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医者职责-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59章 医者职责

淳汐澜2017-4-19 21:30:44Ctrl+D 收藏本站

????

????顾东临邀功似地对父亲道:“爹,这位是王锦绣王大夫。您可别小瞧她,她虽年轻,又是女流之辈,但医术可精湛了。这回若不是她,爹爹哪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生怕自己父亲不知道似的,他又添油加醋地道:“爹,您有所不知。在得知爹爹身受重伤时,孩儿便立即带着齐大夫和锦绣大夫一路前往太湖。可脚程再快也怕来不及给爹爹救治,所以锦绣便写上秘方,用飞鸽传书给这儿的大夫,让他们按着方子抓药给爹爹服下,这才给爹爹继了命,这一路上星夜驰骋,也花了两天的功夫,总算锦绣开的药方起了天大的妙处。而齐大夫祖传的药方却是厉害,今早才给爹爹用上药,今天晚上就清醒了。爹,伤口还痛吗?”

????顾炎苦笑,“痛,如何不痛?不过还能忍受。齐大夫,呃……”他望着锦绣,不知该如何称呼。

????顾东临连忙道:“爹,她姓王,名锦绣,金陵人称她为锦绣大夫。”

????“原来是王大夫。”顾炎说,儿子的急切与不合常理的讨好使得他心里有了数,不动声色打量了锦绣,“听临儿这么一说,王大夫可是顾某的救命恩人。”

????锦绣说:“侯爷身份尊贵,我等区区草民,如何敢邀功?”她瞟了顾东临一眼,又道:“能为顾侯爷治病,亦是我等的荣幸。”

????顾炎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脸心虚的儿子,又望了望锦绣一眼,忽然有些玩味,这个从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似乎挺怕这个小姑娘的。

????“王大夫不必自谦,你和齐大夫合力救下顾某的性命,顾某无以为报,只能在此向二位承诺一句话,日后有任何难处,知会一声便是,只要顾某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齐大夫深深作揖,“侯爷客气了。”

????锦绣却是不为所动,淡淡地道:“多谢侯爷。”

????顾东临心头一跳,一脸紧张地望了锦绣一眼。

????顾炎又说:“两位大夫大老远赶来,又急着救我,想必这时候也累极了吧,临儿,你也太不懂事了,为何不早早让赵知县安排两位大夫休息?”

????顾东临嘴巴张了张,有些委屈,低声道:“原是要下去歇着的,可爹爹的侍卫们也伤亡惨重……”

????顾炎神情一黯,“既是如此,那也只能劳烦两位大夫再辛苦些了。”

????齐大夫连道:“侯爷客气了,救人本是医者职责所在。”

????锦绣没有说话,她还要给那个断了手筋的侍卫做手术呢。

????“顾侯爷已没什么大碍了,只要按时吃药,忌酒忌辛辣食物,多吃些鱼汤,对伤口复很有好处的。顾侯爷身上可还有其他不适?”

????顾炎再一次瞧了这个小姑娘,神情冷淡,不卑不亢,不若其他人对自己恭敬有礼,反而像对陌生人一般。他笑了笑,说:“王姑娘一路上劳累奔波,想必也是累极,可得下去好生歇着才是。临儿。”

????顾东临“啊”了声,连忙说:“爹,我省得。锦绣,走吧,你也确实累了,我让人带你下去歇着。”

????“那个江侍卫还要做手术。”锦绣说,“他手上的伤已有好几天了,若是再不及时做手术,一条手臂就得报废了。”医者天性,虽然她确实累极了,但能救一个算一个。她做不到漠然不管。

????顾东临愣了下,忽然心头五味杂陈,想了会,低声道:“好,我带你过去。只是,你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没事。”她已经习惯了,只要遇上病人,不管再累再苦,都得坚持到最后,这已经是职业使然了,无关其他。

????那名江侍卫左手臂外侧肌建裂断裂,只需把手筋接起来然后再包扎便成,她在现代没少做这种小手术,可在古代,却是了不得的大事了,当众人把所有准备工作做齐后,那江侍卫也吃了麻沸散昏睡过去,四处烛火点得通亮,铜镜也搬了来,照着伤口处明晃晃的。

????她戴上口罩,戴上已消了毒的手套,全副武装过后,拿着镊子却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她在古代,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她是真的没有多大把握……周围这么多人都围着她看,甚至连齐大夫及其他本地的大夫们也都不顾疲劳要给她打下手,她知道,齐大夫是想看她如何做这种手术的,毕竟,在古代手筋断了的人,整条手都是废了的。

????顾炎身边的侍卫,大都围在外头,都想见识她的神医技术,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么彷惶了。

????人人都在传她技术有多么高明。

????万一失败了……

????“姑娘,”齐大夫和谒的声音响在耳边,“没有人一出生就是一帆风顺的。刚才与这位江侍卫把话说得清楚了,不管成功与否,总要试上一试。”

????锦绣心中一动,侧头,对上齐大夫温和的目光,他的脸上是浓浓的鼓励与慈谒,就像隔壁的老邻居,又像长者一样,带着包容与鼓励。

????锦绣深吸口气,展颜一笑,“您说得极是,是我把自己诓进去了。”身为医者,若是总想着万一失败了又如何,又何必选择这个行业呢?

????不管结果如何,总要全力一搏才是。

????锦绣沉淀了心思,拿出摄子,在伤口处找着断裂的手筋,手筋并不是很粗,用肉眼缝合也是比较辛苦的,所幸,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放大镜了,这放大镜的镜片由水晶石、石英、黄玉或紫晶磨制成,镶在龟壳做的镜框里。这时候的放大镜造价不菲,普通人哪用得起,这还是当年阴差阳错之下得到的,锦绣拿它当作宝贝般对待。如今,总算有了用武之地,虽然没有现代显微镜那般效果,总比肉眼好些。

????花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把手筋接了起来,处理好伤口后,再给包扎妥当,锦绣这才长长吁口气。

????帮着拿放大镜的齐大夫忍着快要酸掉的手,问:“姑娘,把手筋接起来后,江侍卫这手臂就能恢复原状么?”

????“不一定。”锦绣抹了额上的汗水,扯下口罩,露出欺霜赛雪的脸儿,夜间的烛火照在脸上,更是显得出奇的白,配上不大却晶亮的眸子,如同烛光下的仙子。

????“几乎所有修复后的肌腱均与周围组织形成不同程度的粘连和关节活动障碍,这与局部的病理情况、手术操作技术、缝合材料、术后处理是否正确等有密切关系。”锦绣实话实说,“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虽然进行了全力修复,但是否能够恢复,我也没有多大把握。”

????她顿了下,又说:“就算手术成功,但还得做长期的复键。术后20天后开始轻度活动关节,40天后开始作正常功能锻炼。过早活动可造成肌腱断面分离或断裂,过晚活动易发生粘连。做复原锻练是很痛苦的,只要伤者能够坚持锻炼,三到五个月,就能恢复到七成。若是怕痛楚,我也没法了。”

????齐大夫点头,“不管如何,姑娘能够开创先河,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手术是否能够成功已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身为医者,能想常人所不能想矣。手筋断裂再接,老朽也曾在古书上瞧过,不过也只是廖廖数语而已,真要实施,老夫完全是想都不敢想像。而姑娘却能

????大胆施行,不管成功与否,姑娘这种勇气,却值得肯定和钦赞。”

????锦绣笑着说:“老人家过奖了。我也只是摸着石头过河罢了。”她对众人交代,“好了,做完手术后,把伤者抬到床上去,你们多人住在一间,身上也大都有伤,为避免空气污染,必须得保持室内透气通风状态,另外,尽量把屋子里的所有器具再放进锅里用水蒸馏消毒,这样才不至于让伤kou交叉感染。伤口包扎的布条,也必须放进锅里蒸馏,布条要勤换,最少也要一天换一次,伤口不得沾水,在上药的时候,必须拿盐水洗水消毒。这样伤口才好得快,都记住了吧?”

????众侍卫一直跟随顾炎,出身入死已是家常便饭,平时候受伤也只是随便上点药完事,若是换作平常的大夫,他们肯定会不屑一顾,但锦绣能把断裂的手筋接上,不管成功与否,也算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当下把锦绣的话当作圣旨般,回到屋子里果然清理了所有衣服被褥拿去厨房蒸馏。

????收拾了器具后,正待离开,忽然又有人冲了来,跪倒在锦绣跟前,“锦绣大夫,我弟弟双目失明,大夫都说撞到头部,脑子里有血块,无法散去,所以双眼才瞧不见。锦绣大夫,您就行行好,看看能否让我弟弟恢复眼力。”

????锦绣叹口气,“脑部有血块么?”

????齐大夫问那名侍卫,“小哥儿,令弟的双眼老朽也瞧过了,是因为脑子里的血块导致双目失明,若是血块只有少许,还可以用药化去。可令弟脑部受创严重,污血较多,用药也是无法排出,依老夫的法子,只能用针炙医治,再配合药物,大约一个月左右便能使血块化去。”他想着锦绣出神入化的技术,又带着些许期望着锦绣,“姑娘医术超群,想必应该还能有更好的法子。”

????锦绣道:“针炙治疗再加药物,双管齐下,这倒是不错的好法子。不过,若是血块较多,还只能用针炙冶疗了。”

????那名侍卫大喜,连忙道:“锦绣大夫,我弟弟真的能救?”

????锦绣微笑着道:“脑部血块压迫视神经以至于双目失明也是常见的症症。若是脑部里的血块消掉,相信应该能恢复视力。不过,双目失明原因有很多种,等把脑部里的血块清理干净后,再看是否能恢复视力,若是不成,咱们再想办法。啊,对了,我得瞧瞧,这脑子出血,究竟是颅内出血,还是硬膜外或硬膜下小血肿,若是颅内出血,针炙治疗可就没多大作用了。”

????虽然听得云里雾去,但那侍卫也听出了其中的凶险,又垮下脸来,失声叫道:“这,这怎么办?锦绣大夫,您可要想想法子才成。我弟弟还年轻,连媳妇都没娶呢。若是没了双眼,这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顾东临道:“让你弟弟放心,侯府会给他丰厚的赔偿。按照侯府惯例,断一条手臂给100两银子,两条300百,断一条腿给200两……”

????锦绣扫他一眼。

????也不过是淡淡地一瞥而已,却如同寒风拂过面颊,顾东临心头一虚,立马改变了语气道:“还是让齐大夫瞧瞧吧。齐大夫,侯府侍卫跟随父亲多年,出生入死,荣辱与共,只要能够医治,钱都只是小问题。”

????……

????等所有人都消失后,顾东临吩咐下人带齐大夫去歇息,齐大夫与锦绣拱拱手,“老朽先去休息了。姑娘也好生歇着才是。”

????锦绣点头,顾东临搓着双手,期期艾艾地道:“我知道你已经累极,我早已让这儿的下人给你安排了上好的房间,离这儿不远,我带你过去……”

????“不了,让下人领我过去就成了。”

????锦绣被安置在知县府衙后的一处厢房,还有侍女服侍,幸好这天气已接近冬季,否则要是放在夏天,两三个日夜不洗澡那种滋味还不知要怎么过。

????锦绣洗了个热水澡,因为来得匆忙,也没备件换洗的衣物,所幸前来服侍的丫头很有眼色,给她准备了一袭衣衫,还算合身,听说是知县千金那借来的。

????锦绣现在只想上床狠狠睡上一沉,其他都不想再管了。锦绣这一觉睡到昏天暗地,日月无光,若不是需要内急,她肯定还想继续睡的。

????昨天服侍过她的侍女端着洗脸水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丫头,见锦绣已经起了床,不由笑道:“王大夫醒了?婢子侍奉姑娘洗脸。”

????锦绣不习惯别人服侍,连忙道:“搁那吧,我自己来就成了。”

????那婢女也不坚持,笑着说:“姑娘一个人身边也没个服侍的人,奴婢给您梳梳头。”

????锦绣看着自己一头的凌乱头发,也没什么意见,奴婢采月给她梳了个规整的髻,采月手巧,不一会儿,把给她把头发梳好了,望着铜镜里似乎变了一张脸的自己,锦绣感动不已,她母亲死得早,她本人也不会梳头发,每天就两个辩子扎着,以前家里服侍的下人也曾想教她梳头,她嫌麻烦给拒绝了。成天顶着两张辩子,如今陡然换了个发型,看着真是清爽。

????采月梳好头后,忽然发现妆台上没有半点首饰珠花,不由道:“姑娘怎么也不戴点首饰什么的?”

????锦绣不好意思地道:“我不会梳头……”古代的小姑娘就算是贫穷的农家妹子,也是把头发梳得花样百出,而她却只会扎辩子,想来也觉汗颜。

????采月却误以为锦绣因为没钱买首饰,所以才只扎两条辩子,心里闪过丝丝的同情,又笑道:“没事没事,有婢子在嘛,只是没个珠花簪子什么的,奴婢去外头给您摘两束花给您插在头上。”说着便往外跑去了,锦绣想制止她都来不及了,过了没一会,采月进来了,手上拿着一朵百合花,“姑娘,插在头发上吧,保证好看。”

????锦绣望着镜子,采月手儿巧,把微微绽放的百合插有鬓边,居然就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整张脸儿看起来便美丽许多,真是不可思议。

????采月仔细端详锦绣,夸道:“姑娘长得可真好看,这么一打扮起来,就美成这样了,若是再仔细打扮一下,可不梳给咱们表姑娘。”

????“表姑娘?”

????采月语气不屑地道:“表姑娘就是咱们夫人娘家侄女,因为长得很美,所以有太湖第一美人的称号。不过我个人觉得,姑娘可不比那表姑娘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