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大夫是不能得罪的-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98章 大夫是不能得罪的

淳汐澜2017-4-19 21:39:6Ctrl+D 收藏本站

????

????顾夫人气得不轻,头上金蝙蝠扁杈步摇垂下的南珠剧烈晃动着。王妈妈却喏喏的噤若寒蝉,不敢再吱声。

????顾夫人缓了口气,又道:“不过,也不能怪她。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不知高门大户里的锦衣玉食的诱人,只有市井之人的短浅想法。呵,宁做富家妾,不为贫家妻,这话可不是没根据的。依兰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依兰是顾夫人当年的陪嫁,王妈妈也是知道的,此人生得艳冠桃李,母亲为人妾婢,受了诸多苦楚,后来便发毒誓,宁为贫家妻,不为富家妾。顾夫人也由着她,不过等她到了年纪后,准备放她出去,让她自行配人,却又临时打了退堂鼓。后来王妈妈私底下问过了,原来这依兰出去后不久而久才得知小户人家的日子过得何其艰辛,女子嫁人后,日子过得拮据凄苦不说,还要侍候公婆丈夫,生儿育女,洗衣做饭,晚上还得织布维持家用,不到三十岁便累到脱了形。后来依兰才知道,大多数普通妇人嫁人后都过着这种从早忙到晚的日子,遇上恶劣些的,还要挨打受气。

????依兰深受震憾,哭着又求了昔日的主子,永远跟在主子身边服侍,为奴为婢她也认了,只要不让她过那种凄惨的日子。

????王妈妈点点头,“夫人说得极是。夫人是个宽厚的,又一向体恤下人,就算府里的三等婢女,都比外头的正头妻子过得好。若是为妾,那更是掉福窝里了。”

????顾夫人被说得面色松软,缓和了语气,王妈妈又道:“那王锦绣,到底是没见识过咱们侯府的富贵,所以才敢口出狂言。待她见识过了,定不会那样不知天高地厚了。指不定还巴着进来呢。”

????顾夫人连连点头,不愧为自己的第一心腹,有些话她身为当家夫人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而王妈妈却能很自然地替她道了出来。

????……

????“姑娘,您明明制出了药,也让工芹打出了注射筒,为何又说没制出来?”

????锦绣沉着脸道:“那可是得注射进病人臀部的。你想想,我一个姑娘家若是让顾东临脱了裤子给他打针,虽说只是单纯的治病,可你能保证顾夫人会怎么想?”

????冬暖滞了半天,忽然颓然道:“姑娘说的极是。”

????自从知道顾夫人的心思后,锦绣如同吞了苍蝇般难受。暗恨这顾夫人太把自己当回事,每次进入侯府,更是提了一百二十个心。

????所幸,顾东临治病期间,这小子倒还算老实,顾夫人也没再拿话试探她,好茶好水地招待不说,打赏银子也是极其大方。

????虽然明知这是故意露富的行为,锦绣仍是装傻充愣,顾夫人给的赏金,也是收一半退一半钱回去,那些名贵之物,比方羊脂玉,赤金打造的首饰,红宝石,珊瑚石,南珠,夜明珠之类的珍贵名物,则是原封不动地退回去。顾夫人这下子再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一方面气锦绣的清高,另一方面,又略略佩服她的为人。

????十来天后,顾东临基本上好转,期间,总兵府的何夫人母女也来过几回,虽说顾夫人知道她们的心思,每回锦绣来了都是把她们拉出去喝茶嗑瓜子,但扭不过何秀丽一句“正想见识一下神医风采”的理由,硬是留了下来。何秀丽也顺理成章地守在顾东临的床前,双眼一眨不瞅地盯着锦绣。暗自嫉妒着,这丫头虽说有几分姿色,但到底只是个操持贱业的小孤女,也不知顾东临什么眼光,放着貌美如花的堂堂总兵府嫡女不要,偏要这么一个破落户。

????诊完脉后,锦绣说已无大硬,再多吃了同贴药,多多筑固一下便没事了,平时候多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因为肺炎最易反复。

????接下来,锦绣准备告辞。何秀丽叫住她,“王大夫这身医术当真是不错的,表哥这么凶险的病都能够治好,秀丽佩服得紧。”

????“何小姐廖赞,只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罢了。”

????何秀丽微不可闻地轻哼一声,眼珠子一转,又道:“王大夫每次给人看病都是这么近距离把脉吗?”

????“望闻问切,当然得如此,否则如何能确诊出病症?”

????何秀丽满脸的迷茫,“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说,这男女授受不亲,你又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长期如此,岂不坏了名声?”她飞快地望了顾夫人一眼,又蹙起眉来,很是关心地道:“王大夫浸淫医学,不知有没听说过,咱们这儿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官家小姐,上门进香时,被一个陌生男子不小心撞倒在地,那男子又冒冒失失的把这位小姐给扶了起来,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儿,可这位小姐却被家中长辈给定罪为不守妇道,失了女儿贞洁,把她给送进庵堂去了。那小姐忧忿不过,过了没多久便念恨而终。唉,都是世俗礼教害人呀,好端端的姑娘家,就这样被毁了。这男女大妨,当真是害人不浅。”

????锦绣挑高了眉,无限唏嘘道,“天呀,那位小姐的家人,当真迂腐,果真是无谓的礼教害人呀。幸好,我没有出身在那种迂腐家里,想来就可怕。”还一副无比庆幸的模样。

????何秀丽一口气堵在胸口,很想发作讽笑两句,又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地说:“一般平头老百姓家的闺女,自然不会有如此严格的礼教,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教她们何为礼义廉耻。就算做了有伤风化的事也不自知,我等也不必嘲笑这些人肤浅。可我们官家千金却严苛了,与外男说句话都会被指责两句,更别说像王大夫这样成日里自由在外行走。说起来,我倒是羡慕王大夫。”何秀丽说完后,又长长叹口气,继续道:“若不是顾忌女儿家的名声,我都想和王大夫一样,干脆从医得了。这样也好比成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得自由的好。”

????锦绣微笑道:“何小姐出身高贵,家世非凡,我等是望尘也莫及。何小姐就不要寒碜我了。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就此告辞。”

????“啊,对了,我府上有一客人头痛发作,请了好多名医都不见好,王大夫登门,两贴药下肚就好了七七八八,连家父都说,王大夫这身医术,当真是出神入化了。”

????锦绣淡淡一笑:“何小姐过奖,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

????这何秀丽打什么主意,她如何不知,不过这也正中下怀,好让顾夫人知道,她抛头露面不说,还成日与陌生男人打交道,按这些大富之家的眼光,那已算是不守妇道了,早已没了名声可言,一般稍正常的人家哪能同意进门?为妾也不容许。

????刚才何秀丽一番话,顾夫人半天都没吱声,想必心里也是如此想吧。

????嘿,她能这样想,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

????顾府的马车驶在宽阔的街道上,冬暖再也止不住内心里的怒火,“姑娘,她们太过分了。”

????锦绣斜她一眼,“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冬暖也知道外头那驾车的车夫可是顾府的人,只得忿忿地闭了嘴巴。

????当马车驶到一半时,锦绣忽然对车夫叫道:“麻烦这位大哥在前边的玉宝斋停下。”

????何劲手上拿着枚银石手镯,问那掌柜,“这玩意都看起来都有些陈旧了,再来这上头的金花生也不过五钱重罢了,也能值四十两银子?”

????那掌柜见何劲一身雨过天青胸前袍摆梨黄刺绣直缀长袍,头戴束发缠带银丝玉冠,腰缠玉带,看起来是份的富家公子哥,连忙赔笑解释道:“这位爷,您能第一眼就瞧到这镯子,证明爷您的眼光确是不错。这银镯子是很普通,金花生统共也用不到五钱,但这镯子可是大有来历的。”

????“哦?什么来历?”

????掌柜正待说话,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来,“掌柜的,我昔日当在你这儿的吊金花生的银镯子可有给我保管妥当?”

????何劲与掌柜连忙望向声音主人,何劲忽然双眼一亮,眼前少女身穿雪里蓝对襟窄袖长褙子,粉蓝立领中衣,下身梨耦色月华裙,头上插着月牙白中间嵌祖母绿宝石的芙蓉珠花,齐整的刘海下,嵌着一对黑葡萄似的双眸,唇角隐隐含着浅笑,模样儿很是清丽,颊边那若隐若现的梨窝很是讨喜,看起来甜美可人,娇俏爽丽。

????何劲身为堂堂总兵府的长公子,自是见多了貌美女子,也就见怪不怪,很快就收回视线。

????但很快,他又忍不住偷偷瞟了过去,这个女子,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

????掌柜见到如此一位美人,一双势利的眼也揉进些许的友好,连忙说:“但凡客人当到我这儿的活当,我们玉宝斋都会保存两年以上若无人来赎,便推出售卖。姑娘是什么时候拿来当的?可是有当据?”

????锦绣从浅蓝色的窄袖里掏出一个借据递给他,“去年四月份当的。也才一年呢。”

????掌柜瞧了瞧,忽然一脸庆幸,然后说:“唉呀,姑娘来得可真是巧,也幸好姑娘早来了一步,否则这镯子真要易主了。”然后对何劲赔笑道:“这位爷,您手上这只镯子,小的可不敢卖给您了。”

????冬暖这时候也才发现何劲,脸色陡变。锦绣到底有着两世为人的经验以及镇定功夫,在这种地方见到何劲,虽然心下暗道晦气,但面上却毫无异样,观察了何劲手上的镯子,质问掌柜,“不是说好了要给我保管两年吗?”

????掌柜连连赔着笑,“姑娘息怒,请听小老儿解释。这镯子原是搁在库房里的。去年谨阳侯世子前来赎他的玉板指的时候,特地瞧中了这镯子,非要高价买去。小老儿紧着商人诚信为本的原则,没有卖给他。前儿个不久,顾世子又来讨要这个,小老儿费了好大的唇舌这才让他打消了主意。原本这镯子是放在库房里的,后来小老儿见它生了灰,这才拿出来细细打理,正在打理的时候,又凑巧让这位爷瞧中了。姑娘,小老儿真不是故意要卖您的镯子。”

????何劲一脸惊讶,扬了扬手上的银镯子,对锦绣道:“这镯子是你的?”

????锦绣没有理他,对掌柜道:“算算多少利钱。”

????掌柜对何劲赔了个不是,微微鞠了个躬,说了句“公子请稍候,您要不再去瞧瞧别的?”

????何劲不可置否,“忙你的吧。”

????掌柜这才低头夸腰地拿了算盘,仔细算了起来。

????“……姑娘当时当了10两银子,当期是两年,按一月1钱的利息,姑娘应该支付我12两另两钱银子,这多出的几天就算了。姑娘您意下如何?”

????锦绣如今不比往昔,腰也粗了,也不在乎那多出的银子,说:“如此,甚好。”然后拿了一绽十两银子出来,又摸了几块碎银子,“麻烦掌柜称一下吧。”

????办了一切手续后,锦绣拿回镯子,掌柜又殷勤地替她找了盒子给她包好,然后一路恭敬地送了锦绣出门,“王姑娘慢走。下回有空再过来逛逛。”

????掌柜目送锦绣离去后,这才进入店子里,转身就发现何劲就立在身后,唬了一跳,“这位爷,可有选好的宝贝?”

????何劲目光阴鸷,不答反问,盯着锦绣离去的背影,“你认得她?”

????“唉哟,东大街西直胡同里的锦绣药铺的东家锦绣大夫,整个金陵城的人谁不知呀?”

????“我当然知道她是大夫。只是区区一个大夫,有必要这般恭敬?”

????看来这又是个自以为家中有点权势就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二世祖,掌柜见怪不怪,脸上笑容却是不变,“像爷您这样含金汤匙出身的人来说,小小大夫自是不放进眼里。可对咱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讲,得罪了大夫可是没好处的。”

????……

????------题外话------

????这两个月忙着存稿码字,把店铺生意给耽搁了。眼下旺季快要来临,生意却秋的很,被我姐姐下了通杀令,再不加油努力地卖,就不管我了。

????我现在也想努力来着,可是,临时连个佛脚都抱不着,只得厚着脸皮请亲们帮我宣传一下我的店铺,不是让你们购买哦,而是帮我宣传就是了。桃子的店铺名是“桃子的农家小店”亲们百度或淘宝搜索就是了,进入店铺复制链接地址放到各自的QQ空间里或是博客中就是了。谢谢大家!万分拜谢。

????我的旺旺不聊天,不说闲话,亲们不必加我,也不必为了照顾我就购买我的食品,大家能够支持我的作品,帮我宣传店铺就万分感激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