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章 心灰-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45章 心灰

淳汐澜2017-4-19 21:54:23Ctrl+D 收藏本站

????徐子煜骑着马儿,来到锦绣跟前勒了缰绳,下得马来,“你每日都要来军营吗?”

????“也并非天天都要过来,有空才过来。”锦绣回答,笑问:“你来找令兄么?他中路军营里。”这儿可是下北路军营,徐子泰可不这儿。

????“不,我不是找大哥。只是,随便出来看看。”徐子煜说着,一双俊目忍不住望着锦绣白皙面孔,锦绣今日穿着米色绣红梅小竖领褙子,整个人看起来婷婷玉立,清又娇俏,他心里一热,脑海里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母亲话来。

????“王锦绣有言先,她不允许自己丈夫纳妾。这样女子,我们徐家可要不起,也不敢要。”

????当时他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只觉心头闷闷,有些不舒服,想了两个晚上,心里仍然不大舒服,沉沉难受。但他实不愿相信,锦绣会是这般善嫉,但他喜欢她很久了,实不愿因为这个原因就放弃,他仍是想亲自问了她,亲自得到答案,才会真正死心。

????“那个,你现可否有空?”徐子煜问。

????锦绣想了想说,“已没什么事了。”

????“既然如此,可否带我随便逛逛?”他说,“我对这儿不大熟悉,你经常出入军营,想必比对这儿比较熟悉了吧。”

????锦绣笑了笑,“虽然经常来这边,可我还真没有四处逛过呢。”

????“既然如此,那就趁此机会好好逛逛吧。”

????锦绣想了想,展颜笑了起来,“也好。”

????然后二人沿着军营外围慢慢散着步,宣府并没什么风光,但胜移植下北路军营外梅花开得比较不错,锦绣摘了两束腊梅枝下来,放鼻间闻了闻,“真好香。”

????徐子煜望着她秀气脸,以及灵动眸子,很想说,“其实你比梅花还要香。”到底矜持占据了理智,不敢说出来,只能闷心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维持着一派儒雅温文。

????“不是说女子不得进入军营里吗?”

????锦绣俏皮地说:“我是大夫嘛。”想着第一次来军营场面,不由呵呵地笑了起来,然后把第一次来军营受到拮难说了出来。

????徐子煜也微微地笑了起来,“你到来,倒是将士们福气。”

????“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只是份内事罢了。”

????“就因为你把份内事做得很好,令人钦佩。”徐子煜目光真诚,“有人,却连份内事都做不好。”

????“哦,瞧这话说,指是谁来着?”锦绣偏头,眨了眨眼,笑着问。

????锦绣偏着头,眼睛亮闪闪,非常俏皮,不若以往冷静自持,有邻家小姑娘天真与稚气,轻言语,俏皮眼神,却令人移不开眼。徐子煜恍惚地想着,这样她,其实加吸引人。

????忽然锦绣打了个喷涕,徐子煜连忙说:“这儿冷,我们还是回去吧。”他解下身上披风,准备披她身上,被锦绣婉拒了。

????“你穿得暖暖和和,可别解下来,万一着了凉还要我给你治,也怪麻烦。”

????徐子煜拿披风动作顿了顿,“反正你是神医嘛,病了也不怕。倒是你,天气这么冷,也不多加件衣裳。”说着就往披她肩上。

????锦绣赶紧后退了两步,“你还是披上吧,我也带了披风出来,只是军医营里嫌热就给解下来了。”

????徐子煜收回披风,“那我们先回去加件衣裳吧。”

????锦绣见他并没有把披风披身上,于是说:“还是披上披风吧,万一着了凉可就麻烦了。”

????徐子煜笑了笑说:“不碍事,我并不冷。”

????二人又往前边走去,“对了,令堂病可有好转?”锦绣问。

????“托你福,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不过仍是要坚持吃药。不能间断。”

????“嗯,都听你。”又想到母亲说过话,徐子煜心跳又加了,鼓足勇气问道:“锦绣,我有件事要与你说。”

????锦绣望着他,他郑重也感染了自己,她收起笑容,“你说,我听着呢。”

????“呃,你对男子纳妾,有何看法?”

????锦绣沉默了会,蹙了眉,“好端端,为什么要问这个?”

????徐子煜心里紧张至极,但面上却并不表现出来,他定定地望着她,“我听说,你们做大夫,天生有洁,洁……”

????“洁癖。”

????“对,洁癖。”徐子煜抹了抹额上并不存汗水,“我听说,你是因为不愿自己丈夫纳妾,所以才一直到现都没有订亲?是不是真?”

????锦绣很就明白过来,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淡淡,“敢问二公子,你希望自己妻子有别男人吗?”

????徐子煜怔了怔,皱眉道:“那怎能行?我将来妻子自是要从一而终,心里只能有我,如何再有别男人?那岂不打我脸?”

????“二公子都不允自己妻子有别男人,为何自己却要纳妾?”

????“这,这……”徐子煜被问住了,然后说,“男子纳妾天经地义,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这怎能相提并论?”

????锦绣无耐地苦笑,不能说徐子煜有这样想法就是渣男表现,而小子本来就是封建时代产物,有这样想法正是正常不过了。

????“你们男人倒是享受着左拥右抱美事。”锦绣半开玩笑地说着,“却不知道女人心里该有多苦。”

????徐子煜愣了片刻,说:“她们怎会苦呢?身为主母,妾室要服侍她,尊从她。庶子女也要尊她为嫡母,内宅里有着绝对权利,又怎会苦呢?”

????锦绣淡淡地说,“我是大夫,又是女子。她们苦不苦,我有发言权。”

????“……”徐子煜没有说话,但眼里疑问与不解彻底暴露出了封建男人渣男本质。

????锦绣有些心灰意冷,到目前为止,这徐子煜是她见到过所有男人当中,唯一一个条件好,身世优,脾气好,对她也还不错三高男人,她也是有些心动以及憧憬,但方方面面优秀男人,却是标准封建设社会里产物,他们或许有担当,有成家立业本领,却并不反对三妻四妾,因为他们认为那样是再正常不过了。

????锦绣对他是失望,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较满意对像,她又不愿轻易放弃,于是,她又试着努力一把,“有女人地方,就会有争斗。女人天生就是小心眼。没有哪个女人甘愿与别女人分享自己丈夫。她们表面上大度,实则心里恨不得把那抢自己男人小妾通房给捏死踩死。”

????徐子煜双目呆滞,然后摇了摇头,“你说太偏激了……”

????“为什么小妾总是命不长?总会得暴病而亡,或是生产时难产而亡?二公子,你别告诉我,她们只是命薄。”

????徐子煜滞住,内宅争斗他不会陌生,他大哥屋子里就有三房妾室,平时候也是争来斗去,但那只是些上不得台面争斗,并没有引起重视罢了。

????锦绣又继续给他洗脑,“没有哪个女人会乐意与别女人分享自己丈夫。她们表面大度,但背地里却用一切手段打压受宠妾室庶子女。不是她们心狠手辣,也不是一山不容二虎,只是为着各自利益罢了。妾室无宠要受欺凌,所以她们不得不去争男人宠,若是受了宠,生了个儿子,有了依仗和凭恃,她们又会有高远想头,而这时候,主母又会担心自己地位受动摇,争斗便是无可避免了。”

????徐子煜轻声说:“你说这些我都明白。但我不会让那样事发生。”他看着锦绣,语气真诚,“我心里,妻子就是妻子,地位是绝无改。妾室就是妾室,再是受宠,又如何能越过主母呢?”

????锦绣摇了摇头,“二公子,你说得太简单了。妾室也是人,也会有想法,有野心,她们受了宠,有了儿子,再利用一点子心机与运气,以及形式,便有了与嫡妻较量本钱,没有哪个人不向往着好日子,所以争斗是再所难免……算了,好端端与你讨论这些做什么?总之,我觉得不管妾室再如何可怜,但那些把纳妾挂嘴里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徐子煜急了,“你怎会这么认为呢?”

????锦绣望着他,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有一度心生憧憬,以为只要她再努力一把,她剩女生涯就会终结,但显然,她太高估自己了。

????“二公子,你们男人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纳妾呢?我真心觉得,当女人真很可怜。侍奉公婆,生儿育女,操持家秋,应付刁钻严厉长辈、明里暗里使绊子妯娌,这些已经够累人了,还要忍受自己男人别女人卿卿我我,不但要忍受这种钻心痛楚,还要替男人看顾妾室,教养庶子女,甚至还要提起十二万分心提妨妾室反扑和算计,这样日子,我可不想去偿。这样男人,家世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锦绣承认,她这话就是说给徐子煜听。现代女人很苦,但古代女人苦。她无法改造像他这样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男人。但让她放弃,又觉得可惜。可若是捡来自己用,到时候左一个妾右一个通房纳进屋子里,又不甘心。

????锦绣淡淡地说:“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我就不奉陪了,二公子自便吧。”她朝他施了礼,转身离去,身后徐子煜叫了两声也没有回头。

????紧闭马车隔绝了外头寒意,也隔绝了徐子煜面容,锦绣靠坐车壁上,听着车轱辘压地面上声响,她心却无法平静。不让男人纳妾,是她要求太严苛了,还是她想法太离奇?

????------题外话------

????唉呀,忘了与大家说一声年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