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章 恼羞成怒-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122章 恼羞成怒

淳汐澜2017-4-19 21:40:11Ctrl+D 收藏本站

????

????锦绣哭得梨花带泪的,对九爷福了身子,声音哽咽,“我一个孤苦女子,无父无母的,还有拉扯着弟弟,自知无背景无靠山,只能脚踏实地行事,不敢有丝毫马虎。九爷您是天边上的人物,肯定不知像咱们这些在升斗小民在最底层挣扎的艰辛。小女子再如何的胆大妄为,也不敢在九爷您头上动土。这刘子云心胸狭隘,品德败坏,就因为嫉妒与我,就把九爷您当枪使,九爷您身份尊践,居然也被此人利用,实是可恨。”

????圣手刘气得须发皆张,厉声怒骂,“一派胡言,胡说八道。贱人信口雌黄,巧言令色,九爷,您千万别被她蒙蔽了。这小贱人最爱搬弄唇舌,颠倒黑白,九您千万别上她的当。”

????锦玉怒瞪着他,“死老头,你再骂我姐姐半句试试,看我不咬死你。”

????圣手刘斜眼,嗡声嗡气道:“老夫就要骂……”

????锦绣厉声道:“刘子云,你别在此猖狂,谁是谁非,相信九爷心里已是再清楚不过了。我也不必多说,你也休要再狡辩。明明就是你在药物里动了手脚,然后嫁祸于我。你分明就是嫉妒于我,你这杏林界的败类,无耻,下流,为了一已之私居然狠得下心下如此毒手,还连累九爷金尊玉体。九爷,这种人渣败类,不但蒙蔽你,还想借您的手整我,九爷,您一向是公正严明的,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圣手刘气得双目大嗔,厉喝:“小贱人信口雌黄……”

????“闭嘴!”朱子权厉声喝道,眼带杀气,瞪着圣手刘,“给我滚。”

????圣手刘吓了一跳,说:“九爷,咱们明明说好……”

????“滚!”一个茶盏丢了过去,圣手刘吓得一个激灵,但仍是不肯死心,“九爷,就别再装模作样了,”他阴阴地盯着锦绣姐弟,“反正他们都已在你手里头,也翻不出你的手心……”

????锦绣心里一个激灵,难不成,这姓朱的故意把自己弄到这儿来,还有着别的目的不成?

????朱子权却恼羞成怒,再扔了个茶盏过去,正中圣手刘的额头,圣手刘惨叫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捂着脸,从指缝里流出殷殷的血迹。

????“老匹夫,敢戏弄于我。活得不耐烦了,嗯?”

????锦绣吓得心脏剧烈跳动着,紧紧搂着锦玉,牙齿不可抑止地打着架,她惊恐欲绝地望着九爷脸上闪过的杀气,心头电转着,这朱子权是天家人物,就算对她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这时候大家还没有撕破脸,她还有点点希望。于是她又再度加了把火,“九爷双眼可雪亮着呢,这老匹夫,摆明着想拿九爷您当枪使。而这药材,也是从他们药铺里拿的吧?偏还嫁祸到我头上,这人实是可恨。居然敢打九您的主意,九爷千万得替小女子作主。”说着拉着锦玉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下头,哽咽道:“这刘子云太过分了,如此明张目胆陷害于我,被揭穿了真面目还如此猖獗,不就是瞧着有九您撑腰?九爷,请替小女子作主。”

????朱子权脸色变幻莫定,狭长的眸子无措地、心虚地四处瞟动着,双拳握得咯吱咯吱地响着,“……你,你起来……这不关你的事……”他其实想亲自扶她起来的,可当着属下的面,他又拉不下这个面子。

????望着一旁的圣手刘,心里闪过杀气,这个没用的老东西,还敢骂他的锦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冲朱棒槌使了记眼色,“把此人送走。”

????对手刘急了,挣扎,怒道:“你,你竟然……”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他上当了。

????眼前的男人,明明要借他的手对付王锦绣,可却架不住那小贱人的一张利舌,很快就倒弋相向,如今,他却成了里外不是人,这还有天理不?

????想到这里,圣手刘更是气怒不已,指着朱子权冷笑道:“你以为你是好人,明明就是……”

????“放肆。”朱子权大喝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敢与我这样说话?”

????圣手刘心下一个激灵,眼前的青年男子看起来确实是大有来历的,一个眯眼一个厉喝就让他忍不住双腿打颤,可他到底是金陵城的名医,与各权贵名门都是交好的,这人再是身份尊贵,可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吧,再来,他前阵子还医好了谨阳侯的病,谨阳侯夫人对他可客气了。

????于是,他胆气又壮了些,冲锦绣冷笑一声:“你个傻子,被卖了还替人数钱,明明就是他想整你,你倒好,倒求起他来了?”

????锦绣心头一颤,飞快地看了朱子权一眼,然后对对手刘厉喝:“你这老匹夫,明明就是嫉妒我想嫁祸于我。如今还倒打一耙,九爷是什么身份?如何会与我过不去?你少在这儿挑拔离间。”

????圣手刘被气笑了,暗骂这女人不识好歹,认贼作父,又恨自己弄得一身骚,没得到好处,反而弄得里外不是人,冷笑道:“你以为他就是好人?他明明就没有病……”

????锦绣却冲他怒喝道:“你闭嘴,到了这种时候还挑拔离间,九爷,这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九爷一定要替小女子作主。”

????朱子权见锦绣并没有怀疑他,心里松了口气,越发心虚,愧疚和难堪凌迟着他,想也不想就把圣手刘给痛骂了一通,然后让人把他赶了出去。

????圣手刘气得吹胡子瞪眼,但架不过这群人的力量,三两下便被丢出了府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又对着紧闭的门骂骂咧咧着,忽然门被打开来地,露出朱棒槌那张刀疤脸,“老东西,想逼我对你杀人灭口,就尽管骂。”

????圣手刘愣了下,知道自己斗不过人家,只得不甘不愿地离去了。

????不过一口气确实咽不下,该死的男人,居然翻脸不认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这些权贵人家,真他妈不是东西。

????不过,他骂归骂,还真不敢找那朱子权的麻烦,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呀。

????……

????圣手刘被丢出去后,锦绣心跳继续升高,心脏怦怦地跳着,她强自镇定,对朱子权露出感激涕零的神色,并连连道谢。

????“九爷您英文神武,一双火眼金睛让那刘子云的阴谋诡计无处可循。多谢九爷还我清白。”锦绣再度拜了下去,声音哽咽。

????朱子权心虚不已,但面上却不表现出来,赶紧让她起来,故作气愤,“真对不住,我被这老东西给蒙蔽了。”

????锦绣连忙说:“不关九爷的事,我和此人是同行,他嫉妒我所以想整我,这哪能怪九爷您呢?九爷您也是受害者。哦对了,您肚子还痛吗?”

????朱子权下意识摸了摸肚子,不敢看她太过关心的眸子,说:“已经不痛了。实在对不住,冤枉你了。”

????“没事没事,误会解开了就好了。”锦绣绞着手指头,强忍着心头的紧张之感,又道:“九爷,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们姐弟可以回去吧?”

????朱子权恍然,说:“都是我不好,一时情急,让你……呃,你的脸没事吗?”

????“没事,小伤而已。”摸了摸半边肿胀的脸,这时候已经是麻木了,摸着不痛,但很是不舒服。

????“还是上点药吧,女孩子若是破了相可就难看了。”

????锦绣冷笑一声,果然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但嘴里却说着感激的话。

????朱子权心中有些不舒服,他以前痛恨锦绣对他的直接无视,可现在却更是讨厌她对自己的恭敬。

????“多谢九爷关心,小女子皮粗肉厚,这点小伤不碍事的。九爷若是没别的吩咐,那我们姐弟就先告辞了。”

????“……天色这么晚了……”

????“我们有马车,坐马车回去很快就到的。”

????“可是你的伤……”

????“九爷就是仁慈,我说过我皮粗肉厚,真的没事的。”老天,你就行行好,干脆些把她和锦玉放回去不就成了?她保证,绝不怨恨他,反而还会感激他的手下留情。

????朱子权也知道,他确实没有理由留下她,可他就是不愿这样放她走,想了想,又说:“还是上点药再回去吧。”

????“多谢九爷的好意,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就是大夫,这点小伤,难兴到我的。”

????“是我误会了你,还……让你伤成这样……你可怪我?”

????“九爷客气了,您能还锦绣一个清白,锦绣已是万分感激了。如何还怪罪您?感激您都来不及了。”锦绣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低声下气过,如踩在刀尖上,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

????朱子权沉下脸色,她对自己太恭敬了,明明就是他误会了她,还伤了她,她却一点都不怪罪自己,反而还感激他,这令他很奇怪,也让他很是不舒服,但至于哪里不舒服,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了半天,实在没有留下她的理由,他只能摆摆手,“罢了,我送你回去。”

????“不劳烦九爷了,我们自己回去就成了。”

????一个下人进来,对朱子权道:“九爷,谨阳侯爷携公子来访。”

????朱子权愕然,“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还有,他与谨阳侯并不熟,甚至见都没见过,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何会深更半夜来访?

????那人也摇了摇头,“这个小的也不知。不过,他们家中好像有人病了,说只有王大夫才能医治,让小的通报九爷,可否割爱?”

????朱子权有些不高兴,不过人家既然来都来了,也不好真的拒绝,目测高深地望着锦绣于:“看样子,你确实有几分本事。连谨阳侯这样的人对你如此上心。”

????这家伙语带深意,锦绣不敢妄揣测,连忙道:“不敢,是谨阳侯抬举小女子罢了。”

????“抬举?我看是特意来救你的吧。”

????锦绣心中一个咯噔,他这是什么意思?

????朱子权不再说话,沉着脸大步出去了。谨阳侯世子顾东临对锦绣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他早已知晓,如今,他前脚把锦绣找来,这顾东临后腿就出现,还把他老子也带来了,锦绣在这对父子心目中的地位,可不低。

????这令他很是不爽,只觉胸口有团怒火横冲直撞,恨不得把碍眼的人都统统消灭掉。

????------题外话------

????就知道大家把姓朱的恨到骨子里去了,大家莫急呀,他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