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危急-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54章 危急

淳汐澜2017-4-19 21:24:54Ctrl+D 收藏本站

????

????顾夫人觉得儿子真是魔怔了,既然锦绣救了袁家大公子,袁家人再是阴毒无情,但对于救活大公子的大夫应该能礼遇相待吧,为何还要加害呢?

????顾东临冷笑,“那袁老夫人,表面吃斋念佛,平时候还施粥造路,看着像个活菩萨,实则是个心胸狭窄、肚量狭小、阴狠毒辣的老虔婆。母亲应该听说了吧,袁正芹那个纨绔,伙同韩国公世子一道纵马街头,伤了锦绣的弟弟王锦玉。王锦绣气愤不过跑去找袁家要赔偿了。”

????顾夫人皱眉,“踩伤了就给些银钱便是,难不成,袁家连这么点银子都不肯出?还是,那王锦绣狮子大开口,所以惹恼了袁家?”

????顾东临不悦道:“锦绣是何许人矣,当初穷困到三餐不济的地步,都没有打过儿子的主意,如何是那种人?娘您以为袁家当真会赔偿?不过是儿子合着开封镇国侯徐二公子亲自去了趟袁家。这袁家投鼠忌器,这才不甘不愿派了人去赔偿,锦绣也只要了区区三十两银子就作罢,多余的全都退了回去。娘,这王锦绣品性如此高洁,那袁家却是心胸狭窄了。就为着锦绣没有上门叩头谢恩,所以就怀恨于心,私自派人故意搞乱。可怜锦绣年纪轻轻,开个小小药馆养活姐弟二人,也够辛苦了,这袁家却还如此行事,当真是恶毒至极。”顿了下,顾东临又道:“这袁家人当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先前为了芝麻蒜皮点的事就要给锦绣添堵,如今袁正芹重伤不治,也好意思让锦绣医治。我怕袁家恩将仇报,所以这才请娘赶紧过去,一来给锦绣吱声气儿,二来给袁家人提个醒。好让他们顾忌着咱谨侯府,不敢对锦绣轻举妄动。”

????顾夫人笑道:“你想得很是周全。倒是这袁家,确实不堪了些。这样欺负人家孤女幼弟的,也着实令人不齿。”

????儿子身上的变化顾夫人是看在眼里的,一方面欣慰,另一方又疑惑,那王锦绣对儿子有着救命之恩,她身为母亲的,出面感谢再是正常不过了,怎么儿子却急得心焦火燎呢?

????顾东临恨恨地说:“那袁正芹,阴险卑劣,无恶不作,成日里与一群狐群狗友惹事生非,这回若没有锦绣,早就一命呜呼了。锦绣也真是的,那姓袁的纵马踩伤了她弟弟,若不是我出面让他们赔偿,说不定还不肯理会呢,她还给他治伤。若换作是我,就让他等死好了。”

????顾夫人摇头,“你呀你,就是小孩子心性,只想着快意恩仇。人家既然找上了王锦绣,若是王锦绣不肯去,袁家岂不记恨在心?今日我瞧那锦绣对袁老夫人冷淡不已,想必心里确实还在记恨着袁家,可她一个小小的平头老百姓,若明着拒绝,岂不得罪袁府?所以这才不得不忍气给袁大公子疗伤吧。”顿了下,顾夫人又喃喃道:“可我就不明白了,为何这王锦绣对我也那么冷淡呢?”她望着顾东临,“虽然她隐藏得很好,但我仍是能感觉出,她对我有丝丝怨恨,这可是真是奇了,我可没有开罪过她?”

????顾东临心虚不已,左右四顾,“锦绣只是不喜与权贵结交而已。”

????顾夫人笑道:“既然王锦绣救过你的性命,你回来后就应当亲自过去向人家道谢。为何却一直不肯行动?”

????顾东临脸色一红,喃喃道:“我也想去呀,可,可我怕……怕她骂我来着。”

????“骂你?”顾夫人不解,想着儿子平时候的作为,又想着王锦绣那清丽无比的面容,忽然肃了神色,沉声道:“难不成,临儿,人家在救治你期间,你还欺负了人家?”

????顾东临连忙摇头,“没没……”他躲她都来不及了,“在那期间,我可是规矩的很,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知子莫若母。儿子什么德性顾夫人再是清楚不过了

????顾东临低下头去,“娘,您别问了好不好?反正,我现在是骑虎难下了。”现在锦绣知道她救的小穷光蛋就是他顾东临,是害死她父亲的凶手,他亲自听他们姐弟说过,他们姐弟恨他恨到巴不得他去死。现下锦绣知道她阴差阳错之下还救了仇人,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吧,这时候,肯定是气得想撞墙了,想着那个场面,他心头就很不是滋味。

????见儿子这样,顾夫人倒是来了好奇心,正想继续追问下去,忽然外头奔进来一个婆子,气喘吁吁地道,“夫人,夫人,老爷的飞鸽传书。”

????顾夫人面色一变,陡地起身,“老爷来信了?”她笑盈盈地接过婆子手头的信件,上边大字写着“加急”字样,心头一凛,三两下撕开信,忽然脸色大变,身形摇摇欲坠,顾东临连忙扶住她,“娘,怎么了?信上写了什么?”

????顾夫人把信递给他,“你自己瞧。”

????顾东临接过一看,脸色也跟着变了,“爹爹中了匪徒流箭跌落马下,至今仍晕迷不醒……娘,娘,您先别急,爹爹是谨阳侯,又是一省提督,此次奉命平叛太湖流寇,如今身受重伤,朝廷肯定会派太医前去医治。娘,您要相信太医院的医术,爹爹不会有事的。”

????顾夫人被儿子这么一安慰,稍稍放下了心,但仍是有着浓浓的担忧,“你爹爹人在太湖,那儿哪比得上府里充足的人手?你瞧瞧,飞鸽传书虽然快,现至少也耽搁了大半天了,现在也不知你爹爹是好是歹?”

????顾东临把母亲安顿到椅子上,“娘,您先别急。信上说了,当时的大夫医术有限,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用保守的法子给爹爹续命。信上还说要咱们立即把金陵的齐如月大夫送过去,若是来得及,爹爹肯定还有救的。娘,咱们不能再耽搁了。我现在就去把齐大夫找来,立即送往太湖。王嬷嬷,你照顾好我娘。”说着已提了袍子就奔了出去。

????所幸齐家药馆在金陵地界也算鼎鼎有名,离侯府也并不远,疾马奔驰,不过一盏茶功夫便来到齐家药馆。

????谨阳侯世子亲自莅临齐家药馆,齐家药馆哪里敢怠慢,虽然明知这一去,谁也不敢保证能否治好谨阳侯沉重的伤势,但顾东临暴烈的名声在外,齐如月尽管心里暗自叫苦,却也不敢拒绝,只能先把话说到前头。

????顾东临也知道自己父亲此次定是凶险万分,不然不会让底下人写信回来请金陵的名医前去治疗。但这时候他可不敢乱摆世子架子,先把人诓去了再说。顾东临虽说被宠坏了,又任性又无法无天,但还是有几分头脑的,知道现在不能得罪齐大夫,于是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把齐如月诓住后,如抓小鸡一般把他提上马背,双腿猛夹马腹,马儿已如箭头般往侯府奔去。

????街上老百姓对顾东临这匹青马早已熟悉,知道小霸王又纵马出府,哪里敢惹,纷纷往旁边闪去。顾东临所到之处,到处都是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一些胆小之人从地上爬起,摸着被别人踩痛的伤处,小小声声骂上两句便自认倒霉地离去。也有胆大之人冲着他们的背影骂上两句“老天不开眼,怎么还让这畜生活着?”

????齐如月齐大夫可怜兮兮地被顾东临抓在怀中,一身老骨头几乎要散架,在路经锦绣药铺时,齐大夫脑中灵感一来,对顾东临道:“世子也听说过袁大公子的伤势吧?这连肚腹里的肠子都被砍断了,这锦绣大夫却能妙手回春。说不定锦绣大夫也能治好侯爷身上的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