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威风-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90章 威风

淳汐澜2017-4-19 21:45:7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19章 威风

????做完了急救演习,众人又移回了军医所属院子里,锦绣命人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专门设置成医学讲堂。

????“……既然大家对急救已经有了一定了解,那么现我就来说说如何用药……”

????一些军医们因感念锦绣说服上边给他们涨待遇,对锦绣看法倒也改观不少,经过数日相处,倒也学了不少鲜技艺。虽然这里头确实有好些人并不喜军医身份,学得虎头蛇尾,但大部份人还是真心听了进去,觉得锦绣讲即实用,又颖。就是不知是否真能够付诸施行。

????等锦绣告了一个段落后,有人问:“那个,腹部都被长枪刺穿了,真还能救回来吗?”

????锦绣回答:“那要看情况。只要不伤及内脏器官,或者医治及时,及时止血,仍是有活命机会。”然后又向大家讲解了有关长枪刺穿腹部急救方法以及护理,众人听得精神为之一振。

????……

????西角里胡同,东郊大营往外二十里地,走进西角里胡同,这儿进去全是一幢幢风格炯异建筑群,全是宣府四品以上武将居住屋子,杨太医才从一间屋子正门出来,上了外头等候马车,路经胡同里一个十字路口时,恰巧碰到旁边一户人家也出来了一个提着药箱人。

????杨太医定眼一瞧,叫道:“李大人。”

????那李太医抬眸,忽然似笑非笑地道:“杨老弟,你怎也这儿呀?”

????杨太医拱手道:“给卫指挥史夫人看病,才从里头出来。”

????李太医冷笑道:“近王锦绣正军营里给军医们授业解惑,据说被传成活神仙,依杨老弟嗜医如命性子,怎不去旁听?”

????杨太医含笑道:“真被李大人说中了,小弟正要去军营见识见识王大人那非凡技艺。小弟先行一步。”然后吩咐车夫去东郊军医营。

????望着杨太医远去马车,李太医气得跺脚,然后又冷笑一声:“真是丧颜面。堂堂太医院太医,居然如此卑躬屈膝,哼!”

????身旁小厮小心地看着他,“大人,要回总督府吗?”

????李太医冷瞥他一眼,不耐地道:“不回总督还能去哪?”逛花街吗?妈,宣府花街也不好逛。见惯京城大场面,这边普通窑姐儿还真入不了他眼,可那稍微有档次些,又他妈贼贵。他拼死拼命给人富贵人家看病,也还抵不了一夜嫖资。

????恨恨地冲身后大门吐了把口水,这边防地方官儿当真穷呀,堂堂卫所千户官儿,居然才给这么点银子,塞牙逢都不够。

????上了马车,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了,瞧那人自报身家,忽然双眼一亮,定远将军府?这定远将军本是宣府本地少数豪门富户,这姚家老夫人据说还是真正皇室宗亲,被封为嘉和县主,嫁妆丰厚,定远将军府家产也丰厚,那不是头肥羊么?

????定远将军是大周朝武将中从三品官身,因娶了已逝鲁国大长公主外孙女靖江县主作正室,母亲又是喜和县主,倒一越为宣府权贵名门。杨太医边走边美兹兹地想着,这一趟下来,少说诊金也会有二十两,再加上他舌生莲花本领,不愁他们不乖乖掏钱。

????……

????当杨太医赶到东郊大营军医营时,锦绣正领着一群军医对一些还有陈旧性伤口伤兵做后补救以及复诊,顺道与他们讲解重伤护理工作重要性。

????当杨太医赶到伤兵营,便听到锦绣声音,“……刚才已给大家讲过锐器导致伤口处理程序,所以日后再有类似伤口,一律先用大量盐水清洗伤口,再用羊肠线缝制,这样伤口才能速愈合。”

????众人早已折服于锦绣高深医技,想也不想就纷纷点头同意。

????接下来,唐成等人开始从大货车里卸下一堆又一堆物质,向军医们挨一发放着。

????“这是日后工作时统一穿白色及蓝色工作服,日后但凡要医治伤员,一律穿上工作服。工作服每日一换洗,全部统一收送上来,由专人负责浆洗并消毒。”然后每个军医分得两副口罩,两个袖套,两顶帽子,以及镊子,锋利剪刀,还有止血带,止血剂,以及急救药物,并示意大家穿上工作服,由唐成作示范,把所有急救工具往身上挂去。

????接下来又开始对专门负责急救处理军医们发放医用箱,“这里头是止血剂,这是局麻,这是全麻……消毒液,针,羊肠线……全都记好了,每人配备一个医药箱,大家各自保管自己药箱。上了战场可是要急用,不得有任何马虎。”

????杨太医伸长了脖子,望着那医用箱子里装着一大堆玩意,不由好奇,上前抓住一个小伙子问道:“什么叫局麻?这是干什么用?”

????那小伙子一边把手头药物发放出去,一边道:“处理伤口时,涂这种药伤口周围,能使受伤肌肤进入麻醉状态,使病人毫无痛感。”

????杨太医大惊失色,一脸激动,“当真有这种药?”

????那小伙子一脸自豪地道:“那是自然,这可是咱们东家亲自发明。”

????“你们东家?”

????小伙子指着正与一些军医说话锦绣,“那就是咱们女东家,医术赶级厉害。”

????杨太医一脸惊奇激动,“小哥,可以把这这……叫什么来着?”

????“局麻。”

????“对对,可否把这局麻给我瞧瞧?”

????一瓶透明褐色液体递到他手上,杨太医小心翼翼地接过,拨开瓶塞,倒了点液体出来,这种带着淡淡酒味药,真是传说中麻沸散?

????正自疑问着,忽然外头奔进来一个身穿甲衣青年士兵,“喂,你们当中医术高明出来几个,定远将军受伤,去给定远将军看病去。”

????军医里一阵涌动,眼里闪过狂热,但后又把目光望向锦绣。

????定远将军从三品官位,他们这些无品无秩军医还没资格医治,也只有杨太医,李太医,卢太医等这种有高品秩人能够医治。

????那校慰见众人不吱声,不满道:“喂,你们谁去,给个说法呀?”然后目光一闪,直接瞟到锦绣,“你就是那个什么女大夫?就你吧,随我走。”

????锦绣问:“定远将军伤得严重吗?是受了什么伤?”

????“不算严重,就是与徐将军比试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被旁边架上掉落刀砸伤了胳膊。”

????那应该是不算严重,锦绣侧头,对齐玄英道:“玄英,你去吧。”

????齐玄英恭身领命,但那名校慰却睁大眼,不满地道:“喂喂,什么意思呀?怎么,瞧不起我们定远将军?你可知道定远将军几品官位?”

????定远将军几品官位锦绣还真不知道,也没那个兴趣。她笑了笑道:“他是我弟子,我去他去都一样。”

????“当然不一样,咱们将军什么身份,怎能让一个无品无秩给看病?”

????锦绣沉下脸来,“你这是嫌弃我弟子?”

????虽然瞧不起军医,但这些有品秩军医还是不能得罪了,那名校慰悻悻然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锦绣说:“平时候定远将军都是让谁给医治?”

????“是杨太医和李太医。”

????“既然如此,那就请李杨二位太医过去吧。”锦绣笑得很是温和,“想必都是医治惯了,肯定比我去要来得放心些。”

????“可是杨太医出营去了……咦,杨太医,你也此?”那名校慰总算发现了杨太医,双眼一亮,总算找回了点场子。不由斜眼望了锦绣一眼,然后一脸得意地对杨太医道:“既然杨太医也此,那就是再好不过了。随小过去吧,我们将军伤口可是经不得久等。”

????杨太医与锦绣辞别后,齐玄英问锦绣:“师父,为什么不去给那定远将军看病?”

????锦绣淡淡地道:“定远将军住那么远,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过去?岂不要累死我么?”宣府有六个军营,虽然这儿是军医营大本营,可军营那么大,徒步走过去,岂不累死她?再来,那人又那般不客气,她会去才有鬼。

????齐玄英点点头,“师父说得极是,只是,那定远将军品秩高过于师父,又身高位,师父不般这给面子,弟子怕万一那人记恨您那可如何是好?”

????锦绣说:“若是人人都怕得罪,那这日子也没活头了。”

????定远将军伤算不得有多严重,胳部被架子上刀掉落下来,一口栽胳膊上,砍了好深口子,鲜血直流,虽然止住了血,但也得进行包扎。

????清理伤口时候,饶是身经百战又坚毅定远将军,也不禁痛得死去活来。额上冷汗阵阵地往外冒。

????杨太医也弄得一身汗水,不由自主地说:“若是有王大人局麻酒就好了。”

????“什么局麻酒?”

????“据说抹于伤口围围,就能立即止痛,医治起来格外轻松一种酒。”

????“真有这种酒么?那还等什么,给本将军用上呀!”

????杨太医一脸惭愧,“下官这儿没有。”

????“那谁有?”

????得知来军医那儿有,定远将军非常生气,“既然她那儿有,为何不弄点来?”

????杨太医张了张嘴,正要解释,那名桃慰却告起黑状来,“将军有所不知。刚开始小也是要那女大夫给将军医治,可她却是不肯。所以小没法,这才就近请了杨太医。”

????杨太医目瞪口呆,这这这,这岂不是故意黑人家王大人吗?他正待开口,定远将军已暴跳如雷,“岂有此理。小小一个军医,居然胆敢拒医?来人呀,立即把那王锦绣给本将军抓起来,重责二十军棍。”

????“哎,等等……”

????杨太医正要跳起来阻拦,但那校慰早已一溜烟地跑了,杨太医急如热锅上蚂蚁,忍不住道:“将军,这不关王大人事呀,当时下官也是场。王姑娘手头上还有事,不能拨冗过来,所以让她得意弟子过来,是您亲兵瞧不起人家,给拒绝了呀,这才让下官过来给将军您医治。”

????定远将军愣了愣,但他身为将军,事关颜面,军令已出,岂容改,只冷冷地道:“手头上有事?天大事不成?给本将军医治本就是军医分内事,就是天榻上来,也得给本将军过来。”

????杨太医嘴巴张了张,忽然跺脚道:“将军呀,您这般处置,可是草率了。王大人一个弱质女流,如何承受得起二十军棍威力,不说王大人没什么过错,将军您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才是,王大人可是楚王殿下亲自请了圣旨从金陵调过来。您来这么一出,岂不给楚王殿下面上也无光?”

????定远将军心脏一缩,略略后悔着,他怎么就给忘了王锦绣与楚王关系呢?可是,想着妻子下贴子去请那女子却被拒绝事儿,又冷冷一笑,“触范了军忌,就算她有王爷撑腰又如何?王爷生平痛恨便是仗着有人撑腰视军法为儿戏之人。王爷是个公正严明人,想必不会怪罪我才是。反而还会褒赏于我。”

????“将军,王大人初到军营,还不懂军营里规矩,念她这回是初犯,还请将军从轻发落。”杨太医没法,只得跪了下来叩头求情。祸是他惹出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王锦绣一个弱女子无辜反挨打呀。

????定远将军也觉得自己刚才草率了,但为了颜面问题,一直强撑而已,如今,有了台阶可下,便顺梯而下。

????“也罢,看你替她求情份上,本将军就饶她一遭。不过,她如此邈视本将军,那就是邈视上官,军棍免了,罚她校场上跪上两个时辰吧,以作惩戒。”定远将军出身大户,三十来岁年纪便已领了将军一职,平时候不管到哪都是一呼百诺,哪能忍受一个小小军医拒医?再来,他听说这王锦绣脾气火爆乖张,连镇国侯长公子以及韩国公世子都敢顶撞,哼,那两个是没用。但他可不同,他母亲可是靖江县主,楚王也要叫一声表姨婆呢。就算因此使得楚王不满,但相信只要母亲一出马,楚王也要买几分面子。

????所以,他是真不把王锦绣放眼里。并且,还得好生打压打压她那嚣张敢焰。

????“将军……天气寒冷……”

????“放肆,本将军处置违背军记之人,与你何干?你一个小小太医,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定远将军目光冷冷扫过去。

????杨太医见他仍是一意孤行,又悔又恨,恨恨地抽自己两耳刮子,都怪这张嘴!

????天天下雨,冷得刮骨头。小双好了,大双又病下了,又烧又咳,比小双还要严重,可没把我折腾死,整个上午加中午都医院里度过。下午要忙着发货,生病大双特别不好侍候,不肯下地,跟前撵后,实没时间码字。现只能一天一了,还是用存粮。但是存粮情节有许多不合理之处,还得修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