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1章 落井下石-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301章 落井下石

淳汐澜2017-4-19 21:58:0Ctrl+D 收藏本站

????赵九凌拉着她坐到床沿,已是六月尾了,天气倒不是热。不过经过刚才一番“运动”,赵九凌身上也带了些汗濡,不由扯了扯衣襟,说:“最近外头都在传闻,说你与顾东临订过婚约的事。”他看她一眼,“连京城都在四下宣扬了。”

????锦绣心里一个咯噔,“肯定是顾老夫人干的好事,一心想让我做顾东临的平妻,我不肯,便故意败坏我的名声,好让我嫁不出去。”其实她更担心的还是,如果帝后也听说了此事,就算下了赐婚圣旨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她完蛋?

????赵九凌面容冷峻,“这个你不要担心,这顾丁氏目的不难猜。不过现在她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父皇母后也早知道这事了,但仍是下旨赐婚,那便是不再计较过去了,所以你不必担心。她再这番作下去,只能更让人厌恶。”

????“皇上早就知道了?”锦绣呆了呆,不知该说自己是幸运,还是绝处逢生?

????“嗯,今儿个万公公私下里也与我提过了。不过你也放宽心。父皇他老人家一向是护短的,更何况,他生平最痛恨的便是势利之人。顾丁氏,她犯了父皇的大忌了。”

????锦绣咬唇,他一心一意只说了皇帝的事儿,却没提及过皇后的态度,“那皇后娘娘呢?她应该对我也有意见了吧?”

????赵九凌微微顿了下,说:“母后为人稍微严厉些,不过不碍事的,有父皇和皇兄劝慰,她老人家会想通的。”

????锦绣稍稍放下了心思,既然帝后也已承认了她这个儿媳妇,那么楚王妃的位置她是坐定了。顾夫人再作下去,也不会讨到好去,反而更让人瞧不起。不过,让这么一号人物在京里四处说她的坏话,也真是件糟心事儿。

????……

????第二日,冬暖奇怪地望着自家姑娘,“咦,姑娘,您的嘴唇怎么又红又肿的,可是被什么给咬到了?”

????锦绣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拿手遮着双唇,有些心虚地不敢看冬暖,吱唔着说:“是吗?估计是被什么咬到了吧?”

????冬暖将信钭疑,倒让锦绣越发不自在了,赶紧转移话题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福国大长公主怎么了?”

????冬暖果然不再追问,说:“昨日里长公主大大丢了个脸,哪还坐得住,姑娘您回来后便命人收拾了行软回京,耐何在临时,也不知怎么的,长公主居然犯了心绞痛,这便走不成了。”

????“心绞痛?”锦绣奇怪,“好端端的怎会犯这种病?以前可有这种病?”

????“奴婢也不甚清楚,据说张大人去见了长公主后不久,长公主就犯病了。”

????……

????福国大长公主躺在床上,脸色狰狞,面容呈红青色,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双揪着手帕保养得当的手,此时青筋毕露,显然已是气极的表现。

????“这些宣府的狗官……实在是欺人太甚……”好半晌,大长公主才从牙逢里挤出一句话来。

????身边的心腹婆子这时候也有些不是滋味,堂堂公主,天下间再是尊贵不过的金枝玉叶,来你宣府地界,也是给你面子,谁曾想,这张文英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要长公主补齐这阵子在总督府衙的一切花费。虽然言语恭敬,可话语间,却是对长公主不知民间疾苦、不为朝廷分忧,不为将士着想的指责与不满,可没把长公主给气晕过去。

????不过人家张文英说得也有些道理,宣府是北方边防咽喉,兵家重地,朝廷供养十万将士已属吃力,他身为户部官员,也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每日为奏集饷银之事头发都白掉一半了。你身为天家公主,不为朝廷分忧,明知宣府辎重紧张,反而还大摆公主架子,带着一堆堆的人来总督府衙,白吃白住,害得库房里的好不容易堆起来的银子又给空了。

????长公主虽然年纪大了,却也喜欢去京城以外的地方游山玩水,回回都得到当地官府的隆重接待,那些官家女眷们送的礼物,都可以把韩国公府的库房挤爆,没曾想,来到宣府,礼物没有收到,反而还得支付他们银子,真真是岂有此理。

????长公主越想越生气,气那张文英胆大包天,居然敢老虎嘴里拨牙,又气赵九凌太不给自己面子,让一个低级官吏这般打自己的脸。

????长公主也是个骄傲的,尽管恨极张文英,但仍是非常有脾气地命人拿了三千两银子的银票,去了账房,说是这阵子在总督府的一切花销费用。她堂堂公主,还不至于连这么点银子都支付不起。

????被派去送银子的自然是长公主的心腹婆子,不过,过了不久,那婆子又折回来,哭丧着脸道:“公主,那账房的说这三千两还不够呢。”

????“什么?”福国大长公主几乎跳了起来,“我在这儿是吃了龙胆还是凤肝,需要花那么多银子?”韩国公府得脸的下人,一月也才二三两银子的月钱呢。

????那婆子一脸的难色,“奴婢也是这么质问那账房的,可账房的拿着算盘,对着一张清单,噼里叭啦地算了一通,居然算了一万九千两银子出来。”

????就算再不知柴米油盐,长公主也知道,这一万九千两银子是笔天文数字了,韩国公府每年的奉禄也才两千石米,她是大长公主身份,是所有公主中辈份最高的,一年也有银米两千石以及其他岁贡赏赐,但韩国公府开支宠也庞大,她又讲公主排场,来宣府带了百十来人,每日里吃喝拉撒,几日下来,确实是不笔不小的数目。

????这近两万两银子长公主并非拿不出来,她的陪嫁丰厚着呢。只是,再如何的花用,也不至于区区数日就花掉这么多银子呢?在总督府的膳食,还不及京里的十分之一呢。

????……

????悠然阁内,锦绣瞠目望向冬暖,“你是说,大长公主在宣府花了一万九千两银子?”

????“是的,姑娘。”

????“怎会花那么多?”锦绣乍舌。

????“是张大人和几位户部幕僚亲自算的。长公主倒是没怎么花用,因为她带足了不衣物头面,不过她带来的那么多服侍的人,马匹需要总督府的人特地喂养,这些马可不是普通的马,全是万里挑一的御贡之马,必须得专人侍候。还有长公主的住行用,全是参照王爷的规格来办理的。以及从京里带来的那些人的花用,这样算下来,也不是笔小数目呢。”

????“王爷什么样的规格,我也是清楚的,一月也不过几百两银子,大长公主也不至于花那么多吧?”宣府是银子吃紧,但上头人物依然好吃好睡好用,佣仆成群,赵九凌比起京里的贵族们是有些寒酸,但在宣府地界,却也是最高规格的享受了。

????冬暖神情有些古怪,“大长公主花用并不多的,不过,张大人还算了姑娘给大长公主看病的出诊费用。”

????锦绣愣了愣,“算了多少?”

????冬暖比了个数字,锦绣惊呼:“五百两?”

????“不。”

????“五千两?”

????“是的。张大人说,姑娘可是宣府地界最高的医官,又是神医身份。姑娘的大弟子齐玄英齐大人如今在医馆看一个病人,最低诊费已经是十两银子起价,医好一个病人约三百两银子。而姑娘是齐大人师傅,又是亲自上门看诊,又在姚府耽搁了那么久,想当然费用更高。”

????锦绣哭笑不得,就知道这张文英掉钱眼里了,但也不是这般算法吧?被大长公主知道了,还以为自己仗势欺人呢,才刚与楚王订了婚,就与人家别上苗头了。

????“虽说大长公主是有些过份了,但总归是宗室里的金枝玉叶,看个病哪里能收这么贵的银子。要是传扬开去,还当是我见钱眼开呢,你赶紧去与张文英说,让他少打我的主意。”她理解张文英“疾贵如仇”的性子,但也不能以她的名目生事,这可是在给她拉仇恨呢。

????冬暖笑了起来,“姑娘就甭担心了,大长公主确实如您所言,还想找姑娘质问的。不过被王爷给拦下了,大长公主连王爷也一道骂了,王爷便召了张大人进衙门里来,把姑娘每接待一个病人能挣多少银子,全一五一个十的算给大长公主听。大长公主听了后,便病下了。”

????锦绣连忙问:“可有请太医瞧?”

????“请了,不过听李太医说长公主这是心病,所以才不好开药呢,本想来禀明姑娘您的,可长公主死也不肯,说不想麻烦姑娘。”

????锦绣唇角上扬,这位长公主虽傲慢了些,倨傲了些,但却是难得的识时务为俊杰的人物,能屈能伸的本领,无人能及。估计一向势利的顾老夫人也不及她一半。

????“那么现在呢?心口可还痛?”

????“李太医是这方面的老手了,开了药后便不再疼痛了,只是觉得头昏,胸闷,气短。”冬暖双眼贼亮贼亮的,弯下腰来,在锦绣耳边轻声道:“该不会是被昨儿的圣旨给气到了吧?”虽然那一万九千两银子是有些多,但相信堂堂大长公主的尊贵身份,应该还不放在眼里。大

????锦绣作势打她,“不许胡说。”

????“是,姑娘。”冬暖应得倒是快,但很快又故态复盟,“不过姑娘,奴婢昨日很奇怪呢,在姚老夫人那,可是摆足了架子,还总是提到您的婚事,她究竟要干嘛呀?”

????------题外话------

????今年开年以来,花钱好凶的,娃娃们要上幼儿园,趸缴,我和老公房租到期,也是全年趸缴,电视机被小家伙打烂了,要买。宽带时间也到了,奶奶滴,全都搞到一起了。面临着吃老本的风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