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 矜持-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78章 矜持

淳汐澜2017-4-19 21:44:31Ctrl+D 收藏本站

????进入悠然阁的正堂,这是明间,其左右是次间、稍间。明间也是大客厅,次间、稍间则是主要的休息场所。堂屋当中独设一榻,上边引枕靠背脚踏俱全,两边各两张脚踏大椅,锦绣坐到棍榻上,廖嬷嬷已领了一众丫头婆子进来跪头行礼。

????锦绣吓了一跳,底下乌压压的一群人,仔细数了数,妈呀,居然有整整十九个人,再加上她带来的侍女,光侍候她的就有二十三个人,这也太奢侈了吧?

????“嬷嬷,这是不是太多了?”锦绣有些不安。她父亲在世时,她们家也有十来名下人服侍,后来她开了锦绣药铺后,渐渐打响了名气,虽然铺子里有近三十名“员工”,但私底下服侍的也只有四名婢女,比起现代明快的作风,再有钱都得负责自己的吃喝拉撒来说,她都觉得奢侈了。现下更为壮观,她一个人就住这么宽阔的宅院,还有如此多的人侍候,恐怕平原伯府的老夫人也没有这么大的排场吧?

????廖嬷嬷陪笑着说:“不多,一点都不多。姑娘您又不是来游山玩水,而是来做大事,为朝廷效力的,理应受此待遇。奴婢还生怕委屈姑娘您呢。”

????锦绣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这么多人侍候她,她又不是金尊玉贵的人物,居然安排如此之多的下人服侍,究竟她是来做大夫的还是来享受的呀?

????廖嬷嬷又进一步解释,“这可是王爷的一番心,姑娘可别辜负了。王爷对姑娘可重视呢,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这儿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全都是王爷亲自过问的。王爷说了,姑娘您可是关系着众将士的倏关性命,可不能怠慢了。所以姑娘还是安心住下吧。奴婢姓廖,人称廖嬷嬷,是这院子里的管事,高管家是总督衙门的总管,姑娘有何吩咐只管说了,奴婢们莫敢不从。”

????现在锦绣可以确定,这赵九凌对她用了糖衣炮弹。

????也不知道那家伙究竟在搞些什么,平白无故的对她产生敌意,现在又平白无故的对她这么好,这里头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危计吧?

????锦绣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管过奴仆,也不知该如何管,廖嬷嬷对自己是很恭敬讨好,但毕竟还不熟悉,她也不敢贸然就重用她。还有这些下人,看起来一个个中规中矩的,可大家内心里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再来,她也不是一辈子呆在这儿,这些只是临时来服侍的下人,她也不求这些人对她忠心耿耿,只求把份内事做好就成了。

????于是锦绣锦绣简短地说了两句话,“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熟悉,完全是抓瞎,诸位既然是被派来服侍我的,大道理我也不说了,你们只要谨守本份就成了。我不求你们对我如何忠心,但起码的为奴之道应该是明白的。现下,我不管你们现在想些什么,只告诉你们我的底线,我不喜欢底下人乱嚼舌根,更不喜欢受人监视。我也不可能永远呆在这,所以你们也别把我当真正的主子,就当……临时雇主吧,你们只需尽自己的本份就成了。但凡我吩咐下来的活儿不推三阻四就好,这点要求,不为过吧?”

????众人齐齐磕头,说一定好生侍服姑娘,不负姑娘云云。

????锦绣故意露出疲乏的神情,廖嬷嬷赶紧让大家下去,指了四个丫头笑道:“姑娘可是累了,那敢情好,姑娘的寝房在后头,奴婢带您过去。”

????上房的西稍间中有套间暖阁儿,是主卧室。而东稍间则是用“碧纱橱”与西侧的房间隔断。碧纱橱内有床,应该是专门为值夜的丫环头提供的地儿。

????上房还有后门,与后院相通,出后房门到后院,再从后院的东西穿堂穿过,就到了一条南北宽夹道,通过这条夹道就可到赵九凌居住的出云阁,及穆少清等人居住的居。

????在得知这儿离赵九凌的住处只有两个走廊及半个花园的距离,锦绣很是不安,说:“我一个小小的医官,如何能住进总督衙门?还与王爷离得这么近?”

????这赵九凌行事不按牌理出牌,又是蛮不讲理的人物,这万一哪天心血来潮又跑来找她的麻烦,她是想躲都没地儿躲呀。

????廖嬷嬷笑道:“姑娘何必妄自菲薄?王爷看重您还不好吗?外头想让王爷看重的撑削尖了脑袋都无法住进来呢?”但心里却在暗暗思量着,楚王赵九凌节制宣府至山西大同边防军务,临时成立的两省总督是由宣化都司衙门改建而成的。比以往扩大了一倍的地盘,前边是处理公务的地方,后边是赵九凌以及诸位幕僚和他的妾室们的居处。

????除此之外,这总督府还真没住上外人过。这位王锦绣还是头一份。

????赵九凌是楚王,贵为亲王级别的他,排场老大,他身边贴身侍卫就有四十余名,以及六位幕僚,都是住在总督府,而他的300多名亲兵校蔚则住在紧邻衙门的另一处宅子里。

????就单他的院子里,配置有一名管家,两个通房大丫头,二十多个下人,粗役更是不计其数,六名别人赠送的非妾非通房的至今仍被下人尊称一声姑娘的貌美女子,则住在南边的一处栖霞院内,六名姑娘,统一安排在一个院落,服侍的下人总共加起来还没有悠然阁的多。可以想像,这王锦绣在楚王心目中,是何等的份量。

????锦绣刚才这话说不无道理,平白无故的住进总督衙门,还与楚王的院落挨得如此近,用脚趾上头都知道,楚王打什么主意呀。

????想到这里,廖嬷嬷对锦绣越发恭敬了,但她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并不直接说明“楚王对你格外上心,是因为看中你”而只是委婉地说楚王是求贤若渴,所以才会如此礼遇。

????锦绣也没有想那么多,实际上,赵九凌对她的第一印像实在太恶劣了,再加上她在古代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已消除了身为穿越女的优越感。这古人的思维很是迂腐,在礼教方面更是看得比命还要重要,不管她如何努力,但她的某些思想行为,仍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所以也很难碰上真正的伯乐。

????人家别的穿越女不管如何行事,都会煞到一大堆男主男配,而她努力了十多年,连桃花都没开过,说来也可怜。

????至于这赵九凌,实在是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的印像太恶劣了,她对他只有防备,别的想法嘛,还真没有。

????这大概就叫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连冬暖几个丫头也觉得这事儿透着古怪,尤其刚才在前边大厅里,赵九凌那笨拙又接近白痴的问话方式,这让聪明的冬暖有了某种念想。

????但冬暖是知道自家姑娘的脾性的,也不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只能宽慰锦绣,“姑娘不要想得太复杂了,指不定楚王殿下只是单纯的想要重用你,又想到之前的所作所为,所以一心想弥补姑娘罢了。”

????锦绣想想,也是,听说这边战事吃紧,将士们受伤严重,若没有系统的救治方式,确实很容易耽误治疗的。

????想到去年官兵剿匪,百把人同时受伤就弄得手忙脚乱,这宣府战事一旦开打,那肯定是成百上千的冶疗压力,到时候,她一个人就算多生几双手也是没法子吧?

????这赵九凌也太高估她了,光凭锦绣药铺的人物,想要一口气救下那么多人,也是不现实的,她得好好想一个系统的救治法子才是。

????……

????锦绣才住下没两天,便接到好些邀请贴子,全是本地官员女眷的邀请,这个请她入府品茶,那个邀她去赏梅花,也有直白的,请她过府给诊脉看病。也有直接把礼物送来的,冬暖一边整理这些名贴,一边把礼物登记造册,然后统一拿了锦绣制作的养颜膏作回礼。

????“姑娘,这些人真的太客气也太热情了,连奴子都不敢相信呢。”

????巧巧说:“那肯定的呀,咱们姑娘现在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又让皇上郑重赏赐褒奖过。如今谁敢不买姑娘面子?”

????“哼,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罢。”

????“那可难说。姑娘只是军医,又不涉及官场,他们摆的哪门子热情?真是太奇怪了。”

????冬暖飞快地望了锦绣一眼,在心里暗道:“当然是因为楚王的关系呀。”可她却不敢说,生怕增加姑娘的烦恼。

????当晚锦绣睡了个好觉,冬暖和巧巧服侍她起床吃早饭,一个自称姓张的嬷嬷便领着两个丫环进来了,福了身子后,轻声道:“姑娘,昨晚睡得可还习惯?这早饭可还合您的口胃?”

????锦绣笑道:“有劳妈妈关心,我又不是千金小姐,不必对我如此的。倒把我弄得毫不好自在。”

????张嬷嬷笑道:“姑娘这话可就折煞奴婢了。姑娘您身负重任,侍候您本是奴婢等的职责,姑娘千万别与老婆子客气,更不要与这些丫头客气,有何任何只管说。哦对了,给姑娘您通个气儿,栖霞院的卫姑娘想请姑娘过去玩儿,姑娘可是得空?”

????锦绣皱眉,“卫姑娘?”

????张嬷嬷解释道:“卫姑娘是本地怀王爷送来服侍王爷的,因为王爷没有给她名份,又是怀王爷送过来的,即非奴又非婢的,所以大家都叫她一声姑娘。”

????原来是赵九凌的女人,但,好端端的干嘛要见她?还让她过去?

????锦绣有些不高兴,淡淡地说:“论理,我是女子,在府里见见卫姑娘也无可厚非,可伦公,我却也是办公差的,承蒙楚王殿下抬举,让我住进了总督衙门。可我一个外人却私下见王爷的姬妾,这样不妥吧?”

????张嬷嬷怔住,她刚开始觉得卫姑娘要见锦绣也觉合情合理,毕竟锦绣是王爷心尖上的人,那卫氏为了将来的打算,与锦绣拉好关系那是必然的。可听锦绣这么一说,又觉得锦绣说得也有道理。锦绣是来公干的,好端端的跑去见王爷的姬妾,传出去也不大好听。

????再来,锦绣虽说只是大夫,可也没有与一个非婢非妾的女人打交道的道理。

????想到这里,张嬷嬷醒了醒神,连忙道:“姑娘说得极是,是奴婢糊涂了,该打,该打。”顿了下,见锦绣没有理会她,又小心翼翼地问:“可卫姑娘都发话了,姑娘真的不过去么?”

????锦绣瞟她一眼,淡淡地道:“哦,她发什么话?有拜贴么?还是打了丫头来请?还是请示过楚王殿下?”

????张嬷嬷滞住,连忙跪了下来,打了自己两下嘴巴,“奴婢该死,不会说话。以姑娘的身份自是不必去见那卫氏,是奴婢越矩了,脑子糊涂,还望姑娘恕罪。”

????锦绣把饭吃完,冬暖连忙端来钵盅,给她嗽了口,这才道:“妈妈也是这儿的老人了,怎的这么不懂规矩?若下回再这样,这总督府我可不敢住了。”

????张嬷嬷连连点头,“姑娘教训得是,是奴婢糊涂了。”退了出去后,她长吁了口气,原来姓廖的老文虔婆没有诓她,这王锦绣虽身份普通,却矜持自贵,哪是能够得罪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