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章 不信邪-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92章 不信邪

淳汐澜2017-4-19 21:45:12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受伤了?”刚回到总督衙门的奇怪地望着廖嬷嬷,“这靼鞑又未入侵,宣府地界也平静得很,王爷好端端的如何会受伤?”

????廖嬷嬷赔着笑脸道:“这个老婆子也不甚清楚。只是刚才王爷身边的朱大人差了人过来说要请姑娘过去一趟。王爷受了伤,请姑娘过去瞧瞧。”她殷勤至极地望着锦绣,“好歹王爷还是这儿的主人,姑娘还是去一趟吧。”

????锦绣想想也是,她可以得罪任何人,但赵九凌却是坚决不能得罪的。

????锦绣领着冬暖以及夏儿,巧巧,白银四人一道去了赵九凌的熙和院,也来不及打量这儿的摆设,便被朱棒槌等人迎进了内室。

????进入明间后,锦绣便不肯再进去了,因为拐过这道屏风,便是赵九凌的卧室,她再是大夫不拘小节,也得顾忌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引发的流言海啸吧?

????领着的侍女玉莹见锦绣还算知礼,心下松了口气,脆生生地道:“王大人不必顾忌,王爷里头还有杨太医陪着的。”

????锦绣讶然,不过却没说什么,从紫檀木青瑶池仙境四折屏风拐了进去。只见阔大的房间内,赵九凌穿着白色中衣,躺在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实的被子,屋子里墙壁上嵌着的紫金虎头铜兽炉里吐出袅袅的香烟,薰得整间屋子格外的香郁。

????宽大的紫檀大床前设了两个三足铜炉,里头的银丝炭正红红火火地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屋子里温暖如春,香气袭人,每一件摆设都是精雕玉琢,在军饷时常短缺的边防地区,王爷的待遇果然不同凡响。

????杨太医垂手立于床前,这时候见到锦绣更是一脸的激动与愧疚,“王大人,您,您没事吧?”

????锦绣挑眉,“杨太医这是什么话?我能有什么事?”她转过头来,望着赵九凌,“听说王爷受伤了?”

????“受伤倒是没有,就是头有些痛。”赵九凌捂着太阳穴,一副痛苦状。

????锦绣疑惑,望向杨太医。

????杨太医很是惭愧,不敢看锦绣,“下官医术不精,诊了半天都没能诊出病症来。王大人医术精湛,想必是有办法的。”

????锦绣说,“头痛毛病可分很多种,也很难医治。就是不知王爷是怎么个痛法。”

????赵九凌斜靠在床上,一脸虚弱地道:“太阳穴,很痛。”

????“是怎么个痛呢?是抽痛,还是一直痛,还是晕眩?”

????“抽痛。”

????杨太医睁大眼,刚才王爷明明对他说是晕眩来着?

????玉莹自动抬了个墩子过来,锦绣坐了下来,给赵九凌把了脉,脉相没什么异常,又伸手摸了他的太阳穴,“可是这里痛?”

????“是。”

????锦绣给他揉了揉,“这样呢?”

????他一脸惊喜地叫道:“揉着就不会疼得没那么厉害了。”

????锦绣这下子拧起眉来,按理,太阳穴疼痛,一般情况下是着凉所致。可他的脉相又很平稳,根本没有着凉的感觉。

????她又问了白日里的饮食,得知一切正常,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下手。本来脑部就是人体最为复杂的病症,疼痛也分许多种,如果有脑部CT就是了。光靠把脉那也是抓瞎。

????锦绣迟疑地望着杨太医,杨太医也是无辜至极,锦绣再度看了赵九凌一眼,问:“除了头痛外,可还有别的症状?”

????“没了。”

????“饮食如何?”

????“还成。”

????“就是头有些晕,别的地方都不痛,是吧?”

????“是的。”

????锦绣点头,“好了,我知道了。”然后让人拿笔墨纸砚来,赵九凌连忙问:“可是要开药?”

????“是的,你这病也没什么大问题,吃上两贴药就没事了。”

????杨太医一脸激动,连忙问:“王大人,下官斗胆问一句,王爷这可是什么病?”

????锦绣望他一眼,淡淡一笑,“等研好了墨,你便知道了。”

????赵九凌连忙道:“其实也没什么的,锦绣,刚才你给我按着的时候就一点都不痛。要不,你替我按按这儿。”

????锦绣说:“那怎么行,那也只能治标不治本,还是得吃药方能根治的。”

????当锦绣在雪白的纸上龙飞凤舞写着的药方时,杨太医似乎明白过来,似乎又不大明白。

????“这,这……”杨太医指着上边的药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锦绣笑道:“对,就是这味药。相信王爷吃上一贴准没事的。”然后递给冬暖,并代她亲自去熬药,不得让他人接手。

????冬暖奇怪,但看了上头的药方后,忽然明白过来,赶紧领命而去。

????锦绣又转头,对赵九凌恭敬地道:“王爷先歇着,等会儿冬暖熬了药给您喝了就不会痛了。”

????赵九凌问:“你能诊出我头痛的毛病?”

????“那当然。我是大夫嘛。”

????“那你说我,我这是什么病?”

????“王爷这是心浮气躁,心有某种不好的意念,才会引发头痛毛病。不过请王爷放心,只要王爷喝了我的药,就立即会好的。”

????赵九凌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真的?万一仍是不好呢?”

????“若是不好就继续吃药,吃了三天保证没事。”

????“你就这么有把握?”

????“若无把握,那就只有打针了。”锦绣比划着,“我会用一根这么粗的针,带上药水,打进王爷的臀部,相信王爷自会针到病除。”

????“还打针?”赵九凌惊骇莫名。

????锦绣很是郑重地点头,“是的。所以王爷不必灰心,只要有锦绣在,一定能治好王爷这病。”

????赵九凌瞪她,脸色很是不好,“等等,刚才你说本王这是什么病来着?”

????“心浮气躁,又有某些不良的、不好的意念,进而引发头痛毛病。”

????杨太医细细品味着,似乎明白了什么。

????总督府倒是有一间药材库,但大晚上的要去取来熬,也是很费时辰的。赵九凌换了个姿势,对杨太医道:“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先去歇着吧。”

????杨太医也求之不得,向赵九凌与锦绣施了礼后,慌忙退去。

????回到自己小院子里的杨太医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只觉仍在梦中。忽然想到,刚才他还忘了向王锦绣道歉,以及问她今日是如何脱险的。

????正懊恼着,忽然外头奔进一个小厮来,要他赶紧去定远将军府上,定远将军的母亲,嘉和县主肚子疼得厉害,李太医一个人也束手无策,请他过去帮忙瞧瞧。

????肚腹疼痛难忍,这可不能马虎的,杨太医赶紧穿好衣裳提了药箱赶了过去。

????合着李太医之力,把肚腹巨痛止住后,但杨李二位太医却也知道,就算暂且止住肚腹绞痛,但等药效过后,肚子仍然会痛。

????杨太医轻声问李太医,“老夫人这病,肌紧张,腹痛如刀割,出冷汗,面色苍白,皮肤青紫,四肢厥冷,脉象细弱数,舌质紫暗,此种腹痛,可算得上急性发作腹绞痛,乃暴饮暴食引发的急性腹痛,此乃正虚邪陷型,治开回阳救逆、化淤止痛之物。李大人以为何?”

????李太医脸色青白,阴沉不定,刚才他被姚将军给暴喝了一顿,现下都还没能恢复过来,闻言沉声道:“杨大人确定是虚邪入体引发的腹绞痛?”

????不等杨太医开口,他又道:“老夫人腹胀如鼓、拒按,高热,口苦,舌红,苔黄腻,脉弦数,应是急性发作的虚邪入体引发腹绞痛,我觉得,应该开疏肝健脾,清利湿热之药物。”

????二人一个觉得应该开回阳救逆、化淤止痛之物,一个觉得应该开疏肝健脾,清利湿热之药物,二人互不相让,各自坚持自己有理。姚将军见状,很是不耐烦,连连骂着庸医。倒是姚夫人靖江县主忽然双眼一亮,出了个由衷的主意,“不是还有位从金陵而来的王太医吗?既然两位太医都无法确诊,不如,请那位王太医过来给婆母瞧瞧。”

????一时间,屋子里一阵寂静。

????过了好久,才听李太医清斥一声:“一个乳嗅未干的黄毛丫头,不过是祖上积了德,有幸上达天听,得圣上龙眷,就以为自己能翻天了?贵府老夫人这病,乃急性腹绞痛,下官初步诊治为虚邪入体,此病凶猛复杂,下官也不敢保证能治好老夫人。”

????姚夫人一时手足无措,又望着另一位杨太医,吃吃地道:“杨大人,您的意思呢?”

????杨太医沉默半晌,拱手说:“惭愧,下官学艺不精。老夫人这病,确实复杂难治,老朽也不敢保证能治好。王大人虽年纪甚轻,但医术却是有目共睹的。若姚大人能放弃前嫌,以诚相待,说不定老夫人这病还能有救。”

????姚夫人茫然,忍不住看了丈夫一眼。

????只见姚将军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不由问道:“老爷,这……老夫人病成这样,可是要请那王太医?”

????姚将军面色阴沉至极,想到白日里与王锦绣发生的龌龊,不由道:“李太医说得是。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就算蒙得圣恩,抬举为太医,但年纪在那摆着,连杨李二位太医都无把握,她能有几分医术?”

????李太医唇角勾起得色,望着躺在床上的老夫人,面色阴沉,他都治不好的病,那小丫头更是不能了。

????杨太医原想请锦绣来试试,但想着今日里发生的事,也就作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