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8章 越活越回去-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38章 越活越回去

淳汐澜2017-4-19 21:53:56Ctrl+D 收藏本站

????“……肚子总是疼痛不堪,伤口又已经愈合,但肚子里却总有尖锐刺痛感,初步估计,应该是肚腹里还有异物,所以引发肚腹疼痛。唯今之计,只有开腹探查。”

????进入伤兵营,杨太医便听到这么一句话,一时间猛然惊呆住,只见一群军医睁大眼,纷纷不可思议地问着:“这,这还要开腹?这再次开了腹,还会有活命?”

????“如何会没有?只是又要让病人多受一次罪了。”锦绣望着病床上年轻小伙子无耐地说:“那个骨头有多大?什么时候吃?”

????“这个,小也记不清楚了。”那人很是羞愧,“饿了整整两天才得到饭吃,吃了后就给睡着了,这后来几日都是睡了醒,醒了睡,还真不知道有多长时日了。”

????一群人又骂他不中用,那人羞愧至极,锦绣安慰他:“虽然有些不可思仪,但我不会笑话你。因为饿肚子滋味确实难受。”

????对方忽然感动了起来,哽咽道:“王大人,人人都说是活菩萨转世,果真是名副其实。”

????一旁观看何劲撇唇,瞧这马屁拍。

????锦绣沉声命令所有人准,做手术时,一群人已中气十足地行动起来,李太医看着锦绣憔得瘦削脸,忍不住道:“王大人,您现也急需要休息,不能再劳累下去了。”他是大夫,当然也知道过度劳累下场。

????锦绣无耐地道:“无妨,才吃了盐糖水,应该没问题。”

????“若是让那些大人们知道你亲自替一个小小普通士兵做手术,他们会不高兴。”李太医意思是锦绣堂堂太医,实没必要为了救一个不起眼小兵而劳累自己。

????那名普通士兵心下一缩,也有些忐忑,按军里规矩,他们这些无品秩末等小兵,就算马上要死了,都是没资格请太医医治。

????锦绣长长叹口气,“我知道这样不合规矩,可我是大夫,再苦再累,只要还有一口气,自然要坚持到后。”她望着这名小兵还带着稚气脸,“这孩子还没有十六岁吧?就上了战场,那些权贵子弟这个年纪正是猪嫌狗烦惹事生非时候,可是他已经冒着随时会丢命危险上了战场,做了保家卫国大周士兵一份子。光凭这点,我就不能袖手旁观。”

????周围有好一会儿清静,众人望着这名小兵目光不再带着轻视。

????朱妙云也愣了愣,望着王锦绣憔悴脸,忽然有种怪怪感觉。

????李太医被说得半天无话,后不得不叹息道:“王大人却是当得仁心仁术这四个字,老夫佩服。罢罢,既然王大人都不怕累,老夫自然舍命相陪。”

????锦绣欣慰地笑了起来,“多谢李大人。”

????唐成这时候挤了进来,“师父,这回可要让弟子给您打下手。”

????“好。”

????很,锦绣便被全副武装起来,朱妙云嫉妒地望着她被人侍候着穿上那难看褂子,戴上难看帽子和口罩,再戴上手术套子和袖套,从鼻吼里哼了哼,“小小一个太医,架子可真大。”

????开始做手术后,一些得了闲军医也跟着围观,是以朱妙云与何劲二人倒并不显得突兀。

????只是,当锋利刀子划过小兵肚腹时,露出鲜红血肉时,许妙云尖叫一声,“杀人啦……”她捂着唇,脸色发白践跌撞撞地奔了出去。

????这女人太可怕了,她居然拿刀划开别人肚子……

????何劲杀伐习惯了,但仍是震惊于锦绣划开肚子时面不改色,他又畏又敬地望着她拿着一个奇模怪样东西进进伤口里,把伤口撑起来,他闭了闭眼,虽然见惯了血腥场面,但这时候仍是有种窒息恐惧感。

????当他睁开眼,又看到锦绣把手伸进肚子里时,只觉手脚冰凉……

????……

????腹部探查进行了一刻多钟,方才找着那个害人不浅鸭骨头,接下来事儿唐成已经会操作,锦绣可以功成身退,交代一番后便马不停蹄地回了总督衙门。这回她发了毒誓,就算天王老子来,她都不去了。

????锦绣这一觉硬是睡了一天一夜,醒了来,方便后,吃了两碗熬得稠稠稀饭,又继续睡,如此再三,一直睡到第三天,似乎才真活了回来。

????锦绣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像这回累到不成人形,这回也确实伤了元气,之后腰酸背痛一直纠缠了她好久。而等她总算休息够了本,堆她桌上贴子已堆了老高了。

????“这边全是军中那些被姑娘救过将军们夫人送来请贴,感激姑娘救了她们丈夫一命,特意下贴子邀请姑娘过去吃顿饭,顺便以表谢意。”

????冬暖把十多张大红烫金请贴递到锦绣面前。

????锦绣看都没看,说:“你是如何回答?”

????“婢子这两天也是吃了睡,睡了吃。是廖嬷嬷负责接待。”

????廖嬷嬷进来笑着回答:“……那时候姑娘正睡得沉,瞧瞧姑娘您,也才半个月而已,就累得脱了形,老婆子看了心里心疼跟什么似,哪里还忍心让这些小事劳累姑娘,所以一律借口姑娘实太过劳累正休息为由,全都客客气气打发了。”

????锦绣笑着说,“妈妈做很好。”

????得到夸赞廖嬷嬷非常高兴,“姑娘有所不知,这回您可是大放异彩了。如今宣府上下,谁不知您神医大名?就连唤月楼里那位,如今看到姑娘院子都要绕着走呢。”

????唤月楼里住,正是客居此许妙云,楚王表妹。

????锦绣想起上回恶意让许妙云观看她做手术事儿,想必这样一个养深闺女子应该是吓傻了吧,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姑娘,这些贴子全是外头那些富户送来,要么请您过府一叙,要么是请您去看病什么。”

????“廖嬷嬷又是如何打发?”

????“还不是借口姑娘您累极了,正休息,没个三王日哪能恢复。”

????“那么这些呢?”锦绣指着桌子上乱七八糟贴子。

????“这是其他地方送来请贴,如今大都还住外头客栈里,等着姑娘您给回复呢。”廖嬷嬷见锦绣威名远扬,也与有荣嫣,

????锦绣抚额,果然,出了名日子不好过呀。

????吃过午饭,赵九凌过来了,送来了一大堆补品,锦绣婉拒无果,只好收下。

????“多谢王爷厚爱,锦绣感激不。”

????赵九凌大马金刀地坐椅子上,上下打量她,“那几日可真是累坏你了。”

????“还好,职责所罢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赵九凌笑了笑,“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受这么大罪。”如果不是他擅自作主把她调到宣府,她金陵应该也会是名动一方名医,并且财源广进,吃穿不愁。而不像现,累得半死不活,却也没多少油水可劳。

????想到这里,他轻声道:“近外头还有好些想请你去看病,都被我拒绝了。”

????“多谢王爷体贴。”锦绣福了福身子,给外人看病确实来钱很,但也得有时间,有精力才成。

????赵九凌轻敲桌面,这是他想要决定做某件事时一惯动作,“此次靼鞑入侵,上北路军营亡一千二百人,受伤三千余人,亡五百八十一人,重伤一千七百余人,其中重伤不治身亡约有三百余人,此次以你为首军医,救活了两千余名将士。其中约有千余名是必死之人。伤兵死亡数比以往下降了许多。锦绣,你带给伤兵功劳,是无法抹灭。”

????锦绣轻声道:“只是职责罢了,王爷不必夸奖。”顿了下,她又道,“若是药物全齐,人手齐全,说不定还能救些人。”

????赵九凌深深地望着她,语气轻柔,“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往每次打仗结束后,那些重伤不治人数就占去了伤兵一大半。”

????“本王已写上凑折进京,向所有有功将士请功,而你,将是头等功。”

????锦绣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道:“王爷万万不可如此。锦绣是大夫,救死扶伤本是职责所,如何能邀功?”

????“这是你应得。”

????“若是王爷真要赏赐锦绣,何不顺水推舟,再给军医们涨涨待遇?或是提高军医军中地位。”锦绣真诚地建议,“没有人付出了一切后得不到尊重情况下还能继续保持医者本分。王爷,军医与将士们一样,是人,也是有血有肉。他们或许没有上战场,但同样经历着比战场要残酷死亡经历。他们付出劳动与汗水,并不比上阵杀敌将士们少。”

????赵九凌深深地望着她,这女人虽然脾气不怎么好,嘴巴还利,还特别器张,她是个很聪明小女子,懂得避其利害,又懂得明哲保身,能屈能伸,还刁滑奸诈,以前金陵时候,骄傲自大他,总是被她给气得火气迸射,却又无可耐何。而现,因为顾忌他是她“上峰”,所以收敛起了满身刺,变得平和温驯。但这只是她表面而已。真正她,仍然是那个尖酸刻薄还特别爱记仇小女子。

????但毛病一大堆她,却有着一颗难得善良心。

????这家伙又来了。

????锦绣很是愤懑,这阵子究竟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爱用这种讨厌目光盯着她?

????看到她羞忿眸子,赵九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堂堂王爷,自小就见惯了美人,虽然不至于坐怀不乱,但也不会像刚才这般失态。只是,每每遇上锦绣,他王爷威严就要受到极致挑战。

????赵九凌有时候都想同,这王锦绣,难不成是专门生来克他?

????“本王记得,你还没有婚配吧?”

????锦绣呆了一会,很是不解这人怎么又天外飞来这么一句话,小心地回答着,“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上峰有关心下属终身大事权利,但她并不认为家伙会有这般好心。

????赵九凌清清喉咙,“这战争一旦开打,那便是没日没夜忙活。也幸好你还没有婚配,否则,你一个女子这般成日里呆军营里,婆家人再如何开明,恐怕也不会没有微辞。”

????这事儿锦绣早就想过了,心里不但无耐,还很无力。该死封建社会,该死名声,该死狗屁礼教,该死世俗礼仪。

????望着锦绣沉默脸,赵九凌又道:“其实,这世上仍是有不计较女子名声人。只是你没发觉罢了。”

????锦绣回过神来,低下头来,说:“王爷说得有理,也多谢王爷关怀。”不计较女子名声男人,这世上确实有这样人存,从古至今,灰姑娘都能嫁入侯门,没道理她就会被剩下,就算那些豪门大户自恃身份看不上她,但那些普通人家对媳妇要求也不会太高就是。

????赵九凌见她态度冷淡,又问:“总督府呆了那么久,可有自己中意?”

????锦绣啼笑皆非,到底她还是未出阁姑娘家好不好?与一个男人这样讨论自己婚事,真有点那个。

????锦绣自认自己是不拘小节之人,可面对赵九凌,她无论如何也放不开手脚,只能中规中矩,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冒头以及冒犯,就怕这家伙脾气一来又变着法子找她麻烦。

????只是今天他实太奇怪了,怎么问些这些事来,难不成她说了中意男子后,他就会给她保媒不成?

????“王爷说笑了,锦绣才来多久?哪那么……”妈,她要憋不住了,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赵九凌其实也紧张,战事结束后,锦绣也从军营里回来,这才几日功夫,若非有他镇着,那些想求娶锦绣人肯定要把总督府门都给踩破。而锦绣对自己却一直不冷不热,态度恭敬又冷淡……随着时间拖得越长,他心里越不是滋味。

????虽然朱棒槌总是说他是王爷,想要什么样女人没有?可是,锦绣面前,他就是提不起这个信心。面前还屡屡出差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题外话------

????热腾腾双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