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章 锦绣也威风-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91章 锦绣也威风

淳汐澜2017-4-19 21:45:9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似笑非笑地望着一群气势汹汹地士兵,“拒医,触犯军记,要重责我二十军棍?”

????为首一名桃慰高昂着下巴,傲然道:“不错。奉定远将军令,军医王锦绣恃才拒医,有违军医本份,触犯军纪,需按军法处置,重责二十军棍,以示惩戒。”

????“一派胡言,我师父什么时候拒医了?分明是你这泼皮心存怨恨,故意告黑状污陷我家师父。”

????齐玄英挺身而前,厉声斥责。

????那桃慰瞪眼,大喝一声:“大胆!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来呀,把此人拿下,让将军处置!”

????一群甲衣校慰就要上前捉拿齐玄英。

????一群军医们傻眼了,而锦绣身边的人一窝峰上前,“太过分了,真真是狐假虎威,你这混蛋,不得好死。”

????那校慰拨刀喝道,“还不动手?”

????一群士将就要动起手来,锦绣大喝一声:“冬暖,把皇上赐我的戒尺给我拿来。”

????正六神无主的冬暖陡然神智一清,面带喜地从腰间取出那把戒尺双手递给锦绣。

????锦绣高举戒尺,大喝一声:“皇上御赐戒尺在此,我看谁敢动手?”

????那校慰吓了一跳,下意识认为锦绣只是在唬弄他,但见锦绣手上乌黑的戒尺长约尺许,尾处挂着枚金丝线的玉牌,上头雕金黄色五爪龙纹,若非皇家御赐,何人胆敢明张目胆把龙身刻在上头?

????校慰立马矮下身子,身后更是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冬暖艳羡地望着威风凛凛的自家姑娘,很是自豪,有主如此,身为奴才的也是万分骄傲的。

????锦绣板着脸,盯着校慰,冷冷地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位将军座下人才?”

????“小,小的叫赵文强,是,是定远将军身边的正七品亲兵校慰。”

????“皇上金口玉言,亲自下达圣旨,赐我戒尺,惩治顽固之人。又赐我官大一级的特旨。敢请这位赵校慰,你可知,什么叫官大一级?”

????赵文强跟在定远将军身边两年,如何不知这官场上的规矩,那可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大人饶命,都是小的混账,小的知错,小的再也不敢了,还请大人您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这一回吧。”赵文强还算是能屈能伸的,知道锦绣有皇帝撑腰,又有御赐戒尺在手,就算定远将军在此,也不能把她如何,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校慰,当下再也强硬不起来,赶紧跪了下来求饶。

????锦绣高高举起戒尺,狠狠敲在他背上,这御赐戒尺二尺长一寸宽,紫檀质材,长约三尺,一端加以铜制套头。木色黑亮,包浆浓厚。结实也耐用,赵文强一阵哆嗦,强忍着背上火辣辣的疼痛。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最清楚不过的。需要我拿着戒尺亲自去与定远将军说道?”

????让这女人拿着戒尺去找定远将军的麻烦?赵文强想都不敢想,他太了解自家将军的脾气了,王锦绣将军惹不起,若这女人存了心要给将军一个下马威,将军不会丢官罢职,但吃挂落丢颜面是肯定了的。到头来还不得把怒火发泄在他身上?

????想通了这里的名堂后,赵文强连连磕着头,颤声道:“都是小的不是,是小的狐假虎威,故意污陷王大人,不关将军的事,将军也是被小的蒙敝在鼓里。大人要罚就罚小的吧。千万别怪罪在将军头上。”

????锦绣轻哼一声,“你倒是个聪明的。”若他一味的把定远将军搬出来,她还要与他来真资格的。这家伙倒是识时务,很快就想通了这里头的名堂,大大方方求饶起来。她反而不好再不依不饶了。

????她收了戒尺,“也罢,看你认罪态度较好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吠,赵兄弟,我奉将军之命,特意前来支会你,那王锦绣所犯下的罪行,有杨太医的求情,咱们将军不予计较,二十军棍就免了,只略施薄惩。只让此人在校场上跪上两个时辰便是了。”

????赵文强见锦绣说不再追究,心中狂喜,哪知祸事从天而降,无异是一记晴天霹雳。

????锦绣看了那人一眼,挑了挑眉,“还要我跪上两个时辰?定远将军好大的官威!”

????赵文强打了个寒颤,哭欲无泪,他真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要呈一时之快呢?

????他战战兢兢地对锦绣道:“大人息怒,都是小的该死。将军只是受了小的蒙憋而已。待小的去与将军说清楚了,将军自是收回成命。还请大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小的这一回。等会子小的再来向大人您负荆请罪。”说着重重磕下头去。

????锦绣却没空理会这些,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淡淡地道:“那你就回去与定远将军说个清楚吧。究竟是我触犯了军纪该罚,还是他定远将军威风过了头。”也不理会还跪在地上的赵文强,又轻描淡写地抛下一句话,“既然这事儿是你惹出来的,你就去校场跪上两个时辰吧。一来,是你故意污陷我的惩罚,二来嘛,也算是给你们将军委屈我的赔罪。”

????她微微一扬头,领着人扬长而去。

????“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

????没有人胆敢阻拦,只能睁眼眼地看着锦绣率着一干人扬长而去。一群留在原地的军医们目瞪口呆又羡慕地望着锦绣远去的背影。

????这位从金陵来的女大人,他们的顶头上峰,真的太威风了,太有气场了。这回真真是大大长了他们的脸了。

????那传话的校慰有些摸不着头脑,踢了踢赵文强,说:“我说文强,你真他妈的活回去了,啊?一个小小的军医也值得你行如此大礼?真是丢了咱将军的颜面。”他望着锦绣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淫猥之色,很快又阴阳怪气地道:“她倒是能耐啊,居然让咱们天不怕地不怕的文强兄弟对她磕起头来。也不怕受得起?”

????“林兄,这位王大人并没有邈视咱们将军,也没有拒医,一切都是兄弟的过错,是兄弟胡言乱语,惹得将军误会王大人了。林兄赶紧去与将军把话说清楚,一切都是场误会,误会而已,犯不着大动干弋。”赵文强这下子连死的心都有了,他今天肯定是霉星高照了,明明一点芝麻蒜皮点的小事,居然被他弄得像雪珠一样越滚越大,现下还要如何收场?

????姓林的校慰一脸疑惑,说:“我说文强老弟,你又这是哪一出呀?”

????赵文强快要哭出来了,“求你了,林兄,不要再说了。就算你嫌小弟命太长,也不带这样的。林兄快回去转告将军,一切都只是误会而已,是小弟一时不忿,心生报复所以故意污陷王大人,还请将军明察秋毫,这事儿与王大人无关的。”

????林校慰狐疑地望了赵文强,又狐疑地望着已远去的锦绣,虽然威风没能得呈,但他到底有几分眼色,赵文强这边的人一个个面色如土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而王锦绣那边的人,却一个个昂首挺脸,一副看好戏又一副战胜的雄鸡模样,也知道事情有异。赶紧借坡下驴,悻悻然地道:“既然是场误会,那这事儿就作罢。我这便回去禀明将军。相信将军是个明白是非的。”

????……

????“师父,那些人实是太可恶了,你真不应该那样轻易就放过他的。”齐玄英想着刚才的阵仗,以及受到的委屈,气得一肚子火。

????锦绣淡淡地道:“这事儿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是那赵文强故意污陷我蹿缀着定远将军来整治我。那定远将军也会落得个受人蒙憋,是非不分的话柄。往小了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校慰惹出来的祸事罢了。”

????“若是师父没有皇上御赐的戒尺,说不定今日可就要遭受大罪了。”想到刚才那些人凶神恶煞的面容,齐玄英还是心有余悸。

????“若那二十军棍真打在我身上,定远将军的官威,也就到头了。”不说她并没有真的邈视上官,拒医不诊的罪名。单说她真的带着一身的伤回总督衙门,赵九凌那一关他就过不了。

????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乱用军法的将军,就算她王锦绣身卑位轻,但总归是军医之首,是朝廷命官。再来,严格的说,她堂堂军医之首,他那么点小伤,她就算拒医,也没人敢说什么。更何况,她并没有拒医,是那校慰狗眼看人低罢了。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那定远将军官威倒是老大,有什么来头不成?”

????齐玄英摇头,冬暖等人也跟着摇头,他们都初来乍到,如何知道这些呀?

????“不知道就算了,等会子回总督衙门,没遇上楚王就罢了,若真的遇上了,你们给我放机灵点。”她从来不是个吃了亏还不啃声的人。必要时,定得找回场子才能平息心头的怒火。

????锦绣一行人四辆马车浩浩荡荡奔向城内的总督衙门。

????而定远将军的姚府,一片灯火通明,一个尖锐的响声响来,“老夫人肚子又痛起来了,那该死的李太医,庸医,究竟会不会看病开药呀?”

????鸦青底色遍地织金缎绣姜黄鹤纹袄子,下身藏青色蹙金绣姜黄海棠折枝裙据的五旬妇人,身子软软地被人扶着躺到整檀整雕的大床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保养得当的脸上尽一派痛苦之色。一众穿金戴银的婆子丫头们虽急得团团转,却并不慌乱,有条不紊地服侍老夫人躺下,卸下老夫人头上的珠杈环饰以及外裳,那负责去叫大夫的丫头这时候已奔至二门里叫小厮去请太医了。

????“记着,去请总督府的李太医。就说老夫人肚子又疼起来了,这回比白日里还有霸道猛烈,让他火速前来。”

????二门外的小厮得了命,不敢怠慢,脚下生风奔了出去,只是在奔至侧门时,与从外头进来的人给撞了个满怀。那人随手一脚就踏了出去,骂道:“赶着去投抬呀?”

????那小厮穿得厚,倒也没被踢得有多疼,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又赔着笑脸道:“原来是老爷回来了。小的见过老爷。”

????来人正是姚家的大老爷,也就是定远将军,黑着一张脸道:“干什么慌里慌张的。”

????“回老爷的话,是老夫人肚子又痛起来了,要小的赶紧去请总督衙门请李太医去。”

????“不是白日里才看过太医吗?怎么又发作了?”

????“这个,小的也不甚清楚呀。哎呀,老爷,小的不能再耽搁了,得赶紧去请李太医,老爷,小的告退。”

????姚将军担心母亲的病情,又一路去了母亲的院子,被赵文强拦下,“舅舅,您身上有伤,半边身子都被血浸透了,还是先去换身衣裳再去见大姥姥吧。”

????姚将军恨恨瞪了他一眼,转身去了自己的院子,换下身上的血衣,穿上一件宽松的便袍,披上氅子,这才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一路上姚将军脸色阴沉沉的,赵文强知道自己闯了祸,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一路殷勤至极。

????------题外话------

????要被折腾死了,下辈子再也不要孩子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