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招聘二三事-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87章 招聘二三事

淳汐澜2017-4-19 21:38:7Ctrl+D 收藏本站

????

????锦绣装着没有瞧到这些人,目不斜视从他们身边经过。

????走得太急的缘故,以至于前方驶来两驾马车,马儿可不会让人的,锦绣只好赶紧侧身到路边,耐何闪得太急,又撞上了旁边的人。而被他撞到的,好死不死居然是千刀万剐的何劲。

????“做什么?”何劲一身玄黑团花氅子,内罩秋香色立蟒黑狐腋围脖长袍,横眉竖目,凶神恶煞。

????锦绣暗恨倒霉透顶,嘴里却说:“不好意思冲撞了公子,小女子这便速速离去,坚绝不碍何大公子的眼。”然后拉着锦玉赶紧走人。

????身后响来一句断喝:“等一下。”

????锦绣无耐转身,问:“不知公子可还有指教?”

????一身竹叶青提方格纹的直身长袍,外罩莲青斗纹八团花掐金边鹤氅,越发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周身有种说不出的威仪的朱子权,慢吞吞走上前,先是上下打量锦绣,今日的锦绣穿的格外精神,雪里红的锦缎对襟小袄,里边是梨黄小竖领中衣,下身是玉紫色的绣花纱裙,头上的千叶攒珠镂空花钿宫花给她未施粉脂的脸儿衬出了些许的艳色,平时候习惯了互素淡至极、寒碜至极的装扮,今日里稍微拾缀一翻,居然有如此亮人的容颜,倒是令他双眼一亮。

????锦绣很是不舒服,这家伙叫住自己,却不说话,只一味的盯着自己,久远的记忆又飞回脑海,她脸色微变,沉声道:“难不成朱公子还想当街做一回恶霸不成?”

????锦玉倏地拉过姐姐,把她藏在身后,一脸警戒地瞪着朱子权,“不知这位公子叫住我们姐弟,有何贵干?”

????这对姐弟眼里的防备之色令朱子权异常恼怒,他们把他想像成什么人了?因为恼怒以及不爽,让他非常火大地道:“没你们的事,走吧。”

????待那对姐弟忿然走远后,何劲提醒朱子权道:“这些女子,又有几分姿色,九爷更要离得远些才是。”望着锦绣姐弟远去的身影,摸着下巴,一脸奇怪,“刚才那女子居然认得我?还有,这女子挺面熟的。”

????朱子权似笑非笑,“那么快就忘了?半个月前是谁把人家认作攀龙附凤所以臭骂了人家一顿的?”

????何劲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呀,那女子九爷也认得?”

????“嗯。”

????“九爷如何会认得她?该不会是……”脸上隐隐有着不屑。

????朱子权失笑,“你想到哪去了,她没有勾引过我。”

????何劲狐疑,“即如此,您摆出这副咬牙切齿的脸色做甚?”

????朱子权心神一震,“我有吗?”

????何劲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对了,威国公府勾结南王的证据也收集得差不多了。是否该收网了?”他脸上带着嗜血的兴奋,“也好让那白氏知道,她昔日不屑一顾的男人最终却是要决定她夫家生死的……”

????朱子权小声道:“小声些,有人来了。”

????两具修长身影,在已近尾声的花灯大街上缓缓地走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些富贵公子果真有闲情逸致,灯市都要散了,还要出来闲逛。

????望着正忙着拆灯笼的两边商家,那腥红的颜色,喜庆至极,可在他眼里,仍是比不上手刃有着夺妻之恨的罗家来的鲜艳明亮。

????渐渐褪去喧哗的街道,清冷的夜风中杂夹着一个清冷的嗓音,“不急,再让他们多快活几日吧。”

????而街道的另一头,一个身穿白里红缎袄的少年正在边走边忿忿地骂着,“……败类,纨绔,不是东西……”

????……

????新年过后,药铺里生意越发好了,锦绣和齐玄英二人都不大忙得过来,最后,只得听取齐玄英的建意,又让人伢子精挑细选了几位能干的小厮,及几名做事勤恳老实的婢女。小厮交给半斤八两,让他们训练,而小丫头则交给冬暖,让她培训。

????锦绣只告诉冬暖,“这些丫头你仔细看着,不但做事要勤恳,还得有眼力有脑子,懒惰的,别有居心的,立即告诉我。找了人伢子卖了去。”

????冬暖点头,心里喜不自胜,姑娘让她负责调教这些丫头,证明她已取得了姑娘的全部信任,以后就属于大丫环的份了。跟着姑娘,虽说无法大富大贵,但绝对日子舒心。于是非常尽职尽责地调教新买来的几名丫头。

????锦绣觉得,光靠她和齐玄英两个大夫坐诊也是不成的,她虽声名在外,但古代消息闭塞落后,古人思想古化不开通,觉得她一个姑娘家做大夫本身就不靠谱,而齐玄英医术虽说不错,但年纪又轻,好些病人只相信年纪大的大夫,觉得年纪越大的大夫,医术越精湛。

????对这些根深蒂固的思想,锦绣无能为力,也无可耐何,她每天都要面对好些质问的声音,也实在懒得解释了,索性在店门口贴了张告示,招聘大夫。月薪待遇面谈。年约在三十至五十左右的。

????告示贴出去后,倒也进来了好几名中年大夫,锦绣刚刚出面与对方洽谈,哪知对方瞧着锦绣是小小女子,另一名大夫也年纪轻轻,而自己却是一大把年纪,可以做他们爷爷的人物,很是受侮,抛下一句“早知你这药铺连个像样的大夫都没有,我就该去楚家药馆应聘。”

????锦绣哭笑不得,拦下要出去与对方理论的八两,“算了,腿长在他身上,他爱去哪应聘就去哪。再说了,这样眼高于顶的大夫,对我这个老板来说,也不是福事。由着他去吧。”

????又过了两天,又有一个妇人期期艾艾地登门,负责导医的小厮连忙问:“这位大娘,您是来看病的吗?”

????这妇人摇摇头,小声道:“听说,这儿要雇坐堂大夫?”

????小厮点头,“是的,是的。目前也只招收了一名大夫,还得再聘两位大夫。这位大娘,你是自己应聘,还是替家里人应聘?”

????“……是我丈夫,他医术真的不错的,只是,只是……”

????“既然如此,那就请进。您先稍坐一会。”小厮把妇人引到后堂坐下,捧了杯茶,“请您稍候,这个时候,大夫们正忙得不可开交,一会子有了空,老板自会与你洽谈的。”

????“哦,请问,你们这儿,谁是老板?”

????“喏,就那位,靠在柜台的那位大夫,就是我们老板。”

????妇人顺着目光望去,吃了一惊,吃吃地道:“她,她……还是小姑娘呀……”

????小厮笑得和气自豪,“大娘,您别小看咱们姑娘。那一身医术,可了不得哩。姑娘旁边那位齐大夫,可是咱们姑娘座下弟子。若是姑娘没有一身过硬的医术,如何让齐大夫心甘情愿拜姑娘为师?”

????小厮的声音有些高,锦绣抬头望了他一声,“元德,又在叽咕些什么呀?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逢人就吹揍我的医术。我是有些医术,却也不是神仙,也不敢包治百病的。到时候牛皮吹破了,可是会跌大跟头的。”

????元德点头哈腰道:“是是,姑娘教训得是。”然后又对这妇人道:“大娘,您稍座片刻。姑娘忙完了就过来。”

????妇人呆呆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打量那位年轻女子,这姑娘着实年轻呀,约摸十四五岁的年纪,头发梳成简单的髻,戴着淡绿色的珠花,髻边斜插了枚银色珠叉,耳朵上各吊一枚珍珠,手腕上各戴着白玉镯子,青绿交领短上衣,下身湖绿色马面裙,为了看病方便,袖子比较窄,整个人看起来极其朴素清淡,生得面若桃花,清丽可人,一双不大的眼散发着清灵的光华,粉齿轻露,古典的瓜子脸便露出迷人的梨窝,这人既有着小家碧玉般的清灵纯真,又有着大家闺秀的从容与端庄,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难得的是,她小小年纪,居然是这间医馆的主人。并且还能坐堂问诊,妇人不懂医术,但时常跟着大夫打下手,也知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姑娘看病把脉,问诊开药,一气呵气,效速奇高。而旁边那位据说是这姑娘座下弟子的大夫,还时不是上前请教如何开药,对于不熟悉的病,如何确诊病因。而这姑娘问了几句后,便头也不抬地对这弟子说了一长串病症,以及用药标准。

????那弟子每每听了,双眼一亮,神情一震,又继续给病人把脉,然后开药。开好药后,又把药单递给姑娘,姑娘看了后,又拿起笔再加上两味药,并耐心对他解释加这些药的用处与药效。而那弟子看这姑娘的眼神,那是带着毫不掩饰的祟拜及自豪。

????妇人观察看久了,心里略为安定,又看了看排起长队的病人,以及药房里抓药的小伙子忙得不可开交,而化价的把算盘打得啦啦作响,收账的也是忙得不可开交,这老娘如此年轻,但生意却如此的好,想必也是有几分本事吧,只是,她的丈夫……

????总算,锦绣忙得差不多后,与这妇人交谈起来。

????这妇人把自家相公夸得天上仅无,医术超群,又仁心仁德,锦绣也听得心痒难耐,内科大夫呀,她店里就是缺少一位内科大夫。

????虽说齐玄英也是全科型的人才,但毕竟年轻,临床经给实在不丰富。另一名大夫,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只能医治普通的病症,稍微严重的病症,就得抓瞎。

????这个年代,普通老百姓外伤比较多,富人却是内腑问题多多,若是有一个专精的内科大夫,她就不必事必躬亲了。

????“既然蒋大夫医术超群,那敢情好,我铺子里就还差一名专精内科的。麻烦你明日让他过来吧。”

????妇人又犹豫起来。锦绣问:“怎么了?还有什么疑问不成?”

????妇人语气凄凉,带领着小心翼翼与讨好,“我家相公,医术确是不错的,只是,他与楚家药馆的老板有过间隙,我怕姑娘聘了我家相公,会得罪楚老板。这人,心胸狭隘,又爱睚眦必报。”

????锦绣问:“你家相公是如何开罪楚家人的?”

????“还不是为了争那第一名医。”妇人飞快地望了锦绣一眼,又低下头去,“我家相公医术超群,用药精简,深受病人欢迎。以前金陵的好些大富之家都喜欢请他前去看诊。可这样一来,便开罪了另一个大夫刘子云。这人野心勃勃,又功利心重,见我家相公医术好,又深受病人喜爱,便心生报复之心。居然挑拨我相公与东家的关系。还设计我家相公与东家小姐有染,被东家给打残了一条腿,赶出了楚家。因他污名在外,又残了一条腿,其他药馆都不屑聘用他。我,我本想靠着以前的积蓄做些小生意维持家计,可小妇人并不是做生意的料,以前相公挣的那些银子,全给打了水漂。无耐之下,也只得重操旧业。还望姑娘不要嫌弃。”见锦绣沉吟,连忙道:“姑娘,我家相公是清白的。他与楚家小姐什么都没有,都是那姓刘的恶人恶意污陷。”

????锦绣沉吟半晌,“既然你家相公医术不错,何不自己开个医馆?”

????那妇人长长一叹,“开医馆谈何容易,相公名声已经没了,又残了一条腿,我又是不个不顶事的,再来,开医馆还得购药材,这金陵城,药材生意全被楚家药馆给拢断,没有药材,还开什么医馆。”

????“不是还有齐家药馆吗?齐家的药材价格实惠,也很齐全的。”并且也能与楚家药馆抗横。

????妇人苦笑一声,“没银子,如何开得起?”

????锦绣不再说话了,也知道有些人并不是做生意当老板的料,而有些人,就只有给人打工的命。她让妇人明日把那蒋大夫带来,她再给面试一二。

????到了第二日,铺子里居然一口气来了四名大夫。而那蒋大夫,在这些大夫中,确实不大显眼。锦绣药铺虽然打开了些许的名气,但一口气聘请这么多大夫也是吃力的。锦绣目前也只需要两个名额的大夫,一个内科,一个急诊,当然,古代没有急诊的说法,也只有从这群大夫里,自己慢慢培养了。

????虽然蒋大夫是命定的大夫,但锦绣仍是有模有样地做了简单的考核,问:“有两名病人,同时就医,一个是出身富贵,一个出身寒门,需要先救治哪个?”

????一名大夫答道:“当然救治出身富贵的。毕竟,富贵人家,我们做大夫的可得罪不起。”最重要的,给富贵人物看病,得的赏钱会很多。

????有的说,“先给富贵病人医治,另请其他坐堂大夫给普通病人看病。”

????“按先来后到的顺序。”

????蒋大夫则说哪个病重先看哪个。

????锦绣又问了几个问题,心中有了数,把蒋大夫与另一位周大夫留了下来。另外两名大夫不甚服气,指着周大夫质问锦绣:“此人年纪轻轻,医术还没我精湛,为何选他而不选我?”

????锦绣笑道:“这位周大夫虽说年纪轻,却很能吃苦,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再来,他擅长外科治伤,刚好可以给我打下手。”外科手术,除了主治医生外,可少不了助手呀,这位周大夫以及另一名叫曾富贵的小伙子刚好可以当成助手来培养。

????那名大夫气呼呼地冷笑一声:“打下手?堂堂大夫居然给你一个小姑娘打下手?哼,简单荒唐。”他瞟了周大夫一眼,拂袖道:“堂堂男子汉,立地七尺,顶天立地,居然要给一个女人打下手,也不怕传扬出去笑掉别人的大牙。”

????那周大夫涨红了脸,“我是钟员外举荐过来的,原本想着拜锦绣大夫为师,可我资质愚顿,不堪大用,只好退而求其次。依锦绣大夫出神入化的医术,我能学得一星半点皮毛,亦是终身受之不尽。”

????那人怔了怔,看了看锦绣,冷笑一声:“年轻人果真能说会道,拍马屁的功夫越发增进了。老夫佩服,佩服。”声音越发厉了起来,再不屑地望了锦绣一眼,拂袖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