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章 不自在-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00章 不自在

淳汐澜2017-4-19 21:45:44Ctrl+D 收藏本站

????“姑娘,这天气怪冷的,今天没什么事儿,应该早些回总督衙门去才是。怎的又要去姚府?”冬暖小声地问道。

????“姚老夫人的病可凶险着呢,好不容易控制了病情,自然要一股作气医好才是。”

????冬暖嗤笑一声,“姑娘这话说得,依奴婢看,姑娘应该是想人家姚府的银子才是真。”

????锦绣哈哈一笑:“生我者父母矣,知我者,冬暖矣。”

????姚府的门户见锦绣登门,连忙堆起笑来,“王大人也来了,快里边请。”

????锦绣笑了笑,随口问了句“老夫人病情如何?”

????“有王大人精湛的医术在,老夫人自是药到病除。如今精神可好着呢。”

????“那就好。”

????从侧门一路来到主屋,锦绣陡然发现气氛不大对,问领路的婆子,“府上可是来了贵客?”

????那婆子笑了起来,一脸的自豪,“王大人不但是神医,还是神算呢。今儿个楚王殿下来了,亲自来看老夫人呢。”

????锦绣恍然大悟,腹诽道:“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来着。”

????趁那婆子去禀报的时候,冬暖小声问道:“姑娘,您怎知楚王来了?”

????“猜的。”

????冬暖嘟唇,“姑娘猜得可真够准的。那,咱们需要回避吗?”

????“回避什么?”

????婆子出来了,满面的笑容,“王大人,老夫人有请。”

????姚老夫人是姚府身份最高又是辈份最高的,她的院子里自然是整座姚府最为豪华舒适的,拜今日里又迎来了楚王这位贵客,屋子里更是弄得富丽堂皇。

????正厅里姚老夫人与楚王俱都坐在榻上,一身靛蓝缎面压月牙色中衣,外罩大红遍地锦五彩妆花通绣袄,下面配兽朝麒麟补子缎子袍,头发上插着点翠飞凤大珠叉,靛蓝镶赤金豆子的额箍,与往日普通的衣衫不同,今日的姚老夫人,一身盛妆之下,深宅贵妇以及县主的身份呼欲而出,尊贵体面,威仪毕现。

????锦绣上前先向赵九凌施礼后,然后打量姚老夫人一翻,笑道:“一日不见,老夫人气色可比昨日好多了。”

????姚老夫人笑道:“这还要多亏王大人精湛医术。”然后上下打量锦绣,说:“王大人这个帽子做得可真别致。”

????赵九凌望向锦绣头上的姜黄色白色狐领毛边的帽子,毛绒绒的帽子中央,绣了朵红色的绒花,衬得一张脸儿越发白皙。

????锦绣摸了摸头上的帽子,笑道:“这边天气冷,风直往脖子里灌,还是帽子暖和些。”

????姚老夫人笑道:“原来如此。王大人是南方人,想必到了北方,还不习惯这边的气侯吧?”

????“还好,金陵那边冬天也很冷的。”她的生存本领一直很强悍的。

????姚老夫人又打量锦绣,忍不住赞道:“王大人长得漂亮,更会穿衣裳。瞧瞧这身装扮,完全是大户家的嫡女气派了。”

????赵九凌也上下打量锦绣,眼里一派的柔和。

????锦绣心里咯噔一声,这姚老夫人说的话怎么听起来话中有话?

????她微笑道:“老夫人过奖了。锦绣这身衣裳也是才做出来的,自是要急着穿出来显摆一二的。谁知老夫人您这一身气派可把我给压得连边儿都不摸不着了。”

????姚老夫人呵呵一笑,说:“你这孩子,真会说话。”见锦绣还站着,连忙道:“唉呀,只顾着高兴,王大人快别站着,坐下说话。”

????锦绣笑道:“在老夫人和王爷跟前,哪有我的座位?我站着便是。”

????“这怎么行,快坐下,快坐下。”

????赵九凌也开口道:“既然姨婆都开口了,你就坐下吧。”

????今日的赵九凌头戴灰鼠皮镶宝石暖帽,赵九凌也在打量锦绣,锦绣头戴姜黄色白狐狸毛边的暖帽,衬得一张玉一样的脸儿越发精神。一身玉色印暗金竹叶纹的中衣,雪里金遍地锦滚花狸毛长袄,下面是条粉蓝色的宫绦长裙,整体搭配利落而端重。

????锦绣连忙笑道:“谢王爷赐座。只是锦绣给老夫人看完病,还得去别的地方。”

????“这大冷天的,又无战事,还有什么别的要事?”

????“据闻作坊里已做出了一批局麻药剂,得先拿来试试效果才是。”锦绣说,“这局麻药一旦制了出来,可是将士们的福音了。所以万万不能马虎了,得经过严格的把关才能投入大批量生产。”

????锦绣身为军医头头,作坊里的药剂制作与生产自然也需要听她吩咐,赵九凌说:“既如此,那就先给姑母瞧瞧再说。”

????锦绣恭身领命,半坐在丫头递过来的杌子上,给正坐在榻上老夫人把脉,只是与老夫人同座榻上的赵九凌这厮的目光总爱似有似无地朝她这边瞟来,目光里带着令她有种夺门而逃的灼热,不由暗骂,今天真不应该为了显摆,把才新做出来的帽子与新衣穿在身上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悠然阁里那些成堆的衣裙不但料子好,款式也新颖,设计也是顶顶好看的,她再如何的自制,也无法抵挡锦衣华服带来的诱惑。

????以前她一介白丁的身份,还真不敢穿这种姜黄,桔黄等颜色呢。

????过了好一会儿,锦绣才道:“老夫人病情已稳定,不过仍得继续吃药,不得间断。老夫人切莫因病情不再发作就断药。想要根治,必须按时吃药,忌辛辣生冷之物,忌暴饮暴食。”

????然后锦绣又开了五天的药量,再一次叮嘱,必须坚持吃上五天,五天过后她再过来诊脉。

????姚老夫人笑道:“多谢王大人,老身记下了。来人,领王大人去帐房结账,告诉账房的,额外再给王大人20两银子的赏赐。”

????一个穿着红色石青刻丝比甲粉红中衣,粉红裙子的丫环轻盈地走了过来,在锦绣跟前福了身子,“王大人,这边请。”

????锦绣冲赵九凌姚老夫人施礼,“多谢老夫人赏,锦绣告辞。”

????待锦绣离去后,姚老夫人这才满面堆笑地对赵九凌道:“时辰也不早了,就吃了晚饭再回去吧。等会子你表叔也要回来了,到时候让他陪你好生喝个痛快。”

????赵九凌道:“不了,衙门里还有事待处理,我先走一步。下回再过来瞧您。”说着起身,理了袖口边缘的蹙金刺绣,“姨婆可要保重身子,我就先走一步。”

????姚老夫人见挽留无果,只得亲自把他送到门口。

????从姚老夫人院子里出来的赵九凌,一路来到前边大门处,贵为王爷的他,自是不会走偏门,

????来到前院的罩壁处,便见锦绣从账房出来,手上拧着个鼓鼓的荷包,不由顿住脚步。

????正拧着银子的锦绣赶紧把银子递给冬暖,向赵九凌施礼,笑道:“王爷也要走了?”

????“嗯,一道走吧。”

????堂堂王爷,自然走中门。但她身份不够格,也只能走偏门了。

????“王爷不必管我。锦绣从偏门出去就成了。”

????姚老夫人面色稍缓,说,“王大人一道走吧。你救了老身一命,理应走中门。”

????然后,锦绣与赵九凌一前一后出了姚府大门,生平第一次,她上门看病,走了回中门。

????……

????出了姚府后,赵九凌一马当先,锦绣的马车随后,等出了胡同,赵九凌却并未离去,而是和锦绣同一个方向驶去。

????锦绣虽然惊讶,却没有过问。

????朱棒槌打马上前几步,来到赵九凌身侧,“王爷,这是要去哪?”

????“去城外制药作坊。”

????朱棒槌愣了愣,望着身后缀着的锦绣的马车,不再过问。

????当来到制药作坊后,锦绣这才明白,赵九凌的目的也是这儿,不由奇怪。不过人家是王爷,人家想去哪就去哪,她可没资格过问。

????制药作坊约有百十名女工,以及数十名男工,里头药味薰天,作坊的总管闻得王爷亲自驾到,直吓得全身一阵哆嗦,双腿扭成面团似地上前跪地相迎。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恭迎王爷大驾,这儿腌赞,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王爷海涵”之类的话。

????赵九凌的目的是否在制药作坊上,只有他自己才清楚,有模有样地随锦绣一道进入作坊里,作坊总管战战兢兢地拿了瓶局麻药试剂,锦绣拧开瓶塞,倒在手头闻了下,又轻轻偿了下,说:“是按着我的药方严格制作的吗?”

????“回大人的话,小的一直都是严格按照大人您的吩咐严格进行制作的。每道药材都是进行了严格的把关。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好,我先拿回去试了再说。若是有差错……”

????“大人放心,小的一直都是按着大人的药方单子制药的。”作坊总管连忙跪下死命保证。

????锦绣不习惯被人跪来跪去,让他起来,拿了锦绣丸、全麻酒的试剂,又参观了其他药品加工情况。

????一些工人见赵九凌穿着富贵,而总管对此人恭恭敬敬的,也知道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全睁大了眼偷看着。

????赵九凌穿着玄黑鹤氅,一身的雍容富贵,长得也英俊出色,这些人工人很是羡幕,“原来权贵人物都长得这般好看呀。”又见赵九凌身边的锦绣,面容清丽,端庄优雅,更是直了眼,暗道:“这些大人们个个都生得像神仙一般。”

????锦绣当然不明白这些工人的心思,给了总管一些建议与药物储贮方式,又清查了药物库房。做到心中有数后,这才离开了作坊。

????出来的时候,外头天已擦黑,还稀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来,雨水夹杂着雪水,再被寒风一吹,才刚出了作坊的锦绣机伶伶地打了个寒颤。

????赵九凌侧目瞪着冬暖,斥道:“你这做婢女的也太不经心了。这外头天气冷,怎的还不赶紧给主子披上氅子?”

????冬暖被斥责得无地自容,委屈地本来就要抖开的玫瑰红的大毛斗篷给锦绣披上。

????锦绣披了斗蓬后,连忙把斗蓬围住身子,双手拧着领口,尽量遮住身子。赵九凌见状,又把斗蓬的帽檐一并给她戴在头上。

????如此轻呢的动作,锦绣心跳陡地加快,赶紧往侧移一步,“多谢王爷。”

????赵九凌收回手,看她半晌,玫瑰红边缘镶白兔毛的斗蓬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张欺霜塞雪的脸儿来,越发的洁白如玉。不由得看痴了。

????锦绣被他的目光盯得很不自在,赶紧低下头来,作势整理身上的狸毛袖子,把袖缘也拉了下来,刚好把手遮住。

????赵九凌看着她的动作,又道:“出门在外,怎不拿个汤婆子?”

????锦绣说:“没那个习惯。”

????马车驶了过来,冬暖连忙上前从车子里拿出小板凳,放到地上,扶着锦绣踏上凳子,上了马车后,紧闭的空间挡去了外头的寒冷,锦绣仍是冻得心脏紧紧缩成一团,吁了口白气,说:“这边的天气比金陵还要冷。”

????冬暖也猛搓着双手,冷得牙齿打颤,“可不是,太冷了。”然后很是委屈地对锦绣道:“刚才奴婢原本就要给姑娘披上鹤氅的。不过是怕动作粗鲁把氅子掉地上弄脏了,所以动作慢了些。”

????锦绣笑道:“我又没怪你。你委屈什么呀?”

????“可是王爷还那般斥责人家。”

????锦绣好笑地看她一眼,“斥你两句又怎么了?他又不是你主子。”

????被锦绣这么一提醒,冬暖恍然,又坐正了身子,“就是嘛,他又不是奴婢主子,我怕他干什么呀?”

????但是,冬暖仍是有些惊讶的,刚才,赵九凌那般斥责她,她是真的心慌了的,似乎,她还真把赵九凌当成自己的主子了。

????“不过,姑娘,刚才王爷似乎真的很关心您呢?”

????锦绣原本轻松的心又提了起来,以往与赵九凌总是很不对盘,甚至还狠吵过一回架,如今,他不再与自己吵架了,却总是爱用深沉的眸子盯着她,这更令她不自在。

????……

????------题外话------

????谢谢妹子们的票票和打赏,爱你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