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3章 交锋-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33章 交锋

淳汐澜2018-3-31 20:15:38Ctrl+D 收藏本站

????太后气得差点就克制不住扔出手上的茶盏,她连吸几口气,勉强压住噬人的狂怒,皮笑肉笑不笑地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楚王妃。”声音咬牙切齿,“恒阳,你倒是给哀家娶了个好孙媳妇呀,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对哀家出言无状。”

????赵九凌一脸的惊讶,“太后此话怎讲?锦绣是您的新孙媳妇,敬您都来不及呢,更何况,锦绣说得本是事实,何来出言无状?”

????话里的意思也是认可了太后出身低贱的说法。太后一口牙都要咬掉了,她虽然身处高位,贵为一国之母,可帝王家规矩森严,她空有尊贵的名份,却并无实权,想借着太后之尊拿捏前头嫡后一系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如今连个出身卑微的王氏都拿捏不了,她这个太后也当得太憋屈了。

????赵九凌实在懒得再与这老太婆虚与尾蛇,趁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之际,快刀斩乱麻,“太后,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老人家实在没必要为着孙儿这么点家事操心成这样。您年纪也大了,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何苦操心起孙儿的私事?唉呀,据说您身子不适,孙儿就不打扰您了。您好生歇着,孙儿这便告退。”然后与锦绣向太后跪安。等太后反应过来时,赵九凌夫妇已走到了宫殿门口。

????太后赶紧叫住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哀家身子确实不适,正想着让孙媳妇给哀家瞧瞧呢。王氏,不知哀家现在有没有这个福气?”一脸的挑衅。

????锦绣苦笑,嘴里却说:“太后千万别这么说,给您看病可是臣妾几世修来的福份呢。只是臣妾实在不擅治心口疼这方面的毛病,怕误了您老人家的病情,依臣妾看,还是由许太医给您看为好。”她也知道留下来准备没好事,于是又赶紧道:“不过既然太后都开了尊口了,锦绣也只好试上一试了。若没能减轻太后凤体病情,您老人家可不能怨臣妾哦。”

????太后唇角微微一弯,说:“只要你尽了心,哀家自然不怪罪你的。”又对一旁的赵九凌道:“你在这儿也抵不了事,去吧,不必管我,留下锦绣一人便是了。”

????赵九凌说:“那怎能行呢?今天可是孙儿带媳妇进宫见长辈的日子,正准备趁此机会向长辈们讨礼物了。少了锦绣,孙儿怎么向长辈们讨礼物呢?”

????太后神色僵了僵,说:“唉呀,只顾着说笑,倒把孙媳妇的见面礼给忘了。”然后连忙让人去她早早给锦绣准备的见面礼拿了出来。

????赵九凌也不推辞,对锦绣说:“太后老人家所赏,这可是莫大的荣幸,你就收下吧。”

????锦绣含笑收下,“谢太后赏。”

????太后肉疼不已,她娘家虽说现在也有了爵位傍身,可一直没实权,也没什么营生,一家子只靠着朝廷恩荫以及年节日子发下来的赏赐过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她虽贵为太后,吃穿用度一直不缺,尚宫局内务府也会不时孝敬些新颖名贵的东西,逢年过节皇帝也会有诸多孝敬,可为了维护太后的威严,也得时常拿出来封赏各家命妇千金,以及自己的嫡亲孙儿孙女,再来,还得时不时补贴娘家,到头来,她手上的银钱贵重名品也所剩无几了。

????赵九凌用贼亮的眸子看着庄顺公主,原本她还想糊弄过去的,但赵九凌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笑了笑说:“姑母,锦绣头也磕了,姑母也叫了,姑母无论如何也要给点表示才成。”

????庄顺公主气得脸色铁青,最后不得不僵硬着脸,从手腕上撸了镯子下来递给锦绣。

????锦绣心安理得地接过,并道谢。

????淑和郡主也气得发狂,想着先前在客栈里受到的侮辱,而锦绣笑得得意的脸,更是碍眼,实在忍不住冷哼一声,“真真是不要脸,哪有故意向长辈讨礼物的。”

????淑发郡主的声音并不小,在座诸人都听到了,赵九凌目光看了过来,含笑道:“原来表妹也在呀。表妹什么时候回京的?”

????淑和郡主脸上闪过怨毒,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表哥的关心,淑和可承受不起。”其实她很想当场揭穿赵九凌对她的所作所为,可母亲再三告诫过自己,这事儿得从长计议,若是拿到台面上来说,她们得有确切的证据才成。所以赵九凌对她做过的事儿,也只能暗地里报复回去。

????而这边,锦绣给太后把了半天的脉,一脸的惭愧,“臣妾学艺不精,诊治了半天,仍是没能诊治出太后这究竟是什么病,说来真是惭愧。”

????太后不满,赵九凌连忙说:“你又不是真的神医,哪能包治百病的?太后最是体恤不过的老人家了,自然不会怪罪你的。”

????太后被这对夫妇恶心得接连翻白眼,实在忍无可忍,对他们下了逐客令,连事先想好的拿捏锦绣的法子也抛诸脑后。

????不过太后又觉得这样轻轻放过锦绣很不甘心,于是又说:“听说邱氏有了身孕,可有此事?”

????赵九凌脸色沉了沉,说:“太后消息倒是灵通。”

????太后一脸高兴,“恒阳你也二十有七了,先前为着边关安宁,一定耽搁了娶妻,再则,先前那些不实的谣言也让你颇受了委屈,以至于子嗣荒芜。如今邱氏总算有了身孕,祖母也替你高兴呢。”然后又让人准备了补品说给邱氏送去。

????赵九凌正要开口,被锦绣阻止了,“有劳太后关怀,臣妾代邱氏给太后谢过太后关心。”

????太后见锦绣如此,总算出了口气,又仔细交代着身边的内侍,嘱咐着一定要好生让邱氏保养身子。

????那名内侍恭身领命,果然去拿了好些补品,上好的人参,血燕十多盏,如数赏赐下去。

????锦绣侧头对赵九凌说:“这邱氏可真有福气。有太后的赏赐与关怀,相信这回小产很快就能恢复身子了。”

????太后愣了愣,“不是说邱氏怀孕了么?”

????锦绣笑得很是温婉,“太后的耳报神倒是灵通。邱氏确实怀孕了,不过母后觉得邱氏敢私自停药,实在不懂事,即日便会派人处理这事。这女人小产也是伤身子的,有太后这些赏赐,相信邱氏很快就能养好身子。等邱氏身子大好后,就让她进宫给太后您磕头。”

????太后面色变了数变,最后声音尖锐,“糊涂,邱氏好容易有了恒阳的骨肉,你居然狠心要打掉?有你这么狠毒的主母吗?”然后厉声命令赵九凌,“恒阳,子嗣可不是儿戏。那可是关系着血脉传承。邱氏有了身孕,正是喜事儿。你讨好新媳妇也要有个度才是。你年纪也不小了,膝下却无半个子嗣,也不怕被人说笑。”

????赵九凌说:“有劳太后关怀,但孙儿觉得,这么点家务事还要太后操心,实是孙儿的不孝。这点小事,孙儿自会处理的,太后就不必操心了。”

????生硬地拒绝了太后的“好意,”太后脸色可想可知。不过她并不在此事上纠缠,眼珠子一转,又有了一计,说:“既然邱氏这么不懂事,早不怀,晚不怀,偏在这时候怀上了。这般不识好歹,是该给点教训。不过经此一事,邱氏可不能再服侍你了。王氏初进得门来,王府里一大摊子事儿都得进行交割打点,恐怕也没空服侍你。你屋子里也没个像样的人服侍,我这儿倒是有两个现成的人选,就赏了你,代替王氏服侍你你的生活起居,也是件美事儿。”

????这下子轮到锦绣翻白眼了,塞女人,赏小妾,这就是身为长辈拿捏小辈的最惯有的手法了。

????太后也没等锦绣反应,也没有看锦绣一眼,便径直把人召了进来。

????以太后的性子,给赵九凌塞女人她早就料到了,所以并不吃惊,她唯一好奇的是赵九凌会有何反应。

????赵九凌面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不由叹气,这古代女人真他妈的憋屈,长辈打着关心的名号,擅自塞人给男人,身为妻子的却不能嫉,不能怨,反而还得高兴地谢赏,这是哪个绝子绝孙千刀万剐的混账孙子想出的混蛋规矩?

????很快,两名打扮得千娇百媚的宫女便被带了进来,在二人不远处跪了下来。

????太后瞟了锦绣一眼,笑着说:“这二人是哀家宫里的,服侍了哀家也有几年了,一向服侍得好。人也伶俐,现下就赏给你吧。从现在起,子燕和如意就是恒阳你的人了。还不快给楚王和王妃磕头?”

????子燕和如意赶紧朝赵九凌跪了下来。

????赵九凌看了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宫女一眼,说:“抬起头来,让本王瞧瞧?”

????二女一听,觉得有戏,连忙含羞带怯地抬起头来,露出自认最好的面容来。

????赵九凌盯了半晌,对锦绣说:“模样儿倒是伶俐。”然后又说,“你屋子里不是还缺个刷马桶的?就让这二人替了那活吧。即是宫里的,又是太后亲自赏的,有她们服侍,想来你也有面子的。”

????锦绣差点忍不住笑了出声,她强忍着胸腔处的振动,说:“王爷体贴,妾身感激不尽。只是这二位姑娘是太后宫里的,又是太后赏给王爷的,妾身哪里能够使唤的?”

????赵九凌说:“太后赏了她们来只是服侍你我,又不是来做祖宗的。你身为王妃,难道还命令不动她们?”双目含威地盯着两名宫女,语带威胁,“怎么,侍候王妃,可是委屈了你们?”

????太后气得肝都痛了,忍着怒气道:“恒阳你也太不懂事了。哀家赏她们与你,可不是干那种粗活的?”

????赵九凌笑了笑说:“王府里除了刷马桶的活,实在没别的缺了。太后就别再为难孙子了。”

????庄顺公主也忍受不住,怒道:“长辈赐人,你接着就是,哪那么多理由,你这是诚心要忤孽长辈?”

????赵九凌皱眉,说:“太后疼孙儿,举世皆知。孙儿感激不尽,耐何孙儿大婚都还没过,长辈就忙着塞人到孙子屋子里,这要是传扬出去,成何体统?明白的自然知道太后是心疼孙子,不知情的还以为太后要拿捏孙媳妇呢?”

????太后顺了半天的气,这才说:“不过是赏你两个丫头罢了,你就推三阻四的,想来哀家不是你亲生祖母,就不把哀家这个长辈放眼里了。”她看了锦绣一眼,语气威严,“王氏,哀家赐人给恒阳,你可有意见?”

????锦绣暗道太后好计谋,她笃定新媳妇进门头一天不敢忤孽长辈,也不敢被指认为善妒,这口气是肯定要咽下的。

????锦绣说:“长者赐,不敢辞。太后这么关心臣妾,臣妾感激都来不及呢。尤其两位姑娘这么的齐整,臣妾看着也舒爽。只是,让两位千娇百媚的人儿去做那些腌赞的活儿,臣妾也是于心不忍呀。”

????太后怔了怔,一脸不悦地道:“哀家赐这二女与你,是服侍恒阳的。你把她们当作是恒阳屋里人对待便是了。王府什么样的下人没有,还需她们做粗活不成?”到底不是亲生的,太后不敢对赵九凌太过逼迫,但在锦绣面前,却是毫无顾忌了。

????见锦绣也不给自己面子,非常的恼怒,语气也尖锐起来,“王氏,可是不满意哀家赏的人?”不等锦绣回答,便重重击了椅子扶手,怒道:“如此妒妇,怎可做我天家媳妇?”一味的狂吼,却到底没那个底气叫赵九凌把锦绣给休掉。

????锦绣不慌不忙地说:“太后言重了。站在医者的角度,妒忌乃人之常情,人人都有的。可并非臣妾一人独有呀。”

????太后直了眼,这是什么跟什么?

????“你可知,善妒可是七出之罪。”

????“那又如何?”

????太后被顶得肝儿痛,怒气勃发,遇上这种不按牌理出牌,不把规矩名声放眼里的新媳妇,没有蛋都得蛋疼。

????淑和郡主这时候也指着锦绣怒斥:“顶撞长辈,还善妒,王氏,你太放肆了,”

????赵九凌冷冷地道:“你一个小小的郡主身份,有什么资格指责本王王妃?”

????“……”淑和郡主哑住。

????锦绣一脸委屈地望着赵九凌,“王爷,锦绣不过是在意您,为了您的身子着想,怎么就成了不配做天家媳妇了?王爷,您也觉得臣妾不配做您的媳妇?”

????如此变脸的功夫,赵九凌叹为观止,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妻子实在有趣,他今后的人生也不会太无趣了。

????“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本王了。”赵九凌说,又语带斥责,“行了,太后不过是一时误会罢了。你就这副要死要活的模样,成何体统?太后怜恤你身边没个服侍的人,特地赏了人来服侍你我,你该高兴才是。哭丧着这张脸做甚?”

????锦绣连忙收起眼泪,高高兴兴地谢赏,然后不顾太后铁青的脸色,喜兹兹地望着两名还跪在地上的女子,“太后疼我,赏了你们来服侍我。不过到底是太后赏的,我也不好真把你们当粗吏丫头使唤。这样吧,待回了王府,我便让人给你们安排些轻省些的差事。”一副“看在太后面上”居高临下的矜持模样。

????太后气得没有蛋也蛋疼了,尽管锦绣收下了她赏的人,可也太不把自己放眼里了,可不管如何,赵九凌总算收下了她赏的人,她的面子也算是圆了,至于这两个丫头在王府会受哪般待遇……太后给了二女一个凌厉的眼神。

????子燕如意受太后调教过,自然明白太后的意思,心里也是情愿的。可如今瞧了赵九凌的态度,哪里还有奢想,但她们身份卑微,尽管心里不愿,却也只能压下满肚子的委屈,恭敬地对赵九凌夫妇磕了个头后。

????午饭是在皇后的坤宁宫用的,皇后也听说了在慈宁宫太后干过的好事,心里不屑至极,但也挺欣赏锦绣的表现,觉得这个新儿媳妇,虽出身不高了点,却极是有个性的。

????说好听些,是有魄力,说不好听些,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不过太后那样的人,就要锦绣这种性格的人去磨上一磨。

????以前她与太后的交锋都是大都是皇后取胜,但到底心里横了根刺,哪像锦绣这般痛快淋漓的。

????皇后感叹地想,果然,死要面子活受罪呀,如果年轻的时候她也有锦绣一半的魄力与不要脸的狠劲,也不会受一箩筐的气了。

????------题外话------

????存稿用光光,晚上8点30之前没有更新,亲们就不要再等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