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0章 话家常-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70章 话家常

淳汐澜2017-4-19 21:55:46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被他盯得很不自在,又气又恼,瞪了他一眼,“何大人干嘛总是这样盯着我?”

????冬暖也忿忿地道:“就是,这世上哪有这般盯着人家姑娘瞧的?”

????何劲握着拳头,暗暗鼓励自己,扬了扬眉,“你莫要怕,我没有恶意的。”

????锦绣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拿他当空气,或是不把他的目光当回事,然后又自我安慰,他看他的,反正她也不会少块肉。

????只是这王八蛋的眼睛越来越放肆了,如此大刺刺的一点都不避讳,亏他还出身名门呢,也太没礼貌了。

????锦绣实在忍无可忍,蓦地大喝一声:“停车!”

????何劲吓了一跳,说:“这还没到总督府。”

????锦绣冷着脸道:“姑娘不坐了。给我停下。”

????外头响来金宝的疑惑,“爷?”

????何劲说:“驾你的车。”然后对锦绣无耐地道:“别任性了,外头冷,再则你一个弱女子也不可能骑马吧,很危险的。”

????锦绣冷笑,“不劳何大人担心。危险与否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何劲定定地瞅着她,忽然咧唇笑了起来,“你怕我?”语气可恶透顶。

????锦绣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个口下来,“何大人,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失君子行为吗?”

????“哦?我做了什么?”他挑眉问道。

????“……”锦绣气闷不已,他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却是用那可恶的可恨的可耻的眸子盯着自己,她咬了咬牙,又使上哀兵政策,“何大人,好歹我也救了你的命,你怎能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

????“就是因为姑娘是何某的救命恩人,所以何某一直都想着要报答姑娘的大恩。”

????“报恩就不必了,只劳烦何大人平安把我送回总督衙门就是了。”

????“这不正是回总督府的路上吗?”

????锦绣心里气闷不已,早知这家伙是如此的没脸没皮的,她就不应该同意让他坐自己的马车,让他与后头的伤兵挤在一起得了。

????何劲见她不说话,又轻轻咳了几声,在心里抓心抓肝地找着言语,可惜他一向嘴笨,又冷心冷情惯了,这会子尽管有一肚子话想说,可滚到嘴边,仍是觉得不大妥当,只好咽了回去,如此再三,连他都要鄙视自己了。在面对凶猛数倍的靼鞑都临危不惧,为何还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

????“你不是一向与令弟相依为命吗?怎的这回来宣府,却没有把他一道带来?”想了许久,总算找了个没有危险性又极能拉近双方关系的话题。

????锦绣尽管仍是介意他以前那般折辱自己,先前还发过毒誓,总有一生要报复回来,或是给他点颜色瞧瞧什么的,可女人一向是心软的,一来最近天天接触相处,对这人也有了质的改观,再则,时间也有些久了,那种怨恨之意也就消淡了不少。

????“锦玉去了京城,奉皇上之命,进了国子监念书,又拜在沈阁老门下。”尽管怜惜锦玉小小年纪就要离开自己,去人生地不熟权贵遍地的京师,但在外人面前,锦绣仍是有种自豪感的。

????“想不到令弟这么优秀。”何劲大感意外,脑海里闪过一张稚气却又散发着聪明劲儿的面孔,又笑了笑说:“当年第一眼瞧他的时候,很是稳重懂事,也难怪这么出息。令弟今年多大了?”

????“再过五个月便满15岁生辰了。”

????“年纪这么轻,就能破格召入国子监进学,还拜在沈阁老门下。少年有为,也不过如此了。”何劲一半是奉承,一位是真心话。

????自己的弟弟如此出息,锦绣自然也有种自豪感,但她可没望这人的恶劣性子,“何大人客气了。他就那点子本事,可当不得你这般夸他的。”

????何劲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唐突,现在正努力弥补,又不痛不痒地提及了有关锦玉的事来。锦绣渐渐放松了警惕,有答有问。

????果然,与她聊她弟弟的事就能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何劲见她笑得毫无诚府,脸上再也没了先前礼貌且疏远,再接再励地问道:“好像明年就要进行乡试了。不知令弟是否要参加?”

????锦绣说:“去年已经参加了,有幸中了第十八名。”

????何劲听得暗暗吃惊,才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中了举人,放眼大周朝,算不得史上第一人,但也极难得了。

????“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弟,你都这么厉害,令弟也不枉多让。日后光宗耀祖指日可待。”

????“过奖了。只要锦玉平平安安长大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做官与否,还从未有考虑过。”锦绣倒不指望着锦玉光宗耀祖,她也没有想过锦玉考取了功名后就去做官,她只是觉得,家中有人考取了功名,就可以少缴些税,少受些官府盘剥。尽管到目前为止,已没人敢盘剥她了。

????“我真羡慕令弟,有你这样开明的姐姐。”

????“你也该羡慕我,有这么个懂事的弟弟。”

????何劲哈哈一笑,想换个姿势,耐何扯痛了屁股上的伤口,呲牙咧嘴一番,锦绣下意识伸出手去,但顾忌着受伤部位而不得不把手缩了回去。

????“小些心呀,你的伤,大约要养上五六天,也尽量附卧,别压到伤口了。”

????“我知道。刚才也多谢你给我治伤。”

????“份内事罢了,不必言谢。”

????想说的话想问的问题都说出来后,又一时冷了场,何劲又抓耳搔腮地想着怎样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可一直找不到机会,锦绣也没给他这个机会。

????不过幸好锦绣又无意间提及了他的妹妹何秀丽的事来,倒让他找到了突破口。

????何劲苦着脸,故意哀声叹气地道:“家慈一直心仪我表弟,也就是谨阳侯府世子顾东临。耐何舍妹与表弟妾有意,郎却无情,舍妹一翻痴心白白错付,家慈不得已之下,只得另劈他径,给舍妹另议了婚事。”

????“哦,不知令妹又议了哪户人家?”不是锦绣真的关心何秀丽,而是私人认为,那何秀丽在金陵城名声也毁得差不多了,估计也嫁不到好人家去吧。

????何劲淡淡地道:“京城沈家。”

????锦绣迟疑地问道:“京城有几个沈家?”

????何劲笑了起来,“京城姓沈的人倒是挺多的,一是福国大长公主夫家,沈国公。二是官拜礼部尚书的沈燕文,沈阁老。舍妹的婆家,便是沈阁老的……第三子,人称沈三公子。”

????锦绣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锦玉提到过的沈阁老家中的人物典故,沈阁老官拜礼部尚书,又身兼阁老之位,自然是位高权重。沈家的公子在父亲的恩荫之下,自然也有着不俗的成就,这是锦玉告诉她的。只是,锦玉在信中只提到过沈家的长公子及二公子,沈三公子……她还真没半点印像。

????锦绣心里是这样想着,但嘴里却笑着说,“锦玉奉圣命拜在沈阁老门下,对沈阁老自然是执师礼。他上回写信与我,与沈家的几位公子相处极是友好。令妹如今也嫁入沈家……这转来转去,倒转成了自己人了。”古代不比现代,古代是极讲究情份的,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一旦沾上点亲,带上点故,原本还是陌生的人一下子就拉近了关系,然后大家就可以共同挤在一条船上,风雨同舟……不对,应该是相互利用。

????何劲却并没多大的喜色,淡淡地道:“那倒是呢。”就再也没别的话了。

????锦绣奇怪,也没多说什么,又问:“令妹什么时候出嫁的?”

????何劲看她一眼,“已有一年多了。洪德24年,家父任期已满,进京叙职,在京里呆了小半年,家慈便趁此机会,与沈家三公子结了亲,同年12月便嫁过去了。如今,孩子都半岁了。”

????锦绣哦了声,然后又说:“连孩子都有了,真是快。”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对了,这回在大同总兵府,怎的没有见到令堂?”

????何劲看她一眼,说:“大周朝的规矩,封疆大吏出任期间,得将家眷留在京中,家慈一直住在京里头。”

????锦绣又说:“唉呀,令妹出嫁,你又远在宣府,令堂一个人岂不孤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何劲倒没什么遗憾的神色,“更何况,家慈还与祖父母叔婶住在一起,倒也热闹。”

????何秀丽嫁过去一年多就生了孩子,有子万事足,再来父兄都得力,母亲也在京里,想必在夫家也过的还不错吧,没有听到她“过得不好”的消息,锦绣反而还有些遗憾,自己果然不是个好人,一心一意盼着人家过得不如意。

????何劲似乎找到了感觉,又对锦绣说:“我听说,大周朝的规矩,女子年过二十还未出嫁,就会由朝廷安排嫁人。不知是不是真的。”

????锦绣挑眉,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何劲又盯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但他却聪明地不再说话,只闭目养神。但却偷偷观察着锦绣的神色。

????锦绣确实是恼怒的,她好不容易找了徐子煜这样的大白马,偏偏让赵九凌给生生破坏了,一想到此,她就恨不得把他砍成八段。

????在一路的沉默中,锦绣一行人已进入宣府地界,靼鞑日子不好过,边关自然也不会太平,锦绣抵达宣府总督衙门时,便接到通知,下西路又发生了战事,虽然只是小规模的战斗,但军医肯定得到场的。

????在经过数场大规矩的战役后,齐玄英等人包括军医们的医术都是脱飞猛进,等锦绣去了军营后,发现救治环节非常有序,救治过程也是忙而不乱,而战事也已结束,伤兵们的救治也接近尾韦声,她反倒是无事可做了。

????检查了几名重伤将士,又指导了军医们的工作后,锦绣回到了总督衙门。

????赵九凌正在大堂里进行战略布置,等他与将士们制订了新的防卸方针后,朝后院走去,听说锦绣有事找他,心里美得不行。

????------题外话------

????本来今天双更的,但不知怎的,这阵子真是犯太岁冲小人了,总是遇上些无理取闹的买家,虽说原因都是快递引起的,如果真是快递引起的延误也就罢了,偏偏就是这些了不得的买家,花普通快递的钱,硬想买来顺丰式的服务。可能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