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章 安阳郡主的怒火-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47章 安阳郡主的怒火

淳汐澜2017-4-19 21:54:32Ctrl+D 收藏本站

????……

????吐得面色青白徐子泰摇摇晃晃地正准备离去,忽然身后响来一阵惊呼,“王大夫晕倒了。”

????身后一阵高低低惊呼声,紧接着是一阵凌乱脚步声。

????他愣了一会,等他回过神来时,只见一群人抬着一个身穿绿袍头戴绿帽子娇小身子出来了。徐子泰心里一惊,连忙上前询问,负责抬人几个辅医看都没看他一眼,边走边说:“这已经是第二次晕倒了。得把王大人抬下去喝盐糠水,吃点东西,好生歇着才是。”

????第二次晕倒?

????徐子泰怔了怔,原来做大夫并不若想像中轻松呀。

????……

????清静了两天,靼鞑又来了。这回攻击仍是中路葛峪堡,徐子泰不料靼鞑如此又卷土重来,从城墙下密密麻麻靼鞑,倒吸了口凉气,接连两天三夜战事,使得中路将士损伤惨重,受毁城墙都还来不及修补,受了伤伤兵们都还没来得及医治,目前能作战士兵也只有往常一半不到。

????徐子泰当机立断,一方面督促迎战,另一方面加紧让人点燃锋火向各路大军求救。

????各路大军很就前来支援,眼看援军就要到,但靼鞑却这时候退了。

????徐子泰惊疑,为怕靼鞑有诈,仍是让人继续严密观察。果然如他所料,靼鞑确实是佯退。

????过了大半天,靼鞑又来进攻了,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徐子泰从被窝中爬了起来,他身上也还穿着白日里甲胄。因为有了防备,靼鞑偷袭并没能成功,依然止步于边军严密防守之下,没能越雷池一步。

????但是,徐子泰却受了伤。

????不过他还算是有运气,靼鞑也并不知道,他们无意中伤了这儿高将领,只觉此处城堡防守严密,失去了千余人代价下,仍是没能撼动分毫,泄气之下,又与靼鞑其他部落汇集,往下西路柴沟堡进攻去了。

????“我是上西路游击将军,王锦绣呢?让王锦绣来给我医治。”骄横语气被毫不客气地打断后,其他受伤人员立马改变了语气,“不知王大人现是否有空?我想,还是让王大给我医治好了。”

????“这位大人,您这伤并不算多严重。自然用不着王大人亲自出马。我也可以替你医治。”一般手术台前“主治大夫”如此说后,便能打消大部份人疑虑与紧张。

????但也有少部份人仍是觉得,如果不让锦绣医治,他们这条命也会没了。

????徐子泰胸前中了一箭,对于接受并习惯了锦绣流水线式救治方法军医来说,真只是小儿科罢了,但他亲兵兼贴身小厮却非要去请锦绣给他医治才肯放心。

????徐子泰是勋贵子弟,他受伤消息很就传进安阳郡主耳里,然后,安阳郡主也顾不得军营里腌赞,一路坐了车子过来看个究竟。

????因为靼鞑又绕道去了下西路,那边自然也需要大量军医,中路营这边自然就少了许多军医了。

????此时,徐子泰中路军营也还入驻了三十多名军医,其中高品秩便是正六品太医齐玄英,以及同品秩郑有为郑医官。

????徐子泰又是中路军营里高将官,自然受到高规格医治。

????但看安阳郡主眼里,一个二十余岁年轻大夫能有几分医术?于是非常不满地质问:“王锦绣呢?怎不让她来给我儿医治?”

????伤兵营里虽然不许女人进入,但安阳郡主是徐子泰母亲,自然得到特许。再来中路军营伤兵营又远离前线,安阳郡主到来自然也不会受到多方拮难排查,是以很是轻松地来到徐子泰跟前。

????护士望了安阳郡主一眼,说:“王大人并不此,她去支援下西路去了。”此次战争已主要集中下西路一带,中路军营虽然也被靼鞑进攻,但兵马并不多。所以军医们自然要派人去伤亡严重战区进行紧急救治。

????而锦绣晕倒后,足足睡了一天一夜,醒了后,便直接去了下西路。哪可能又折回来专门给徐子泰治伤道理?

????安阳郡主蹙着眉,一脸心痛地望着儿子肩膀以及胸前箭矢,“立即派人去把王……大人叫回来吧,她医术好,有她,我也放心。”

????徐子煜轻声道:“娘,下西路战事是激烈,那边伤亡肯定也很惨重,她不可能再过来。”

????安阳郡主不以为然地道:“不去叫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过来?”安阳郡主眼里,王锦绣是小儿子喜欢人,她想要嫁入徐家,正是力求表现时候,现下正好有大好表现等着她,不愁她不过来。

????徐子煜面有难色,虽然他也很心痛担忧大哥伤势,可锦绣并不此,再来下西路那边战事激烈,锦绣肯定也忙得不可开交,就算有私心,也不可能置大堆伤员不顾只为了过来医治受伤并不严重大哥吧?

????一旁护士安慰安阳郡主说:“这位夫人,放心好了,我们齐大人可是王大人得意首席大弟子,齐大人医术也是没得说。徐大人不会有任何事。”

????安阳郡主看了这名护士一眼,“你是说,我儿是王锦绣徒弟给医治?”

????“是。齐大人医术也是极厉害。徐大人已经没大碍了。只要修养几天就生龙活虎了。”护士一脸自豪。

????安阳郡主挑了挑眉,“王锦绣还有弟子?”她怎么一直没听说过?

????“不瞒夫人,王大人这位高徒,年纪比王大人还要大呢。”护士给徐子泰量了体温,一切正常后,这才退了出去,看别受伤将士了。

????安阳郡主很是不满,对徐子煜说:“你看看,这些人真是没个体统。你大哥受这么重伤,他们不守这儿侍候,居然还大摇大摆就走了。”她都还有这儿守着呢,他们都敢如此明张目胆地怠慢她儿子,若是不这儿守着,岂不加无法无天。

????徐子煜不懂军营里规矩,只能宽慰自己母亲,“受伤人太多,自然不能面面俱到了。”

????安阳郡主不满地道:“可你大哥毕竟身份不同,自然不能按寻常士兵那样对待。”

????“娘,刚才大夫也说了,大哥受伤并不算严重,修养几天就没事了。您就甭埋怨这个埋怨那个了。”徐子煜有些不,觉得母亲平时候也挺讲道理呀,怎么现却变得蛮不讲理?

????军营里不比镇国侯府,大哥虽位高,但上头还有比他身份高人,军医要救治那么多人,哪能面面俱到?若是有身份人都需要军医留下来留着,那再多军医都不够了。

????安阳郡主摸了徐子泰脸,又摸了他额头,说:“既然伤并不严重,可为何一直不曾清醒?不成,再去叫大夫过来瞧瞧吧。”儿子未清醒过来,她就是放不下心来。

????这时候,外头又抬了几个人进来,还对安阳郡主等人说“请让让,别挡路中间。”

????徐子煜赶紧让出道路来,三个身穿白大褂人推着一辆木制推车,上边躺着一个昏迷不醒人,一个白大褂收拾了一个铺位,另两个白大褂便合力把那人抬了下来,放到一尺宽床上,盖上被子后,就离去了。

????安阳郡主问其中一个白大褂,“这人是什么身份?哪儿受伤了?”

????“胸部锐器所伤,重伤二级。”

????“那这人是什么身份?”

????“不清楚。”护士回答后就离去了。

????安阳郡主又望了屋子里十多个床位上躺着受伤将士,问其中一个清醒中人,“你是什么人?可有品秩?”

????“回夫人话,小是中路军营第十一千户所士兵。”那人一脸愧色,“小还是兵,目前并无任何品秩。”

????安阳郡主呆了呆,然后心里怒了,真是岂有此理,她儿子堂堂正三品参将,镇国侯世子,居然与一个无品秩无身份低下士兵同处一室养病,这些军医实太可恨了,太没个眉高眼低了,如此怠慢她儿子。

????“子煜,刘妈妈,张妈妈,你们过来,把子煜抬到他往所去。我儿怎能这种地方养伤?”安阳越说越怒,“这些军医简直不像话,居然这般怠慢我儿子。等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娘,也不能全怪军医……”

????“闭嘴,到现你还替王锦绣说话。”安阳郡了恨铁不成钢,忍不住揪了儿子一把,“我怎生了这么个吃里爬外东西?”

????徐子煜无耐,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大哥这种地方养伤确实不妥当,但军营比不得家中方便呀,能有地方养伤就不错了,这时候还把身份地位挂嘴边,也太不是事儿。

????但安阳郡主却不这样想,她厉声吩咐身边几个嬷嬷,准备把大儿子移出病房,抬到另外住处去才是正经事。

????安阳郡主带来四个婆子虽长得块头大,可长年养尊处忧,并没多少力气,徐子泰生得高大结实,几个婆子抬得吃力不已,又不敢太用力,生怕扯痛了他伤口。徐子煜见状,不得已只能撩了袍子,上前帮忙。

????合徐子煜以及两个婆子力,把徐子泰抬到门口时,外头又推了一个伤兵进来,护士见状,瞪眼道:“你们这是干嘛?”

????“我大哥受伤了,我们要把他带到别地方养伤。”

????“哎呀,营里规定,所有受了伤士兵都要一处养伤,不得擅自离开。”

????“为什么?我大哥可是堂堂参将,怎能这种地方养伤?”

????护士瞪眼道:“原本是徐大人弟弟,婢子这厢有礼了。徐大人是三级重伤,按营里规定,必须得集中治疗,不得擅自离开病房。否则出了任何问题,军医概不负责。”

????徐子煜怔了怔,也是一脸怒火,“我大哥就是因为受了重伤,自然得好生养伤,岂能呆这种……地方?”

????安阳郡主也怒了,“你看看吧,这些军医越发不成体统了,连朝廷命官也敢如此怠慢。哼,等子泰伤好后,我定要写上书恒阳侄儿,参王锦绣一本。告她个管束不不力、怠慢我儿罪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