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1章 得瑟-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51章 得瑟

淳汐澜2017-4-19 21:54:48Ctrl+D 收藏本站

????这人贵为王爷,身份高贵,可却没有享福的命,反而劳心劳力统卸边防事务,如今靼鞑虽凶猛,但也因为有了他的镇守,使得靼鞑占不到丝毫便宜。如今病得这般严重,仍是不忘处理公务……想到这里,锦绣又为自己的小心眼而汗颜。

????这人虽然脾气坏了点,为人讨厌了点,缺点毛病一大堆,但不可否认,如果没了他,大周朝的边境不会像今天这般安稳。

????赵九凌胆战心惊受宠若惊地望着锦绣陡然变得温柔的动作,不明白先前还冷脸冷眸的,现在却变得轻声细语究竟为的哪般。

????“王爷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锦绣给他把了脉后,轻斥一句,又拿了听诊器,站到他身边给他听了胸肺情况,眉头皱得死紧。

????赵九凌坐在太师椅上,以他这个角度,刚才可以看到锦绣胸前的隆起,以及放到自己胸前的小手,是那么的纤细,那么的雪白。如此瘦长的手指,看起来却是白白嫩嫩的,活像又松又软的小馒头,不知摸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00

????到底理智还存在,就算蠢蠢欲动来着,却顾忌着身份,以及对锦绣的敬畏,不敢有丝毫动作,只能强撑着一分理智,端坐在太师椅上,摆出道貌岸然的面孔。可一双贼目却滴溜溜地转着,不放过锦绣精致美丽的面容,微微降起的前胸,以及令他心痒难耐的小手……

????忽然锦绣轻咳一声,“王爷感觉怎么样?”

????赵九凌以为被发现了,心头一跳,赶紧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

????锦绣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果真是烧得糊涂了,“王爷感觉怎样了?”她再问了一遍。

????“呃,啊……”赵九凌一时茫然,他刚才只顾着心虚去了,压根没听到锦绣说的话。

????一旁的朱棒槌把脸别开,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不是我的主子,这不是我的主子。”

????赵九凌总算反应过来,他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说:“很难受,头痛,喉咙也痒。”

????锦绣收回听诊器,“王爷这病确实不能再拖了,得赶紧吃药,并好生休息。不能再劳累了。”

????赵九凌却不以为然,大前天她便说他这病不能再劳累,但他仍是继续忙碌了两天,不也没什么事?

????锦绣看出了他的心思,说:“若王爷非要呈强,那我可不敢再开药了。”

????赵九凌连忙道:“好好,我都听你的,听你的还不成吗?”不知不觉中,他的语气也变得和软无比。

????锦绣的心跳陡然漏了半拍,她甩甩头,把心头那奇怪的感觉压了下来,“那王爷赶紧去床上躺着吧,好生休息。我马上给您开药。”

????赵九凌一脸期待地问:“还需要施针吗?”

????锦绣看他一眼,“当然要施针了,这样可以疏通经络,病情自然好得快些。”

????“那就好。”上回施一回针,也要花去半个时辰,他总算有正大光明的机会与她接触了。

????赵九凌决定了,等会子锦绣施针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表现。

????呃,只是要怎么表现呢?既不会显得掉面子,又不会让她产生反感,还能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正一边冥思苦想,一边脱了外裳躺上床,便有人来禀告,“禀王爷,安阳郡主求见。”

????赵九凌蹙眉,“堂姑?她来做甚?”

????朱棒槌连忙说:“中路葛峪堡参将徐子泰受了伤,徐夫人担心徐参将,昨天便把徐参将带回了四喜胡同的徐府将养。”他看了锦绣一眼,又继续道,“昨日里徐夫人还特地派人来总督衙门请王大人,耐何王大人那时正在休息,王爷也下令任何人不得来打扰,是以守门的连门都没让进,就给回了。”

????锦绣蹙着眉说:“徐大人受伤了?严重吗?”

????“其实也算不得多严重,只是徐夫人关心则乱,把徐大人带离了伤兵营里的病房,得不到有效的医治,反而把病情给耽搁了。”

????锦绣眉头皱得更紧了,“先前不是下了规定吗?怎的还不听劝?”为了减少军医来回奔波之苦,以及更有效地医治伤员,锦绣早在先前就规定,但凡受了伤了士兵,不管品秩高低,一律按伤势严重程度进不同的病房。怎么这徐子泰还不听劝,非要增加军医的工作量?

????赵九凌哑着声音问:“算了,让她进来吧。”他正要起身,穿上衣裳,被锦绣制止住了,“王爷还是好生躺着吧。想必徐夫人这个时候来,定是有重要的事。锦绣先回避一下。”

????“哎,等等……”赵九凌叫住她,“堂姑这会子过来,想必就是想请你过去给子泰瞧瞧吧,等会子她来了,你随她一道过去便是了。”

????“可是王爷您的病也不能再拖了。”

????她这是在关心他?

????赵九凌咧唇一笑,声音柔柔,眼神柔柔,“无妨,一时半刻也还要不了我的命。”

????锦绣低头,撇开他那太过亮晃的视线,

????安阳郡主一身宝蓝打底雪花纹褙子,一张雍容的脸已是憔悴不堪,她被领入内室后,第一时间发现了锦绣,眸光一缩,声音尖锐,“王大人也在这?王大人不是说正在休息,受不得打扰吗?”

????锦绣心里有些不快,说:“锦绣也是才刚醒来。听说王爷病得严重,便过来给王爷看病。”

????安阳郡主又看向躺在床上的赵九凌,果然见赵九凌脸色也很是难看,双颊瘦削,面色苍白,下巴处青茬横生,整个人也厌厌的,暂且忍下心头的焦急,问:“九哥儿怎的也病了?还病得这般严重?”

????赵九凌摆摆手,哑着声音道:“有劳堂姑关心,老毛病罢了。锦绣正要给我医治呢,堂姑就来了。”

????“哎呀,好端端的怎的也给病了?”安阳郡主眼巴巴地望着锦绣,“王大人,恒阳侄儿这病可严重?”

????锦绣说:“王爷劳累过度,引发肺腑之症,高热不退,咳嗽虚火旺盛,又因没能好生休息,以至于加重了病情。”

????“既然这么严重,那王大人还不赶紧给王爷瞧瞧?”

????“已经瞧过了,也开了药,现下还得给王爷施针。可受不得打扰的。”

????安阳郡主皱了皱眉,她自小在宗室里长大,自然听出了锦绣这句“受不得打扰”的含义,心下更是不满,对赵九凌道:“既然病得这般严重,为何不早先找王大人瞧瞧?”

????锦绣眉毛挑了挑,她是在怪自己没有及时给赵九凌看病?

????赵九凌说:“锦绣在军营里不眠不休劳累了三个日夜,回来就睡得人事不知,雷打不动水泼不醒。我也没法子,总不能真不顾属下死活强行把她叫起来给我看病吧?”

????安阳郡主有些讪讪的,听他的意思,表面上他是体恤锦绣的主子,可话里话外总有指责自己不体恤别人的意思。想着儿子被自己一时的关心给挨成重病,这两日又找不到更好的军医来医治,更是忧急如焚,以至于失了分寸,见到锦绣俏生生站在这儿,一想到自己儿子病得厉害,就给指责上了。

????锦绣讶异地望了赵九凌一眼,说:“王爷体恤锦绣,锦绣感激不尽。只是王爷病得这般严重,实在不应该因为体恤锦绣就拿自己病情开玩笑。”她望了安阳郡主一眼,意有所指地道,“王爷是为了主持大局才病成这的,锦绣再苦再累,自然得尽一份心力的。”

????安阳郡主原本来势汹汹,这时候却被挤兑得下不了台,高挑的眉毛也平了下来,她可怜巴巴地望着赵九凌,“恒阳既然病得这般严重,那可得趁早医治才是。王姑娘,恒阳这病究竟如何了?”

????“已经很严重了,原本是要给王爷施针的。”锦绣说。

????赵九凌咳了几声,说:“堂姑找我可是有要事?”

????想到儿子凶险的病情,安阳郡主眼睛立马酸了起来,“不瞒九哥儿,我今日前来,就是想请王姑娘过去给子泰瞧瞧,子泰受伤都第五天了,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不成了。我这心里就跟油煎似的。”

????赵九凌皱了眉头,“不是请了杨太医齐玄英去瞧了吗?”杨太医在治疗外伤也是很有成效的。齐玄英是锦绣的得意弟子,经过这阵子的战事历练,医术也是脱飞猛进,虽然有其他方面还及不上李杨二位太医,但在外伤治理方面却是有着显着的成效。

????安阳郡主哭得更大声了,“杨太医开了药,也并不见好转。齐大人倒是说子泰是胸肺产生了气胸,需要做什么穿刺手术来着,但他只见过王大人施展过一次,他不敢轻易下手。子泰现下呼吸都越发重了,王大人又是难请的,我这也是被逼得没法了,这才厚着脸皮来找你了。”她望着锦绣,“我知道王大人忙,人也累得慌,前来请你的人全都被打发了。可就请王姑娘瞧在王爷的面上,抽空过去给子泰瞧瞧吧。”她抹了眼角的泪水,“王姑娘,子泰现在真的很危急了。若不是走投无路了,老身也不敢厚着脸皮来求王爷了。”

????锦绣挑了挑眉,“受伤五天了,吸呼还是粗重,那证明伤口引发了感染。也不知那些护士是如何护理的。”她说得气忿。

????安阳郡主心头一跳,如果在前两天,她还要把军医给臭骂一通,并治他们怠慢之罪。可在明白军医里的规定后,每每被提起此事,心虚得厉害,也后悔不已。

????“……子泰病得真的很严重,王姑娘,现在也不是追究护士的时候,麻烦王姑娘就过去瞧瞧吧。”

????锦绣看了赵九凌一眼,“也好,虽然王爷这病也不能再耽搁了,不过到底也不算致命的。等会子请李太医过来给王爷施针,待锦绣回来再给您研究开药。”

????赵九凌摆摆手,“去吧。”尽管有些失望,但他仍是大方地让锦绣先过去给徐子泰医治。

????锦绣对安阳郡主道:“夫人,咱们这就走吧。”

????安阳郡主松了口气,又得瑟起来,是谁说患者擅离病房后军医不会再负责任的?是谁说擅自离开病房的人只有等死的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