傲慢,脾气冲,说话也硌人,但他也有诸多优点的。

????“怎么还不睡?”赵九凌总算抬起了头:“你不是总说美容觉很重要么?”

????锦绣撇唇,说:“肚子有些饿。”

????“那吩咐厨房弄些粥过来吧。”赵九凌放下书本,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锦绣又说:“算了,还是不吃了。”

????“真的不吃?”赵九凌也不勉强,但仍是问了句。

????锦绣拉住他,撇唇,“刚才你说我胖。”

????“你本来就胖了。难不成我还要睁眼说瞎话,说你长得瘦?”赵九凌说,“胖点不好吗?怀孕本来就要胖的,你钻哪门子的牛角尖。”

????“胖了就不好看了,难道你不觉得吗?”想着这阵子他比较不错的表现,锦绣决定,她就钻一回牛角尖吧。

????赵九凌仔细打量她,然后说:“是不怎么好看,不过看在我儿子的份上,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锦绣彻底被打击到了,她一个挺身,动作俐索地坐了起来,使出粉拳狠狠地捶他,“臭男人,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话?”

????“那能当饭吃么?”赵九凌任她捶打,也不反抗,却也坚持已见,“胖了就胖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瞧瞧开惠表妹,她比你更胖,人家都没担心,你担心个什么劲呀。”

????“那是因为宋融对她不嫌不弃。”锦绣是真的羡慕开惠县主与宋融间的感情的。

????“我也没嫌弃你呀。”

????锦绣心里好过些了,但仍是不满意,“可你刚才还说我胖。”

????“反正我又不会嫌弃。”赵九凌总算明白了他的小妻子不但钻了牛角尖,还陷入了不安之中,不得不放下书卷,说:“你总是羡幕宋融对开惠好,难道我就比他差了?小没良心的。”

????锦绣再一次无言以对,她确实有些无理取闹了。

????“可是那吴丽嫔却那么瘦。”她是真的羡慕来着。

????“你为什么不与皇嫂相比?那吴氏算什么东西,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她连胖的权利都没有。知足吧你,傻瓜。”

????锦绣被他打败了,这个臭男人,说两句甜言蜜语会死人呀?只会奚落她,打击她,但偏偏他那句“连胖的权利都没有”却又让她窝心起来。

????“那万一,我生了孩子后依然瘦不下来,这可怎么办?”这也是她需要担心的。

????赵九凌上下打量她,然后来到她胸前,“如果我说,我就喜欢胖些的女人,你会不会以为我在撒谎?”

????锦绣忽然扑了过去,抱着他的胸膛欢天喜地叫道:“唉呀,我是越来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虽然她总是告诫自己,要坚守自己的心。可这男人对她确实不错的,她这颗心也实在守不住了,索性弃械投降,主动出击。

????赵九凌却出乎意料地一把推开她,喝道:“别动,当心压倒我儿子。”他双手轻轻摸上锦绣隆起的肚子,“你是怎么当娘的,说话就说话,扑上来做什么?也不知压到我儿子没?”

????“……”锦绣快要哭了,这男人究竟是真心不懂浪漫,还是神经大条?但经过他的行为破坏,刚才满室的浪漫全飞跑了。她长长叹口气,这就是嫁了个不懂浪漫为何物的男人的下场,也只能认命了。

????……

????古人睡觉都比较早,一般酉时三刻过后基本上都熄了灯,容王府的后院却依然有着几处灯火,一处是容王的侧妃秦氏的院子,一是容王妃的正院。

????容王妃穿着粉紫色的绢衣,外罩一件半旧的杏色缠枝花卉外裳,此刻正坐在圆桌上,紧紧盯着某一处,双眸略呈呆滞状态。

????心腹婆子在一旁细细地向主子分析了目前的处境,以及吕家的处境,直到容王妃神色渐渐凝重后,这才继续道,“……奴婢觉得,齐王妃的话不可尽信。楚王若非心里有楚王妃,怎会谴散后宅?前阵子庄顺公主的赏桃宴,王锦玉喜登科,楚王对楚王妃的表现,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就算如齐王妃所言,楚王妃并无表面那般得宠,但仍然是楚王妃,只要没犯大错,她这个王妃是坐得稳稳当当的。若再生下嫡子,那地位再是无可憾动。楚王虽然凶名在外,但还是极守礼教规矩的,否则也不会生生打掉怀孕的妾室,这么一个重规矩的男人,再是猖獗狂妄,也不会坏到哪儿去。所以我觉得,齐王妃的计谋不一定能凑效。反而还会弄得与吕郑氏同样的下场。”

????容王妃点头,“这个道理我懂。所以我已打定主意,两不相帮。”

????“不,王妃应该站到楚王妃那边。”

????容王妃一脸的怒气,“你糊涂了,王氏与我吕家可是深仇大恨也不为过。”

????嬷嬷赶紧安抚道:“王妃息怒,请听奴婢把话说完。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说句诛心的,吕家的事儿其实与楚王妃无关的。若非吕郑氏使妖蛾子,吕家如何会有今天这副局面?奴婢知道王妃恨透了楚王妃,可如今形势比人强,不服软都不成的。再则,与王氏交好,对王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容王妃冷声道:“好处在哪?你到底与我说说。”

????“唉哟我的祖宗哟,您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就是因为王妃与楚王妃有龃龉,所以王妃更要卖楚王妃一个人情。齐王妃那个计谋,虽然躁了些,可一旦施行成功,楚王妃的名声是毁定了。更要连累四姑娘。王妃这时候若把这消息告诉楚王妃,岂不卖她一个人情?楚王妃也不是那种刻薄寡恩之人,到时候就算不与您为友,至少不会再为敌。至少,王妃有个三病两痛,去找上楚王妃,相信不会被拒绝吧?”

????容王妃有些心动,但仍是不愿松口,“冲媳妇那主意确是阴毒,可一旦施展了,王氏哪还有名声可言?不管成功与否,与我又有何相干?”

????“不管能否施展,王妃提前给楚王妃通个信,也就是变相得向楚王妃示好。楚王妃若是聪明人,肯定会买王妃这个人情的。王妃,说句诛心的,如今太后身子也渐渐不如从前了,王妃想过想,一旦太后没了,再过几年,太子登了基,楚王就能挤下咱们王爷,成为大周第一皇弟,到那时,哪还有咱们王爷立足的份?所以王妃,不能只顾眼前一时痛快呀。”

????容王妃眸子一宿,握着茶盏的手颤了颤,她想起了早些年自己丈夫的意气风发,而现在,却只能沉迷于美色之中,凡事三不管。以前的她一直活在‘自己才是太后唯一嫡亲儿媳妇’的美妙光环下,总是高高在上,连皇后都不放眼里,如今连自己身边的奴才都知道‘人无千日好’的道理,可叹她却一直沉迷于那海市蜃楼的虚幻身份之中。

????……

????容王妃这一晚上注定要失眠了,因为想得多了,忧虑也多了,反倒忽略了身体带来的不适,她挥退了心腹,呆愣愣地坐到桌前,望着屋子里被晚风吹得摇摆不停的金丝藤红漆竹帘发着呆。

????她的脑海很乱,像一团浆糊,她脑海里浮现出门庭若市的容王府忽然变得冷冷清清,下人偷奸躲懒,做事懒洋洋,连容王府那华光闪烁的御赐匾额也布满了灰迹。而离容王府不远的楚王府,却车水龙马,煊赫薰天。

????容王妃还浮现出自己一大家子被皇帝赶出了京城,就番于偏远的蛮荒之地,被黄沙袭击,被北风吹刮,凄凄惨惨地过着下半辈子,直至穷困潦倒、渐渐没落……

????与容王妃的绝望心情不同的是,这时候的齐王妃却是满脸的兴奋,她在脑海里把所有的细节一次又一次地演练一遍,觉得毫无差错后,这才得意地笑了起来。她可以想像出,王氏在事发后被楚王拳打脚踢的画面,皇后厉声怒骂让宫人打板子的情景。或许,皇帝一怒之下,干脆赐她自尽,想着风光了好一阵子的王氏却凄凄惨惨地从天堂掉入地狱,齐王妃就得意地笑出了声来。

????兴奋了半宿的齐王妃依然精神奋亢,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睁眼闭眼,满脑子都是王锦绣的凄惨下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依稀响来打更的声音,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去。可就在这时,外头响来一阵脚步声,急促的敲门声使得齐王妃很是不悦,扬声道:“碧丝,你最好有要紧的事。”

????外头沉默了一会,叫碧丝的丫头这才小心地道:“王妃,贵妃娘娘让人传了消息,宫里的吴丽嫔闹肚子疼,似乎胎儿保不住了,贵妃娘娘请王妃立即进宫一趟。”

????齐王妃好不容易才睡着了,这会子被吵醒,满身的不高兴,怒道:“母妃越发回去了,吴丽嫔算什么东西?胎儿没了就没了,召我进宫作甚?”对王妃们来说,嫔位虽然份位不算低,可在宗室王妃眼里,只要没混成正四妃级别的,依然算不得什么的。

????话虽如此,但齐王妃仍是下了床来,碧丝一边替她更衣,一边解释着:“娘娘派了心腹公公过来的,好像吴丽嫔的流产与楚王妃有关,娘娘觉得这是掰倒楚王妃的大好机会,所以特地召王妃进宫,见机行事。”

????郑贵妃总是以正经婆母自居,无是无刻都要在她面前摆婆母架子,非嫡后所出的帝子就是这点不好,不但要在皇后嫡母手下讨饭吃,还得尊帝子生母为正经长辈。齐王妃心头正集着一大把火呢,这从天而降的大好消息使得她全身精神一震,火气全消,连忙吩咐碧丝,“赶紧召集人马,随我进宫去。”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