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袁府众生相-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78章 袁府众生相

淳汐澜2017-4-19 21:37:34Ctrl+D 收藏本站

????

????锦绣不喜平原伯府满屋子的纨绔膏梁及睚眦必报,淡淡地问:“是谁生病了?”

????“是我家老夫人。”

????“什么病?可严重?”

????“俱体什么病,小的也不大清楚。锦绣大夫医术高明,还是请您去府上一趟。”

????看这群人神色冷静,步履从容,想必袁老夫人也不算是大毛病,锦绣点头,“请稍候,我先给这孩子治了就跟你一道过去。”

????那妇人这才大大松了口气,生怕锦绣真的会丢下孩子不管。

????小孩子年纪还小,无法听懂话,再来揉进去的时候又特别痛,大哭不止,锦绣弄了半日也没能揉进去,不由抹了额上的汗水,无耐道:“孩子哭得太厉害了,我没办法。对不住,我实在尽力了,要不,你再去找周大夫,看看他能否给您揉进去。”顿了下,锦绣又道:“若是周大夫也不行的话,就只能做手术了。这是唯一根治的法子。”

????妇人似懂非懂,惶然点了点头,抱着大哭不止的孩子又去找周大夫了。

????锦绣看了看铺子里还没有就诊的病人,心里有些无耐,这些病人排了半天的队了,最终因为平原伯府又要等上半日,心里也很是过意不去。不过古代老百姓等级权贵观念很重,就算心里不满,但也不会表现出来。虽然心里焦急,却也不会真拦着锦绣。

????来了平原伯府的袁家,直接从二门里进入,袁老夫人神色憔悴,原来富态的圆脸瘦了一圈,但精神还算不错,锦绣把了脉,得出结论,老太婆这是怒火攻心,气血郁结,肝火旺盛,“冒昧问一句,老夫人最近可是常爱生气动怒,或是有心事?”

????袁老夫人恶狠狠地瞪向一旁身穿青色撒花遍地金褙子的中年妇人,恶气恶气地道:“老二家的,你来说说这事儿。”

????这妇人就是袁家二夫人,袁家二公子袁正茱的生母。

????袁二夫人抹着脸上根本没有的泪水,哀哀地道:“老太太,茱儿虽然闯下大祸,可总归是无心之过。如今祸也闯了,再多说也于事无补。唯今之计,还是想法子把茱儿从那不见天日的地天方弄出来才好。”说着又哀哀地道:“老太太,媳妇就这么一个儿子,也是您的嫡亲孙儿呀,求求您一定要想法子救救茱儿呀。”

????老夫人恨声道:“你以为我生着三头六臂不成?那姓安的顾忌钟阁老,不敢放人。我还能有甚办法?也只能从钟阁老那处下手了。可人家根本不理咱们,只说公事公办。你还要我怎的?扫把星,丧门星,平时候不好好教儿子,如今闯出大祸了,倒要我替你们收拾烂摊子,不孝的东西。生你们何用,一个个的都来气我。”

????袁二老爷低下头来,喏喏地不敢开口,唯有袁二夫人低低的哭泣着,“老太太,难不成真要我可怜的茱儿一命抵一命不成?哎哟,我可怜的茱儿哟,你怎么这么命苦呀?大公子不也闯下滔祸,老太太您都能只手遮天,为何我茱儿出了事您就不肯搭把手呢?老天爷呀,你不能这么不公平呀。”

????老夫人气得胸口急剧起伏,袁二老爷面色抽动,而另一个身穿暗红色妆花交领褙子的妇人则怒目而视,“弟妹,你好端端的扯上我家芹儿做甚?老太太说得很是清楚了,茱儿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如今苦主不愿就此罢休,人家有身份有地位,拿捏了安知府不肯放人,你还要老太太如何去打点?老太太如今都被你给气病了,还不肯罢休,你真想气死老太太不成?”

????袁二夫人捂着帕子闷闷地道:“我也知道老太太尽力了,可,可我茱儿命苦呀,在那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呆了十多天了,吃不好睡不好,穿不暖,他从小锦衣玉食,从未受过苦楚,哪能受那种苦呀?我只是担心儿子呀。”

????“真要担心茱儿,当初干嘛去了?”袁大夫人冷哼,“瞧你把茱儿惯成什么样了?不该惹的人也要去惹,出了事也是活,咎由自取。”

????袁二夫人嗔目瞪着她,嘶声道:“大嫂,你说话不腰疼呀。大公子平时候胡作非为,不也是伯府给他擦屁股?那时候你怎么不吭声了?如今茱儿出了事了,你倒把所有错都怪在茱儿身上?还有没有天理?”

????袁大夫人冷笑:“芹儿平时候是胡非作为,可他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二公子也太过份了些,当街抢强民女,人家还是卖身葬父的可怜女子,他乍就下得心欺负人家?这岂不是埋汰咱家么?堂堂伯府的公子,居然做出那种让人戳背脊骨的事来。偏还没眼色的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弟妹呀,二公子丢命是小,若是因茱儿之事,进而牵累咱家,可就事大罗。”

????袁二夫人反唇相讥,“你总说我的茱儿,为何不说说你的大公子?大公子平日里逼良为娼,胡作非为的事儿可没少做,那就不被戳背脊骨?”

????袁老夫人气得双脸黑红,怒声道:“住嘴,统统给我住嘴,当我是死人呀,啊?”

????袁大夫人撇了撇唇,阴阳怪气地道:“老太太,您就别生气了。您可是咱们一大家子的主心骨呀,千万得保重身子,要是您有三长两短,那岂不让二公子更加难做人?”

????袁二夫人怒道:“大嫂,你怎能这样?大公子平时候可没少惹老夫人大动肝火,大公子就不难做人?”

????袁大夫人冷哼一声:“大公子虽说平时候任性了些,可也知道事情厉害,不会招惹不该惹的人,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锦绣生平最恨的就是这些内宅女人,一天到晚斗过不停,没见识,没手腕,没能耐,只知道斗来半去,骄纵儿子,出了事就哭闹鬼嚎的,站在这儿当了半天的壁脚,再也忍不住,出声道:“老夫人,您身子并无大碍,我回去给你开几贴药吃着就没事了。不过,要切忌动怒。”

????众人仿佛这时候才发现了锦绣的存在,袁老夫人连忙道:“唉呀,怠慢了锦绣大夫呀,锦绣大夫,快请上座,情请上座。”然后又冲着两个媳妇吼道:“你们的待客之道学哪去了?锦绣大夫来了半天茶也没一口,椅子也没一把,要是说出去你们出自书香世家,打死我都不信。”

????袁大夫人不紧不慢地应着,袁二夫人却立马摆上恍然又愧的表情,连连招呼着锦绣上座。

????锦绣心里警觉起来,前些日子她救活了袁正芹,都没到得如此待遇,怎么这回去如此礼遇?

????不过锦绣总算没有辜负两世为人的历练,袁大夫人的事不关已,及袁二夫人的讨好都已说明了有求于她的应该是袁二夫人。

????袁二夫人是什么样的人锦绣没有接触过不好置评,但她对袁家人都没好感,直觉认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才不上她这个当。于是道了谢,执意要回去。

????袁老夫人入袁二夫人又苦苦相留,又巴拉巴接地说了一大堆好话,锦绣听得腻歪,又不好顶回去,只得压下心头的厌烦,道:“我铺子里真的还有好些病人,可耽搁不起,再不回去,病人都快跑掉了。还请夫人恕罪则个。”

????袁二夫人见锦绣不接招,又油盐不进,气得真瞪眼,但这时候,她也不敢大摆她袁二夫人的谱,只得好言好语地道,见锦绣仍是要执意回去,不由略略加得了声音,“王大夫,你这是不给我面子?还是瞧不起我袁家?瞧不起我?”

????锦绣竖起了眉毛,沉声道:“二夫人,虽然锦绣没读过几天书,但也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词儿。昔日锦绣救活了袁大公子也没有得到赏座赐茶的资格,怎么这回却如此殷勤?二夫人,我敬您是权贵名门的夫人,锦绣一个小小的大夫得罪不起你,所以不敢与你说重话。但既然二夫这帮抬举我,我若是再拒绝可就不给平原伯府面子,不给二夫人面子了了,这茶,我喝了。”她一屁股坐到花梨木官帽椅上,拿过丫头填漆盘中的白底花瓷“鱼儿戏水”的官窑茶杯,一口仰尽,然后把剩下的半杯茶水还递给了袁二夫人,扬眉道:“二夫人,锦绣依您的吩咐,坐也坐了,茶也喝了。可以让锦绣回去了吧?”

????袁二夫人不料锦绣如此光棍,脸色难看到极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就连袁老夫人也是怒气腾腾的,似是在指责锦绣不识好歹,胆敢邈视权贵。

????锦绣心里也是有气,她自知身份比不得这些权贵,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地不与这些人沾上边,这些人反而来招惹她,她就从善如流地让他们抬举,气死她丫的。

????锦绣不是傻子,袁二夫人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她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估计是想让她出面去找钟阁老求个情了。

????只是,求人求成这样,还是闻所未闻,她傻了才不会接招呢。

????袁二夫人不料锦绣会这么光混,一时间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又是羞又是恼。倒是袁二爷还算有点眼色,知道锦绣已经是恼了,于是瞪了妻子一眼,连忙上前圆了场,“姑娘万莫生气,内子就是个猪头脑子,说话从来是不经大脑的。姑娘切莫与她置气。”

????锦绣淡道:“袁二爷这话可就抬举我了。袁家什么身份的人家,那可是谈笑皆鸿儒,来往无白丁的人家。锦绣区区一个大夫,哪有资格成为袁家的座上宾,今日里袁二夫人这般抬举锦绣,已令锦绣受宠若惊。此时此刻,锦绣已经是万般恐惶,万万不敢再当此大礼。袁二爷,老夫人并无大碍,只要多多静养,少动怒,吃几贴药就没事了,万万当不起贵府如此款待。锦绣铺子里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说着提起药箱就走。

????锦绣当然知道如今的袁二夫人,已到走投无路的境界,哪会真的放她走,果然,走了没两步,又被袁二夫人拉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