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4章 前因后果-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24章 前因后果

淳汐澜2018-3-31 20:15:26Ctrl+D 收藏本站

????那位患了小肠气的孩子,锦绣暂且无法动手术,因为京里并没有适合的手术室,再来药物也并不齐全,锦绣仍是建议小孩子的父母带孩子去宣府让齐玄英医治。因为齐玄英如今已能独挡一面了,做这些小手术还是比较拿手的。

????这曾氏倒也和气,对于锦绣还是礼遇有加,只是在听说要去宣府动手术时,又面带难色了。

????曾氏一脸难色地说:“家里事儿多,宣府路徒遥远,孩子又这么小,哪经得起折腾?”

????锦绣说:“从京城一路去宣府,也不过大半天的功夫。再则,京城这边没有药物,也没有手术室,我想做也是无法做的。”

????妇人沉默了下,想了想说,“那我先回去与家里人商量商量可好?”

????锦绣颔首笑道:“也好。”

????这时候钟大奶奶进来,与曾氏笑着招呼了两句,“原来是李家奶奶,您一向是大忙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曾氏苦笑,面色却有些闪烁,“这孩子生下来便有小肠气,四处求医,连专精妇婴的胡太医都说只能保守治疗。每次瞧着这孩子每次大哭就会胀得生疼,心里真像油煎似的。也幸亏有了你这个妹子在,否则还真不知该怎么是好。”忽然曾氏又后悔起来,早知会有今日,先前在闺阁中时就不该为了所谓的才女之争而与钟大奶奶交恶。

????钟大奶奶自然也瞧出了曾氏的讨好以及心虚,却是不动声色地道:“李家奶奶言重了。以宁国公的财富权贵,什么样的名医请不到?我家妹子就这么点庄稼把式,恐怕还入不了成国公府的眼。李家奶奶实在不好意思,家里头出了点事,我们家出嫁的姑奶奶家身子也有些不妥,正要请锦绣过去瞧瞧,就不招待您了。您请自便。”

????曾氏怔了下,人家已经是逐客令了,也不好再多呆,只好辞别。

????曾氏走后,锦绣这才问钟大奶奶:“嫂子,你刚才说是谁身子不妥来着?”

????钟大奶奶笑了笑说:“蒙你的。就是不想妹妹给乔家小子看病罢了。”

????锦绣恍然大悟,又问:“嫂子,这位李家奶奶是什么身份?为何嫂子要阻止我给她儿子看病?”

????钟大奶奶坐了下来,一边拿着绣仕女的桃花折纸团扇扇着,一边说:“妹妹你初到京城,肯定还不熟悉京里各勋贵世家错宗复杂的关系。这李家奶奶不是别人,正是宁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宁国公夫人是宫里那位的亲姐姐。这郑家乔家的人仗着宫里头那位,没少在帝都里横行。这孩子的病,你若是医好了那是没话说的,若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就很难善罢甘休了。所以,我觉得,妹妹还是干脆出去避避风头吧。”

????锦绣恍然大悟,诚恳地道:“多谢嫂子提点我。”

????钟大奶奶又说:“妹妹这马上就要嫁人了,自然得在家中绣嫁衣才是,哪还能再随意见客的。从明日起,妹妹还是闭门谢客吧,好生安心呆在家里绣嫁衣吧。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钟大奶奶考虑得不无道理,诺大的京城,虽说有太医坐镇,但要开刀动手术之类的高难度的活儿,非锦绣莫属,也难怪这些人像闻着了血一样的蚊子那般兴奋,一个个都要跑来找锦绣。

????这些人身份又不能一杆子得罪死了,全是些错宗复杂的关系在里头,医好了自是锦上添花,医不好可就得倒大霉了,就算她贵为未来的楚王妃,还是得小心为上。傍晚时分,锦绣跪听接了太后口谕后,立马便猜出太后的用心,她当场打了郑侧妃的脸,太后这是在还击她了。不过无所谓啦,反正她现在为了应付那些人,确实有些吃力了。人家说京官不好做,主要是京里的权贵们太多太多了,丢个碗出去不是砸到皇亲国戚,便是权贵名门,稍不注意就会乌纱帽难保。而神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她能力有限,医术有限,医了这个,就无法医那个,有时候遇上两个同样病重,同样病危,同样都是急需医治的病人,先医这个就得罪那个,医了那个就得罪这个,有时候,并不一定医了就能治好,反而弄得两头不讨好。

????有太后这道口谕,她倒可以正大光明地拒绝这些病人登门以及无理的要求了。

????为慎重起见,锦绣又向这位李大太监道:“太后娘娘这道口谕真是来得太及时了。这阵子应付那些病人锦绣也是力不从心了,可惜却找不到理由拒绝。太后她老人家确实疼我呢。”

????李大太监端着架子,笑得悠哉悠哉,“姑娘太客气了,太后她老人家确实是心疼姑娘,这才让奴才过来给您这道口谕。指望着姑娘好生珍惜嬷嬷们的教诲,争取早早把规矩学会。不给她老人家抹黑才是。”

????锦绣笑道:“麻烦李公公转告太后,锦绣一定不负她老人家所望,争取早日学好规矩。”

????接下来的日子里,锦绣果真闭门谢客,一些求医无门的人直接被撞天钟家门外,

????遇上一般求医的,门房的便说:“我家姑娘马上就要嫁人了,太后责令姑娘即日起闭门谢客,安心待嫁。若真有要紧事儿,可以持钟府的拜贴,请太医的许大人给瞧瞧。许大人身为太医院令,医术那自是没话说的。”

????遇上一些身份尊贵的便说:“昨儿个太后和皇后娘娘派来了几位教引嬷嬷,姑娘正在学规矩呢。确实没功夫给贵府公子看病,还请海涵。”然后又说“既然来了,就进去喝喝茶再走”之类的话。

????把太后皇后娘娘搬出来,这些人自然只能悻然而归。只除了宁国公府李夫人。

????李夫人是当今太后的姐姐,侄女又是贵妃娘娘,不说在外头,在宫里头都是横着走的人物。皇后见了她也还客客气气地叫一声夫人,便越发骄狂了去。

????今日里吃了闭门羹,自然不爽,冷冷地瞪着那门房,指责道:“这就是钟家的待客之道?居然把客人拒之门外?”

????门房的也知道这人不好惹,也只能唯唯喏喏地请李夫人进府里喝两口茶。

????李夫人昂首挺胸进入钟府,她的媳妇曾氏倒有些不安,小声道:“太太,这样不大好吧?”

????李夫人斜她一眼,冷然道:“有甚不好的?玄哥儿现在都成这样了,难道你就忍心?”

????“前日里王姑娘便说过,玄哥儿这病也并不急着动手术的。”更何况人家确实正在备嫁,哪还有时间给外人看病呀?

????李夫人冷哼一声,就是因为王锦绣不给人看病,她偏要她给玄哥儿看,一来能打击她的气焰,二来也让她明白,他们宁国公府,可是得罪不起的。

????钟夫人听说李夫人丝毫不顾忌皇后的体面,直接就闯了进来,很是生气,连忙差让钟大奶奶去锦绣的院子与几位嬷嬷通通气。

????锦绣正在学习天家规矩,她人聪明,记性又好,一学就会,人也随和,最难得的是,一点就透。就算四位嬷嬷想摆摆架子,这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起来。这时候听了钟大奶奶的来意,其中一位嬷嬷不由冷笑一声,“这位宁国公夫人,她倒是比皇后娘娘还要尊贵了。”

????锦绣问道:“人家指名要见我,又是国公夫人,我需要出去见她吗?”

????嬷嬷说:“姑娘娇贵,又是皇后娘娘未过来的媳妇,以后可就是天家的媳妇,外命妇哪能说见就见的。姑娘继续学习礼仪,奴婢去去就来,打发此人便过来。”

????似乎在这位路嬷嬷眼里,这位堂堂国公夫人,太后的亲姐姐,也只是不相干的阿猫阿狗似的。

????路嬷嬷昂首挺胸地来到前边正厅里,不卑不亢地与端坐在上座上的李夫人与钟夫人福了身子,语气恭敬,但却强硬,“奴婢奉皇后娘娘之命,特地来教王姑娘天家规矩。皇后娘娘很喜欢王姑娘这个未来媳妇,要奴婢们好生教导王姑娘礼仪。因与楚王大婚迫在眉睫,现下正加紧练习着,暂时没空见客。还望夫人见谅。”

????李夫人神色一板,“哟,还把皇后娘娘给抬出来了。你可知,本夫人可是得了太后的手谕,王姑娘若是不出来见本夫人,岂非抗令不尊?”

????路嬷嬷一板一眼地道:“夫人就别说笑了,太后她老人家一向最疼王姑娘的,皇后娘娘派奴婢们教王姑娘规矩,可是太后她老人家大力促成的。她老人家还曾吩咐过,王姑娘与楚王大婚迫在眉睫,得好生呆在家学学为妻之道,不得再任意踏出房门半步,更别说见客了。”

????意思就是我们来教王姑娘规矩,可是太后事先吩咐的,太后也曾交代过,在备嫁期间,王姑娘不得再任意见客,只需安心待嫁。如今李夫人持太后手谕,似乎也有自打嘴巴之嫌。李夫人若再口口声声是得了太后吩咐,那么太后岂不自相矛盾?

????路嬷嬷打定主意,若这李夫人聪明些,就该识时务乖乖走人,若仍要仗着太后不罢不休,那可就怪不得她了,实实在在地送了个把柄到皇后手头。

????但这李夫人一向是骄横惯了的人,哪想得到这里头的名堂,只一味的耍横道,“就算先前太后曾这样吩咐过你,但我身上确实有太后的手谕,睁大你的狗眼好生瞧瞧,这是什么?”

????李夫人从怀中掏出太后一道令牌,木制的天字一号令牌,确实只有太后才能拥有的。

????路嬷嬷眉毛都不皱一下地道:“夫人别为难奴婢了。太后娘娘先前确实是下了令谕,夫人这样,岂不强人所难?”

????李夫人冷笑一声说:“大胆,你可是想抗令不尊?”

????路嬷嬷脸色一板,“这话应该是奴婢要问夫人的吧。奴婢奉太后和皇后娘娘的凤旨,教导王姑娘规矩。太后先前也曾发过话了,王姑娘在嫁入楚王府之前,不得再私自见任何人。夫人可是要逼王姑娘抗旨?”

????李夫人怒道:“可本夫人手上可有太后的手谕。”

????“那依夫人之见,先前太后的口谕就算不得数了?”

????“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我家玄哥儿病成这样,太后一向疼他,自然就算不得数了。”

????“放肆,你有几个胆子,敢说太后的口谕算不得数。”路嬷嬷就等她这句话,瞠目标大喝,“你一个小小的国公夫人,就敢视太后口谕如无物,是想造反不成?”

????曾氏吓了一跳,正要说话,李夫人却冷睨她一眼,示意她不要惊慌,昂起下巴道:“大胆贱奴,你有几个脑袋,敢对本夫人如此无礼?。”又见路嬷嬷似乎并不惧怕自己,不由大怒,“别以为仗着有皇后撑腰,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可警告你,今日本夫人必须见到王锦绣。现在立即把王氏给我叫出来。”

????路嬷嬷一巴掌甩向李夫人,嘴里冷冷喝道:“未来楚王妃的名讳也是你一个小小国公夫人能叫的?今日奴婢就好生教教你,什么是尊卑,什么是规矩。”

????李夫人被打蒙了,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路嬷嬷,她一向作威作福惯了,这一巴掌打得她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路嬷嬷昂着头,冷冷地道:“天地君亲师。这世上除了天地之外,就属君王最大。君王权利与地位凌驾于任何人之上,包括亲者,长辈。王姑娘即将成为天家的媳妇,便是天家的人,代表着朝廷。你一个小小的国公夫人,居然公然叫未来王妃的名讳,甚至对未来王妃呼来唤去,这可是大不敬的罪。若奴婢进得宫去禀告皇后娘娘,夫人你少不得要挨几十个嘴巴。让你知道天家尊严不可侮。”

????李夫人气得鼻子歪了,君王权利是大,地位是高,但君王上头可还有太后呀。太后那可是帝后的长辈,帝后见了都要矮上三分,她又是太后的姐姐。自然也就是帝后的长辈了。王锦绣就算贵为王妃,名义上也只是太后的孙媳妇,她的侄孙媳妇,身为长辈的,凭什么不能叫她的名讳,恁什么不可以对她呼来唤去?

????再来,王氏不是还没嫁入楚王府么?她叫她名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夫人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她在皇后面前都是摆足了长辈架子的,没道理你一个皇后身边的奴才也敢对自己不敬。

????“好你个胆大包天的,居然敢打我。你有几个条命?”李夫人怒不可竭,也要上前痛打路嬷嬷一顿,路嬷嬷把手一伸,牢牢地抓着李夫人的手,冷冷地道:“李夫人,虽说奴婢只是个奴才,可好歹也是皇后娘娘跟前正六品的女官,掌六宫规矩礼仪的,岂是你一个国公夫人想打就打的?”

????曾氏脸色巨骇,她出身名门,又世代受儒学教化,自然知道皇后身边的女官打不得的。打了她便是打皇后的脸,那可是要治大不敬的罪的。于是赶紧上前拦着婆母,并对路嬷嬷陪着不是。

????“嬷嬷休要恼,我婆婆只是担心玄哥儿的病,所以一时激忿陷入魔怔了,婆母并非有意的,还请嬷嬷大人有大量,不要要见怪。”

????当着钟夫人的面,被一个奴才打了一巴掌,李夫人正找不到气出,偏自己的儿媳妇不为自己说话,反而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甩向曾氏,骂道:“贱妇,给我闭嘴。你个软骨头的东西,你是什么身份,还要对一个奴才赔不是?我脸都被你丢尽了。”

????曾氏捂着脸,很是委屈,但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些,婆母出身市井,哪里明白君王尊严可是凌驾于任何人之上,包括亲情都要靠边站。

????在婆母心里,长辈便是长辈,做晚辈的不管如何都得敬着,可在天家人眼里,可是没有长辈之分的,只有地位的高低。就连当今的国丈,辅国公在亲生女儿面前,也得执臣子礼,你一个太后姐姐的身份,在帝后面前更是算不得什么了。

????“婆婆,这位嬷嬷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如何能够打得?”

????“闭嘴。我就是打她又怎样了?皇后还能为了个奴才来治我的罪?”

????路嬷嬷看了钟夫人一眼,钟夫人意会,立马起身,指着李夫人叫道:“反了反了,连太后的口谕都不放眼里,还敢殴打皇后身边的女官,这还了得。来人,快快,把此人赶紧绑起来,扭送至皇后宫里,请皇后治罪。”

????李夫人瞪向钟夫人,厉声喝道:“你敢?”

????钟夫人正色道:“李夫人胆大包天。我也不敢再留你了,来呀,送客。”

????在李夫人骂骂咧咧的挣扎中,钟府的下人以及路嬷嬷等人把李夫人扭送进了宫里,请皇后治罪。

????锦绣一直没有出过面,但对于前院发生的事,还是由另一位周姓嬷嬷听了个大概。

????她捧着茶杯,对李夫人的作为很是无语。

????连她一个现代灵魂的人都知道,在帝王跟前,什么亲情友情长辈都是狗屁,在等级如此森严的君王统治的世界中,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你一个皇帝继母的姐姐的身份,就敢四处横行,也不知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吃屎长大的。

????不过在周嬷嬷说起李夫人的出身后,锦绣倒微同释然了。

????周嬷嬷说:“郑家也只是近些年才显达的,当今太后也还是做了先帝的继后,生了容王,先帝才给了郑家的恩荫。郑家之前也只是靠着那位的关系,恩荫得了个小小的六品官儿,后来郑家的闺女成了继后,才给恩封为正阳伯。太后这位胞姐所嫁婆家,也不过是宁国公府出了三服的旁支偏系罢了。因上一代宁国公三名嫡子都无端中毒身亡,庶子也没了,长房一支绝嗣,这才不得不在族里挑了个嗣子过继。但宁国公旁支偏系的子孙何其多,却独独选中了现在这位宁国公。这郑氏才有幸坐上了国公夫人的宝座。”

????周嬷嬷透露出的信息很是强大,也很耐人寻味,但锦绣并未打断她的话,只是面露异色。

????周嬷嬷见锦绣已想到了里头的名堂后,这才继续道:“这郑家在三代前,也不过是低贱的匠人罢了,不过是一时走了大运,靠着郑氏一位表姐,也就是当今的信阳侯孟老夫人的接济,才勉强在衙门里求了个六品散官。恰巧当年先帝广充后宫,京里但凡四品官以上的闺女都要进宫选秀。孟老夫人不愿自己的闺女入宫受罪,便让郑家小姐,也就是宫里这位,进宫填补了空缺,想不到运气还好,居然雀屏中选。靠着信阳侯府表小姐的身份,还谋了个九嫔的份位,还颇为受宠,接下来,先皇后去逝,后宫不能无主,先帝有意在几位高份位的妃子里选一个出来代管后宫,谁知那几位妃子一个个斗得无比厉害,圣上还因此平白夭折了一位皇子和一位公主。圣上大怒之下,便立了当时还连妃位都没能晋封的郑氏为继后,统摄后宫。”

????锦绣听得大呼过瘾,她这个楚王妃又算得什么,人家才是真正的飞上枝头做凤凰呀。

????周嬷嬷想着那位以及郑家的发迹吏,也颇为感汉。

????“当年,郑氏坐上皇后的位置,又生下容王,先帝年纪也大了,疑心病也颇重,一些年长的皇子们都如覆薄冰,而当时年纪幼小的容王反而最得圣宠。继后也母凭子贵,也颇得先帝宠爱。今上也与继后走得最近,今上当年登基的时候,也确实靠这位继后出了些力的。所以今上也李报桃疆,登基便把郑家从正阳伯继爵为正阳侯。郑氏一族陡然成了帝都新贵。继后也被尊为太后,享受不世荣华。继后唯一的儿子也被封为容王,食奉两万石。是所有亲王中奉禄最高的。按理,今上也做得仁至义尽了,谁知,随着容王年纪渐长,那位倒有些不甘心了。”

????锦绣点点头,这就是**,而人的**,从来都是无极限的。

????如果换作是她,也是有些不甘心呀。若非是我出力,你岂能做上皇位?可我的儿子却只能在你面前称臣,我的媳妇在你媳妇面前还得称臣,我的孙子也要在你的孙子面前也得称臣,再过几十年,我的儿子以叔父的身份,却还得向自己的侄子晚辈称臣,同样是一个父亲,为什么差别会这样大?

????权利带给人无上的野心与**,也会把人拉进牛角尖里,然后钻不出来。

????但是,锦绣仍是有些不解,既然那位生了不该有的心思,为何不偷偷动动手脚把太后给做了?反正皇帝龙椅也坐得稳当,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一个人死掉,真是太容易了。可为何皇帝却一直没有动手呢?

????周嬷嬷大概也知道锦绣的心思,长长叹口气,“今上是仁慈的,又一向注重面子,太后都做了近三十年的太后了,这些年都忍过来了,没道理功亏一篑。再来,容王是个没野心的,与今上感情也还不错,看在容王的份上,也就稍稍忍耐下吧。”

????君王冷硬无情,残酷狠辣,对于文武大臣、身边的亲人来说,是悲剧。可太过仁慈了,也并非好事。

????------题外话------

????没存稿了,所幸灵感丰富,弥补了断粮断炊的窘境。为了保证丰富灵感,节省时间,不聊天不说废话。努力加快进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