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8章 医棍计谋-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48章 医棍计谋

淳汐澜2018-3-31 20:16:5Ctrl+D 收藏本站

????不多时,花团锦簇之下,外头已有下人陆续来报,某某王妃,某某郡主某某国公夫人已到。无不是帝都是叫得出名号的,亦有锦绣所不识得的。

????怀王妃也顾不得与锦绣说话了,赶紧出去把客人迎了进来,一番寒暄后,怀王妃非常时务地避开了一些看锦绣不顺眼的宗室,只把朱家的夫人小姐以及安伦郡主等人安排过来,与锦绣同坐一席。

????奉国公朱夫人面如银盘,一脸的富态,穿着金鹤纹织金缎的百鸟褙子,满头的银发在金辉秀雅的大凤钗以及通体碧莹的簪子映衬下,也散发富丽华贵之象。世子夫人朱冯氏端庄大气,一看便知出身良好家庭。奉国公府的二房夫人没来,三房夫人来了对母女,便是许妙云母女。

????以往在宣府的时候,许妙云可没少给锦绣使绊子,锦绣还真怕这丫头贼心不死,惦记自己的男人,所以先下手为强地笑道:“许小姐,许久不见,近来身体可好?”

????朱三夫人面色有些紧张,朱大夫人则佯装不闻,世子夫人冯氏一脸的关怀之意。

????许妙云说:“多谢表嫂关心,经过表嫂医治,妙云身子已经好了。后来回了京,请了小苏太医奚心医治,如今已全好了。”

????世子夫人一脸的担忧,“四妹得了什么病?居然还出动大名鼎鼎的楚王妃给你医病?”

????朱三夫人赶紧说:“没什么的,就是女儿家的毛病,如今已经医好了,无碍了。”

????许妙云对锦绣说:“也幸亏表嫂不计前娘给我医治,想着当初的所作所为,妙云也深感歉疚。请表嫂原谅我以前的不懂事。”

????锦绣那个受宠苦惊,不过瞧这丫头似乎不像在作戏,于是说:“以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表妹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咱们大家还是一家人。”

????朱妙云扭捏了一会,又问:“表嫂,回京怎的不把徒弟也给带来?”

????“宣府那边的医馆走不开。”

????“那,他们什么时候进京来?”

????“这个,估计短期内不会进京了。表妹问这个做什么?”怀王府的花厅阔大,朱妙云身后便有一束人高的红梅枝,上边峥嵘的枝条上,挂满了妍丽多姿的花骨朵,在这鼎沸的花厅里,增添出一丝自在写意的雅致,却也不及朱妙云脸上那抹胭脂般的霞色。

????朱妙云越发不自在了,过了好半晌,才小声道:“那个唐成,可恶的很。表嫂以后可得好生教训他,哼,以前在宣府的时候,可没少欺负我。”

????锦绣讶然,她没看错吧,这丫头究竟是想追责,还是在思春呀?但,堂堂奉国公府的千金,会瞧得上一个大夫?

????但锦绣没有太多的思考,因为很快又有人过来与她招呼,是位锦绣并不认得的妇人。但看穿着,应该是某王妃级别的吧,瞧那头上褙子上绣的雉鸡图案,活灵活现的。

????“九弟妹,你在这儿呀,可让我好找。”这位妇人丝毫不认生,见锦绣这边已没空位,居然让人抬了个墩子过来,一屁股坐到墩子上,拉着锦绣的手笑道:“九弟妹都进门这么久了,我还是头一回与九弟妹说话呢。”

????旁边立马有介绍着说:“这是庆王妃,楚王殿下的堂嫂呢。”

????在嫁给赵九凌之前,锦绣可是恶背了宗室里的各种太妃王爷王妃世子妃公主郡主仪宾之类的人物。听人这么一说,锦绣立马亲亲热热地喊了起来,“原来是冰堂嫂,是锦绣失礼了,冰堂嫂勿怪。”

????庆王妃赶紧说:“先前弟妹大婚的时候,我也在婚房内见过弟妹的。不过那时人多,看弟妹也累得慌,所以我便没打扰弟妹。平时候我也是事儿多,所以倒腾不出空来与弟妹说说话儿。今日里好容易逮着了这机会,弟妹可别嫌弃我粗鄙才好。”

????锦绣说:“冰堂嫂就爱混说。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庆王妃又说了两句话后,又有几位王妃世子妃过来围着锦绣,打趣这庆王妃。

????“你这老货,当年我进门的时候可没见你这般热情过,如今对凌弟妹这般热情,哼哼,无事献殷勤,肯定是非奸即盗。”

????众人咯咯地笑了起来,又有人接口道:“临时抱佛脚可是不成的,我想以冰嫂子的聪明,想必是放长线钓大鱼吧,以备不时之需。冰嫂子,我说得可对?”安伦郡主不知什么时候也插了进来,一脸的戏趣。

????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庆王妃故作气恼,“话都被你们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然后戳了安伦郡主的额头,笑骂道:“这都嫁了人,还这么的伶牙俐齿,当心妹夫被吓了。”

????安伦郡主笑道:“比起庆嫂子我这又算什么?”

????说笑了一阵,气氛也比刚才热闹多了,连连忙得脚不点地怀王妃也挤了进来问:“瞧你们一个个的,在说什么笑呢,都快把房顶给揭翻了。嘿,冰嫂子,你也在呀,怪不得,有你这笑货在,不热闹那可是没天理了。不过悠着点儿呀,掀了我的屋子我跟你没完。”

????众人又跟着大笑,锦绣也被逗乐了,看得出来,这庆王妃在宗室妯娌里头还是挺受欢迎的。说话爽趣,又直白,为人也风趣,连一向严肃正经的安伦郡主都露出尖酸刻薄的一面,想来这庆王妃确实受人喜欢。

????众人又说闹了一阵子,很快就开席了。锦绣被一群妯娌们拉到一桌,与奉国公夫人们便分开了,不由对她们露出歉意一笑。

????“外婆,舅妈,锦绣先去一步。”

????朱老夫人笑呵呵地说:“去吧去吧,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也热闹些。”

????与锦绣同桌的有福国大长公主,以及其媳妇恭义郡主。景王老太妃,庆王妃,辽王妃,成王世子妃,安王世子妃,以及安伦、安华两位郡主,后来又加入了一个年轻的少妇,据说是已故庄淑公主的外孙女,如今被封为开惠县主的武定侯世子夫人。

????加上锦绣,这桌便有十一人,团团的挤到一起,福国大长公主笑道:“天气冷,这样挤着也暖和。”然后又以长辈的口吻问开惠县主,“你都嫁去武定侯有一年了吧?怎么还没个动静?”

????开慧县主一脸的羞涩,“这生孩子又不是一说就有的,谁知道送子娘娘眼里有没有我来着。”

????一阵笑声过后,福国大长公主指着锦绣说:“你才嫁去一年,不碍事的。真要有问题,也甭着急,多多抱抱你这新表嫂的佛脚,就无后顾之忧了。”

????众人又跟着笑,开惠县主羞涩而温和地望向锦绣,轻声叫道:“凌表嫂。”

????锦绣笑着说:“表妹可别指望我呀,我又不是送子娘娘,可帮不到你的。不过表妹若有妇科方面的毛病,我倒可以给瞧瞧的。”

????庆王妃取笑说:“那要诊费不?”

????锦绣故作沉吟,“看在亲戚的份上,打个八折好了。至于冰嫂子嘛……”锦绣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庆王妃,眼露邪恶,“看冰嫂子富得冒油,我就纯当劫富济贫好了。”

????女眷们又笑了起来,庆王妃故作懊恼,“凌弟妹也太会看人下菜了,我可不依啦。”好一番取笑过后,福国大长公主朗声道:“锦绣这话说得好。真要论亲戚,咱们宗室里的亲戚多得数不完,所以这时候,真要讲亲戚情份,那锦绣岂不有永远吃亏?所以我老人家还是觉得,亲兄弟明算账才好。不过呢,到底是一家人,也不能太过了,所以我个人认为,锦绣可以适当收些诊金,这样一来,又顾了锦绣的辛苦,还顾了亲戚情份。诸位认为呢?”

????众人全拍手叫好,说这样大家都不吃亏。

????邻桌的妇人瞧着这边热闹非凡,也有些心痒痒的,想上前与锦绣搭话,又抹不过面皮,只好不时望着锦绣这一桌。也有胆子大些的,持了酒过来,向大家敬酒,并说了“新年新气象,鸿运当头”等吉详话。

????以福国大长公主为首的一干宗室女眷也非常豪爽地起身干了杯,锦绣也起了身,不过却没有沾酒,那妇人便笑问:“凌侄媳妇,可会喝酒?”

????锦绣笑着解释:“略能喝上几口。不过这阵子正努力造人,所以要忌酒的。所以锦绣只能以茶代酒敬您了。”

????那妇人一脸讶异:“造人?哈哈,这话倒是说得好。咦,凌侄媳可是有了?”

????锦绣一脸的羞涩,“还没呢,所以正在努力呢。”

????“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喝不得的,来来来,赶紧喝了,也图个高兴。”

????锦绣笑着说:“那不成的,既然一心想要个孩子,就一定要忌酒的。我是大夫,相信我准没错。”她对开惠县主说:“表妹也正在与妹夫努力造人吧,也得好生忌酒才成。哦对了,还要让妹夫也一道忌酒才成。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健康呢。”

????“还有这种说法?还真是前所未闻。”尽管大多数人都心存疑惑,但锦绣是神医,相信她说的准没错,于是一些还没生孩子的妇人也赶紧放下酒杯,不敢再多喝了。

????那敬酒的妇人也笑着说:“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再劝酒了。孩子要紧,哈哈,不过以茶代酒也是好的,来来来,凌侄媳妇,伯母祝你和恒阳早生贵子。”

????锦绣拿过茶盅与她的杯子轻碰了下,“承伯母吉言。”

????那妇人笑嘻嘻地介绍了自己后,又回到自己座位去,还一路高声叫道:“那杯中物确实是痛快,但正在努力造人的夫人奶奶们,可得忌忌嘴哦。刚才凌侄媳妇亲口说了,在造人之前,务必要忌酒。你们都听好了,想要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健健康康的,那就赶紧放下酒杯。不要再喝了。”

????一时间,饭厅里翁翁作响,有的信,也有的不信,不过总体上,锦绣身份在那摆着,尽管心存疑虑,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好些人还真放下了酒杯。

????锦绣又加了句:“并非滴酒不沾,少量喝些也是没什么的。”立马得到一些轻微的抱怨声,“早说嘛,害我正要绞尽脑汁想办法忌酒呢。”

????这些抱怨倒没有恶意,锦绣又说:“还要夫妻双方一同忌酒哦。对了,有姨娘的赶紧把姨娘给打发了,专心造人要紧。”

????又有人问这是为何,锦绣解释说:“造人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必须得要有良好的规律以及作息时间。唉呀,有些话我都不好意思了。”

????福国大长公主朗声道:“在座诸位,哪个又是黄花大闺女来着,有啥好害臊的。未出阁的姑娘也莫要害羞,多知道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其他人也跟着起着哄,让锦绣赶紧说说,要怎样才能生下优秀健康的孩子来。

????锦绣清清喉咙,说:“夫妻双方除了要有良好的作息规律以及饮食禁忌外,还要有高质量的房事。这个房事也很重要的,必须要专一而坚持下去,才更容易育孕出优秀的子嗣。怀孕并非是女人一个人的事,而是夫妻双方共同的责任。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优秀而健康的孩子,有一半来自于父亲的高质量房事,一半来自于家庭良好的氛围。另一半则来自于母亲的良好心情,三者缺一不可,所以诸位夫人奶奶们,想要早早育孕优秀的子嗣,还是回去好生管住自己枕边人的下半身吧。姨娘那最好少去或是不要去。毕竟,怀孕后的女人,心情起伏太大,对孩子的成才也是不利的。”

????锦绣的话非常受年轻少妇们欢迎,但一些年长的妇人则不以为然了,不过大都还是很给锦绣面子,没有当场说出来。也有少数人滴咕着,“自古以来,妻子怀了孕,都要给丈夫安排通房丫头的,难不成,这个也要省去?”

????锦绣看向说话之人,微笑着说:“我只是站在大夫的角度提醒诸位而已。是否要遵守,可就不关我的事了。我是大夫,自然知道房事过于频繁对身体可没好处的。若想掏空儿子的身子,塞十个八个通房都没问题的。”

????有些人点头附和,也有的说胡说八道,男人三妻四妾太普遍了,不也一样生出优秀的孩子来着?王氏故意这般说,有给自己善妒找开脱理由之嫌。

????质疑的声音很快就盖过了附和的声音,渐渐地,反对指责的声浪高过一切,尤其以庄顺公主母女为首的更是毫不客气,“王氏,你也别再冠冕堂皇说这些了,你嫁给恒阳这么久了,可有给恒阳安排过通房?应该没有吧,想必在你不方便的那几日,你也没有给姨娘们轮日子吧?”

????淑和郡主立马接过话来,“说别人倒是不含糊,也不怕风大了闪舌头。真要讲优育,表嫂嫁给我表哥也有三个月了吧,怎么肚子还没动静?”

????尽管好些人还是认同淑和郡主的话,但大部份人又都是胆小之人,一些想卖锦绣一个好的人又赶紧替锦绣说好话来着,说锦绣既然是大夫,说得肯定也是有道理的。你要信就信,不信就算了,又没有强迫你信。至于锦绣与楚王之间的事儿,人家小两口过日子,与你何关?

????也有的说锦绣是想给自己善妒找理由开脱呢,自古以来妻子怀孕后都要给丈夫安排通房,人家不也健健康康生下孩子?也只有那些善妒的才会气性大,男人一日不在自己屋里头,才会心情起伏,无法生养孩子。说来说去,还不是女人妒嫉心里作怪。

????锦绣并不生气,她也知道,她这样做肯定要招受非议,不过她并不后悔。她看向一些指责得最凶的人,“若是人人都像淑和表妹这样能生,那我们做大夫的可真要饿肚子了。”

????一阵嘲笑声响起,淑和脸色胀红着,她嫁入蔡家多年,也只得一个闺女,若非她的娘是公主,祖母是太后,婆母肯定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了。

????庆王妃说:“表妹也真是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贤惠豁达,都会给男人安排通房?”

????淑和没听出庆王妃的讽刺,大声道:“那是人家贤惠。净表嫂,先前净表嫂有了身子,不也是主动给净表哥安排通房?净表嫂这才是真正的贤惠呢,哪像有些人,明明就善妒,还非要给自己找理由,哼,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一些人听了大怒,纷纷怒目而视。

????怀王妃沉了脸色,“淑和,你太放肆了。你说谁是婊子来着?”

????庆王妃侧头对锦绣说:“凌弟妹刚才那番话完全说进我心坎里了。等会子回去,就把那些小妖精全给打发了。哼,本来身子骨就差,还成天与那群小妖精们鬼混。我还年轻呢,可不想守活寡。”庆王妃这话说得可就露骨了,但却没人指责她,反而觉得她是性情中人。一些年纪轻些的妇人无不认可地点头。

????怀王妃细声细气地道:“外人可不会这样想,他们会说冰嫂子善妒的。”还特意看了淑和一眼。

????“谁说我善妒?自己屋子里没十个八个通房的,休要来指责我。否则我啐她一脸的口水。”庆王妃对淑和郡主泼辣地扬眉,闲闲地道:“淑和表妹,你又给妹夫安排了几个通房呀?”

????淑和不敢再说,又惹来一些人的嘲笑,觉得这人才是真正的宽已严人的。一些与淑和郡主有恩怨的也出声挤兑她,淑和被弄得下不了台,兀自涨红着脸,对说话之人怒目而视。

????最后,福国大长公主见闹得不像话,于是赶紧调停,说:“行了,行了,道不相同,不相为谋,锦绣说的是好是坏,世人自有评说。是连生活都成问题了,还要顾忌着面子给男人养通房。那么这种人家,败落也是迟早的事儿。若是有几个闲钱,只要女人愿意,养十个八个通房又有何打紧的?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好说的。不给男人纳妾的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两口子和和美美,这少了妻妾之争,嫡庶之争,日子多称心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弄些乱七八糟的事来,有什么意思?锦绣你刚才的一番话姑婆记下了,以后无夜成了亲,我坚决站在孙媳妇那边。”然后又对众人道:“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再争了,再争下去也分不出高下。反正各自的日子各自过,锦绣也是一片好意,反落得一身腥。锦绣,你也别往心里去呀。”

????庆王妃也跟着说:“是呀,凌弟妹可别因为一两个人的胡言乱语就一杆子打翻人,冲着你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医术,我抱你这个佛脚是抱定了。”众人善意地笑了起来,一改先前的剑拔弩张。

????庆王妃又拍了自己的肚子,“自从生下老大后,我这肚子一直不见动静,心里愁死了,今日听了你的话,也觉得你说得挺有道理。回去就与你净堂哥说说,看他是想要宝贝嫡子呢,还是稀罕那群小妖精。”

????众人又被她粗直的话逗乐了。

????然后大家又恢复了喜笑怒骂。

????虽然争议不可避免,但仍是有相当一部份人站在锦绣这边,这些主母们又趁机七嘴八舌地诉说起屋子里姨娘庶子女太多的种种不好、反被弄得心力憔悴而无力管家之类的话。

????一些聪明的婆母也知道自己的媳妇这是趁机拉自己作同盟呢,想着自已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收收心,不能再总是鬼混在女人堆里,是以好些大度些的还特意揪了媳妇一把,大声说:“成了,别抱怨了,回去我给你作主,把那屋子里的小妖精都给清理干净了,这总行了吧?”

????媳妇立马钻进婆母的怀中,“还是娘最疼我了。”

????一阵轰然大笑过后,大多数主母们全都站在了锦绣这边,而庄顺公主母女反倒弄得里外不是人,心里甭提有多恼恨。

????淑和见不得左右逢源的锦绣,还想挑刺儿,被庄顺公主给拉住,警告地瞪了她一眼。

????淑和郡主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沽名钓誉的王氏,明明就自己善妒,还借着神医的名号正大光明地给自己作掩护,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站在她这边,这些人脑袋是豆渣做得不成?

????这回怀王府作客,锦绣满载而归的,至少,她成功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并得到了绝大多数主母的认可。相信日后她剪掉赵九凌的花花肠子,以后只守着她一个妻子,也不会受太多指难拮难了。

????不过,攘外容易,安内却有些困难。对付赵九凌,智取软攻效果都不怎么好,还真有些伤脑筋呢。

????他们并非相爱到海枯石烂的地步,所以她也没法拿爱情的名义约束她。拿所谓的道德吧,这时代男人睡小老婆本来就天经地义,也谈不上道德问题。

????不过他们现在还在新婚期,短时间内还不至于被这些问题烦恼,所以锦绣很快又抛下这些棘手的问题。

????回去的时候,谨王妃主动与锦绣同车。

????虽然先前因周王妃的事儿与这谨王妃有些不豫,不过人家如今又改邪归正,锦绣倒不好再去计较什么。

????或许,这谨王妃还要请教她些什么才会主动来亲近自己。

????果然,车子行了一段路后,谨王妃这才吞吞吐吐地问锦绣:“您刚才说的,是真的?”

????锦绣眨眨眼,说:“自然是真的。”

????谨王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不肯相信,而是太匪夷所思了。那个怀孕需保持良好心情这倒是大实话。但这个世道本来就是男人的世界,又有哪个男人甘愿放弃享受而只守着怀孕的妻子?倘若仗着怀孕把男人拘在屋子里,可会被说闲话的。”

????锦绣蹙眉说:“人家说女人最容易理解女人,可为什么为难女人的却往往是女人呢?”

????谨王妃闷住,刚开始不大明白这句话,可渐渐地又顿悟了什么,长长叹口气,可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是呀,主母怀了孕,大多数男人就算有那些花花肠子,可看在妻子怀孕的份上,反而不好主动开口。可这时候,往往是女人为表贤惠,主动给张罗的。男人便顺水推舟,一句“老婆真贤惠”就美兹兹地去睡通房去了。而女人得了贤惠的名声后,却自己暗自隐忍神伤,这又怨得谁呢?

????就算做妻子的没有给男人安排通房,通常婆母或其他长辈也会出来干涉,美其名曰,不能委屈了男人。一般这些长辈大都是女人,公公就算心里不舒坦,但绝对不会公然让媳妇给男人安排通房之类的。

????所以锦绣刚才这话,谨王妃倒是心有戚戚嫣,想着这些年来为了证明的贤惠大度,却往往弄得自己吞了一肚子的苦水,甚至还接连伤了两个已经成了形的男孩子,这又怨得了谁呢?都是那该死的“贤惠”二字害人。

????如今听得锦绣这么一说,谨王妃才陡然明白过来,一直给自己上枷锁的,不是男人,反而是女人,甚至是自己。

????锦绣打量谨王妃,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比实际年纪还要苍老些,想来应该是那种表面光鲜内里溃烂的那种。她心中一动,既然谨王妃主动撞上来,何不让她给自己作免费的广告呢?

????于是别有居心的锦绣又向谨王妃解释,怀孕四个月后,胎儿基本坐实了,再适当地行房事,对胎儿反而更有利的。二来,男人表现得好了,做妻子的心情自然就开阔了,心情开阔,对孩子成长也是有利的。三来,若是在这期间,万一有不安份的心太大的姨娘从中做手脚,出了一差二错,那就是追悔也莫及了。所以为了优生优育,最好还是管住自己的花花肠子。

????而在准备造人之前,最好还是一夫一妻最好。为什么呢?原因就在于,男人在房事方面过于频繁,就稀释了精子的质量,反而不利于怀孕。所以最好就是隔三五天行一回房事,有规律地进行。并且在造人期间,要保持开朗良好的心情,以及忌酒。

????最后,锦绣又拿自己大夫的身份举例论证:她这做大夫的,可没少接触那些内宅阴私。也得出一个旦古不变的结论:女人多了,是非就多了。如果没本事平衡内宅,还是乖乖地守着黄脸婆过日子吧。当然,如果有本事管束好内宅,你养一百个都没问题的,只要你养得起,身体吃得消。

????谨王妃听得大感快慰,但仍是将信将疑地问道,“真是这样吗?”

????锦绣点头,“我是大夫,还会诓婶子不成?婶子仔细想想,那些全是嫡子出身的人家,是不是比庶子一大堆的兄弟感情更好?家族更团结?成就更广阔?”

????谨王妃早已没了疑惑,不过是想找个更有力的证明了。人家锦绣都说得这么清楚了,她的顾忌也就少了几分。一半带着高兴一半带着喜悦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安心了。也难怪先前总是怀不上,原来问题就出在这儿了。”然后又对锦绣好一通感激递零,说回去后,就处理掉一些小妖精,让丈夫好生收心养性。

????锦绣知道谨王妃以前怀过两回,但都掉了。后来生了个嫡子,却又夭折了,如今她都三十多岁了,心里也顶着多重压力。以往为了贤惠所以不得不给谨王广纳侧妃,好早早生出儿子来。如今有锦绣的话作靠山,她底气就更充足了。

????锦绣则暗自偷笑,什么无本宣传,什么叫名人效应,这就是了。

????送走了谨王妃后,林嬷嬷却又私下里问锦绣:“王妃,刚才您对谨王妃说得都是真的么?”

????锦绣笑了笑说:“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只要她们和我一样,是女人,是正妻,是主母,她们都会相信的。”更何况,她说的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好不好?可不是信口乱说的。

????林嬷嬷倒吸口气,不知该赞赏这个王妃的聪明,懂得借神医之名掩藏自己善妒的本性,还是该反对她,万一露馅了,可就不少了。

????“万一人家又去问的太医,到时候被拆穿了,这可怎么办?”

????锦绣笑了笑说:“我还巴不得他们去问呢。”

????果然,还真让林嬷嬷猜对了,确实有人私下里问太医。

????许太医并不专精妇婴,不过好歹也是太医,当然也是认可的。

????专精妇婴的胡太医以及小苏太医也点头称是,但等人一走,胡太医便赶紧去查书籍去了。果然,在里,便提到“贫家之子,不得纵其欲,虽不如意而不敢怒,怒少则肝病少”,“富家之子,得纵其欲,称不如意则怒多,怒多则肝病多矣”。

????第二日,又有人来问胡太医,胡太医捋着胡须说:“夫富者,纵其欲,妻不如意,必怒,怒多则伤肝,伤肝则不利。”

????又有人问:在未孕育子嗣之前,为什么不能安排通房?

????胡太医答曰:“人之**无涯,此难成易亏之阴气。医者则调强,抑制相火,保护阴jing,收心养心,恬淡虚无。节制房事,节欲保精。安于淡薄,少思寡欲。楚王妃所言,甚是有理。不可不信矣。”

????这下子,再也没有人再公开质疑锦绣的居心了。

????但又有人则嘀咕着,“既然太医都知道节制房事,节欲保精,以利优育,那为何以前一直不曾提醒过他们?”

????胡太医被质问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找着理由,“如是说来,岂不招祸?”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觉得没必要。他自己家中就有两个妾室呢。是男人都知道纵欲伤身,可真能管住自己,那就真成圣人了。所以就睁只眼闭只眼吧,反正他嫡子都有了,也不怕纵欲伤身了。

????连公认的妇科圣手都如此说了,那些质疑锦绣别有居心的人便陡然消失了一大半。当然仍是有挑刺的,不过也只是在私底下说说罢了,锦绣没有亲耳听到,也就不到一回事。反正京里的风向标早已转变,她在未生出孩子之前,赵九凌想要睡通房,也得想想后果就是了。

????拐了这么大的弯才达到目的,锦绣觉得挺劳心劳力就是了,不过为了保证下一代的健康,当个医棍还是有必要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