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章 这个二货王爷-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56章 这个二货王爷

淳汐澜2017-4-19 21:55:4Ctrl+D 收藏本站

????所幸何劲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也没有再总是盯着锦绣不放。

????锦绣松了口气,觉得这人果然脾气古怪。

????外头稀稀沥沥地下起小雨来,车子里并没有炭火,锦绣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今天外出的时候瞧着天气都还好好的,以为气温有所上升,是以没有带披风,谁知晚上会这么的冷。

????冬暖这时候也冷得上下牙齿打着颤,尽管整个车厢都是密封的,可就是有股风从外头钻了进来,吹得主仆二人脸色发青。

????何劲见状,从身上解下披风递给锦绣,“天气冷,披上吧。”

????锦绣尽管冷得慌,却不敢随意接下他的衣物,只是摇了摇头说:“多谢何大人的好意,我还受得住,倒是何大人伤还未好转,可不能再着了凉。否则就更亏身子了。”

????何劲面无表情,也没有收回手里的披风,就那样递在半空,“拿去披着。”

????锦绣咬了咬唇,“何大人的好意锦绣心领了。您还是自己披上吧,免得着了凉。”

????“就算人你不为你自己打算,也得替你的婢女着想吧,瞧她脸都冻青了。”

????锦绣侧头,这才发现冬暖整张脸都是青的,赶紧握着她的手,只觉她的双手冷如冰块,不由细细地搓着她的双手,“怎么冻成这样?你今日没加衣服吗?”

????冬暖抖着声音说,“今儿个瞧着太阳都出来了,白日里都不冷的,谁知道晚上会这么冷。”

????锦绣心里怜惜不已,紧紧接着她,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她多些温暖了。

????何劲说:“给她披上吧,万一把你的婢女给冻坏了,可就没人服侍你了。”

????锦绣犹豫着,看了冬暖一眼。

????冬暖说:“姑娘,我能扛的,没事的。”她就算再冷,也不能让自家姑娘接受眼前这男人的衣物呀。

????锦绣暗暗叹口气,冬暖牙齿都在咯咯地打颤了,总督衙门又还有一段距离,这样的天气若是冻坏了,感冒发烧都还只是小事。

????于是锦绣接过何劲的披风,低声道:“多谢何大人。”然后把披风披在冬暖身上。

????冬暖迟疑了下,到底是对温暖的渴望占胜了理智,紧紧裹着一半披风,她知道锦绣也冷得厉害,又把披风给锦绣披上,主仆二人紧紧挨到一起。

????有了羊毛绒的大披风披在身上,锦绣只觉身子暖和了不少,但见何劲身上只着一件里衣以及夹衣,身上还穿着冷冰冰的甲胃,想必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于是又低声道:“何大人把披风给了我,万一你自己着了凉可怎么办?”

????“若真的着了凉,不是还有姑娘你吗?”

????锦绣扯了扯唇角,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暗暗低了头,对何劲的改观又悄悄改变了些许。

????总督衙门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马车小跑着步,又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才抵达。

????锦绣对何劲低声道:“多谢何大人相助。”她正要解下身上的披风,被何劲拦下,“想必从这儿进去离你的院子还有一段路程,还是披着吧。”

????“这怎能行的,你这一路上回去,岂不更冷?”

????“我是男人。”何劲淡淡地道,“时辰不早了,快下车吧。”

????锦绣原想下了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披风丢到车上,谁知她和冬暖才下了车,马车就启动了,并且跑得飞快。

????望着远去的马车,锦绣连叹气的心思都没了。

????冬暖也是一脸疑重,“姑娘,这下子咱们可是欠好大一个人情了。”

????锦绣默然,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姑娘,不是答应了徐大人,还要给她母亲看病吗?”冬暖说,“现在都这么晚了,再则,您还穿着何大人的披风……”

????锦绣说:“先回去换了衣服再过去吧。”

????回到悠然阁时,迎上赵九凌冷沉的脸,锦绣暗叫一声不好,这厮该不会又魔鬼上身了吧?

????“怎么现在才回来?”仍是今早穿的灰鼠毛领边石青长袍的赵九凌质问,忽然看到锦绣身上的披风,眯眼,“这披风哪来的?”

????锦绣暗叫一声糟糕,赶紧解下披风,说:“出来的时候马车坏了,坐的别人的车子。路上下起了雨,车子里也冷,那人好心借了披风给我。”

????赵九凌目光锐利地打量着锦绣身上的披风,上头绣脚工整的苍鹰,栩栩如生,双眼如炬,披风领边是玄黑的绒毛,冷声质问道:“那人是谁?想必身份不会太低吧。”

????锦绣并没有回答,而是说:“王爷,今儿个锦绣还答应了徐大人,要给徐夫人看病。锦绣先去徐府一趟,明儿个再向王爷解释。”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出去?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本王?”

????“王爷,锦绣是大夫,救死扶伤本就是职责所在。再则,徐夫人也不是外人,那可是王爷您的堂姑。人家已经事先邀请了,锦绣还能拒绝吗?”

????赵九凌露出讥讽的笑,“我想,看病是假,与徐子煜谈情说爱才是真吧?”

????锦绣瞪大眼,怒声道:“王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九凌也拨高了声音,“你别告诉本王,徐家人对你的心思,你丁点都不知道。”

????锦绣滞了滞,昨日里安阳郡主对她格外热情讨好,徐子煜看自己深情款款的眸子,今儿徐子泰对自己语气温和,一副自家人的模样,她不是笨蛋,自然看出徐家人对自己的心思,为此还有些沾沾自喜,觉得徐家这样的门弟,打着灯笼都是难找的。她没理由继续穷撑着穿越女的光环与面子去扮矜持,更没理由去拒绝,相反,她心里也是有丝期待的。

????她是女人,同样不可俗免地想找个家世好、长得好、有钱又有势的白马王子。徐子煜是真心不错的白马人选。这无关爱情,现代女在古代寻找爱情那是自已找死的表现。她只是想找个方方面面都比较好的男人搭伙过日子。他即能给自己一份体面的生活,又能结束自己剩女的生涯,何乐而不为?

????锦绣的沉默使得赵九凌越发愤怒,似乎糟到了生平最刻骨的背叛似的,他怒火冲天地冲她吼道:“被本王说中了吧?”

????锦绣并没有被看穿了小心思的难堪,她反驳道:“王爷,您不觉得您管得太宽了吗?徐家人对我有什么心思,关王爷什么事?”

????赵九凌恶狠狠地道:“你,你果然……徐子煜有什么好,你就这么点出息?”

????“王爷,这是锦绣的私事,请恕我无法回答。”

????赵九凌彻底地怒了,把桌上的瓷器全都掀下了地,发出哐啷声响,“去他的私事。我警告你,不许你嫁到徐家去。”

????锦绣吓了一跳,这货发起怒来还真的令人心头发怵,瞧他怒火冲天,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满面的狰狞,在军中混久了的人,果真是杀气腾腾的令人胆战心惊,似乎自己的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般的愤怒。

????真是可笑,她又不是他老婆,他有必要气成这样?

????难道说,这货对自己有意思?所以才会发这么大的火?

????但,可能吗?

????锦绣呆愣愣地望着自己出神,更令赵九凌怒火冲天,拿起另一边几子上的茶碗狠狠地摔在地上,冲她吼道:“本王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下人快要哭出来的惊惧之音,锦绣也被这声巨响以及他的巨吼弄得心跳慢了半拍,她拍拍胸口,忽然问:“王爷,你喜欢我吗?”

????赵九凌正要摔东西的动作倏地顿住,他张口结舌地瞪着锦绣,脸上红了,耳根子红了,从脚到头都红成一片。过了好半晌,这才跳起脚吼了句:“小丫头片子,胡言乱语做什么?给你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了……你,你再胡言乱语,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然后狠狠地把手头的东西扔了出去,最后还示威性地把身边的茶几重重拍了下,发出颤危危的声响。

????锦绣吓得心跳又停了半拍,见他气急败坏又跳脚怒骂的模样,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真是昏了头了,这样的话居然说得出口。若是在现代还没什么,但这名声大于一切的古代,这话要是传扬开去,她也没脸见人了。

????而赵九凌示完威,又怒吼完后,又见锦绣只呆呆地望着自己,估计是被自己的模样吓到了,他心里一个咯噔,忽然觉得自己刚才这通火发的很没有道理,越发没脸见人,双眸闪烁了下,又急冲冲地冲了出去。

????在冲出门口时,忽然发现外头还有下人的存在,一张脸更是从头到尾红了个彻底,再也没了刚才的气势,只想快速逃离这儿,好冶疗自己一颗尊贵而脆弱的心。

????奔得太快的结果便是在经过门口时,被门槛重重绊了下,身子差点以五体投地的方式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锦绣目瞪口呆地望着赵九凌在门口出的洋相,紧紧捂着唇,眼前这个洋相百出狼狈无比的男人,真的是大名鼎鼎的有战神美誉的楚王?不是冒牌货,也不是被笨鬼附了身的赵九凌?

????等赵九凌走远后,悠然阁又恢复清静后,冬暖几人战战兢兢地上前,一脸的兴奋与不可思议,“姑娘,王爷这,这是……怎么了?”原本冬暖是想说,王爷应该是真的喜欢上姑娘了,但屋子外头还有几个下人,于是生生地改了口。

????锦绣收回视线,说:“没什么,大概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所以找我出气吧。”

????“可是……”冬暖还想说话的,被锦绣打断,“屋子里弄成这样,叫外头的人进来收拾吧。”

????守在外头的下人战战兢兢地进来,收拾打扫着,锦绣想着刚才自己大胆的说辞,心里也很不自在,她故作镇静地望着几个丫头,沉声道:“刚才发生的事……你们都听到了吧?”

????几个丫头连忙跪了下来,“刚才奴婢们都在外头,隔得远,什么都没听到。”

????锦绣点头,“收拾了就下去歇着吧。”

????等厅子里恢复了秩序后,冬暖一脸震惊与不可思议,压低了声音道:“姑娘,王爷分明对您……”

????锦绣看她一眼,冬暖只觉有冷风吹过自己的脖子,倏地闭了嘴。

????“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我又能怎样?”被人喜欢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但被赵九凌这样的恐怖份子喜欢上,可就不是好事了。

????“那,姑娘还要不要去徐府?”

????锦绣想了想,说:“现在都这么晚了……”再来赵九凌这货又来这么一出,她也着实不好过去了,于是又说:“你差个人去徐府那边通声气儿,就说我有事耽搁了,实在去不了,明日一早过去。”

????……

????朱棒槌觉得自己连撞墙的心思都有了。

????自家王爷英明神武,气宇轩昂,可怎的在王锦绣跟前,总是屡屡犯二,面子全无不说,还总是被人家小姑娘牵着鼻子走?

????朱棒槌回忆起自家王爷与王锦绣每每碰到一块就会发生的糗事,只想仰天长啸,不知该责怪王锦绣处处欺负自家王爷,还是恨王爷实在不像个男人,堂堂楚王居然让一个小女子给整得团团转,面子里子丢了不说,还害得自己这个下属气得牙痛腿痛,连钻地缝的心思都有了。

????想到昨晚的情形,朱棒槌又忍不住捶胸顿足,他真不应该为了下属的职责而跟过去的。看到了王爷最狼狈没最面子的一面,王爷又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子失了颜面,做下属的也会跟着没面子呀。

????穆少清很是同情地望了朱棒槌,“王爷又在小姑娘跟前吃蹩了?”

????朱棒槌哀声叹气地道,“没有的事,就是王爷被王姑娘给气着了。”他哪里敢对外人说,王爷在王锦绣跟前又吃了蹩,并且还弄得狼狈不堪?而最可气又碰巧的是,王爷每每吃蹩,他都在场,虽说王爷心胸还算广阔,可到底也是堂堂王爷,一向最重面子的,最狼狈的一面都让他瞧了好几回了,他的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了。

????穆少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你也别替王爷说好话了,昨晚的事,虽然外人打听不到什么,但王爷在修然阁里的事早已传遍了……”

????朱棒槌心里一惊,连忙问:“先生听到了什么?”

????穆少清似笑非笑地道,“也没什么的,就是安阳郡主中意王锦绣,王爷一时吃醋,跑到悠然阁里冲王锦绣大发雷霆之火,被王锦绣给顶了回去,一时恼羞成怒,从大门口摔了出来。”

????朱棒槌呆了呆,说:“先生是从哪儿听来的?”昨晚发生的事他一清二楚,王爷在大门口差点摔了一跤的事也让人瞧到了,但他事后都去警告过了,后来他又趁王爷不注意的时候,又悄悄去了悠然阁,对那边的下人好一翻警告,按理,这样的事儿理应不会传出来才是?

????穆少清一副神气的模样,摇头晃脑地道:“这还需去刻意打听吗?王爷在王锦绣跟前犯浑又不是一回两回了。”他是神机妙算的机军师好不好?

????朱棒槌再一次呆住,然后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喃喃地道:“完了,这下子完了。”王爷昨晚被王锦绣给整得无自地容,回去后就把自己闭在屋子里,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如今他的糗事又让整个总督府的人知道了,这下子不知要气成什么样。

????------题外话------

????今晚还要回农村老家一趟,明天要去城里。尽管父母都不在身边,可长辈们打了数道电话,也不好不去的。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