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章 打你屁股-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05章 打你屁股

淳汐澜2017-4-19 21:46:29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没有反驳,而是拧着眉,上前给赵九凌把脉,但被李太医给阻止了,“王大人还是边儿去吧,哼,乳嗅未干的黄毛丫头,佼幸学了点医术,被人捧上两句真当自己是神医了。”

????冬暖怒目而视,这老东西越发不像话了。

????但锦绣却没有去理会,她很是疑惑,昨晚她明明另加了药,按理就算病情不会有起色,但也不会加重才是,为何还严重成这样?

????赵九凌气色也不是很好,一直咳,一直咳,咳得双脸通红,眼窝深陷,咳声带空音,这是典型的重症肺炎的表现,她沉声问道:“王爷,昨晚我开的药,究竟吃了没?”

????努力压下喉间的痒气,赵九凌抬起因没能睡好而变得血红的眼,声音沙哑,“这倒是要问王大人了,究竟给本王开的什么药,不但不见好转,反而咳得越凶。”说着又咳了起来,总算把喉咙里的痰吐了出来,这喘了一口气,目光阴鸷地盯着锦,“昨晚去了哪?”

????“去了中路营,徐将军那儿出了点事,好几位士兵染了重病风寒,高热不退。”

????沈无夜的事昨晚赵九凌便知道了,哼了声,“沈无夜的病情比本王凶险多了,为何他都能治,本王反而越治越狠?”

????锦绣蹙眉,“按理,只要吃了药,应该不会弄成这么严重的。”

????李太医冷笑一声,“王大人,你就休要再狡辩了,承认自己医术不精有何大不了的?反正你还年轻,还可以再学嘛。”见锦绣仍是拧眉沉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恨地道:“果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你那么点庄稼把式就能遨视杏林?你在金陵被人尊称为神医,不过是人家瞧你是姑娘家,给你几分颜面罢了,倒真把自己当成神医了。”

????锦绣没有理会,仍然在冥思苦想问题所在,她医治过那么多回的肺病,大多数都没问题的,怎么这回却不见效来了,难不成,是药物有问题?

????锦绣对赵九凌道:“李太医,麻烦你让让,我再给王爷看看。”

????李太医被气笑了,“老夫活了大把的年纪,还从未见识过像你这般脸皮厚之人。王爷被误诊病情挨成这样你不但不跪地求情,还如此张狂,真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然后转头对赵九凌义正辞严地道,“王爷,不能再纵容此人了。这女子医术不精,刚腹自用,连个行脚郎中都不如,如何当得起宣府的医官?下官恳请王爷立即拆去此人医官职务,再治她庸医误诊的罪责。”

????一直侍立床前的青玉豁然抬头,目光闪过一道亮光。

????锦绣双手垂立,面无表情,并不辩驳,只是盯着赵九凌,“王爷昔日在金陵的时候,也是亲眼见识过锦绣医术的。王爷这病并不算多严重,这吃了药仍不见好转,王爷,我想亲自检查一下王爷昨晚的药渣子。”

????青玉身子微微一颤,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说:“禀王爷,昨晚您的药熬好后奴婢就把药渣子拿去倒掉了。”

????锦绣看了青玉一眼,说:“倒在哪儿呢?可否带我去瞧瞧?”

????青玉目光闪烁,说:“早就倒进了马桶里,这时候早已被粗役给拿出去倒掉了。”

????锦绣讥笑一声,“把药渣子倒进马桶里?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是哪个粗役端的马桶,找来问问便知了。”

????青玉脸色一变,“王大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在药物里动了手脚?”

????“不敢,只是怀疑是否药物过期或是变了质,所以让药性打了折扣。正想拿药渣来瞧瞧,谁知偏不巧就被青玉姑娘给倒掉了。”

????冬暖随口接过话来,“按理青玉姑娘是头等丫头,这些小事自是由底下的丫头去做才是。想不到还亲力亲为,青玉姑娘对王爷可真是忠心呢。”

????连赵九凌都听出异味来,目光炯炯地盯着青玉,吩咐道:“把昨晚的药渣子拿来瞧瞧。”

????“王爷,药渣子真的被粗役婆子拿去倒了。”

????“那就把粗役婆子叫进来问话。”赵九凌淡淡地道,“本王就不信了,诺大一个总督府,连个药渣子都找不着了。”

????青玉身子似是站立不稳,玉莹眼明手快地扶住她,脸色也很是难看。

????锦绣重新给赵九凌把了脉,眉头拧得死紧,“又严重了。”

????赵九凌盯着她,“无夜的病你都能治,没道理我的病你就给治成这样。你说说,是不是对本王还怀恨于心,所以不肯尽力。”

????锦绣翻翻白眼,“王爷这话真好笑,王爷做了什么事需要锦绣对您怀恨在心?”

????赵九凌被问住了,一脸的心虚,真要说他对她做过的事,一件件,一桩桩,还真的数不清了。

????不说那回害得她挨了一巴掌锦玉脾脏破损差点危及性命,单说这回让父皇下旨把她召到宣府,让他们姐弟分离,背井离乡,她也有理由恨自己的。

????锦绣冷笑:“王爷做过的缺德事多着呢,真要用指头数还数不过来。所谓蚤子多了不怕痒,也就不差这一回两回过了。王爷只管放心,就算真的恨毒了您,我亦不会拿自己的医术开玩笑。”

????面目无表情地拿出听诊器,让赵九凌躺在床上,仔仔细细地在他胸膛左右全听了遍,对于李太医的记笑与嘲讽以及青玉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充耳不闻,又看了喉咙与舌头,这才道:“肺部右下角有痰,杂音较多。昨晚还只是右边肺部有杂音,今日里已感染至两边肺叶。得另外换药,冬暖,拿笔墨来。”

????“等等……”李太医上前,一脸的不赞同,“王大人,你可知误诊王爷病情的后果?”

????锦绣扬眉,“后果?呵,我就不信了,韩国公世子那么严重的病我都能治,没道理王爷这病我就治不了。今日我就守在这儿,不离开王爷身边半步,我就不信了,王爷这病我就拿它没办法。冬暖,还愣着做甚,我念,你写。把字给我写清楚些。”

????待锦绣念了一长串药物名称,李太医也在心里默念一遍,麻黄、荆芥、防风、苏叶这些药倒没有问题,只是念到鱼腥草时,不由驳斥道:“怎么又有鱼腥草?这个对医治肺病咳喘有何药效?”

????锦绣看他一眼,说:“王爷恶寒重、发热轻、无汗、头痛身痛、鼻塞流清涕、咳嗽吐稀白痰、苔薄白。这便是典型的风寒引发的肺炎。而肺炎又分很多种,肺炎之所以被列是疑难杂症,而是大多数大夫都没能重视要先医治肺恙,必须先得进行消炎。而鱼腥草,金银花,板兰根,柴胡等物,不但医治风寒有特效,还有消炎的功用。只要炎症消掉,治理肺腑之症就容易多了。”

????尽管自己也是大夫,可锦绣一番原理说出来,李太医仍是听得云里雾去的,但他师从二十年,在太医院混了十多年,从来没听说过治疗肺腑之症还得加什么消炎药物,还有,这肺病咳喘怎么就成了肺炎?

????肺炎?这是什么玩意,听都没听说过。

????李太医又要驳斥,但赵九凌已厌烦了他,冷淡道:“连专治肺腑之症的许太医都想拜锦绣为师。李太医若是觉得自己医术比锦绣还要厉害,那本王做主,就让许太医拜在你名下如何?”

????许太医那可是太医院里的院判,管理着太医院数十名太医,又是出自奉国公府,医术超群,身份又尊贵。楚王搬出许太医来,李太医不敢再造次,只得忿忿退下。心里暗暗忧心,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呀。王爷为了讨好这女子,连自己的病都不顾了。

????不行,王爷已经被迷了心窍,连他的话都听不进去了,还为此喝斥了他,但他可不能由着王爷乱来。

????于是,回到自己院子的李太医很快就写了封信回京,有王爷在,他无法阻止那小女子的胡作非为,但相信有皇上皇后娘娘作主,这小女子也威风不了几天了。

????写好了信,让小厮把信送出去后,李太医望着楚王的院子的方向,冷笑一声,“老夫治不了你,自有人能治你。等着瞧吧。看你还能得瑟多久。”

????锦绣亲自检查了药物后,并无不妥后,这才让冬暖下去熬药,并吩咐她不得经任何人之手,飞云阁的下人多,很快药就熬好了,赵九凌喝了后,仍是吃了锦绣提供的自制止咳糖浆,而急性肺炎单靠药物治疗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锦绣又拿出银针,准备给赵九凌做针炙。

????赵九凌惊讶至极,“需要本王脱衣服么?”

????锦绣翻翻白眼,“小女子还没有医术高明到隔衣就能准确找出穴位的本事。”

????赵九凌依言脱掉上衣,锦绣在尺泽、孔最、列缺、合谷、肺俞、足三里各个穴位各施了一针,随后,又让他翻身,在他的背部施了一排针。

????床的四周早已摆好几个火炉子,银丝炭火无声无息地散发着浓浓的热度,却无一丝呛人的烟味,反而还有种好闻的松香味儿,锦绣穿得厚,早就出了一身地汗,可她又不敢解开身上的袄子,只得强忍着周身的热度,又拿了细细的银针,开始扎后背。

????赵九凌忽然开口道:“对了,你这医术是从哪学来的?”

????“家父。别动来动去的,认真点儿。”

????他果然不敢再动,但嘴里却不肯停下,“本王打听过,令尊医术只是普通水平罢了,但你的医术却是出神入化,就拿这针炙来说吧,若没有数十年的浸淫,如何会有如此成就?”

????锦绣继续扎了一针下去,“这有什么好奇的,因为我是天才。”

????赵九凌大笑,撑起上半身来,而锦绣手上的银针正好扎下去,这回因为他的动作而没能扎准,而是给扎歪了,银针也差点给闪断了,不由大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隐藏在骨子里的泼辣使得她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拍了过去,轻斥:“叫你不要动,非要动。”

????锦绣下手没有隐藏力道,这一巴掌力道是施足了的,并且刚好打在赵九凌的屁股上。

????巴掌打下去后,屋子里一阵寂静,然后是一道抽气声,锦绣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打人了。

????她打了男人的屁股,这个男人与她并不熟。

????锦绣的俏脸儿腾地一下子就红了。

????紧接着,她发现赵九凌也傻住了,心下又惊谎起来。

????被她打屁股的不是别人,正是高高在上的赵九凌,杀人不眨眼,脾气乖张的楚王。

????------题外话------

????妹子们新年快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