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7章 名不副实-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97章 名不副实

淳汐澜2017-4-19 21:45:31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时分,锦绣回到总督衙门,被门房上的拦了下来,“王大人,这位下北路军营里的何千户有事要找您。”

????下北路何千户?这是何方神圣?

????来到宣府也有大半月了,时常出入军营,也知道宣府分六路军营,下北路是其中之一,千户是正五品的品秩,刚好与自己同品秩。

????锦绣虽然也是个官身了,但初来乍到,还是有几分谦逊与想做出些成就的想法,于是非常客气地在总督府的偏门处见了这位何千户。

????花了二两碎银子,何劲在总督府的门房处混了个椅子坐,以及一杯热茶,还有劣质的炭火烤。这时候见到锦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便理了理有可能皱褶的翻边灰鼠毛领的领子,以及头上灰鼠毛帽子。

????“王姑娘,许久不见,近来可好?”何劲拱手,唇角含笑。

????锦绣有片刻的惊讶,很快就定了定神说:“你怎么在这?”

????“下北路军营千户,何劲,见过王姑娘。小别一年,王姑娘风采依旧,医术更是精进。这让身为同乡的何某,也是与有荣嫣。”

????锦绣皮笑肉不笑地道:“何大人过奖了。小女子这么点微末之技,何登大雅之堂?只要何大人不再把小女子视为居心叵测之人,小女子便感激不尽了。”

????何劲盯着她,问道:“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姑娘还在记恨何某?”

????“岂敢。何大人找锦绣有何事?”

????“恳请王姑娘行个方便,帮我一位同僚看个病。”

????锦绣沉默了会,问:“何大人的同僚生了什么病?”

????何劲沉默了会,说:“时常头晕,恶心呕吐,何某记得,王姑娘最擅长治头晕毛病的,所以何某特地对我那位同僚举荐了王姑娘。”

????锦绣唇角微撇,“那还真要感谢何大人的抬爱。”

????何劲连忙道:“不敢,好歹我们也曾认识一场。请王姑娘看在何某的面上,赏个脸?”

????锦绣很想说,你的脸面在本姑娘心中,一毛钱都不值。

????不过锦绣觉得吧,自己还是真有些虚伪的,明明讨厌这人,却因心软或是不忍心拒绝,而不得不答应。

????下北路军营离总督衙门约有六七里路程,马车驶了小半个时辰方抵达,再接到林千户,再由林千户领着去了此人租住在某胡同里的屋子,一个小小的一进院落。

????也就在这时,锦绣才得知,她要医治的对像,并非是军中的人,而是军人的家属。

????在瞧着因晕眩症状而弄得面色憔悴,神情萎顿的中年妇人时,以及家徒四壁的窘境,锦绣又心软了。

????施了针,开了药后,锦绣对林千户道:“尊夫人这病平时候不发作还好,一发作的话,肯定是天眩地转地难受。不过若是平时多加注意些,谨防着凉,问题还是不大的。现在先吃药,再仔细养着就是了。”

????能轻而易举地请到高高在上的太医看病,并且态度还是如此的和气,林千户激动得话都说不出不出来了,连连抹着手说:“多谢王大人,不愧为神医,三言两语就给贱内找出了病症。”

????锦绣微微地笑了,说:“林大人不必夸我,尊夫人这病我以前也是遇到过的,虽然这种病是很难根治,不过也并非无药可医。只需平时候多加注意,不有着了凉,穿暖和些就是了。”

????林千户猛搓着双手,一脸激动地说:“多谢王大人。王大人坐会儿再走吧,我,我去倒杯水来。”

????锦绣连忙制止他,说:“不用麻烦了,我还有别的事,不能再耽搁了。”

????林千户脸色有些不安,忍不住求救似地看了何劲一眼,又结结巴巴地道:“那,需我要支付王大人多少诊金适合呢?”

????锦绣沉默了下,打量着林千户身上洗得发白磨破了边缘的灰色袄子,以及林夫人那张补了不下十个补丁的裤子,摇了摇头说:“林大人是军中将士,给军中将士看病自然有优惠的。林大人看着给吧。”

????看着给?这看着给要给多少呢?林千户犯了难,他是千户的品秩,每月也有一两零八钱银子的军饷,手底下也有千号人物时常孝敬着,维持家里人的花用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这回给妻子看病,也花光所有积蓄了。上回求爷爷告奶奶请了李太医看病,前前后后也花了不下二十两银子,王锦绣比李太医还要厉害,品秩还要高,自然也不能低于李太医的待遇了。

????正在犯难时,锦绣又笑了笑说:“怎么,林大人堂堂千户,难不成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林千户豁然看着锦绣,面色呆滞。锦绣又笑着说:“估计林大人现在手头也紧吧,这样吧,这一两银子就暂时记着吧,等林大人发放了饷银再还我也不迟。”

????一两银子与二十两银子,那可是天差地别的数字,林千户呆在当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忍不住眨巴着双眼,他没有做梦吧?

????何劲笑着说:“林大人可是嫌王姑娘收得贵了?林大人,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王姑娘以前在金陵的时候,可是从来不上门看病的,全是病人上门求医,光排号费都是500钱的。这回给嫂夫人看病,只收一两银子,也着实低了。”

????林千户反应过来,猛摇着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王大人才收这么点银子,我,我实在是……唉呀,王大人等等,我这便去拿银子。”

????奔了没两步,林千户又猛地止住了脚步,讪讪地搔着头说:“那个,王大人,先前给贱内看病,花光了所有积聚,家里真没银子了。不过王大人请放心,我可不是赖账之人,等下个月发放了饷银,一定连本带利还给您,可好?”他可怜巴巴地望着王锦绣,又望着何劲,希望何劲帮忙说两句好话。

????何劲的手正要往怀里摸,忽然又改变了主意,笑着对锦绣说:“王姑娘,林大人是个守信之人。何某用人头担保,他不会赖你账的。”顿了下,又说:“就以下个月月末为例,若是林大人仍是还不起这笔诊金,就由何某来支付,可好?”

????既然有人要来当这个热血党,锦绣当然不会拒绝了。更何况,何劲可是不差钱的主子。

????只是她有些奇怪,虽然一两银子对于林千户来说是有些吃力,可对于何劲应该只是小菜一碟吧,他为何不一并热血地给还了呢?非要等到下个月末。

????……

????千恩万谢地送走了锦绣后,林千户又对何劲好一番感激涕零,何劲淡淡地笑着说:“举手之劳罢了,何足挂齿?”

????“这位王大人不但医术好,人也好,还长得这么漂亮,简直比画上的仙子还要好看。最难得的是,脾气也好,并未因我付不起钱就瞧低我。”林千户望着手头上的药单子,又讪讪地对何劲道:“我是个大老粗,大字不识一个。再请何大人帮忙瞧瞧,这上头写了什么。”

????何劲接过,甩了甩单子,看了起来。

????好半晌,都没等到回音,林千户忍不住问:“何大人,上头写了什么?”

????何劲回过神来,说:“尊夫人的病虽然不好根治,但用药物控制病情还是不错的。这药方林大人还得仔细收好了。下回嫂夫人再病下,就拿着这药方去抓药便成了。”

????林千户一脸惊喜,“王大人还把药方也写在上头了?”据他所知,大夫们都自己的药方那可是宝贝的很呢,轻易不得示人的。这王锦绣倒是大方,居然随后就把药方给了他。也不怕他作怪。

????想到这里,林千户心里一个哆嗦,赶紧把药方收了起来,仔细地折成方块,然后小心翼翼地找来一块布包妥后,又郑重其事地交给妻子,让她仔细保管好,千万别轻易示人。这可是王锦绣给的药方,事关王锦绣的家传绝学,这单子可不能轻易让别的大夫得了去。

????何劲看着暗自好笑,但也为林千户的淳朴打动,说:“这药方虽然值钱,不过锦绣技艺非凡,她手上的绝活可多着呢,倒也不差这个。林大人也犯不着如此的。”

????林千户想了想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王大人一心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才是。这药方肯定得仔细收妥了才好。哎,王大人医术这么好,人又这么随和,这下子咱们可是有福了。唉呀,我想起来了,李二娃的老娘不也有腿疾吗?常年趟在床上,为何不去请王大人呢?还有铁二牛子的兄弟……”

????何劲连忙打住他,“林大人,今日之事休要再对外人提起。”

????“为什么?”

????何劲严肃地道:“若是人人都要找锦绣看病,那锦绣以后可就永无宁日了。”

????林千户呆了呆,又重重叹口气。

????“何大人,你的意思我也明白。我不会说出去就是了。只是到时候还要劳烦何大人再帮个忙。”

????……

????“据闻王大人一直在军医营里做急救演习?”

????总督议事厅很是宽阔,这儿平时候并不开启,锦绣身为小小的医官,也没有资格进入议事厅,只能在偏厅里侯着。这偏厅也是布置齐整的,正中一把太师椅,以及桌岸,下首两边各四把椅子四个束腰几子。

????赵九凌坐于桌案前,轻敲桌面,问了坐在下首的锦绣。

????当着朱棒槌的面,赵九凌的问话非常公事公办,偏厅里并没有多余的人,除了侍卫统领朱棒槌,以及锦绣外,别无他人。

????锦绣恭敬地道:“是的。这两日在军营里转了两圈,军医们虽多,可伤兵们仍是没能得到更有效的医治,一是药物不齐的缘故,二是救治不得法,好些原本该活下来的士兵却白白送了性命,锦绣看了真是于心不忍。所以,我想事先给大家做个急救演习,让军医们改变医治方式,另外,再另紧时间制出外伤药物,补齐各种手术所需工具,相信王爷能支持锦绣吧?”

????赵九凌点头,“军医营全由你负责,自是由你说了算。”

????“是,多谢王爷成全。”锦绣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这家伙胡乱干涉。

????赵九凌又道:“宣府气侯恶劣,天气寒冷,军营里条件艰苦,好些将士们都受了冻疮,王大人可否多制些方便携带的冻疮膏药?”

????锦绣恭敬地道:“王爷一心为将士们谋福,锦绣在此替将士们谢过王爷宏恩。方便携带的冻疮膏倒是好制,只是……这数量庞大,亦得从长计议才是。”

????赵九凌颔首,“本王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制出来的。这是本王的令牌,你拿了这个去户部与辎重营,需要哪些药材尽管吩咐下去。”

????一名亲兵恭身上前,把一块令牌亲手递给锦绣,锦绣起身,双手接过,心里倒是有些讶异,这令牌看着普普通通,但上边雕有龙飞凤舞的一个“楚”字,想必这便是这些大人物们惯用的信物之类的玩意了。拿这令牌出去,见令如见人,那倒是方便。

????锦绣再一次向赵九凌施礼,“多谢王爷厚爱。锦绣定不负王爷所托,争取早日制出冻疮药来。”其实却在心里不屑地想着,宣府10月就进入寒冷的冬季,现在都一月底了,才想着给弄冻疮膏,就算制出来,大概也用不了多久。

????“如此,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是。王爷还有别的吩咐吗?”锦绣问。

????赵九凌迟疑了下,又问:“本王听说,定远将军可是为难过你?”

????锦绣笑道:“让王爷操心了,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哦,是什么样的误会?”

????锦绣脸黑了一半,这人怎么这么烦,区区一件小事也要扯上半天,真是的。但面上却仍是一派的恭敬神色,“王爷日理万机,区区小事就不劳王爷操心了。今儿个定远将军已向锦绣赔罪道了歉。若再是紧揪着不放,未免有些过了。”

????赵九凌何偿不知她是说给自己听的,不可置否地道:“听说姚老夫人病情严重,如今由你接手?”

????如今锦绣已经知道姚老夫人是舞阳大长公主的女儿,是赵九凌名义上的姑婆,被先皇册封为嘉和县主,是当今圣上的表姨母,虽然早已不得圣心,但总归是赵九凌名义上的长辈,也不敢怠慢,“是的。老夫人病情凶险,不过已经控制了病情,但必须得吃上半个月的药方能彻底全俞。”

????“嗯。姑婆的病,就有劳你多费心了。”

????锦绣恭敬地道:“是。”这下子,她总算可以离开了吧?

????赵九凌确实无话可说,好一番搜肠刮肚,忽然双眼一亮,离他最近的朱棒槌暗叹一声,很想抚额低叹,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他家主子这般不顾形像,他这做下属的也没面子呀。

????“咳咳,昨日里我那丫头伤势可否严重?”

????锦绣脸上起了三根黑线,在这种庄重肃穆的场合里,居然讨论这些无关紧要的,这也太……公私不分了吧?

????不是听说楚王治军严谨,公私一向分明么?怎么尽与传言不符?

????------题外话------

????现在快递都走的贼早,大清早就要开始准备发货。上午没啥时间更新,下午补上,感谢妹子们对我的支持,大恩不言谢鸟。今晚还有一更,不要走开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