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 心复-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47章 心复

淳汐澜2017-4-19 21:41:53Ctrl+D 收藏本站

????

????烈酒倒在伤口上,何劲就痛得倒吸口气,而旁边还有他的几个手下,他们在处理伤口时都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挣扎,他身为主子更不能让手玉看笑话了,于是只能紧紧咬着牙关,死死忍着那钻心的疼痛。

????锦玉见他忍得青筋暴跳的模样,格外舒畅,白银也知道眼前的人在极力忍受这种钻心入髓的痛,很是于心不忍,但锦玉在一旁虎视眈眈,不敢循私,尤其姑娘曾再三告诫过,伤口必须清理干净,方能上药。若是伤口创面很深,还得用针缝。

????这道伤口虽未伤及动脉,但也够深了,还得拿针线来缝。

????白银从未干过这些事,双腿双手都在打抖着,她长这么大,连只蚂蚁都没踩过,如今却来生生折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佛祖保佑,她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白银拿起针线,双手抖得厉害,何劲睁大眼,“这是做什么?”

????锦玉解释:“何公子,您这伤口还满深的,为了使伤口尽快复原,您这还口还得用针缝。何公子,我知道您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点小痛应该能忍的。”

????何劲心下确实发怵,但见其他人也是如此治疗,也不好自己搞特殊,尤其他的那群属下,那缝线在肌肤上穿针引线却面不改色,不由暗自汗颜,想他堂堂总兵府的公子,怎么连自己的属下都及不上呢?于是只得咬牙道:“来吧,我忍着便是。”

????一旁不远的侍卫闻言连忙安慰他:“爷,放心好了,缝针一点都不疼的。”

????其他人见何劲双唇隐隐发抖,也纷纷安慰他,但他们越是这样,何劲越是面色难看,越不敢叫出声来,还不敢挣扎,只得极力忍受着这种锥心又难熬的酷刑。

????白银虽然没有缝过伤口,但时常做针线活儿,缝的针线虽然难看了些,倒还有模有样,她见何劲忍得全身颤抖,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双拳也握得死紧,全身肌肉都崩得紧紧的,轻声道:“公子,放松,不然我无法缝的。”

????何劲深吸口气,暗自骂娘,要不是以往他也曾让锦绣医治过,他还真以为这小丫头是故意整他了。

????好不容熬完酷刑,上了药,包扎妥当,

????锦玉见何劲疼得额上冒汗,却一直未吭半句声,倒也略有些佩服,

????……

????伤口包扎妥当后,伤口虽然仍是火辣辣地疼痛,但比起那种锥心刺骨的剧痛又要好上太多,何劲试着甩了甩受伤的手臂,问锦玉,“我那些身受重伤的弟兄,可都还有救?”

????“都还在动手术呢,能否活下来,就看他们的造化了。”锦玉见他尽管受了伤,但一身气势仍然丝毫不减,越发不爽,但刚才已经报复过一回,心情大好,笑盈盈地道:“我姐姐还在手术室,若是何公子得空,也可去瞧瞧。”

????何劲就站在门口,看着一名手臂受伤的属下衣裳被剪破,露出血淋淋的伤口,那个看上去清秀玲珑的小丫头,手脚麻利地给受伤的属下们清洗伤口,然后拿针缝补伤口,再上药,再包扎,不到半盏茶的时光就包扎好了。末了还拿了些药给他,要他一天两次给伤口抹药。不要碰水,忌酒。

????很快,二十多名伤员都被处置妥当,只有那几个重伤属下还在急救手术室里。何劲望着那边通明的灯火,不顾寒风,又去了手术室。

????手术室是开着的,穿着一身绿色大褂的王锦绣从头到尾都包裹在绿色衣服里,连嘴巴都包裹着,手上拿着刀子摄子等器具,正对着伤口摆弄着,何劲看得很清楚,一个胸口挨了一刀的属下在被清洗伤口时却不喊痛,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刚才他自己那点小伤在清理伤口时都让他痛得几乎叫起来,而他的侍卫,却在受了如此重伤的情况下,却没有啃一声,不愧为楚王的手下,一个个都是铁人。就在愣神间,锦绣已处理完了那个胸口中刀的侍卫,换了下一个。

????后来何劲发现,他那受了重伤的侍卫,在处理伤口时,一个个忒是没有吱过一声,不由大惊,也无比汗颜,他的侍卫果真一个个都是铁人,反观自己,承痛能力反而远远不如他们。

????最后一个大胡子大汉腿肚子被木棍刺穿,脸上也添了道血痕,还有肩窝处也被刺了一刀,整个身子都被染红了,两名护士心惊胆战地给他简单处理了伤口,喂了他一碗药,把他抬进了侯诊手术室,让他先躺着。因为里头还有人在动手术。

????田大山喝了药后,舔了舔嘴唇,说:“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让喝酒,真是的,唉,这酒怎么怪怪的?”

????何劲看到他后,目光顿了顿,田大山却一脸渴望地望着他,轻声叫道:“何爷……”声音委屈又激动。

????何劲目光在他染血的身上瞟过,上前两步,低声道:“伤到哪?伤口可是疼得厉害?”这人是楚王身边得用的人,因为犯了事,所以这回没有被留在身边。目前暂且跟着自己。如果真的死在马贼手里,他也无法向赵九凌交差了。

????“小的谢何爷关怀。伤口是有些疼,不过我都习惯了,何爷不必担心。”

????何劲点头,想着今日的凶险,道:“也多亏了你舍身救我。”

????田大山说:“这是小的份内事。何爷是九爷的好友,便是小的半个主子。前些日子小的犯了错,惹九爷生气,一直恐惶不已,今日总算让小的有将功赎罪的机会。”

????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起,何劲又郁闷起来,这田大山因欺负了锦绣姐弟,所以被赵九凌震怒之下,一口气降了三级,过了没几天,怒火仍是没有消去,又把他给撵了。这田大山看着也怪可怜的,就在赵九凌面前说了两句好话,被赵九凌二话不说把人给了他。也幸亏当时他心软,否则,今日若没有田大山的拼死保护,弄得全身是伤还不忘给他挡刀,饶是何劲再如何的刻薄寡恩,也颇是不忍,安慰道:“以前的事就不必再提,好好养养精神,就快要轮到你了。”

????他抬头望了灯火通明的手术室,数台婴儿手臂手臂粗的白烛插在架子上,数面镏光的镜子对着烛火,把病人照得通亮,隐藏在绿色褂子里的锦绣正拿着血淋淋的摄子在伤者的胸腔里不时掏弄着,饶是何劲见识多广,见惯了血腥场面,也被惊得全身鸡皮起了满身。

????渐渐地,何劲看出门道了,原来,锦绣只负责做最重要的伤口内腹处理,并口述伤势情况,身旁还有人专门做记录。其余的清洗伤口,上药,缝针包扎,记录伤情都是其他人完成的。每个人分工合作,各有各的分派,一个接着一个,效果奇好,即省了功夫,还又快又好。

????何劲在边关多年,还是头一次发现,救人还可以这样救的,即省功夫又省力气。

????忽然,何劲想到什么,对田大山道:“你伤得如此重,伤口就不疼?”

????田大山先是迷茫,然后一脸疑惑,“哎,还真是奇了,刚开始伤口痛得要命,可现在真的一点都不痛呢。”忽然他又惊叫一声:“啊,我手脚动不了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经过手术室的全身白大褂的伙计边走边丢丢下一句:“别怕,你这只是麻醉酒起效了,等会了上手术台才不会痛得死去活来。”

????“麻醉酒?这是什么酒?难不成是蒙汗药?何爷,是不是那王锦绣还在记恨小的当日对她动粗,所以要小的性命……”田大山这会子全身动弹不得,又见有几个人把自己抬了起来往手术室走去,而目光却瞟到一个全身血淋淋晕迷不醒的同袍被抬了出去,更是吓得哇哇大叫。

????那名同袍他认得的,胸部被长枪刺穿,虽然没有被当场毙命,估计也凶多吉少了。这王锦绣实在太狠了。

????他要被报复了,他没有死在那群马贼的刀下,却要死在一个女人的报复之下。

????田大山被放在手术台上,发现有三个穿着同样是绿色大褂全副武装的人围在自己身边,一个身形娇小的手上还拿着个银光闪闪的尖刀和摄子,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阴森森的寒茫。

????“你你你要干什么?就算上次我做得不对,但你也不能这样对我?要报复我就给我一个痛快。”现在他除了嘴巴能动外,四脚都无法动弹,也没有知觉,太可怕了。

????锦绣原先也没有认出他,不过听他的声音也认了出来,冷冷一笑:“报复的方式多的是,我又何必浪费我上好的药材?给我闭嘴,睡觉去。”

????田大山惊恐导望着锦绣,“你,你你要干什么?何何爷,小的知错了,何爷,您还是一刀杀小的吧。”他现在手脚都不能动,只能任这女人宰割了。

????何劲听到里头的动静,也怕锦绣报复田大山,连忙闯了进去,“上回他只是奉命行事,你若是生气就冲九爷去好了,拜托姑娘,就救救他吧。”反正赵九凌现在并不在这儿。

????锦绣隐藏在口罩下的面容看不出神情,也不答话,只是淡淡地道:“我是大夫,你也别把我想得太卑劣了。”

????“我知道,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何劲讪讪的,忽然目光倏缩,“大山怎么不说话了?”

????“麻醉酒发作了。”

????“什么叫麻醉酒?”

????“吃了这个就全身陷入晕迷,在医治过程中也减轻了痛苦。”

????何劲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一个个抬进来都不吱声,原来是喝了麻醉酒的缘故。而不是他所认为的他们勇敢。

????助手唐成见他仍立在原地,有些不耐烦,忍不住道:“我们正在动手术,麻烦出去好吗?你这样会影响我们做手术,还有,会带来细菌的。”

????何劲目光尽头,发现一个大夫已拨出了田大山肩窝处的伤口,把血淋淋的皮肉往外翻出来,心里一紧,赶紧别过头去,到底好奇心又上来,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发现锦绣一手抓着田大山的腿肚子,眼都不眨一下就把那深刺进腿肚子里的竹竿给扯了出来,而印像中的鲜血喷涌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虽然很奇怪,但也只能如此了,因为他被一名面色不善的伙计给请了出来。

????这时候,金宝脖子上吊着只手,也来到手术室,“爷,找了您半天,原来您在这儿呀?”然后对他小声道:“楚王来了。”

????何劲神色一凛,“在哪?”

????金宝用嘴巴呶了呶外头,何劲赶紧出去了。

????与赵九凌寒暄了一番,得知赵九凌后来又领着一干救兵追击了马贼十余里地,总算找出了马贼的老巢后,这才折了回来,不由精神一振,“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地,接下来想要剿灭他们便易如反掌了。”然后何劲又领着他来到手术室,赵九凌瞪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随口问道:“弟兄们都安置妥当了?”

????何劲看了金宝一眼,金宝赶紧说:“回九爷的话,都安置妥当了,重伤者都被移到一处房间,听说有专门的大夫看顾。轻伤都在前边屋子里烤着火呢。有些还就地睡着了。”

????“辛苦他们了。”赵九凌略有些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非要出城去看雪景,也不会遇上马贼了。

????随后,赵九凌又去了“重症监护室”里看望了已经做完手术的重伤下属们,却被拦在手术室外,只能在门口看上几眼。

????“这些人,不知现在如何了?”看着一个个晕迷不醒的模样,赵九凌已不抱多少希望了。

????何劲低声道:“我也不大清楚,好像现在正是什么危险期,若是过了危险期,就不会有事了。”他见赵九凌沉着不语,又说:“田大山也受了重伤。”然后把今日田大山的英勇表现说了出来。

????提及田大山,赵九凌心情很是复杂,既自豪,又愤怒,想着他昔日跟随自己身边的忠心耿耿,又想着他屈解自己的内心命令,对锦绣姐弟做过的事,心头又有把无名火在翻滚着。

????------题外话------

????庶女今天会更新的,庶女的粉丝们不要走开哈,俺总算拼着最后的自制力,把体内的惰性神经给赶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