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9章 各显神通-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19章 各显神通

淳汐澜2018-3-31 20:15:16Ctrl+D 收藏本站

????郑夫人原以为自己亲自去楚王府找人,再放低些身段,楚王肯定会给自己这个面子,让王锦绣赶紧去郑家给儿子治病的。

????可她却连王府的大门都没能摸着,就被赶了出来。

????“王爷有令,今日有要事在身,不见任何人。”守门的侍卫并非皇宫里的那些侍卫可比,他们早已得了上头三令五申的命令,但凡郑家人求上门来,一概拒绝。

????郑夫人不信邪,再一次放软声音,“我是信阳侯夫人,太后娘家的亲嫂子,想请王锦绣王大人给犬子看病,麻烦这位小哥给通报一声。”

????那江河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地道:“王姑娘昨晚侍奉太后一整晚,这时候正在休息呢。王爷早已下令,今日王姑娘不见任何人。郑夫人请回吧。”

????郑夫人胸口渐渐积聚了怒火,却又发作不得,只好忍气吞生地拿出一绽银子递过去,但那侍卫收了银子,仍是不肯放行,不过到底给了一两句比较有用的信息。

????“实话告诉夫人吧,今儿王爷从宫里回来,把王姑娘给带回来了。郑夫人来得也真不是时候,王爷的命令,属下可不敢违背的。”江河一副看莫能助的模样。

????李夫人急了,也不知该恨楚王不给自己面子,还是该恨太后没事找事,非要在这种关键时刻找人家麻烦。

????这时候,郑五姑娘从车子里下来,拉过仍是一脸哀求的祖母,说:“祖母,您先歇一会儿,容孙女与他们说说。”郑五姑娘擒着得体优雅又美丽的笑容,款款上前,无比优雅地向这侍卫福了身子,“这位大哥。”

????这么个美人儿,却楚楚动人立于自己身前,江河骨头都酥了,他搓了搓手,赶紧双手虚扶,“郑姑娘,有什么事请直接说吧。不过,见王姑娘一事,在下真的爱莫能助的。”

????郑五姑娘微微咬着唇,眸子里浮现泪水,“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我不会为难你的,只不过想见见楚王殿下。王姑娘要休息,不容人打扰,那见见王爷,这总该成吧?”

????“这个,王爷说今日没空见客。”

????“我又不是外人。”郑五姑娘笑得温柔,“其实真要算起来,咱家与王爷也是亲戚呢,按着辈份,楚王还是我的表哥呢。难道我见见自己的表哥,都还得通报吗?”

????侍书被绕晕了,尽管觉得这样不合理,不过这郑五姑娘身段放得如此低,说话又是如此的礼貌,一点都没有奉国府小姐那样盛气凌人。这侍卫内心的天秤顿时倒向郑五姑娘。不过他也知道楚王规矩森严,仍是尽职地进去通报。

????目送江河的身影消失在王府偏门,郑五姑娘转头,向自己的祖母作了个胜利的骄傲笑容。

????郑夫人却并不这样想,瑜儿可是郑家长房嫡女呢,却要对一个王府侍卫低声下气,这楚王也太不把人看进眼了。

????还有,瑜儿一个示出阁的姑娘家,却光天化日之下站在王府门前,到底有些不妥。

????江河出来了,郑五姑娘连忙转头,挽着郑夫人的手道:“祖母,咱们进去吧。”

????江河来到郑五姑娘身前,说:“郑姑娘,王爷说,他的表妹有姓朱的,也有姓姜的,唯独没有姓郑的。呃,郑姑娘……还是请回吧。”尽管这是王爷的命令,但江河仍是有些愧疚。

????郑五姑娘不可置信地瞪着江河,“不可能,王爷怎会不见我呢?你可有告诉王爷,我是郑家五姑娘?”

????江河说明:“说了,可王爷仍是不肯见您。郑五姑娘,只好对不住您了。请回吧。”

????“不可能,王爷怎么可能会不见我呢,分明是你这奴才没有对王爷说实话。”郑五姑娘愤怒了,脸上的温柔再也装不住。她记得小时候,楚王见了她,还会称自己一声郑家表妹,为什么长大后却不理会自己了?

????被冤枉的江河很不是滋味,再来眼前的女子一脸的质问语气,哪还有刚才的温柔可人,不自觉地又把郑五姑娘归类为与奉国公府的千金一样的人物,语气也好不到哪儿去,“你爱信便信,不信便算了。王爷还说,姓郑的是哪门子的表妹,王爷可没有乱认表妹的嗜好。”

????……

????锦绣这一觉睡了许久,等她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处于完全陌生之地,有些迷茫,不过瞧着屋子里大气华丽的摆设,多少也知道这儿应该是楚王府,就是不知这间屋子是谁的。

????一直在另一间屏风后打盹的丫环这时候听到里头的动静,赶紧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柔谦卑的笑容,“姑娘醒了?奴婢侍书,是留仙居的婢女,奉王爷的命令特地侍候姑娘的。”

????锦绣看着眼前面生的女子,年约十**岁,长得甚是俏丽,身上穿着玫瑰红的中衣,外罩碧青色的比甲,下边是浅黄色碎花裙子,头发梳得齐整,精致的镶珊瑚珠的凤钗,镂空百合宫花,小巧玲珑的珍珠坠子,胸前吊着沉香锁,通身的气派,丝毫不输普通富户的闺秀。

????锦绣扬起淡淡的笑意,“这儿是楚王府?”

????侍书轻快地回道:“是的。姑娘可要出恭,恭桶就在这边净房里。”

????睡了一觉起来,当然要如厕的,等她如厕出来,除了侍书外,屋子里又多出了几个丫头来,只是衣饰有些不同罢了。

????几个丫头手上端着杯子盆子毛巾等洗嗽之物,动作齐整地站成一排,只不过眸子里都带着好奇地望着锦绣。

????侍书对锦绣道:“姑娘请净个手,洗把脸,奴婢先侍奉您梳洗,再去厨房给您端点吃得来。姑娘应该肚子饿坏了吧?”

????锦绣由着她服侍,洗嗽一番,又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汗臭,穿上侍书准备的水红色绣并蒂莲花抹胸,再穿上水光柔滑又浅薄的玉色轻缎面绣竹叶青的中衣,丝滑缎面格外的贴身,带给肌肤一种舒适柔爽的感觉。再罩上姜黄色蹙金绣桔黄玉兰花束腰褙子,下身是柔软的白色绣点点花鸟纹的绢丝裙裾。这身衣裳不止绣功出色,料子也是极其舒适,如此炙热的天气里,丝毫不显闷热之感,更难得的是,非常合身。

????锦绣忍不住浮想连篇,这衣服看起来还是崭新的,也不知是给谁做的,与她这般贴身。

????侍书是极聪明的人,见锦绣总是打量着这身衣裳,忍不住笑道:“姑娘是不是要问这衣裳怎的这般合身?”

????锦绣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我真好奇呢,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来王府。”

????侍书笑了笑说:“姑娘有所不知,在王爷还未回京之前,便让人订做了十多套衣物,全按着姑娘您的尺寸做的呢。能不贴身吗?”

????锦绣恍然大悟,现在总算明白过来,当初准备回京的时候,赵九凌不让她收拾衣物,说王府早已准备下了。她还以为他是说笑呢,原来是真的。

????想着早些年赵九凌的恶形恶状,再想着这阵子可圈可点的表现,锦绣内心里也起了点点涟漪……

????……

????楚王府外,郑五姑娘一脸凶狠地对郑夫人嘶吼道:“祖母,走,我们进宫去,找姑婆去。”她血红的眼瞪了江河一眼,昂起了精致尖巧的下巴,“我要请太后姑婆给我作主。”

????她要让楚王知道,她可是有太后撑腰的。也要让这该死的狗奴才知道,她连皇宫都可以进,没道理你这楚王府就能拦住我。

????……

????填饱了肚子后,锦绣这才问侍书赵九凌的去向。侍书知道锦绣是赵九凌即将过门的王妃,她未来的女主人,存了巴接之意,无所不答。

????“按往常的规矩,王爷这个时候应该在练武厅里练剑。姑娘若是嫌无聊的话,要不要过去瞧瞧?”

????锦绣摇了摇头,“不了,天色也不早了,麻烦你去告诉王爷一声,我也该回去了。请王爷差人送我回钟府。”

????侍书怔了怔,赶紧差人去通知赵九凌去了。

????在等待赵九凌回话的时候,锦绣延着观月楼四处走动起来。

????这观月楼是标准的四合院的四进格落形式,前边是大门,大门进来左边是厨房,右边是恭房,两边是抄手回廊,以及东西厢房,目前都没有住人,用来当作日常休息场所。北边是五间正房,当中三间房最中间是正厅,左侧偏厅,往右侧是寝居,不愧为王府,单独的寝居也是极为宽蔽的,只用各式精美的落地屏风隔出一两明一暗的屋子来,分别区隔为梢间、茶水间、净房、梨花橱。左边最后一间是耳房,也是赵九凌的内书房,显然,这是赵九凌居住的院子。

????想着自己刚才就睡在赵九凌睡过的地方,锦绣多少有些羞意,可一个嘴快的丫头却一口说了出来,更让锦绣羞上回羞,忍不住埋怨道:“王爷也真是的,怎的把我安排在他的房间里?”虽然他们名份已定,可到底没有正式成亲来着,哪能就这样大刺刺地睡到他的屋子里?

????侍书掩唇笑着说:“这是王爷的意思。”

????过了会,侍书又说:“王爷对姑娘可真好的,不但亲自把姑娘抱了进来,还不假奴婢之手,亲自给姑娘脱鞋袜呢。”

????锦绣脸色陡地变得通红,侍书等人又掩唇偷笑,笑容里带着羡慕以及淡淡的揄揶,倒没有锦绣想像中的恶婢仗着男人的宠爱,就给未来女主人穿小鞋或是各种试探挑衅之类的恶俗情节。

????锦绣又问侍书,“你也是这院子里的丫头吗?”

????侍书恭敬道:“回姑娘的话。奴婢是观月楼的头等丫头,以后姑娘进了门,奴婢就专门服侍姑娘您了。”

????这么快就递投名状,倒是个通透的。锦绣暗自松了口气,又问侍书身后的四名俏丽丫头,“那她们呢?”

????几名丫头又赶紧福了身子,侍书笑道:“这四个丫头叫浅红,浅绿,浅紫,浅墨,是观月楼的二等丫头。平日里也都是服侍王爷的。”

????四名丫头梳着少女的发髻,是否侍候到赵九凌床上去不得而知,不过对自己还是满恭敬的。锦绣暂且抛下心头的疑问,喝着侍书递过来的茶水。

????……

????听完了娘家嫂子以及侄孙女的哭诉,太后气得摔了手上的茶碗,“好你个王锦绣,仗着楚王居然敢拿架子。来人呀,传哀家口谕,速叫王氏进宫来见哀家。”

????郑夫人连忙阻拦道:“太后息怒。那王锦绣确实可恶,但现在可不是得罪她的时候。太后您不知道,明儿的病,真的拖不起了。”

????太后揉了揉心窝子,该死,她明明没病的,如今都被这王锦绣给气出病来,心窝处还真的隐隐作痛来着。

????“好,看在明儿的份上,哀家就暂且放她一马。来人,把皇后给哀家叫来,看她的好儿媳妇,居然这般对待哀家。”

????郑五姑娘尽管在宫中可以横着走,但仍是挺怕皇后的。毕竟,将来她嫁给楚王后,皇后可是她未来的婆母呢,得罪狠了总归不大好。于是郑五姑娘说:“姑婆息怒,那王锦绣目前还用得着,姑婆就暂且放她一马,等她治好了父亲的病再罚她也不迟。”

????郑夫人也赶紧说:“是呀,太后,明儿如今真的快不行了,还是请太后赶紧下旨,让王氏去给明儿看病吧。”

????太后说:“也罢,传哀家懿旨,让王锦绣立即去郑府给正阳侯世子看病,若有延怠,哀家定不绕她。”

????------题外话------

????大家都说情节发展慢,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灵感来了,停不下来。

????一般亲王大婚,一两年时间的准备很正常,再是仓促,也得准备个两三个月来着。所以我设定的是锦绣回京后,两个月后大婚。但这两个月的时间内,依锦绣的名气,也不可能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地呆着备嫁,太后,郑家人这些最爱把自己当回事的牛鬼蛇神肯定是要找麻烦的。还有那些重病之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要知道,锦绣出嫁后就是王妃了,他们想找也得惦斤两,所以趁锦绣还没嫁进王府前,赶紧有病医病,无病一身轻。我的情节是很慢,但还勉强能够自圆自说。如果真有硬伤,请亲们指正。写文也有好几年时间了,总会有争议和批评,想来是我功力不够的缘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