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 尘埃落定否?-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59章 尘埃落定否?

淳汐澜2017-4-19 21:43:7Ctrl+D 收藏本站

????

????皇后看她一眼,“三个姑娘我都瞧着满意,余夫人大气端庄,有正室风范。云儿虽是我外甥女,到底被宠坏了些,可我答应过你二舅母,要给云儿指一门好的婚事,再来云儿又一心喜欢着九儿,我可不能辜负她的一片心意。”

????太子妃凝目,“那,宫小姐……”

????皇后声音冷淡,“既是才女,自然喜爱风花雪月,吟诗作对,九儿能征善战,但在诗书上的造诣却是不成的,恐怕难得她十之分毫,让她嫁给九儿,恐怕还委屈了她。”

????太子妃垂眸,笑道:“母后说的极是有理。”她仔细觑着皇后的神色,试探性地道:“那,母后的意思是,这楚王妃,就在余小姐和云表妹之间作选择了?”

????皇后反问:“依你之见呢,九儿正妻之位,由余小姐做好,还是云儿好?”

????太子妃面有难色,“这个,母后您才是楚王的生母,这个应该由您作主才是。”

????“无妨,就听听你的意思罢。”

????太子妃忍下心头的紧张之感,仔细斟酌了言语,说:“若论亲疏,自然是云表妹为正妻。”

????皇后眉毛一挑,太子妃连忙道:“母后请听臣妾把话说完。这若是论亲疏,自然是云表妹更得母后欢欣一些。可,说句不该说的话,瑛表妹今年才十四岁,到底年纪轻了些。可九弟为人稳重,又身兼边防重任,娶的王妃,自然要以大局为重才好。听说余小姐自小随余夫人主持中馈,想必作正妃,是极适合不过了。”她又怕皇后听了不高兴,又连忙加了句:“当然,这只是臣妾自己的意思。云表妹若再年长些就好了。”

????皇后淡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云儿,到底年纪轻了,又自小被宠坏了,做正妃恐怕不适合。得了,就余小姐吧,反正这个妯娌也算是你亲自挑选的,想必日后你们自能和睦相处。”

????太子妃却面露迟疑之色,皇后目光微微一冷,慢声道:“怎么,你不满意这个妯娌?”

????太子妃连忙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听说,楚王心中似乎已有意中人。”

????皇后不以为然,“就那个小小的金陵女大夫?呵,这事儿本宫早已知晓。无妨,九儿若对她真有心思,自会亲自来与我说。”

????太子妃不敢再多话,恭敬退去。

????……

????徐夕之夜,祭拜了灶神,做完一系烈的祭拜活动后,晚上吃团圆饭时,锦玉忽然对锦绣说:“姐,顾东临人还不错,你就答应吧。”

????锦绣怔住,停下筷子,抬头看他。

????锦玉一向秀气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冷冷地道:“侯府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自然比起王府那捞什子的医女尊贵得多了。”

????锦绣眨眨眼,“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锦玉咬牙,恨声道:“姐你有所不知,那该死的赵九凌,他居然打着想把你纳入王府的主意。哼,瞎了他的狗眼。”

????锦绣再度眨眨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会吧,赵九凌都离开金陵了。”上回剿匪后也不待巡抚大人设宴款待就离开了。至今都有一个多月了,若不是锦玉今日里提及,她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号尊贵人物。

????锦玉冷笑一声:“他人是离开了金陵,却还留了两个爪牙下来,专门监视于你。今儿个,我去笔墨店里买砚台,路经一处茶肆,无意间发现此人。他们只顾着说话,并未发现我,还合着商议要飞鸽传书与赵九凌,让他赶紧请了圣旨过来,早早把你调至楚王府,做赵九凌的专属医女。”

????锦绣好一阵无言,问:“王府医女是几品官来着?”

????锦玉拉长了脸,“九品。”

????锦绣低头,继续扒饭。

????锦玉很是生气,“听说太医院最高的品秩也不过正四品,而王府医女,则是最末了。不但要归王府管制,据说还要侍奉宫里的贵人。”

????锦绣在现代也是看过宫廷剧的,据说后宫中的争半,最容易成为炮灰的,首当其冲的便是太医,于是苦笑道:“这些天家人物呀……”

????成王府也是有专属的大夫,成王妃与郡主小姐们都有专属的医女,那些医女虽然有品秩,但在主人跟前,也不过与奴仆一样被呼来唤去罢了。

????锦玉说出了自己思虑了数日的最终想法:“我听说,王府可不是人呆的地方,稍不注意就会被牵扯进后宅纷争里。与其让赵九凌算计,还不如早早应了顾府的婚事。”就算圣旨大过天,但堂堂楚王,也不可能强行把一个已定了婚约的女子弄去楚王府做一个捞什子医女吧?

????锦绣一时无言,她一个普通小老百姓,若是有幸接到京里来的圣旨,也算是天大的脸面了。但这份体面若要建立在她后半生痛苦与如覆薄冰的基础上,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于是乎,与顾府的婚事,就这样成了。

????钟二夫人见锦绣总算答应成顾东临的婚事,喜出望外,顾不得大年三十的夜晚,连忙使人套了马车直奔顾府。

????然后大年初一那日清晨,锦绣清楚地记得,钟二夫人风赴尘尘地赶了过来,多余的话也没说,只是递了块羊脂玉的玉佩给她,说是顾府的定情礼。等她孝期一过,就立马走婚嫁程序。然后,又向锦绣索取了一枚碧玉打造的珠杈带走了。

????双方交换了定情信物,算是小定。

????钟二夫人喜笑颜开地说了好些颂吉之话,这才喜兹兹地离去。

????锦绣巴着指头算了下,还有八个月,她就要披上嫁衣嫁入顾家了。

????而顾东临,这个男人,有些纨绔,有些任性,还有些骄纵,不过没事,在古代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对爱情早已心死。

????回到屋子里,望着手上洁白温润的玉佩,她忽然有种尘埃落定的错觉。

????甩甩头,锦绣又失笑起来,因为她陡然想起,她现在这样的心态,在前一世,三十一高龄还没嫁人,被父母逼婚的那种恨不得立马找个男人嫁了,就算离婚也不怕,似乎离婚女也比剩女好听的想法完全一模一样。

????……

????在皇后宫中隔着坐地落梅屏风,瞧了那余家姑娘,果然如传言般,端庄,识礼,落落大方,眉开疏朗,一看便知是做大家主母风范的。娶了这样的妻子,后宅一定是平顺的。

????母后眼光不错,这余家小姐,连赵九凌这种一向挑剔惯了的人也挑不出错处。

????等余小姐跪安退下后,赵九凌这才从屏风后头出来,撩了袍子坐到皇后下首。

????皇后慈爱地望着自己的小儿子,献宝一样地道:“如何,这余家姑娘可还满意?”

????“母后眼光一向好。”

????见儿子并无反对,皇后很是高兴,又道:“你今年都二十有四了,因边防的事耽搁了婚事,可一直让我心下难安。如今总算把你这淘气混账给揪了回来,这回可不能再让母后失望了。”

????赵九凌说,“母后说哪儿话,儿臣这不乖乖的回京任您安排吗?”

????“总算你还有两分良心。”皇后见儿子这般顺从,心下高兴,又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就这余小姐了。”

????“嗯。全凭母后作主。”

????皇后又说了余小姐的好话,又顺带把朱妙云爱慕他准备给他做侧妃的事儿说了出来,赵九凌不可置否,“二舅家的三表妹?小毛孩子一个,唔,略有些印象。不过,让她做儿子的侧妃,岂不委屈她?”他还依稀记得,外祖家的表妹,一个个都眼生头顶的。

????“不委屈,王府的侧妃也只是仅此于王妃罢了。只要你同意,就让她们二人同时进府,你看可好?”

????赵九凌神色依然淡淡,“全凭母后做主。”

????皇后见儿子这回很是听话,落了口气的同时,又试探地问道:“听说,你让你父皇下了道口谕,要把金陵一个女大夫召进楚王府做医女,可有此事?”

????赵九凌笑道:“母后倒是耳目灵通。”

????没有反驳,那便是真的了。皇后又问:“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

????农历年刚过,从初二开始,与所有富贵人家一般,钟二夫人也开始走亲访友。按往年的规矩,要先回一躺娘家,在娘家吃顿午饭然后又回夫家,过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团聚年,也是舒服的休息年,但对于大家族的夫人尤其是当家主母来说,却是一点都不轻松的,不说成堆的庶务,单说那成长串的应酬就要让人头痛。

????跟随钟二夫人身边的一众婆子丫头也是累得脚板翻翻,才从钟二夫人娘家回来,这一回却没有直接回钟府,而是另去了锦绣药铺。

????当钟二夫人鸡血红织金绣线遍绣宝相团花袄儿及暗红色裙裾消失在前边二门里时,在外头候着的一个红衣丫头撇了撇唇,对另一名被留下来作伴的同伙道:“咱们夫人就是爱记情。那王锦绣不过是救过二爷的命罢,她又不是没有得诊金,亏得夫人还把她当作救命恩人般看待,逢年过节随些礼便成了,哪还能亲自登门拜年呢?没的降了自己的身份。”

????另一名青衣丫头横她一眼,“也多亏了咱们夫人记情,否则,你我什么身份,又岂能幸运的侍候在夫人身边?”

????那丫头忽然没有了言语,但仍是不甚服气地道:“这一笃归一笃,与你说正经事呢。难道你也觉得,那王锦绣区区一个大夫,也配夫人这般礼遇?”

????“这你就不懂了。我曾听夫人身边的鲁妈妈提起过,夫人之所以对王锦绣好,那是因为咱们老爷瞧中王锦绣的弟弟锦玉,将来会有大成就,所以事先拉拢住。再来,聪明人都知道,这得罪任何人都不能得罪大夫的道理,所以,夫人这么做,也是常理了。”

????红衣丫头呆了呆,说:“原来还有这么些名堂呀。可,老爷也忒小心了,老爷什么身份,还屑讨好一个未出仕甚至连半份功名都没有的小毛头?”

????青衣丫头白了她一眼,“说你不长脑子你还不肯相信,宁欺白头翁,不欺少年穷。这话你肯定没听说过呢。不说这对姐弟将来成就如何,单说这王锦绣即将嫁入谨阳侯府做少夫人,那可是一跃枝头做凤凰的人物,日后不但与夫人平起平座,还隐隐高咱们钟家一头,咱们夫人早早与之结交,岂不是正理?”

????红衣丫头再一次呆住,又羡又妒,还有更多的甘心,“那王锦绣究竟有什么好嘛?”

????除了会一身医术外,还能有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