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 原来是认识的-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82章 原来是认识的

淳汐澜2017-4-19 21:44:44Ctrl+D 收藏本站

????徐子泰也是满脸黑线,他对锦绣也有些不耐,觉得这女人太嚣张了,就算有皇帝撑腰,有楚王撑腰,也不应该如此目中无人吧?可他堂堂一个参将官,与一个小女子斤斤计较传出去也让人笑话。

????伤兵营里的事儿他也大致清楚了,这女人要维护伤兵也说得过去,但他身为上官的威严却是不容置疑的。

????徐子泰思绪翻飞,目光快速地扫过在场诸人,对一群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军医道:“论理,你们被伤成这样,理该处分他们,不过你们也有过,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上官无礼,按军纪处置少说也得扒层皮。既然将士们已代王大人处置过你们,今日本将军就不予追究。你们下去吧。”

????一群军医尽管心中不服,但人家新来的上司正在施救的紧要关头被他们给无理打了,确实是他们的过。是以也不敢露出不满的神色来,对徐子泰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徐子泰又对一群伤兵喝道:“今日就看在王大人的面上,暂不处罚你们,等伤好后再找你们算账,滚!”

????一群伤兵高兴不已,对锦绣露出感激一瞥,陆续退下。

????屋内只余下锦绣等人,以及杨李两位太医。

????李太医出来打圆场:“徐将军,这事儿其实都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把误会解开了就好了。”

????杨太医也道,“可不是,说起来,王大人才是最无辜的一个。好端端的救治重伤士兵却无端遭受误会,论理,这事儿还真对不住王大人,请将军明查。”

????徐子泰看了锦绣一眼,“杨太医这话可就不中听了,本将军几时说是王大人的错了?”

????杨太医喜道,“将军明查秋毫,奖罚分明,实是将士们之福气。”

????李太医在一旁冷哼一声,“马屁精。”

????徐子泰对锦绣拱手道:“王大人,诸位,请座。”

????“多谢将军。”锦绣客气了两句,坐到下首第一位置,其余诸人也分别坐了下来。杨李两位太医则在锦绣对面的椅子坐下。

????“来人,上茶。”徐子泰也坐了下来,他坐的是当中主位,一把四方阔榻,上边铺有墨绿色锦蓉簟,面前一张雕漆长岸几,上边摆放着一个架子,插着好些令牌,笔墨纸砚也是齐整摆放着的,一口喜鹊登枝薄胎汝窑茶盅搁于一边,镏银三脚架小铜炉里散发着袅袅香雾,锦绣频息一闻,是令人舒坦的宫中御赐百合香。榻两边还各自摆放着四五寸宽,一尺来长的山石青苔小盆景。

????趁小厮上茶之际,徐子泰对锦绣道:“久闻王大人神技,听闻当年在下表弟病重,连太医都束无手策,王大夫却是药到病险。在下无比佩服,今日得以相见,实乃我辈福气。王大人受皇恩派遣至我宣府,亦是我宣府将士们的福气。我在此,谨代表宣府将士,向王大人致敬。”

????锦绣欠了欠身,口称不敢,“徐将军客气了,锦绣虽为女子,可也能为朝廷效力,为百姓做点事,亦是荣幸之致。将军不必客气,日后但凡有差遣尽管吩咐便是,锦绣定尽心而为。”

????徐子泰似乎很是高兴,又瞪着立于身前的沈无夜,说:“无夜,这位王大人以前可是两度救你性命,你应该谢过王大人才是,怎可如此无礼?”

????众人一惊,又恍然大悟,原来锦绣救过这位亲兵,可这亲兵却毫无谢意,也难怪看似温柔的王大人会如此生气。

????沈无夜脸色不大好看,斜了锦绣一眼,嘟嚷道:“当时我可是给足了银子的,足够她诊治十个病人了。”

????徐子泰又要发怒,锦绣却淡淡地道:“沈公子说得极是。你我不过我是银货两讫罢了,何谈感激不感激的?不过战场上刀枪无眼,沈公子又身份尊贵,可得守好保重自己才成。”

????沈无夜不满道:“你咒我?”

????锦绣淡淡地道:“不敢,沈公子误会了。”

????“哼,我看你胆子大的很。”

????“无夜,这是军营,不是韩国公府,是论军功排资历,没人稀罕你的身份。”徐子泰警告道。

????在座诸人全都倒吸口气,韩国公府?国公府?这可是紧次于王爷的身份呀,对于在座诸人来说,这可是天边上的勋贵呀,居然出现在军营里。而出身国公府的公子哥居然还只是三品参将官的亲兵,那这位徐参将的来着肯定也不小了。

????一时间,包括李太医在内的一干人全都敬畏地望着徐子泰,纷纷在心里暗道: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坐上参将的位置,原来是出身勋贵名门。

????李太医则幸灾乐祸地望了锦绣,叫你嚣张吧,仗着皇宠就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眼前这位徐参将身份尊贵不说,这位叫沈无夜的也是大有来头的,这小女子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军营里的人都与她一样,只是无名之辈?

????杨太医心里也是豁然一惊,他在宣府呆了两年,对于军中哪些将士是庶族提拔上来,哪些是士家子弟,也大都有一定的眉目,这位徐参将年轻纪纪就坐上正三品武将的位置,当然也是朝中有人,或是出身勋贵之家,但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亲兵,也是来头非凡,并且这人一看就是个霸道任性之辈,不由替锦绣担忧起来。

????锦绣却似笑非笑地望了徐子泰一眼,这人什么意思?无缘无故的点明沈无夜的身份,是要警告自己,不要仗着一点点本事就敢对沈无夜无礼?人家是出身国公府,就算目前只是亲兵也比她高贵得多了。

????还有,这姓徐的表面是斥责沈无夜,但难保没有炫耀自己身份的想法。

????军中一切从简,而这姓徐的却把自己的军账布置的雅致整洁,连喝水用的茶杯都是非凡品,还焚香摆弄花草,也不知是天生有洁癖,还是为了显摆自己出身不凡。但幸好能当上高官的人还是有点人情世故的,倒也没有仗势欺人或是鼻孔朝天。

????不过,摊上沈无夜这样的亲戚,也够折寿了。

????而被点明身份后的沈无夜却是挺直了胸膛,睥睨的目光望着在座诸人,把众人的反应看进眼里,得意至极,又忍不住看了锦绣一眼,又给沉了脸色。

????徐子泰忍不住多看了锦绣一眼,心头纳闷不解,但又转念一想,这女子不过是小小的大夫,又是从平民身份陡然跃进士族阶层,或许并不知道国公府是何等的尊贵身份,有句话叫无知者无畏,也就释然了。

????已到午饭时间,已有亲兵进来准备摆膳,锦绣也起身告辞。

????徐子泰彬彬有礼地亲自把锦绣诸人送到军营大门,沈无夜跟随在一旁,一脸的不甘不愿。

????等锦绣等人离去后,沈无夜便闹开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大夫罢了,表哥也忒客气了。”

????徐子泰边走边道,“大夫能救命,也能害人命。”

????沈无夜愣了下,忽然嗤笑一声,“大表哥,你呀你,做了将军的人,还是这么的胆小。”

????徐子泰冷哼一声,“姨母把你宠坏了。”都快二十岁的人,还是这么不知天厚。

????沈无夜不以为然,“我娘只是疼我罢了。不像姨母,当真狠心呢,小小年纪就把你扔到战场上,不闻不问。”

????“你懂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小姨不是疼你,那叫溺杀。”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徐子泰问:“你与这王锦绣有何过节?”

????沈无夜愣了下,说:“没呀,我堂堂国公府的世子,与她有何过节?”

????“是她得罪过你?”

????沈无夜沉默了,然后哼道:“看她长得不错,让她给我做妾,她倒好,不识抬举。”

????徐子泰瞪大了眼,然后深深看他一眼,“幸好她不识抬举。”

????“表哥,你什么意思?”

????……

????徐子泰沈无夜这边在说锦绣的事儿,而锦绣这边,冬暖等人也在问锦绣。

????“姑娘,那个沈无夜你们以前认识吗?”

????“嗯。”

????“怎么认识的?姑娘可救过此人的性命?”

????“嗯。”

????“那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这般对你?”巧巧一脸的愤恨。

????锦绣淡淡地道:“因为人家是权贵名门。”在这些权贵眼里,能让她看病也算抬举了,还感激?做梦还要现实些。

????冬暖沉默,半晌才说:“以后姑娘不要再给他治病了。”

????回到总督府,已经过了午饭的时辰,不过幸好厨房有留饭,饭菜还算精致,居然有三荤两素一汤,就锦绣一人吃也着实浪费了,于是让冬暖她们一道坐下来一道吃了。

????吃完午饭后,锦绣又去找杨太医,问他们军中治病用药是自己去采购,还是有专门的药房。

????杨太医怔了下,说:“一般军中都只是配备外伤和止血药物,布条,刀子,酒等人工具。这些都可以自行去军备处向专管军需的官员拿就是了。”

????锦绣意外,“就这些?”

????“王大人的意思是……”

????“治疗外伤,光这些哪够呀。麻醉剂,消毒酒,布条,棉花,纱布,止血带,担架,外用药以及内服用药,这些都得准备呀。”

????杨太医怔了怔,“王大人身为一方名医,想必在这方面比下官更有经验。可这些都得要上边同意才能拔款下来采买。军中一向短衣少粮的,有时候连军饷都无法准时发放,更别提采药了。唉,我们这些军医,就算能治,可大多时候面临着无药可治的境地,也只能眼睁睁的看那些鲜活的生命耗去对生的希望,想来也痛心。”

????锦绣扬眉,“既然如此……可否带我去见见那位大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