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风险-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70章 风险

淳汐澜2017-4-19 21:31:52Ctrl+D 收藏本站

????

????钟阁老也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锦绣,忽然想到锦绣前阵子治好了兄长的病,又施神技救了袁正芹,而小儿子这病应该也是有办法医治的。于是顾不得矜持,上前两步,声音诚恳地道:“王姑娘,你技艺超群,连袁正芹那快要死的人都能救活,犬子这病,应该也能救吧?”

????众人眼巴巴地望着锦绣,锦绣很是无耐,苦笑道:“办法倒是有,可就是风险太大。”她望着钟阁老,正色道:“刚才齐大夫也与您说得很是清楚,二公子脏腑出血,这血液积压在肚子里,是无特何药物医治的,只有剖腹抽血。”

????“剖腹抽血?”众人惊呼。

????锦绣点头,“对,我长这么大,只施行过两例剖腹手术,一是张家村的李五爷,肚子里长了颗肿瘤,剖腹取了出来。第二例……”

????众人眼巴巴地望着她,“第二例是什么?”

????锦绣苦笑,“第二例是开膛取针,失败了。”

????钟夫人惊呼一声,脸色吓得苍白,身形摇摇欲坠,而齐大夫连忙问道:“这么说来,开膛剖腹风险也是极大的。”

????“对,但凡是手术的,都有极高的风险。”锦绣实话实说,“我生平做了两例开膛手术,成功一次,失败一次,所以,钟二公子这病情,我是真的没有把握的。”她坦然望向钟阁老,“钟老爷子,是否开膛,就等您一句话了。手术的风险我也与您明说了,是否能够成功,我是真的不敢保证的。”

????钟夫人紧紧抓着钟阁老的手臂,哀求道:“老爷,这可要怎么办?”

????钟阁老额头青筋暴露,想了半晌,问锦绣,“除了剖腹以处,就没有别的法子?”

????从理智上讲,九爷当然也知道,这事儿确实怪不着王锦绣。可想着那丫头的嘴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阴阴地瞪着朱棒槌,“你的意思是,除了咽下这口气,就没别的法子?”

????朱棒槌吞了吞口水,道:“九爷,您是什么身份,何苦与一个小姑娘计较?没的失了身份。”心里暗自嘀咕着,先前那个胡秀秀那般算计九爷,九爷都没怎么放心上,不过是逼着胡家把胡秀秀远嫁而已,怎么对王锦绣却总是如此的不依不绕?

????……

????齐大夫道:“二公子肚腹肿胀,足以证明腹内积血较多,若是无法排出,迟早都会损命的。”他又道,“若只是单纯的少量出血,则可以保守治疗,卧床休息。可若是出血较多,就只能剖腹取血。脾是人体器脏重要的内脏之一,也比较脆弱,极易受伤受损,若是轻微的损伤,还能吃药化解,若是过度损伤,老朽真的无能为力。”锦绣暗暗佩服,齐如月不愧为金陵名医,完全说到了点子上。

????锦绣也跟着道:“二公子脾腑出血较多,想必脾脏已有破损,还得……修腹脾脏……这个必须用3。0的羊肠线缝补,另外,手术虽做着容易,可手术后最容易引发并发症,因为药物无法及时准备齐全,所以手术后的风险才是最大的。只要熬过手术后的10个时辰,我就有八成的把握。怕就是怕手术过后,熬不过去……”

????这个时代,没有消炎的药物,手术中无法输液,手术过后3个时辰内也不能口服用药,这医起来就大大的麻烦了。那一回给李五爷做手术,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李五爷命大,术后没有任何并发症,第二例手术出现了并发证,当时条件限制,手术当中就没了吸呼,所以对于开膛做手术,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

????钟夫人脸色灰败,连忙望向钟阁老。

????“老爷,您要想想办法呀,救,还是不救?”

????钟阁老紧紧握紧了拳头,他活到四十岁,又能以如此年纪坐上首辅的位置,除了行事谨慎,从不轻易得罪人,善于取舍外,最重要的还是靠直觉,靠看人的眼光。

????他目光炯炯地望着锦绣,这个小姑娘,先前救了韩国公府的世子,连京里的许太医都大为惊叹,后来又治好了兄长的病,再后来,又让受伤极重的袁正芹起死回生,那可是所有大夫包括齐大夫在内都说无药可救的。

????这位小姑娘说她生平做了两例开膛手术,成功一半,失败一半,她还说不敢保证能否治好,但,不开膛,儿子必死无疑,若是开膛,至少有了五成的希望……

????钟阁老额上冷汗涔涔,他一生中只得二子一女,长子墩厚,资质中等,只适合守成,有他这个老父在,撑死做到三品大员。他唯一的希望都在小儿子身上,小儿子虽年幼,但聪明伶俐,举一反三,他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个儿子身上……如今,生死的存亡都在他的决择之间,救,还是不救?

????齐大夫也知道钟阁老内心的挣扎,不动手术,钟二公子至多还能撑上三五天,动手术,还有一线希望。可是,锦绣说得对,手术有着极大的风险,她没有任何把握。

????齐大夫拱手问锦绣,“王姑娘,手术并发症是什么意思?”

????锦绣回答:“出血,病毒或是细菌感染,另外,我配不出消炎药,更配不出静脉注射的管子,二公子在动完手术后,还得注脉注射输入消炎药物,保证伤口消炎俞合。而现在,我一已之力,也只能以中药提练消炎物药,通过食道喂进病人嘴里。再来手术后三个时辰内,不得喂下任何药物,这医治起来的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

????“为什么动完手术后不得喂药物?”

????锦绣滞了会,说:“这是我以前做手术的经验。总之,手术有诸多风险,一是怕手术大出血而死亡,而是怕并发症。若是遇上这两种情况,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姑娘的意思是,没有大出血,没有并发症,二公子就能活下来?”

????锦绣犹豫了会,“是的。但是,在没有静脉注射和青霉毒之类的消炎良药,以及先进的仪器,一切凭靠感觉,也是有着诸多难以控制的风险。所以,”她坦然望着钟阁老,“把所有准备工作做到位,另外,再多请两位擅长外伤大夫做我的助手,我有五成的把握。”

????钟阁老再一次头晕目眩,所有准备工作做好,也好只有五成把握,钟夫人这时候却虚弱地道:“老爷,做吧。”

????“夫人,你……”钟阁老面色骇然。

????钟夫人神色哀凄,但面上却带着毅然,“做吧,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闵儿若是福薄,就这样死了也好,以免将来受更多的罪。若是福厚之人,相信他能挺过难关的。”

????钟阁老久久不语,似在心里做着天人交战,良久,才长长一叹,“夫人说得对,倒是老夫想不开了。”他似是下了决心似的,对锦绣咬牙道:“好,就做吧。王大夫,犬子的性命,就麻烦你了。”

????锦绣点头,对钟夫人道:“准备干净的水,烧沸,冷却,加上盐,盐和水的比例是……1:100,糖和水的比例是20:1,多多准备好。”钟夫人连忙让身边的管事去安排了。锦绣又道:“准备酒,烧沸,冷却,备用。准备干净的布条,最好是透气吸水的棉布,放进锅里蒸上半个时辰,取出来凉干,备用。”紧接着又说了好些手手准备,钟夫人连连点头,让下人赶紧下去准备了。

????锦绣又对齐大夫道:“齐大夫,还有这位陈大夫,李大夫,三位都是擅长外科的大夫,等会子就麻烦三位替我打下手。可以吗?”

????虽然不明白什么叫外科,但他们确实擅长治外伤。估计外科就是外伤的另外的称呼吧。齐大夫连连道:“医者,救死扶伤,本是天职,姑娘尽管吩咐便是,何需客气。老朽定尽力而为。”陈大夫也是齐家药馆里的人,东家都这么说了,他也得从善如流留了下来。虽然他几十岁的人了,还给一个小姑娘打下手是有些失面子,但技术不分贵贱,不分老少,能够见识开膛剖腹这门失传的上古秘技,这一生也不算白活了。

????而另一位李大夫却是另一家药馆里的,想法也与陈大夫想的一样,只要能见识这种高深技艺,当一回下手也没什么的。

????锦绣深吸口气,感激地对他们笑了笑,再让人去药店抓药,先把麻沸散熬出来,紧接着,让几位大夫把身上的衣裳胡子全副武装起来,先放进锅里薰蒸,所有的嚣具也全都进行消毒处理,紧接着,准备大小适合的“手术台”,把手术室里的东西全都清理出去,再用盐水进行消毒过后,闲杂人等一律清理出去,准备工作就序后,给钟闵吃下麻沸散后,锦绣拿了一根竹管子,递给齐大夫带来的一个小徒弟,“我做手术的时候,你记得对着管子给他渡气,记得观察他的脸色,若有发红,发绀,发紫,都要告诉我,明白吗?”

????齐大夫想到给袁正芹做手术时也曾渡气,便问原因。

????锦绣解释:“一般做全身麻醉手术,肺叶功能无法自主产生呼吸,亦无法吸收氧气,所以这时候,就得给他人工提供氧气,帮他自呼吸。”

????“氧气?这又是什么?”

????“氧气是人体必须的一种气体。我们的空气中,都含有氧气。若是没有氧气,不止人类,所有生灵都无法存活。”

????齐大夫似懂非懂,虽然仍是不大明白,但他仍是牢牢记了下来。

????锦绣戴上口罩,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后,只等麻沸散生效。

????吃了麻沸散后,钟二公子渐渐昏睡了过去,锦绣拿着针刺了几下,都没什么反映,这才拿起刀子,在左肚腹上划了一刀,再把手从伤口处慢慢地探了进去,两位大夫瞧了,差点作呕,马上别过脸去,不敢再看。齐大夫虽然面色难看,但仍是看得目不转睛,锦绣一边把手探进肚腹里,在左腹肋骨处找到了脾脏的位置,指着里头血淋淋的器官对大家解释道,“脾脏位于人体左上腹内,深居于肋弓之后,在胃左侧与膈之间,相当于左侧第9~第11肋的深面,其长轴与第10肋方向基本一致。做这种手术,要防止血小板升高,这是常见现像,但是极容易导致血栓形成和血管阻塞。所以,这时候,必须得先服用丹参片,红花,川穹,银杏叶片等药物,预防血栓形成或血管阻塞。好了,现在可以把汤药端来给他喝下。”

????李大夫连忙把事先熬好的药物通过细细的竹管插上敞子,慢慢把药物给喂了下去。

????等药全喂下去后,锦绣已找到了脾脏,出血得较凶,脾脏也有些破损,锦绣又拿出针线,把事先准备好的羊肠细线一针一针地给缝上后,再对一直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齐大夫道:“这肚腹内有许多血块,现在得用棉布把血吸出来,你得替我数好我用了多少块布条,以免忘记取出来。”

????齐大夫点头,陈大夫这时候也克制了恐惧,紧紧地盯着锦绣的动作。

????这时候,一直观察钟闵的小徒弟急叫,“不好了,二公子脸色发绀……”

????锦绣头也不抬地道:“快给他做人工呼吸。”

????齐大夫陈大夫面色茫然,什么叫人工呼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