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宁做鸡首,不做凤尾-锦绣医缘 365bet外围网站_365bet怎么样_365bet赌场

锦绣医缘

第29章 宁做鸡首,不做凤尾

淳汐澜2017-4-19 21:23:27Ctrl+D 收藏本站

????

????暂且不提窗外偷听偷看的人,单说屋内锦绣则眉毛都不动一下地道:“公子抬举了。”然后起身,把针放给许太医,“许太医,劳烦你了。”

????沈无夜叫住她,“你还没回答我呢?”他见锦绣沉下脸来,不由扬眉,“怎么,你还不愿?”

????锦绣扬眉,“宁做鸡首,不做凤尾。”

????沈无夜嗤笑一声:“鸡首?鸡首算得什么?能有凤尾风光么?”

????窗外的徐子煜听得大怒,再也忍不住,提了袍子进得屋子里,他前脚才踏进屋子,便听到锦绣声音冷淡地道:“人各有志。”

????“呵,怎么,你以为救了我,就妄想……”

????“无夜!”徐子煜厉声喝止了他,大步来到床前,“你这性子该改改了,怎能如此对待锦绣大夫。”

????沈无夜不以为然,“不是付了诊金么?”

????徐子煜忍着怒气道:“若无锦绣大夫超凡的医者之心,就算你再有金山银矿都捡不回你这条命。”他真的受够了,这个表弟早已被宠坏了,他也懒得与他说大道理,忍着怒火道:“等你的病好后,还是回京吧。令祖已经够担心你了。”

????他现在真的后悔死了,早知表弟会是如此德性,当初他就不该听从母亲的话,把他带在身边。处处受制不说,还像个老妈子似的照顾他,如果他是三岁小孩子也就罢了,偏偏,他身份非比寻常,打不得骂不得,还得供着,生病了也不安份,与丫头胡来,甚至还对大夫无礼,真是不知死活。

????沈无夜撇唇,再一次咳了半天的嗽,总算咳得差不多后,在小厮的侍候下吐了一口痰进痰盂,这才道:“好不容易离了京,肯定要好好玩玩才成。”

????趁着他们说话的当,锦绣悄悄退了出去。出了院子后,仰头望天,长长吁口气。她拒绝许太医的建议是完全正确的。就一个沈无夜都是如此的放浪无礼,京中多如牛毛的贵族,哪一个是善与之辈?

????虽说徐子煜给的诊金极其高昂,让她在短短十天时间内就变成小富婆一枚,但侍候这样的病人,若无良好的忍气吞生的本领,迟早要得内伤而亡。

????回到家中,锦玉还在学堂里没有回来,开始准备做午饭,这儿因离学堂较远,锦玉来回吃饭不方便,所以锦绣在考察了那苏师娘的手艺后,便单独给了苏夫人一两银子,让锦玉中午就在苏夫子那吃一顿。

????中午锦绣一个人吃饭,人就就变得懒散,现在她手上有银钱,也不在乎花那么点钱了。随便去外头买了个手抓饼填了肚子后,又开始整理药材及自己的药箱。

????拜给成家庄的贵人治病所赐,锦绣的名气倒打响了出去,如今前来看病人的比往回多了不少,都是些小病小痛之类的病,抓两副药吃了便没事,当然收的钱也是极低的,也就几个十来个钱,虽说无法与徐子煜给的诊金相提并论,但靠医术挣钱,也是件不错的好职业。

????如今病人比往回多了,自己采的药也不够用,锦绣也只能去药店买些药回去。

????把要采买的药单交给抓药的伙计,锦绣坐站在柜台处,观望着这里头的坐堂大夫。

????这楚氏医馆在金陵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听说这儿坐镇着专攻骨腑的刘姓大夫,前来应诊的病人多如牛毛。她也一时猜不出哪位是妙手刘,便问那伙计,“刘大夫可在这儿?”

????那伙计一边称药一边道:“刘大夫出诊去了,是西大街的赵家。”

????锦绣在杏林界混,当然知道这一行里有多少高手,除了楚氏药馆里的妙手刘,还有楚氏的当家人楚天雄父子,也是杏林界的佼佼者。除此之外,就属东大街的齐氏药房的齐如月兄弟,另外还有些规模较小的小药馆,总的说来,金陵城约有药馆十八家,而卖药和看病一手抓的药房则只有少数四五家,其中最大的一是楚家,二是齐家。但相对来说,楚家因为多与富贵人物打交道,是要比齐家吃香不少。但齐家能在繁华的金陵城占有一席之地,本身也有几下子的,除了过硬的医术外,就是稳定的货源,再来便是良好的医德。而一这方面,楚家就不如齐家了。

????就在等伙计称药这一盏茶功夫,锦绣便看到好些穷苦病人因为太高的诊金而忘而却步,而这些坐堂大夫一个个神色高傲,对富贵人物巴结讨好,对贫穷人物百般冷落傲慢,不由暗自摇头,身为医者,爱钱本没错,但爱钱爱到势利了,就是违背了医者的职业操守了。

????……

????在许太医及锦绣的合力医治下,沈无夜的病也好的比较快,在第十天左右,除了仍是有些咳外,也别无其他症状了。但锦绣知道,肺炎最容易反复,所以时刻叮嘱他要好生休息。

????沈无夜在鬼门关闯了一回,也知道这咳嗽的霸道,哪里还敢任性,乖乖地任锦绣搓圆捏扁。

????锦绣每回过来,朱子权却是雷打不动地也跟着过来,大概是有了前车之鉴,就只是站到一旁,很少说话,锦绣大多时候都是装作没看到他。实在免不过样,才不得不敷衍两句。

????徐子煜也不知道九哥还呆在这儿做什么,但又不好赶人,只得自己辛苦些,每回锦绣来了后,不管手头是否有事,都要立到一旁,名为关心,实则监视。实在是无夜这个表弟早被宠坏,就怕他又做出让人抓狂的事来而不好收拾。

????至于朱子权,他更怕他趁他不在的时候欺负锦绣。锦绣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请来的,若是在他的地盘上受委屈,他这个主人也难以辞咎。

????看在徐子煜及白花花的银子的份上,对于沈无夜的百般无赖行径,锦绣通常是视而不见。至于朱子权,她尽量不去惹他,实在万不得已,才虚以委蛇。

????反正这沈无夜被这回的肺病折腾惨了,也不敢托大,老打老实地呆在屋子里乖乖吃药,彻底忌掉生冷辛辣之物。

????而这朱子权,最的也变得挺乖的,大多时候都只是立在一旁当雕像,她也懒得理会他,纯当作空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