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5章 难堪-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55章 难堪

淳汐澜2018-3-31 20:16:14Ctrl+D 收藏本站

????对上这位宗室里的祖宗,郑贵妃被刺得满面通红,很快就败下阵来。

????皇帝见事情发展差不多后,这才无比威严地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朕也该走了。母后,您好生养病,朕改日再来看您。”

????皇帝又对大长公主道:“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也要惊动姑母,朕深感过意不去。姑母年纪也大了,可得注意身子才是。”然后又对锦绣吩咐,“王氏,楚王府离韩国公府也不算远,你平日里没事就给大长公主把把脉,不得怠慢。”

????锦绣恭身称诺。

????皇帝目光淡淡地看向郑贵妃婆媳,二人心里一紧,皇帝面上越是平静,她们却越是心头发慌。

????皇帝看了郑贵妃半晌,说:“刚才大长公主的话,郑氏,你可听清楚了?”

????郑贵妃心里一紧,皇帝平日里都是叫自己郑贵妃,这回却是直接叫上她的姓氏,想来心里已经恼了自己。

????“听,听清楚了。”心里却是憋屈得要疯掉。

????堂堂贵妃,当着儿媳妇和侄女小辈们的面,被人当众扒掉脸皮,这种羞辱,确实够她回味一辈子了。

????“皇后这阵子身子不舒服,恁若是无事,也一道过去侍疾吧。”皇帝声音淡淡,却是无比的威严,如重锤敲在心头,“杨氏,你也要好生服侍。”

????皇后凤体有漾,郑贵妃身为妃嫔,确实该去侍疾的。皇后又是齐王妃的嫡母,媳妇床前服侍,也是应当的。

????皇后什么时候身子不舒服来了?但郑贵妃和齐王妃却辩驳不得,恭身称是。

????皇帝最后目光才看向淑和,“你都已是出嫁女,怎的还时常往宫里跑?蔡咏就不管管你?”

????她是公主之女,又是郡主,谁敢管她呀?但淑和嘴里却说:“夫君心疼华宁出嫁多年方与娘家人相见,倒是挺支持华宁进宫的。”

????“蔡咏倒是不错。不过你都嫁入蔡家多年,没替蔡家涎下嫡子。蔡叙已不止一次在朕跟前哭诉。你虽是侄的外甥女,又是郡主身份,但事关子嗣传承,也容不得你使郡主威风。改日朕再另给蔡咏赐一名二房,早早替蔡家涎下子嗣,方为大事。”

????淑和睁大眼,舅舅给外甥女婿赐二房?这要是传扬开去,岂不让外人说她不得皇帝舅舅的宠爱?

????太后说:“皇帝,你堂堂一国之君,哪能管臣子的家务事,真要赐二房与蔡家,这要淑和颜面往哪搁呀?哀家知道,淑和做事没个章法,惹恼了你,但也请看在她年轻不懂事的份上,给她重新改过的机会。淑和,还不赶紧向你皇帝舅舅认个错?”

????尽管心中不服,但形势比人强,淑和再是不忿,也只能跪下来磕头认错。

????皇帝说:“恁已是出嫁女,朕也管不到你头上。来人呀,传朕口谕与蔡家,让蔡夫人好生管束自己的媳妇。”

????太后双眸一闭,心中惨痛。皇帝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招招摇摇地让人传口谕与蔡家,让蔡家人管束媳妇,这岂不召告天下,淑和已彻底失去帝心?

????锦绣却是大快人心,觉得皇帝公公也挺腹黑的就是了,知道打哪儿最痛,也挺擅长钝刀子磨人呢。

????失了帝心的宗室郡主,不必说,在夫家地位肯定直线下降的。淑和一向要跋扈惯了的,她仗势的不外乎是太后外孙女,公主之女,皇帝外甥女的身份,若公然失去帝心,情况就另当别论了。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最大的打击不是给她言语上、或身体上的痛击,而是抽去她赖以自傲的身份优势,保管跌得又痛又狠,让她也尝尝被人奚落糟白眼的滋味。

????淑和浑身颤抖着,一脸怨毒地望了皇帝一眼,又低下头去,趴在地上的双手狠狠握成拳,头上那夸张繁复的海棠珠花也失去了刚才的娇艳。

????……

????从宫中出来,尽管时辰还早,但阳光早已躲进了云层,天地间,又是灰蒙蒙一片。但锦绣的心情却格外舒坦。

????单驾彩轴平底马车驶出皇宫后,便放慢了速度。

????这条大街宽约八丈,两旁府邸住的全是帝都中最有身份地位的,大街上偶尔三三两两地驶过一些某公侯伯的车子,在见到楚王妃标志的马车,都打马回避,锦绣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却又缓慢地往前驶去。

????不一会儿,后头追来一辆八驾马车,缓缓与锦绣的车子平行,锦绣掀开帘子,对方马车也刚好也掀了起来,“姑婆,改日得空,锦绣便去府上给您诊脉。”

????“不必麻烦了,自从吃了你制的丸子,我现在精神可好得很。如今连太医都没请了。”

????“那丸子是强身健体的,姑婆若是爱吃,我再差人给您送一瓶过来。不过那丸子现在也没多少了,还得另做。”

????“没事,反正还有大半瓶呢,你慢慢做。”福国大长公主又慢悠悠地道:“对付牛鬼蛇神,姑婆比你多活了几十年,也略有心得。我一向喜欢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锦绣由衷地道:“姑婆说得很有道理,锦绣还得多向您学习。”刚开始她确实还有些讷闷,怎么大长公主迟迟没进宫去,还以为大长公主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今日看了大长公主的凌厉手段,才骤然明白,打蛇不死,后窜无穷。而大长公主便是极擅长打蛇打七寸的个中高手。

????大长公主等的就是太后的愤怒已到曝破边缘,然后再行雷霆一击。太后越是愤怒,等事情真相大白后,相对应的便是极致的难堪,大长公主拿捏得非常巧妙。明明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件事,却被她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本领夸大到天家事件,弱化她赶人的无礼,却深化淑和的无理取闹故意找茬,以及庄顺公主的故意纵容。整得太后有气没法出,淑和不必说,连郑贵妃都惨糟波及。

????而她本人,却是深受委屈但忍辱负重,就算太后发难,也没辩解什么,在皇帝心中,她受了委屈却仍强忍在心头。而太后与淑和,则是自己作恶还要倒打一耙,人品高低立显。郑贵妃齐王妃也成了炮灰,估计短时间内还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锦绣也知道,自己在皇帝跟前辩解,效果绝对会大打折扣的。但由旁人来道出自己所受的委屈,却能起着化学般的反应。

????而今日大长公主钉死淑和、狠扒郑贵妃的脸皮,整得太后一干人烟飞灰灭的气势,锦绣那是由衷的佩服。

????“今日之事,多亏了姑婆。”锦绣诚心诚意地感激这位大长公主。尽管她也能处理这事,但得来的效果肯定不若今天的好。皇帝注重名声,哪会管女人间的鸡皮盗灶的事儿,就算知道她受了委屈,也不过轻飘飘说上两句罢了。就连赵九凌也不好开口说什么的,比竟淑和是他的表妹,做妻子的把表妹赶出王府,不管怎么说都是极为失礼的事。

????福国大长公主摆摆手,表示都是一家人,相互帮忙才是正理。哪有由着外人欺负的道理。然后又说高声对锦绣说:“别忘了你的丸子,做好了就给我老人家送来。”

????福国大长公主专用的八驾马车,招摇且霸气地驶去,锦绣的马车也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这时候,天色又略黯了下来,原本浅灰的天空,已渐变为深蓝。一轮弯月渐渐溢出银霜般的华光,只等夜幕真正来临之际,才会见灯火的无边辉煌。

????……

????宣德二十一年的上元节,这一夜,上御午门观灯,皇帝宴群臣进诗。而后宫内,坤宁宫中更是锦绣辉煌,珠光宝气,衣香鬓影,阔绰奢华。

????整夜的烟花放了通宵,京城上下,全被浩瀚的灯火笼罩,繁华如梦,不胜诗赋。

????皇后在坤宁宫正殿宴请内外命妇,众人依身份,依品秩,依辈份而座。

????宗室里的老太妃们,大长公主,长公主,公主们、王妃们依次坐于皇后下首。

????未出阁的小姐们最是娇贵,不管出身高低,仍是有座位的,此刻全都坐在各自的母亲身后小半步远。而外命妇们也依着品秩高低分次坐于皇后殿下左右两边。

????而内命妇们也只有品秩较高者得以入座,却只能坐绣墩。锦绣虽贵为皇后亲儿媳妇,也只能像一些年轻媳妇那样,站在自己婆母身边服侍着。

????这场上元盛会,几乎概恬了满帝都所有宗亲勋贵。可以说,能坐到这儿吃饭的,其夫家,都是大周朝的中流砥柱,叫得上名号的贵胄勋爵。

????威国公老夫人顾丁氏是公府老夫人,一品的诰命,因为是太夫人,辈份也最高,坐的位置在外命妇中也比较靠前的,居然与奉国公老夫人坐到一起了。

????这位顾老夫人非常的矜持,也非常文静,不管气氛多么热烈,基本上都不会说什么,只微微地抿着唇,以示附和。

????因与皇后坐得较近,锦绣又在皇后跟前服侍,不意外,二人总是时不时打照面。

????说实话,面对这位“前男友”的母亲,当着现任婆母以及众多内外命妇的面,锦绣还真是有些膈应的。

????大殿内那些隐蔽的试探的目光,顾老夫人唇边那有些僵硬的笑容可以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安,而她本人也不甚自在。

????但没办法,在这种场合下,都要靠演技支撑了。

????在帝都中最为高规格的聚会中,几乎可以说,这儿的每个人都是戴着面具的,人人都是演技高手。

????在这种庄重的场合,淑和却没有出现,据说是在太后宫中陪太后说话。

????太后这阵子身子也大不如前,明眼人一眼就瞧出其精神也不比从前,此次上元节也没露面,只在慈宁宫内静养。而淑和却是个孝顺的外孙女,

????其实皇后已经大不管事了,大都由太子妃主持,皇后只需接受众人朝拜便可。

????席筵上,锦绣以及齐王妃、怀王妃等都是没资格入座的,都得立在皇后身后服侍。与皇后同桌的都是宗室里一些辈份最高的老资格。福国大长公主紧邻皇后而坐,笑着对皇后说:“皇后可真是好福气,媳妇一个个都孝顺懂事。”

????皇后淡淡一笑,又问及韩国公世子沈无夜的婚事来,福国大长公主声音爽朗地说:“有劳皇后关怀,已经在相看了。”

????“哦?可是哪家闺女这么有福气?可否说来本宫听听?”皇后温和地问。

????福国大长公主道:“还没过明路,哪能四处宣扬的。等相看好了,一定禀告皇后。”

????皇后含笑点头,头上的龙凤珠翠冠垂下的珠子轻轻响动。锦绣看得乍舌,这种凤冠,少说也有十多斤重吧,皇后戴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丝疲态,着实佩服。

????“也好,无夜本宫也甚是喜欢,他的婚事,可不能马虎了,一定要仔细选了。”

????皇后对每个宗室女眷基本上都照顾有加的,或许这都已经是身为皇后惯性的表现,不过是身为主人,不想冷场罢了。但对于这些被问话的女眷来说,则就是莫大的荣幸了。

????席筵差不多后,锦绣与几位妯娌才得以去偏殿吃饭。

????锦绣与大多妯娌处得都比较好,唯独与齐王妃完全如斗鸡眼般互看不顺眼。

????不过锦绣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出风头,是以一直都忍下了。戴着九翚四凤冠的她,脖子也被压得沉沉的,又还得集中精神站着服侍了皇后那么久,脖子早就累得酸掉了。哪还有力气应付齐王妃的挑衅,只要不过份,她一般都不会回应什么的。

????反正她再是挑衅自己,都无法改变她是皇后亲儿媳妇的身份。

????宫里头的饭菜看着美,但吃在嘴里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这时候吃的饭菜,早都冷了大半,锦绣只来得及拿热汤泡了饭吃了小半碗便放下乌木三镶的银筷。

????等会儿回到王府后,她再加餐。

????期间,发生了个小小的插曲,武定侯世子夫人开慧县主在餐桌上犯了恶心,忍都忍不住就吐了一地儿,尽管周围散发了些不舒服的气味,但太子妃一向有母仪天下的风姿,面上丝毫不显,笑盈盈地说了句:“阿弥佗佛,该不会是有了吧?来人,赶紧去宣太医。把开慧郡主扶到偏殿休息。”

????于是武定侯夫人一脸惊喜地赶紧扶着开慧县主去了偏殿来,然后坐等太医。

????齐王妃这时候又出幺蛾子了,“还请什么太医呀,咱们这儿不就有个现成的大夫么?凌嫂子,赶紧给开慧表妹瞧瞧吧。这也是你这个表嫂的份内事呢。”

????锦绣说:“这是自然。表妹伸出手来,让我给你瞧瞧。”

????开慧受宠苦惊,“这怎么好意思呢?如今表嫂身份不同,怎能再拿您当大夫的。”

????这开慧县主倒是挺识趣的,锦绣更加喜欢了,温声道:“不碍事的,又不是外人。来,把手伸出来,让我瞧瞧。”

????开慧县主羞涩地道:“那就有劳表嫂了。”

????锦绣把脉后,然后笑道:“恭喜表妹,确实是有事了。”

????开慧郡主一脸的喜色,武定侯夫人也是直叫阿弥佗佛,跟着来偏殿内的外命妇们也跟着说着恭喜。皇后听说后,也笑着赏赐了不少东西下去。

????齐王妃见不得开慧县主婆媳对锦绣一个劲地感谢,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说:“九嫂,您可真会挣银子哪,咱们过上元节只出不进,您倒是厉害,随郁便便把个脉,就有银子进账,早知当大夫这么能挣银子,以前我也改学医好了。”

????屋子里的热闹声瞬间一顿,声音也小了些许,开慧县主愣了愣,到底年轻,没能反应过来。而武定侯夫人赶紧说:“是了,是了,只顾着高兴,倒忘了正事。咱们也是知道楚王妃行医的规矩,不会随意给您破坏的。待回得寒舍,便打人给您送诊金过来。”

????偏殿内置疑声和附和声各自参半,锦绣说:“别别别,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她何偿瞧不出齐王妃的心思,不过她才不会让她如意呢,于是又说:“真要收银子也不会收开慧表妹的,要收也要收冲弟妹的。”

????“宋夫人可千万别听冲弟妹胡说,她与我可是有仇呢,最是见不得我好的。若真收了你的银子,我才是宋夫人可千万上她的当。”她半真半假半开玩笑地说。

????有些人不明白齐王妃与锦绣曾有过的宿怨,纷纷抱以善意的微笑。

????齐王妃倒弄了个大红脸,她与锦绣确实有仇,但锦绣以这种方式出来,她倒不好真的较真,只好勉强笑道:“九嫂说得太对了。我就是看您不顺眼,所以故意怄你罢了。可惜这么快就让九嫂子给识破了。”然后自己也笑了起来,但笑容里有多少分真,就不得而知了。

????宋夫人也觉得就这么把个脉就要收银子,未免说不过去。再来印像中这个楚王妃也并非这样的人。于是便笑着说:“如此,那就多谢楚王妃了。”又真心实意地请教锦绣一些孕育常识。

????锦绣想了想说:“开慧表妹身子有些弱,不过女儿家都有这样那样小毛病,只需平时仔细调理,也不会有大问题的。平时候多多走动,不要贪坐,再来再均衡膳食便成了。”

????“那可需要吃些补品?”

????“是药三分毒。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毋须吃任何补品的,最要紧的是多加运动,均衡膳食,用食补替代补药,另外,再多吃水果,这样,皮肤不会受太多影响。”

????开慧郡主连连点头。

????锦绣所说的孕期常识,大部份妇人都是知道的,但听锦绣亲口道来,也忍不住细细聆听。

????宋夫人听得也认真,又继续问:“那要吃哪些水果呢?还有需要吃什么样的食物才能补充营养?”

????锦绣又说了些常见的果疏鱼肉,再反复强调平时候要多加锻练,多加走动。还有忌进食太多,以免胎儿过大引发难产,这是很重要的。

????陈夫人听得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这些帝都中顶级权贵们,个个都是鼻孔朝天的,但再是尊贵的人物,都怕得病。以往锦绣还没成为楚王妃之前,她们还幻想着,万一得了绝症还可以找锦绣给看。但后来人家成为王妃,不好意思也不敢随意去找人家看病了。

????就怕找人家看病,人家不给看,那才丢脸呢。就算人家给你看病吧,给多少诊金又是个难题。给多了,自己心疼,给少了,又怕得罪人。

????如今免费听取锦绣讲解孕期注意常识,是以一个个都把耳朵竖得老竖,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锦绣没生过孩子,但身为大夫,哪有不明白的。随便捡两句现代妇产知识丢出来,也够大家消化了。

????“……如今孩子大约只有一个月左右,未来三个月中,需忌大动作,更要吃好,睡好,避免太多的劳累。但也不要成日或躺或坐,也时常多加走动。”

????锦绣笑了笑说:“最好不要。不说女人十月怀胎的辛苦,单说做父亲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首先便得体谅孩子母亲的辛苦,更得明白女人生育孩子的不容易。”

????众人又连连点头,只有做了婆婆辈的有些不以为然,有些人嘀咕着,“那万一小两口忍不住,伤了胎儿这如何是好?”

????锦绣说:“只要身子健康,在动作上稍微节制些,也是可以的。”

????其实古人对孕期同房管制得非常严格的,不过锦绣觉得没那个必要的,但到底也要顾忌古人的思维方式,所以只能保守又保守地说“孕妇身子健康的情况下,可以适当行些房事,但切忌动作不要太大。”

????又有一半以上的人信服了,但仍是有些保守派顽强抵抗着,又有人抛出一个千古难题,“可这样一来到底不能尽兴,顶着个大肚子,还如何能拴住男人?”

????锦绣望向说话的妇人,说:“通常女人怀孕,也最是考验男人忠贞的时候了。”

????众人哑住,有和若有所思,有的怅然,有的复杂欢喜,也有不以为然的。齐王妃冷笑,又找着了对付锦绣的办法,“听九嫂的言论,那日后九嫂怀孕后,九哥肯定会一直守在九嫂身边的。”

????在小老婆合法化的古代,讲什么男人忠贞确实是件自打嘴巴的事。

????锦绣笑着说:“承弟妹吉言,我也希望你九哥会如此。”她倒没有把话说绝。

????开玩笑,婆母就在隔壁正殿里呢,真要说让她的儿子只守着自己一人,会被灭了的。

????没有哪个女人在丈夫纳妾一事上大度得起来的,但换作是自己的儿子,又巴不得多多地纳,不让儿子受一丁点委屈。锦绣再是仗着自己大夫的身份,可以自由言论孕育方面的知识,但也得掌握说话技术与分寸。

????齐王妃皮笑肉不笑地道:“九嫂可是九哥亲自挑选的王妃,想来不会辜负九嫂的。母后,以后九哥真要辜负了九嫂,您可要替九嫂作主哦。”

????皇后说:“那是当然,恒阳若是敢欺负锦绣,本宫第一个不饶他。”

????齐王妃愣了片刻,她实在不明白,皇后怎么还要维护王氏呢?这王氏可是存着要霸占楚王的心思呀,皇后身为楚王的亲母,怎么可能毫不介意?

????齐王妃警戒的目光再一次望向锦绣,眸子里浮现一丝妒意。

????……

????正席差不多也就散了,但谁也舍不得提前走人,全都又往皇后身边凑着。

????因为谁都知道,前殿酒席完了后,皇上还会来到后宫来,见见这些宗室勋贵。

????能让皇后喜欢的命妇,自然是件光荣的事。但若是让皇上也垂问两句,那才是真正的荣宠。

????一年就这么一回面见圣上的时刻,再来圣上借此机会的垂问,也是朝堂上的风向标。圣上对谁冷淡,对谁亲热,圣眷如何,在这种场合就能很好地得到体现。

????锦绣统共也就见过皇帝三四回,这回随着执礼太监的高呼“皇上驾到”后,整个坤宁宫风个,跪了一地的人。

????内外命妇们都是穿着沉重的冠帽,等级越高的珠翠首饰越重。

????锦绣着亲王妃方能佩戴的九翟冠,冠身覆以黑绉纱,前后饰珠牡丹花二朵、蕊头八个、翠叶三十六叶,两侧饰珠翠穰花鬓二朵,承以小连云六片。这冠帽也够沉重了,再加上朱红纻丝大袖衫,直领对襟、胸前并列两条深青色饰织金云霞凤纹霞帔,大带、玉革带、玉花采结绶、玉佩、青袜舄及玉谷圭等通通佩戴在身上,周身上下,约摸重量数十斤。再这么双膝着地,额头贴地面的大礼,也太折腾人了。

????锦绣偷眼瞧着一些年纪大的命妇们,起身的时候还得要两边的人搀扶方能颤危危地起身,尤其是皇后的亲母,奉国公老夫人,瞧她一身的老骨头,估计也被折腾得够惨吧。

????皇帝龙行虎步来到大位上坐下,皇后低于一级而坐,其余诸人纷纷恭敬站在阶下。

????一些年轻媳妇子并着小姐们也赶紧往后退去,此时出现在圣上眼敛下的全是一些老资格的大长公主,长公主,太妃、亲王妃,以及品秩高年纪较大的命妇们。

????皇帝首先垂问了福国大长公主,“朕那侄子如今也该娶妻了吧?姑母可有中意的姑娘?”

????皇帝的侄子侄女多如牛毛,沈无夜也是皇帝的侄子,但由皇帝亲自说出来,份量自然是不同的。

????福国大长公主恭敬回答:“皇上日理万机,还要操心无夜的婚事,可是无夜的无上荣幸。如今已经在相看了,只差过明路了。”

????皇帝点头,说:“那好,相看好了就与朕提提。”

????虽然只是简短的两句话,但也可以瞧出这位大长公主在圣上心中确实是头一份的。或许,靠着大长公主的余威,还能惠及沈无夜呢,一些家中有适龄闺女甚至与沈家交好的妇人则暗自后悔着,早知如此,她们就不该骑驴挑马了。

????皇帝又问候了老太妃们,同辈的王妃们也适时地嘉免了一两句话。皇帝的说话艺术还是非常厉害的,虽然千篇一律都是“xx王弟最近身子如何?”

????如果是身子好,就会说果然是老当益壮,怪不得还能纳妾。

????如果有人回答身子不怎么好,那便是请太医过去瞧瞧,千万别误了。

????也有问及世子或郡主婚事的,被提名问话的王妃们尽管也知道这只是皇帝随口问话罢了,但比起那些挤到最前边去却依然没能得到皇帝垂问的妯娌又要好上太多。

????轮到容王妃的时候,皇帝依然语气温和地说了些嘉免的话。

????皇帝对自己的胞妹庄贤公主说话最多,不但问候了庄贤公主的身体,还问及了其女淑平郡主的婚事,其子广惠郡王的成就,还问及了嫡长孙可还淘气,最后甚至还问及了其驸马的身体如何。

????可以看出这位庄贤公主是所有公主当中最得帝心的。

????庄贤公主之后,还有庄德公主,庄慧公主,皇帝一一过问了两句,最后目光又来到幼妹庄顺公主身上时,眉头不可抑止地皱了下,“淑和呢?”

????庄顺公主赶紧回答:“母后凤体微漾,淑和去陪母后说话解闷儿了。”

????皇帝声音清冷,“她倒是孝顺呀。”

????庄顺公主含笑说,“淑和这孩子自小就亲近她外祖母……”

????“孝顺长辈是好事,但已是出嫁的女儿,还成日向着娘家,可就不大好了。”皇帝打断她的话,声音依然温和。

????庄顺心里一个咯噔,当着众多贵胄的面,让皇帝这般说自己的女儿,这可是极为没脸的。于是赶紧说:“皇兄说得极是。臣妹会让她……”

????皇帝没等她把话说完,已经转身问低辈份的公主了,庄顺再一次被落了颜面,无比难堪,眼眶都红了。

????------题外话------

????[2014—04—17]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liang5qun 送了1朵鲜花

????感谢两位。

????今天打开后台一瞧,肿么好些章节都涉嫌h,要我改。我那个晕,我的文再是清水不过了,网站也太逗人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