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3章 如此对比T-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03章 如此对比T

淳汐澜2017-4-19 21:58:15Ctrl+D 收藏本站

????这王锦绣不愧为财神呀,她一来医馆,今儿个光收排号费就收了上千两银子,排号的队伍一直延到外头大街上,而看病预约的人次已排到三天后去了,照这样下去,这个月将士们的饷银应该不至于再东拼西揍了。

????看在银子的份上,张文英这个老书生发挥了比往常更加厉害的工作激积性,不但号召了宣府其他医馆的大夫过来,并且还从家里抽了几个做事伶俐的丫环婆子过来帮着打杂,他们不懂医术,没关系,帮着打杂做做粗活也是成的。尽量把懂医术的大夫们从杂事中解放出来。

????紧接着,张文英又破天荒地从库房里拿了银子,又让人快速地在邻靠总督医的西面又建了几间屋子,并且还是楼中楼的形式。这老头儿倒是发挥出了生意人都没有的三寸不烂之舌,鼓动着各大富人家唐概解囊奉送了不少白花花的银子。

????等赵九凌在得知此事后,也没力气说他了。因为等他知道后,已经晚了,新的“住院部”已建了一小半了,再拆掉也着实可惜。

????更何况,看着医馆里账面上那可观的数目,赵九凌难得地保持了沉默。

????只是瞧着锦绣忙得脚不沾地,又有些不满了,很想把这些看病的人统统丢出宣府,但想着反正还有一个月就要回京了,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

????一名身穿石青长衫的中年男子来到总督医馆,四处观看了医馆里的布置,又见账房里排队结账的队伍,在心里暗咐,“怪不得老夫人想方设法要把王锦绣抓到手里,瞧这挣钱子的本事倒是厉害的。”

????目光尽头,又看到一个在大热天也穿得厚厚的人被几个人拥簇着出来,边走边高声笑语的,“哈哈,王大人不愧为神医呀,把折腾了我多年的腹痛也给医好了。太厉害了。”

????正在等候排队的人也有认得这人的,于是便问,“你这腹痛毛病有多年了,究竟怎么回事?”

????那人笑道:“原来是肚子里长了颗瘤子,好大的一块。”那人比了个碗口大的动作,“齐大人太厉害了,把我的肚子划开,那瘤子取了出来,再用针我缝上,前后也不过两天功夫,我就能下地走动了,现在已经能出院了。说是过一段时日再来复诊。”

????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叹声,更是坚定了管事的心思。王锦绣如此厉害,也只有她才配作自己的主母了。那个吕小姐又算得什么呢?

????这名管事眼睛倒是尖,也看出了这里头排队结账的人群里,也有好些京中各大富里的下人,瞧那神情模样,似乎对王锦绣很是尊敬来着,心里更是痒到不行。

????忽然,目光尽头,又看到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是冬暖。这个有着俏丽面容的姑娘,他还认得她的,是王锦绣的贴身侍女。

????只见她穿着长长的白大褂,头戴白帽子,仍是那么的俏丽可人,正拿着个本子与一名大坐馆大夫说着什么,那名坐馆大夫对她很是恭敬,连那些看病的病人看她的眼神也带着敬畏,纷纷小小声地对旁边的病友解释着,“瞧,锦绣大夫的贴身侍女,好像叫冬暖吧,虽说不是大夫,但跟在锦绣大夫身边,也算得上是半个大夫了。”

????管事看着冬暖一路走过,一些人自动让开道路的情形,更是心痒到不行。在心里想着,如果王锦绣嫁到他们顾家,以后他们这些下人走出去也是极有面子的事呀。

????……

????一名身穿暗红比甲的婆子急匆匆地敲开了总督衙门西边角门,门房里的人伸出手来,“麻烦把对牌出示一下。”

????那婆子很是不高兴,瞪眼道:“怎么,连福国大长公主身边的人也要对牌吗?”但说归说,仍是从怀里摸了个竹制的对牌出来,那门房上的核对后,这才放她进去。

????婆子边走边小声地骂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福国大长公主是贵客,被安顿在一处比较宽阔的院落里,这回她带来的人倒是不少,前前后后也有六十余人,也把这间院子塞得满满当当。剩下的外围服侍的只能住进总督府的下人房。

????不过这回长公主病下,人手似乎就不怎么够了,婆子入正屋后,便被另一名穿梨黄褙子婆子训斥了两句,“叫你去叫杨太医,怎的现在才来?”

????那暗红比甲的婆子抹了额上的汗水,说:“李太医今儿不在医馆里,而是轮班去了军营了。”

????梨花褙子的婆子怔了怔,“既然李太医不在医馆里,为何不去请杨太医?请王锦绣也是成的呀。”

????暗红比甲的婆子一阵哆嗦,“唉呀,花容家的下场还摆着呢,我怎敢去找王锦绣,又不是嫌命太长了。”

????更何况,王锦绣的出诊费高得出奇,主子再有钱,也不是这种花法。

????梨黄褙子的婆子瞪她一眼,厉喝:“糊涂。就算王锦绣将来贵为王妃,但长公主仍然是她的长辈,于情于理都该来这一趟的。再去请,若是请不来,休要再回来。”

????暗红比甲的婆子很是不忿,但似乎又挺这怕婆子的,不敢吱声,只得苦着脸又出去了。

????梨黄褙子的婆子冲着她的背影啐了口,暗骂成事有余败事不足,然后又进入内屋里来,如今正值炎热夏季,屋外头已遍处是炙烈的阳光,屋里头也有些燥闷了。长公主一身是汗,正冲着一旁打扇的小丫头嚷嚷道:“没吃饭呀,叫你扇重些,还轻飘飘的,成心要热死本宫呀?”

????见到自己的心腹进来,长主公又咬牙埋怨道:“堂堂总督府,居然连个冰块都没有。恒阳这个侄孙儿,待客之道倒是不错呀。”

????梨黄褙子的婆子连忙安慰着说,“长公主也别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宣府本就贫脊,自然比不得京城。楚王再有通天的能耐,打哪去弄冰块呀?长公主有所不知,不止您这儿没有冰块,其他地方也都没有的。所以您再忍忍,等病好了就回京去,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长公主捂着胸口,艰难地喘着气,“你以为我不想回京?这身子不争气,走不动路,我有什么办法?”她好怀念京城舒服又凉气袭人的屋子,以及阔大又暑意全无的渡假山庄,以及精致可口的膳食。

????梨黄褙子又轻声劝慰道:“听李太医讲,长公主您这是心病,只要自己想开了,病自然便好了。”

????长公主面色狰狞,“本宫当然知道我这只是心病。可本宫就是心里难受。那么一个破落户,怎的就让皇上瞧中了?”更别说,她先前还对人家摆足了架子,以为王锦绣已经是自己的掌中物,飞不走了,这才想着先好生拿捏拿捏她,然后再打算请旨赐婚,谁曾想,圣上动作却那么快。

????想着在皇上跟前说过的话,长公主心里又跟油煎似的,皇帝这个侄子,居然是如此的阴险,明明知道她中意王锦绣,偏佯装不知,既没同意又没反对,等她来到宣府后,却来这么一出,大大长了王锦绣的颜面,却狠狠打了自己的脸,数十年的老脸几乎毁之怠尽。这口气,这要她如何咽得下?

????更可气的还是王锦绣那个贱人,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你一个被退过婚年纪又大,成日里还抛头露面的,怎么就让楚王给瞧中了呢?

????楚王也不是东西,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敢当众打她的脸,真真太让人生气了。

????尤其想着自己在王锦绣面前摆足了架子,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笑话,一向要面子的长公主真恨不得钻地缝去。

????梨黄褙子的婆子自然知道长公主的心结,心里直叹口气,如果换作是她,也确实没脸没个彻底了,太太打脸了,也太太丢人了。也难怪一向好面子的长公主会气成这般了。不过主子的命运也关系着奴才们的荣华,梨黄褙子的婆子也只能劝解她想开些,反正那王锦绣就算贵为楚王妃,可在孝道礼法上,仍要尊长公主为长辈的,在长公主面前也是要行礼问安的。若她还想在宗室里混,自然得夹着尾巴做人。

????长公主摇了摇头,“我倒是不怕得罪她。我只是担心,依恒阳这般维护她的程度,我真怕他因为我而迁怒无夜呀。”

????她又不是傻子,在宣府才呆了多久呀,这儿的伙食以及其他待遇,哪比得上京城。

????这回被狠宰了两万两银子出去,说好听些是宣府真的很穷,说不好听点,就是赵九凌这个混球故意替锦绣报仇来着。

????梨黄褙子怔了怔,很快便明白了大长公主为何会忍气吞生的原因了,不由长长叹口气,其实这件事,大长公主并没有错的,错就错在她运气太不好了。身为祖婆婆,对于孙子娶一个低门户的媳妇自然不会欢喜,但为了让孙子高兴,仍是昧着心同意了。只是想在孙媳妇进门前,好好教教她规矩,再试探其品性。

????可谁知,那王锦绣却非池中之物,害得长公主不但被打了脸,还损失了一个心腹花容,但为了世子的前程,还只能强忍在心里,难怪会气成这样了。

????梨黄褙子的婆子又安慰长公主,“长公主也休要再胡思乱想。您虽然运气不好了点,可比您更倒霉的大有其人呢。”

????长公主惨笑一声,还有谁比她更倒霉呢?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