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3章 原来还是情敌-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73章 原来还是情敌

淳汐澜2017-4-19 21:55:55Ctrl+D 收藏本站

????想通了的锦绣自然是心安理得地留了下来,所幸这阵子外头一直不大太平,靼鞑时常入侵,边军的防守异常严密,让靼鞑占不到任何便宜。虽说边军渐渐占据了主动,但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

????锦绣每天都要出入各个军营,医治重伤边军,而赵九凌也异常忙碌,二人倒并不常见面,倒也省去了再见面后的尴尬。

????但再怎么的忙碌,大家同住中总督府衙,抬头不见低头也要见着的。

????这日里,在锦绣回总督府的时候,便在门口碰到了从另一个方向而来的赵九凌。

????封建时代等级制度森严,在大街上见到顶头上司或是权贵人物,自然得回避的。

????锦绣的马车一般是驶到后头的巷子里,从角门里进入,但等她下了马车来,刚好发现赵九凌也从前院进来,狭路相逢之下,锦绣这个低级份位的下属,自然得行礼问安。

????赵九凌说了声“免礼,”背负着双手,渐渐放缓了脚步,缓缓来到她跟前,“这阵子军营里事务繁多,也没把你累坏吧?”

????锦绣微微低着头,恭敬地回答:“有劳王爷关心,累是累了点,但只要将士们转危为安,也是值得了。”每日里早出晚归的,站到手术台通常就是大半天,累得双腿打颤已是家常便饭,军医地位又低,再不诉诉苦,估计更被打入尘埃里去,再来,她并没有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

????赵九凌果然很是内疚,“辛苦你了,回去好生歇着吧,若军营里无甚要紧事,就不要去了。好生呆在屋子里休息。”

????“王爷慈悲。耐何锦绣身在其位,必谋其政。王爷一片关怀之意,锦绣心领了。”她也很想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可也知道,就算身为公主都有不得已的时候,更别说她。

????赵九凌微微点头,他的锦绣,虽然脾气坏了点,但却是很明白事理的。

????“如此,那你就赶紧回去歇着吧。”他说,见锦绣眼底下的青影,又有些心疼。

????锦绣又福了身子,“是,锦绣先行告退。”

????等锦绣那身桃红色的身影消失在垂花门处,赵九凌这才收回视线,对一旁的朱棒槌淡淡地说:“走吧,去前院。”

????朱棒槌松了口气,赶紧往旁边站去,让赵九凌走到前头。

????赵九凌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离开了小院,一些路过的下人很是纳闷,“刚才王爷不是要去后院么?怎的又折回来了?”

????“谁知道?王爷心思,哪是我们能猜透的。”

????另一个正在打扫的下人则默默收拾了扫帚,悄悄地去了另一边打扫,在心里得意地想着,“谁说主子们的心思难猜?今天王爷的心思我就猜到了,嘿嘿。”

????……

????赵九凌在外书房处理完了公务,便回到后院里来,只是在经过照壁时,发现正要从侧门离去的金宝,不由扬声叫住他,“金宝,是你吗?”

????金宝连忙回过头来,赶紧伏下身子,“小的见过王爷。王爷万福金安。”

????赵九凌走近他,“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

????“回王爷的话,我家爷身上的伤还未好,差小的来这边请王姑娘再开些金创药拿回去给爷上药呢。”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子来,“就是这个,效果还满不错的。”

????赵九凌问:“子昂的伤现在养得如何了?”

????“有劳王爷挂怀,也托王爷的福,爷身上的伤已经大好了。”金宝点头夸腰地说,自家主子与王爷私交不错,说出去也是有面子的,就连进了总督衙门,这里边的人见了自己也是礼遇有加的。

????“这阵子一直忙着战事,还真的把子昂给忘了,究竟伤到哪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好转?”

????“让王爷操心了。我家爷伤并不重,只是伤的部位有些……复杂,所以一时半刻也不易好转。不过有王姑娘上好的疗伤圣药,也差不多快拴俞了。”

????金宝这么一说,赵九凌越发好奇,“子昂究竟伤到哪了?”

????当金宝不好意思地说了受伤部位时,赵九凌也是一脸的啼笑皆非,“伤在这种地方,还真是……”忽然眸子一闪,又想到了什么,问道:“那是谁给他拨的箭?”

????在得知是锦绣本人后,赵九凌勃然大怒,“锦绣身边不是还是侍女以及弟子吗?怎么轮得到她给子昂拔箭?”

????金宝一脸的尴尬,搔了搔了头,不好意思地道:“这个,当时,当时齐大夫他们都很忙,再则,王姑娘说了,在大夫眼里,病人不管伤在哪个部份,都是一样的……”

????“那锦绣岂不是把子昂给看光了?”赵九凌很想如是说,但又说不出口,只是脸色很是难看。

????第二日,傍晚时分,赵九凌再一次碰到一身便装的金宝,很是不悦,“你怎么又在这?”

????金宝嘿嘿地笑了笑说:“爷身上受了伤,还没好呢,小的这是来向王姑娘要些药回去,想不到还真凑巧,又在这儿也碰到了王爷。”

????赵九凌冷着脸道:“那些药军营里杨李二位太医那儿都有,为何不去找他们要?”

????金宝张大眼,一脸的疑惑,“他们那儿也有吗?唉呀,刚开始小的并不知道呢。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让爷白跑一趟吧?”

????赵九凌下巴一抽,说:“子昂也来了?”

????“是,是的。”怪了,怎么王爷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是不是他眼花了?

????“不是伤还未好,怎么又跑来了?”

????“这个,这个,小的也不大清楚。”

????“他现在在哪?”

????“就在前边的偏厅里头。”

????总督府衙外院有五开门的正厅,两旁还有两个偏厅。正厅是公开且正式的场合,偏厅则是私下会客之所。

????锦绣在这种地方面见何劲,是把何劲当普通的病人看待了。

????一时间,赵九凌的心情又大好了。

????“既如此,那便去瞧瞧吧。”

????偏厅里,锦绣与何劲分别坐在椅子上,中间隔着个窄茶几。锦绣问了何劲的伤势,又亲自给了他些药,让他回去内服外用。

????何劲收下,却并没有立即离去,锦绣奇怪,又问他:“还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的,就是这回你救了家父,这回又救了我,我这心里还真过意不去,家父临走前也没来得及向你说声谢。”何劲一边说着,一边双眸四处瞟着。

????锦绣笑了起来,何劲这种严肃稳重又一向注重礼仪和名声的男人,陡然被她看光屁股,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何大人言重了,我是大夫,救死扶伤本是职责所在,也谈不上谢不谢的。何大人此次也是为了救我才受伤,我也不过是尽身为大夫的职责罢了,真要说起来,理应是我谢何大人才是。”当时她与何劲所处的位置,在靼鞑的角度里,是一条直线的距离,若是他没有挡下那一箭,估计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她了。

????这次锦绣是真心感激他的,身为堂堂总兵之子,又是三品武将,年轻英俊,前途又光明,却为了保护她而甘愿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箭,虽然她救了他父亲,得到他的保护也理所当然。

????但在遇上人手众多的靼鞑时,就算边军对抗靼鞑吃力,他仍是派了十数名亲卫贴身保护自己,他自己本人也一直护在自己周围,更没有离开她半步。光凭这一点,也得好生感谢他。

????对于何劲,锦绣有恼怒,也有感激,也是无比钦佩的,但想着那样一个重礼又古板的男人,在被她看了屁股后羞赧欲死的模样,锦绣就很不厚道地乐了起来。

????何劲呆住,与锦绣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她,促狭而调皮的笑,溶化了总是老气横秋的面容。不知怎的,明明这女人就是幸灾乐祸地笑,可他居然百看不厌,甚至还恨恨地暗骂着,真是见鬼了,明明这女人可恶又不安好心,还暗地里笑话他,他居然还被她那可恶的邪恶的笑容给吸引了。

????而赵九凌进入偏厅,第一眼便看到锦绣毫无诚府地笑得欢快,而何劲,他望着锦绣的眼神,脸上的表情都让赵九凌脑中警铃大作,这样的表情,他见得多了。强忍下心头的不舒服感觉,他对何劲道:“听说你受了伤,怎的还到处乱跑?”

????何劲与锦绣连忙起身,向他施礼。

????赵九凌轻哼一声,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扫射,何劲一身雨过天青色遍绣飞鹤箭袖长袍,脖子处一圈黑色毛领,衬得一张脸如冠玉般丰姿卓越。

????何劲长相确实不差,是那种阳刚与轩昂的俊美,虽然并非时下书生般的白面俊雅,却自有种北方男儿的豪气与英姿。与一身雪里石青锦缎小袄的及白色绣花沙裙的锦绣站到一块儿,还真是般配,也非常扎他的眼。

????何劲拱手道:“金创药用完了,所以特地过来向锦绣再讨上一瓶。”

????锦绣?他居然直乎锦绣的名气,他们之前不是相看不顺眼吗?怎么现在又尽释前嫌了?

????“昨日不是用完了吗?”赵九凌质问。

????“我身边的亲卫也都受了伤,昨日拿回去的药一个晚上就用没了。”何劲笑了笑说,“所以只好再厚着脸皮向锦绣讨些药了。”

????赵九凌继续质问:“你不是住在下北路军营里吗?那儿就有现成的军医驻守,还需跑到这儿来?”

????何劲有些心虚,不过仍是冠冕堂皇地道:“我只相信锦绣的医术。”

????------题外话------

????这两天姐妹们都说有重复的,可是,我找呀找,总是没找到,先前几章看了又看,仍是没找到,看得睛都花了,麻烦亲们指明哪一章重复了,我好直接修改。请原谅我这大眼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